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四十四章:绝地逢生

在玉寒市市长代表市政府发言表态,要求各级相关部门大力配合汇丰集团工作的时候,何省长端起了会议桌上的茶杯,一面吹了一口浮茶,一面小声的对赵巧馨说:“小赵啊,你给那小子带个话,这次我并不是给他萧云舟的面子。假如你今天所汇报的措施,计划,以及应急方案并不完善,恐怕我还是会否决你们公司的。”

赵巧馨的心瞬间震动起来,她的表情也石化住了,她错愕的看着何省长,好一会都没有说话,自己错怪这臭小子了,自己以为他一点都不关心自己,不关心集团,其实这是自己的误会,他怎么可能不关心自己,他给自己安排了保镖,在自己熟睡的时候,这些人依然警惕的保卫自己。

他知道自己对这个项目的失去痛心,所以他想办法为自己化解了危机。

他还以为自己刚做过阑尾炎手术,所以每次都给自己准备清淡的,方便消化的早餐。

但就这样的一个人,自己昨天还收拾人家,连顿好饭都不给人家吃,这......。。

何省长一下眯起了眼:"这么说你并不知道他到我哪里为你求情?"

赵巧馨茫然的摇摇头,她回忆起来了,昨天萧云舟送自己回到公司之后,出去了一趟,原来就是为这个事情而去。

“这小子啊,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小赵,他这可是冒着被他老爹抓回去成亲的危险来找的我,对了,这是不是说........他该不会对你有点意思了吧?”

何省长一面说着,一面快速的分析起来,而且他认为他的分析还往往还是准确的。

赵巧馨脑袋是木木的,她下意思的摇摇一头,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呵呵,这就对了,这小子就是这个臭毛病,和他老爹一样,稳的像一块石头。”

再后来,赵巧馨几乎没有听清其他领导的发言了,她整个思绪都纠结在萧云舟的身上,面对这样一个负心郎,赵巧馨彷徨,无助,她对自己所设计的整个对付萧云舟的计划开始有了怀疑。

会议结束了,玉寒市政府在市招待所弄了几桌子,宴请省政府此行的领导,当然赵巧馨也被一同相邀,本来弘丰集团也是准备了丰盛的晚宴,但被何省长拒绝了,他说企业的饭他不吃。

因为赵巧馨被市长热情的招呼上了他的小车,所以萧云舟就可以休息了,他一个电话约来了罗宛茹。

一见面,萧云舟眼前一亮,奶奶的,悍马啊,这可是自己最喜欢的车了,开到街上,那发动机呼呼的响,很有气势,跑在野外,不管是上坡下沟,利索的很。

罗宛茹就笑眯眯的看着萧云舟羡慕的样子,过来挽着萧云舟的胳膊,说:“叫一声姐姐,我让你今天开过瘾,怎么样?”

“去,去,小丫头片子,你把我叫叔叔还差不多,起开,我要开车。”

说完,萧云舟蛮不讲理的一下跨上了悍马,把罗宛茹气的跺跺脚,但又能怎么样呢,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了旁边。

倒是公司其他下班的员工,看到这一幕,心里那个嫉妒啊,这小子艳福不浅啊,一个司机,还能找一个开悍马的小萝莉,真是乾坤颠倒,自己可是正规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怎么就只能找骑自行车的女人呢?

晚上的这顿饭是萧云舟最近一个阶段吃的最舒畅的一顿饭了,这罗宛茹真够意思,二话不说,带肉的菜就给萧云舟叫了一桌子,吃的萧云舟最后是腆着肚子出来的,一面走,一面搂着罗宛茹的肩膀,说:“宛茹啊,你比起你表姐真是太可爱了,哎,那个变态的女人啊,最近一直在虐待我。”

“她们怎么虐待你了。”罗宛茹怜悯着他。

萧云舟就详细的诉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她们让自己去商场,还说一大桌好菜,就是没有肉........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一说反倒引起了罗宛茹的情绪,她不仅没有对萧云舟抱有一点同情心,相反,她很快的站在了赵巧馨和杨韵环的立场,最后她还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从明天起,她也要到表姐的别墅住。

萧云舟真想抽自己两个嘴巴,这别墅里两个女人都够难缠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小魔头,这不是要命吗?

