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四十二章:否极泰来

在二楼的顶端,果然有一个预留的包间,这样的房间是给老板刻意准备的,即使酒店人满为患,也绝不轻易使用,以免真遇上尊贵的领导和特殊的客人没地方接待。

夏守逸推开了房门,把赵巧馨和杨韵环让了进去,在萧云舟跨步进去的时候,他好像根本没有发觉萧云舟也要进去,准备把门关上了。

萧云舟笑笑,说:“我也进去。”

他用手把住了夏守逸准备关门的手腕。

夏守逸不敢怠慢,他今天就是要试一试萧云舟的水,看看他真有皇甫少华说的那样厉害吗?

他依然从容的往回拉门。

也就在这个时候,夏守逸的脸色起了一些变化,他被萧云舟抓住的手臂此刻一动不能动,一股大力控制着他,让他慢慢的把门打的更大,夏守逸知道萧云舟名不虚传,是真正高手,而且恐怕级别比自己还高不少,因为自己在这段时间里,一点都没有感受到对方的气场,能把身上的霸气和杀气掩饰的无影无踪的人,功力之高,不言而喻。

夏守逸暗哼一声,使出了六成的功力,但还是没有作用,萧云舟的力度很均匀,可以随着夏守逸的力度加大而变化,并且,在夏守逸的手腕上有了一种灼热,慢慢的,热度强烈起来,有了疼痛感。

夏守逸不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他已经明白,自己是无法抗衡这个年轻的对手,自己只能忍让。

他笑了笑,一抖手腕,十成的功力骤然迸发,震得萧云舟手指一阵的疼痛,萧云舟差点都脱手了,赶忙加上了几分力气,这才堪堪的又一次抓牢了夏守逸的手腕,萧云舟也准备给对方吃点苦头。

但就在此时,夏守逸淡淡的说:“不客气,我帮你开门。”

说完,夏守逸散去了手臂上的功力。

萧云舟点头说:“有劳夏总了。”

他笑笑,放开了对方的手腕,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萧云舟和杨韵环一左一右的坐在了赵巧馨的身边,夏守逸也坐了下来。

赵巧馨冷冷的说:“怎么,夏老板还要亲自作陪?我看这就免了吧,只要夏老板以后能对我们手下留情,我就感激不尽。”

夏守逸呵呵一笑,对这样的冷嘲热讽一点都不在意,说:“赵总可能忘记了一点,我是先礼后兵,提前预警找你商议过,你不同意,所以才出此下策。”

“你那是商议?可笑,分明就是巧取豪夺。”

“不管你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吧,总之,在玉寒市,我夏守逸想要做的事情一直都没有失望过,包括广场项目。”

赵巧馨脸色黯淡了许多,从刚才遇到的哪些领导来看,这个夏守逸的工作恐怕已经很到位了,现在他敢于如此口敞的说出来,也证明了他完成了所有必要的细节,广场项目再也没有希望了。

“你真卑鄙。”

夏守逸无所谓的一笑,说:“这里是商场,不过我这个人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要是你丢掉了广场项目,手头资金周转不开的时候,也可以来找我,我对你其他的几个公司还是很有兴趣的。”

杨韵环呼的站起来,说:“夏总,你太过分了,抢夺了我们的项目,还想要我们的公司。”

“哈哈哈,坐坐,生气无助于解决困境,对弘丰集团公司来说,悲剧在于不识抬举,早点听我的劝,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萧云舟在这个时候却笑了:“夏总让我失望了。”

“奥,此话怎讲,不要以为身上功夫高就可以在任何地方横行,我们现在谈的是商务,你不懂。”

“哈哈,我是不懂,但我懂一点,那就是世间的事啊,瞬息万变,最后的结局往往会出人意料。”

“萧兄弟很乐观啊,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这局无改,已成绝杀,你们必须退出广场项目。”

“你敢和我赌一把吗,夏总?”

夏守逸眼中飘过一抹嘲讽:“很幼稚的提议,想用这个满足一下你的自我安慰,哼哼,没有意义,实话告诉你们,到明天你们就会接到市里的通知,所以说,胜负已分,不必勉强。”

夏守逸站了起来,带着一种故意做出的怜悯,摇摇头,走到了包间的门口,在门口的时候站住了脚,回头又看了一眼萧云舟,说:“等我拿下广场项目以后,我们再好好的玩玩。”

“可惜,你的前题错了,你拿不到广场项目。”

夏守逸讥笑一声,离开了,包间里剩下的这三个人有了短暂的沉默,不管是杨韵环,还是赵巧馨,她们的心情都很沉重,她们也明白丢掉中心广场后的损失,并且,整个项目倾注了她们一两年的心血,就这丢掉,她们心不甘,但理智告诉他们,事情已经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好一会之后,赵巧馨才伤感的说:“韵环,明天一早就联系客商,转让掉我们预定的哪些工程设备吧。”

