贴身兵王

第四十五章:酒不醉人人自醉

萧云舟根本不知道夏守逸的安排,他今天玩的挺高兴的,等送走了罗宛茹以后,一个人才摇摇晃晃的回到了住宿的地方。小梅和张大叔都没有回来,他一个人在客厅里独坐了一会,觉得有些无聊,但吃的太饱,又不想现在就睡觉,想了想,锁上门准备到张大叔的夜摊上看看。

出门拐了几个弯,在一条并不繁华的路边萧云舟看到了正在那里做生意的张大叔,小梅也在旁边搭手给客人端送食品,客人倒也不多,只有三两个人,在摊子旁边的小凳上坐着。

“嗨,你怎么跑过来了。”小梅很亲热的招呼。

“我睡不着,过来看看。”

张大叔憨厚的一笑,说:“要不给你来点吃的?”

“不用,不用,我一点都不饿,就是无聊,我坐坐,一会帮你收拾摊子。”

“好勒,你随便坐。”

萧云舟坐了下来,一面和小梅说着话,一面浏览着街面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蓦然间,他觉得这样的感觉其实也不错,悠哉悠哉的,比起过去那刀光剑影,血腥搏杀来,这多了一份安宁和淡然。

“吆,张大叔,这闺女也来给你帮忙了,呵呵,不错啊。”

三个年轻人来到了小摊旁,模样流里流气的,斜眼看着张大叔。

张大叔的表情一下有了变化,他有点憎恶,又有点恐惧的看着这三个年轻人,嗫嚅着说:“三位小哥啊,今天的生意实在太差,还没挣到多钱,要不缓几天给你们。”

三个年轻人中的一个就上前一步,脚踩着一个客人吃饭的小餐桌,怪笑几声说:“张大叔,这有点坏规矩了,我可不管你有没有挣到钱。”

这小子袒胸露背,半睁一双三角眼,斜挂两弯吊梢眉,眸子里透出阴森的寒意。

"小哥,我最近几天整的生意太差,就缓个三五天,我一定把钱给你们。"

这小子怒目一闪,就要发飙,但突然的看到了小梅,他桀桀的怪笑两声,很猥亵的一把拉着了小梅,当着几个客人的面就把小梅搂在了怀中,嘴里说:“那也可以,不过今天小梅要陪哥几个乐一乐。”

那同来的两个混混早都在旁边有些不耐烦了,现在一听这话,两人都露出了暧昧的神情,靠了过来,一个摸摸小梅的脸蛋,嘴里‘啧啧’的感叹。

吃饭的三两个客人,一看这阵仗,早就站起来走了,张大叔大吼一声:“放开我女儿。”

说话中,他作势就要扑过去,但那个搂着小梅的家伙呼的一声,从腰里摸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架在了小梅的脖颈处,凶狠的说:“老张,你给老子站住,敢动一动,老子立马放你女儿的血。”

张大叔一下站住了,慢慢的气馁下来,他绝对不敢拿女儿的身体冒险。

“哥几个,张大叔差你们多钱啊,我看用不住这样吧?做个生意也不容易,大家抬抬手,也就过去了。”

萧云舟说话了,他大概的也看明白了,这三个人一定是来收保护费的,这一块到底是谁的地盘,萧云舟并不清楚,但不管是谁的,今天既然自己遇上了,肯定不能就此不管,而且就算是玉寒市第一大哥夏守逸的地盘,哪又怎么样?自己不是一样连他的人都杀过吗?

“呵呵,你是什么东西,你到说的轻巧,抬抬手,你丫的当我们是开慈善堂的啊。”

“小子,话不要说的这样难听,你们先放开小梅。”萧云舟心中有点怒火了。

“哦,他叫小梅啊,名字不错。”

小梅又羞又气,两眼泪汪汪的,很无助,也很害怕的浑身发抖。

萧云舟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他一下就站了起来,身形一晃,到了这三人的面前。

这三人刚才还在调笑着,但恍然中,那坐在凳子上的人便到了眼前,这什嘛速度,这还是人吗?

