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三十八章:对方出手了

赵巧馨背对着门站在窗口,萧云舟从后面根本看不到她的表情。

“咳咳,总裁,你有什么吩咐?”

赵巧馨转过了身,这时候,萧云舟的眼前一亮,他看到了赵巧馨穿戴的正是自己给她带来的衣服,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并没有太生自己的气?

“我没有什么吩咐,只是想说声对不起,刚才开会人多,我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对你态度不好,你不要怪我。”

赵巧馨幽幽的说着,缓缓的坐在了沙发上,指一指身边,又说:“坐下吧。”

在赵巧馨的内心世界里,其实她很想依恋着萧云舟,这个人是自己多年前,在还没有长大成人的时候,老爹就一直给自己说过的男人,自己多少青春的幻想,多少浪漫的希望都曾经为他而发,现在静心的想一想,自己要不得不正是他对自己的体贴和关爱吗?

他细心的发现到自己衣服的问题,大老远过去帮自己取过来,自己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猜疑的眼光而恼羞成怒呢?

赵巧馨有点内疚,但仅仅是一点点,因为她又想到,假如不是这个可恶的男人伤害了自己的尊严和骄傲,自己大概也不会如此情绪激动,内心脆弱吧?

萧云舟小心翼翼的坐在了赵巧馨的身边,他不断的告诫自己,女人是看不懂,摸不透的,自己千万不要大意。

“我没有一点怪总裁的意思。”

“嗯,没有就好啊,我今天心情很不好。”

“你还在担心安逸公司的事情?我说过,我会保护好你的。”

赵巧馨淡然的摇摇头,说:“不是因为我的担忧,而是有信息传来,夏守逸正在加大对规划局和城建局的公关力度,好像已经有点成效了。”

“怎么能这样呢,你们是通过招标获得的工程。”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假如政府相关部门需要做出调整,他们总能想到恰当的办法。和这些部门相比,我们依然是弱势。”

“那怎么办?就这样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苦笑一下,赵巧馨说:“刚刚开会在研究,但恐怕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萧云舟暗自叹口气,看着因为疲劳,焦虑而眼帘有点发黑的赵巧馨,萧云舟心中油然而生的有了一种想要帮助她,为她分忧解难的冲动,但冲动之后,萧云舟惊讶的自问自己,难道这就喜欢上了整个女人,是啊,很有可能的,自己从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似乎已经被她迷住了,决定留在玉寒市,这好像也是因为自己心中有那么一点模糊的期待吧。

“算了,不说这些头疼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下班的时候记住买点菜,我和杨韵环晚上给你作顿饭,也算是犒劳一下你昨天的勇敢。”

赵巧馨甩了一下头,想要把这些烦心的事情都抛弃。

“好啊,好啊,一会我到超市买点东西,晚上饱餐一顿。”

赵巧馨嫣然一笑:“你先忙吧,对了,以后你有事单独出去的话,开我的车吧。”

萧云舟道谢一声,离开了赵巧馨的办公室,心情也好了不少,看来赵巧馨还是对自己不错,虽然到现在她还未必喜欢自己,但至少并不讨厌自己,这就是个进步啊。

不过一想到赵巧馨忧虑的神情,萧云舟的心又不能平静下来了,自己要想点办法,帮赵巧馨解决这个难题。

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座位上,用手支着下巴,苦思冥想起来。

办法真还不好想,主要的问题是自己不能闹得太严重,这样会引来老爹的追踪,但想悄无声息的解决这个问题,一时又很难想出一个好办法。

萧云舟在办公室坐一会,站一会,有点难以决定。

此时此刻,在安逸公司的夏守逸办公室里,夏守逸也在焦躁不安的走动着,他很惊讶,也很气愤,昨天晚上自己三名手下在公司第一高手皇甫少华的亲自带领下,竟然还挂掉了,这实在出乎夏守逸的想象,对方那个萧什么的司机,还有如此强悍的功力。

他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雪茄,对站在墙角阴暗处的皇甫少华说:“你感觉这个萧什么,对,是萧云舟,他的功力达到什么级别了?”

皇甫少华静静的看着夏守逸,说:“这一点很难判断,但我觉得我根本不是对手。”

“你能和他走上几招?”