杨韵环抿着嘴,点点头。

“对了,新招聘的专业人员,还有为中心广场准备的大量民工按协议补偿他们,让他们离开吧,项目丢失之后,银行肯定会追讨这笔专项贷款,想办法从其他渠道筹集一下。”

“嗯,我记住了,明天我就着手处理善后的事宜。”

看的出来,杨韵环眼中也有了泪水,她们败了,败的一塌糊涂,这不怪她们,在面对这个盘横在玉寒市几十年,并且实力强大的夏守逸时,她们的力量便渺小了许多。

“额,两位领导啊,我们还是点菜吧,既然夏守逸请客,多点几个荤菜。”

赵巧馨和杨韵环一起转头,用鄙视的眼光看着这个没心没肺的臭男人,一天就知道吃吃吃,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

不过看着萧云舟有些无辜的表情,赵巧馨和杨韵环也慢慢的低下了头,这不能责怪他,一个初来乍到的人,他不知道这个项目对弘丰集团的重要性,他对这个项目也没有丝毫的感情可言。

叹口气,赵巧馨对杨韵环说:“好了,我们也不要自怨自哎了,振作起来,你点菜,今天好好的吃一顿。”

“是啊,是啊,既然中心广场的项目丢失了,我们至少猛吃他夏守逸一顿,也算是弥补一点损失。”

几乎,两个女人同时对萧云舟大吼一声:“住口!”

萧云舟闭口了,但等他看到杨韵环点出的菜单之后,他再也忍不住的痛苦起来了,坐在这么高档的酒店里,杨韵环却点了满满一桌子的素菜,连一丝带肉的菜都没有,这不是要人命吗?

赵巧馨和杨韵环却苦中作乐的笑了,不错,这也是她们今天设定好的一个步骤,不仅要让萧云舟陪她们买衣服,还要让他吃素菜,晚上到别墅了还要让他再两个人轮流的监督下洗衣服,她们要从肉体上,精神上,尊严上彻底对萧云舟展开全方位的打击。

整个夜晚,对萧云舟来说真的太痛苦了,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第二天的弘丰集团公司里,愁云密布,各种消息,传闻,以及一大早赵巧馨召开的遣散民工,处理设备等等善后的会议,都确定汇丰集团公司这次栽了。

大家在这里上班,拿着比很多公司都要优厚的薪水,自然也对公司的兴旺衰退极度关注。

连综合办公室里面没心没肺的林蕾等女人,也都失去了笑容。

整个汇丰集团公司里只有一个人的情绪没有受到一点干扰,他依然莺歌小唱的在有女人的办公室穿梭,调笑和揩油,这个人当然就是萧云舟了。

赵巧馨刚刚开完会,在自己的办公室站着,她看到了萧云舟一副无牵无挂的样子,摇摇头,暗自想着,这个男人到目前来看,依然没有爱上自己吧?假如他在爱自己,看着自己现在的样子,他应该来安慰自己,关心自己,或者,至少也应该保持住一份同样的沮丧,但他没有,他还是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这不成,自己要加快进度,一定要让他爱上自己,然后呢?

赵巧馨的也不知道然后应该怎么办了。

等他爱上自己,再抛弃他,这本来是自己既定的策略,为的就是让他也感受到痛苦和伤心,但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能那样做的出来吗?

很难说,赵巧馨不敢保证。

一声惊呼在门外响起:“总裁,总裁!”

在这从来都很安静的楼层里,突然的想起了这嘶哑和咆哮的声音,让赵巧馨大吃一惊,打断了赵巧馨的思绪,她飞快的打开了门,她看到了正往自己办公室跑过来的杨韵环,这个平常都很冷静的助理脸上出现的异常表情,她的脸因为激动而涨的通红,她的声音颤抖,她的步伐也是踉踉跄跄的,她没有了一点淑女的斯文,几乎是扑到了赵巧馨的怀里。

其他办公室里的同事们也一起打开了们,诧异,不安的看着失常的杨助理。

赵巧馨一把扶住杨韵环:“你......你怎么了?”

“刚刚.......刚刚省政府办公厅来电话,说何省长下午要亲自视察中心广场项目的准备工作,点名让你做汇报。”

赵巧馨也愣住了,眼中溢出了晶莹的泪水,她知道,汇丰集团得救了。

(喜欢的朋友就投投红票,月票什么的支持一下吧,让我知道你们在看,你们喜欢看,好吗??不然越写心里越没底,越写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