看到萧云舟这个表情,罗宛茹已经‘嘿嘿’的狞笑起来了,她开始幻想着,等自己住进了别墅,每天萧云舟送赵巧馨回去的时候,自己该用什么毒辣的手法对付他。

萧云舟心情很是郁闷,上车之后,为了一敞自己的压抑,他把车开到了郊外,罗宛茹也是不想回家太早的人,他们沿着郊外的老环城路跑了一圈,萧云舟觉得没什么创意,没有发挥悍马车的越野优势,他就直接下了公路,奔着坑坑洼洼的林间小道就开了进去。

这才有意思吗,车在摇晃着,颠簸着,发动机在轰鸣着,罗宛茹也在大声的一惊一乍的狂叫声。

萧云舟转过头,看看罗宛茹的的表情,心里这个得意啊,瞬间有了各种满足。

大家都知道的,哈哈!要说,还得越野车带劲,萧云舟想着,看前面一个小土包,猛地一加油,‘当’的一声,很潇洒,很畅快的车就骑上了.........额,日啊,没过去,四轮悬空,下不来了。

罗宛茹惊讶的坐在骑上土包,前后摇摇晃晃的车上,问:“大哥,现在怎么办?”

萧云舟很快镇定下来,心中窃喜,坏事可以变好事,这又给自己一个彰显男人本色的机会了。

“宛茹,这车上有户外自救工具吗?”

“好像有的,在后面,我不会用。”

萧云舟也不多说,回身面对焦急的罗宛茹,镇定的语气:“没事!宛茹,你等着,看哥哥的。”

他敏捷的下车,打开后备箱,果然配备的很齐整,他拿出组装铁锨,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低头挖了起来,要不说萧云舟是天才呢,就连挖土这活也是无师自通。

萧云舟挖了半个小时的样子,ok了,车也慢慢的落在了实处,他直起了腰,甩了甩脸上的汗,心满意足的看着汽车旁自己新堆的土包。

果断上车,打火,倒档、脱困。头也不回,打了个响指,挂前进档,准备加油离开这里。

“大哥,你看!那是什么?”罗宛茹又惊呼一声。

萧云舟顺着罗宛茹的手指一看,就见了刚才的车轮下面出现了一个香炉、一块石碑、两个碎碗。

我勒个去啊,萧云舟顿时凌乱,大脑短路,这倒霉催的,自己把人家坟给掘了。

萧云舟果断加油,仓皇逃窜.......。

就在萧云舟挖人家祖坟的时候,在安逸集团的16楼,夏守逸颓废的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他觉得他成了一个被人耻笑的故事,一个到处放话,说已经拿下中心广场的人,现在只能眼巴巴的想象着别人在视察,在客套,在碰杯祝贺。

而自己呢?只能忍气吞声的咽下这枚苦果。

败了,彻彻底底的失败了,夏守逸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省长突然会降临到中心广场,而且听说还到了汇丰集团的总部,还一起做了洽谈和商议,并且据说省长对汇丰集团还挺满意的。

这完全就超出了夏守逸所能掌控的范围了,他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扭转这个局面。

夏守逸有点哆嗦的用火柴点燃了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看着永远都站在黑暗角落的皇甫少华,说:“流年不利啊,我们再一次失败了,很多年都没有尝试这样的感觉了,好苦。”

“是,这次是没有办法了,人算不如天算,她们运气很好。”

“运气啊运气,她们先有了一个功夫奇高的手下,再又遇上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省长,可惜了我精心策划的方案啊。”

“堂主也不必气馁,来日方长。”

“少华,你的伤势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痊愈。”

“可能还要一两个月,现在的功力只能使用5成。”

“五成?那不够啊,我试过那个姓萧的年轻人,恐怕我们两人联手对付他,也要拼死一搏才有胜算。”

皇甫少华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说:“为什么要拼死?我的命算不得什么,但堂主是精贵的身体,怎么能拿出来拼?”

“但是.......奥,莫非少华有了什么新的方案?”夏守逸眼中有了一些生机,对这个皇甫少华,他是了解的。

“我想邀请家师前来助阵。”

“你说的是叶老先生?哎呀呀,要是老先生能出面,那何惧之有,听说叶老先生的八方斩已经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有他来助阵,一定可以压制住哪个小子。”

“只是老爷子的性格不好把握,我也不敢保证一定能邀请到。”

“是啊,方外之人定然有自己的个性,这样,你尽量的邀请,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好,知道了。”

夏守逸的手稳定起来,‘嚓’的一下,再一次点燃了一支火柴,看着眼前摇曳不定的蓝色火苗,他觉得,有的事情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皇甫少华受伤看起来是坏事,但也正是因为他受伤,才可能引来他师傅为他报仇,这让自己如虎添翼,什么萧云舟,什么玉寒市,什么北林省,一切都不在话下了。

(好消息啊,最近我存了一点稿子,也希望大家支持一下,每天红票过20张,或者月票过5张,两者有一项达标,我就会加更一张,希望大家给予支持,没办法,网站是要数据指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