“以死相拼的话,或许能走上*招吧,但结果是我必须躺下,没有逃跑的机会。”

“这么厉害,那你觉得我和他比呢?”

“这.........”

“但说无妨,我还不至于那么自大。”

“以堂主你的功力,撑过十招应该问题不大,要是到了十招之后,恐怕.......。”

“你想说恐怕我也难以脱身了。”

皇甫少华很确定的点了一下头。

“那么我们两人合力呢?有没有希望战胜他?”

“只怕也很难,何况我现在已经受伤,短期之内出不上力。”

“恩,我理解了。”

夏守逸擦亮了一直火柴,点燃了手中的雪茄,在自己书写的那副字下站立了良久,而皇甫少华依然笔挺的站在那里,静悄悄的,连呼吸声都几乎没有,他就那样看着夏守逸,眼中没有丁点的表情。

好一会的时间之后,夏守逸才慢慢的低下头,说:“那我们只能暂缓一下攻势,不过武的暂缓,文的继续,哼,等我晚上做通了刘副市长的工作,拿下了广场项目,那个时候对弘丰集团公司一样的是一个打击。”

“那样会不会激怒他们?”

“我就是要他们激怒,最好让他们展开进攻,他不动,我怎么能找到破绽?”

“堂主能确定拿下这个项目?”

夏守逸眯了下眼,慢慢的展开了眉头,很自信的笑了.......。

形势的发展也确实如夏守逸设想的那样逐渐落实了,先是城建局,后来是规划局,再后来是刘副市长,他们都在不同场合的讲话中摆明了自己的态度,说目前就开始中心广场的项目有点过于草率,他们希望暂时停止这个项目,以便在认真的落实一下,在测算一下。

当然了,弘丰集团公司是不能认可他们的提议,双方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进行了友好的交流,但在友好的交流也不能改变彼此的看法,后来弘丰集团公司决定按标书的情况开始施工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很多困难和阻力一一的出现,首先是供电部门说无法在那个地段安装大功率的临时用电,在接着,电信,自来水等部门又说在施工的地下位置有他们的管线,动工会影响到整个城市的正常生活。

这几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哪些本来早就谈好的拆迁户们又开始闹事了,说给的拆迁款太少了,弘丰集团公司完全是在欺诈他们,而市里自然是以和谐,安定,息事宁人为主了,就出面和双方做了会谈,想了很多解决的方案,但到最后还是没有落实下来。

这个时候,安逸集团就出面了,他们说这些问题他们都能够解决,只要重新招标,他们一定不会给市里带来任何的麻烦。

这样笃定的保证,在加上相关部门的配合,美言,让事态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化,市里的一把手也早就被这个事情弄得焦头烂额了,现在有人出面帮着解决,那干脆就让他们做吧?

至于过去弘丰集团公司的中标问题,看起来是个问题,但实际上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一个玉寒市的本土企业,借给他一万个胆子,它也是不敢和政府打官司的,退一步说,就算真的打官司,好像也没听说那个企业能赢的,所以给弘丰集团公司做工作,做劝说的人也多了起来。

赵巧馨还想做最后一次努力,她也明白,这是背后有人在捣鬼,除了安逸集团之外,还有一些权力部门的人也在给自己使绊子,所以她下午一上班,就去了一趟政府,和几个相关的领导在争取一下。

萧云舟没有上楼,他在下面的停车场等待着,这里人来人往,每一个人都在笑着,不过萧云舟却深刻的明白,这个地方是风云变幻,暗流涌动,每一个在这里生存的人们都会有一种巨大的压力,谈笑间,寒暄里,你就有可能不知不觉的身中暗箭,这里没有太多的感情,也没有太多的真诚,每一个踏上这条道路的人,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前进,前进,在前进。

赵巧馨总算回到了车里。

“总裁,情况怎么样?”

赵巧馨惨然的一笑,说:“没有希望了,这一次我们被彻底击败了。”

“我们公司的损失很大吗?”

“很大,在前期的一两年时间里,我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设计,考察,还有邀请专家论证等等,在加上为了这个项目我们采购的各种设备,以及招聘的各种人员......所以,此次的失败,会让弘丰集团公司一蹶不振。”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巧馨眼中多出了一些晶莹的水雾,她对这个项目,不仅是金钱,人力上的投入,还有这一两年的感情投入,她不得不沮丧,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