没等他们有任何的动作反应,萧云舟一把就抓起了两个人,左右手相交一合,就听两人一声的惨叫,撞在了一起,当场是眼冒金星,头破血流,而后又被萧云舟奋力往两边一掀,犹如腾云驾雾一般,甩出了好几米远,躺在地上哀嚎起来。

搂着小梅的这个小子有点吓傻了,眼看着两个同伴飞了出去,接着一个铁硬的拳头便从小梅的脖颈旁边直奔他的面孔,快,真快,他根本都来不及躲避,这拳头夹杂着一股风声,一股寒气,击到了他的脸上,疼,真疼,随着骨头破裂和牙齿喷出,这个人的脸上立马就变成了京剧中的大花脸,红的是雪,白的是他的鼻涕。

他手里的刀‘嗖’的一声,也飞了出去。

没等他落在地上,萧云舟人也赶了过去,抬脚再补一下,‘咔嚓’之声响起,不用说,这小子的几根肋骨又被踢断了,他眼一闭,晕死过去了。

小梅有点摇摇欲坠,堪堪就要倒在地上的时候,一支有力的胳膊挽住了她的细腰。

小梅抬头一看,正是萧云舟英俊的脸庞和关切的眼神,小梅也傻了,她大脑中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泰坦尼克号上的那最浪漫的一幕,时间似乎已经定格,小梅的眼神也变的痴痴的,水灵灵的了。

“额,小梅,这个动作难度有点大,哥哥的腰一直弯着不好受。”萧云舟不合时宜的说话了。

他这一说话,立马就打破了原本已经凝固住的气氛,让小梅又回到了现实中的世界,她的脸再一次的红了,从刚刚倾斜着的姿态,恢复到了正常的站立。

张大叔也被萧云舟这举动给惊呆了,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的房客如此厉害,他更担心,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多的麻烦,因为这几个小混混本身并不可怕,但据说他们身后有强大的一个帮派,叫着什么‘连心盟’在玉寒市很有势力,今天招惹上了他们,后患无穷啊。

“小梅,你没事吧。”

“老爹,我没事。”

“没事就好,那个萧云舟啊,今天谢谢你了。”

“张大叔,客气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应该的,应该的。”

“但是啊,萧云舟,大叔要劝你一下了,今天就从大叔家里搬走吧。”

小梅和萧云舟都是一怔,小梅问:“老爹,你怎么能这样,萧大哥实在帮我们。”

张大叔苦笑了一下,说:“傻丫头,我当然知道他在帮我们,但这几个小子不是好惹的人,你萧大哥不赶快搬走,躲起来,最后会吃大亏的。”

萧云舟一听,原来如此,就笑着说:“大叔啊,我要躲起来了,你们怎么办?那他们还不把你们祸害个没完,我不躲,就这样的宵小之辈,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但是,这些人身后还有人。”

“没什么关系的,你放心的做你的生意。”

说完,萧云舟走过去,找到刚才被撞的一个,因为萧云舟看着他正在挣扎着坐了起来。

“小子,你们记住了,我叫萧云舟,是专业收拾你们这些混混的,要是以后再你们还敢来问张大叔要钱,嘿嘿,那你们的下场就和他一样,至少回去躺三个月。”

这个混混已经有点明白状况了,他胆怯的往后缩缩,嘴里说:“大哥,以后我是不敢来了。”

“对嘛,这就对了,洗心革面,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不过大哥,连心盟誓不会放过你的。”

“奥,你们还有组织啊,好啊,回去告诉你们老大,有什么事情只管来找我。滚蛋吧。”

说完,萧云舟再不理这三人了,回来帮着张大叔收拾了摊子,三人一起回了家。

回到了家里,张大叔还是很担心的,独自在卧室里抽着烟,他很难想像,以后连心盟会怎么对付自己。

而萧云舟和小梅却一点都没有担忧,两人在客厅里又聊了好一会,这个小梅啊,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问东问西的,坚持说萧云舟一定会功夫,不然怎么能在那样的状况里把自己救出来,这很有点英雄救美的感觉呢。

萧云舟一直是嘻嘻的笑着,乱扯了一通,对欺骗小女孩这样的事情,萧云舟是驾轻就熟,一点都没有难度的,骗的小梅一愣一愣,真以为萧云舟是从小送到少林寺,最近才留发还俗的,她就一下站起来,抱住了萧云舟的脑袋,一定要看看他头上有没有戒疤。

这一下又悲催了,萧云舟的脸就埋在了小梅还没有完全发育完善的胸膛上,一股幽幽的,深邃的,没有任何添加剂的处子之香灌进了萧云舟的鼻孔,他全身的神经一下活跃起来,血液也急速的冲往了一个最容易充血的地方,他醉了,这叫酒不醉人人自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