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三十四章:女人有香港脚

萧云舟肺活量大的惊人,这几口气吹进去,赵巧馨便幽幽的醒了过来,一看自己正躺在萧云舟的怀里,而萧云舟的嘴正在自己的嘴上吸着,赵巧馨娇羞难抑,一把推开了萧云舟的头。

“你,你想干什么?”

萧云舟愣了愣,知道赵巧馨误会自己了,‘嘿嘿’一笑说:“知道车震吗?我们正在进行。”

“啊,你.......。”赵巧馨赶忙摸摸身体,可是一下子,她就想到了刚才的情景,她停住了手,慢慢的回忆一下。

“那些人呢?我看到你杀人了。”

“是啊,对这样的人,多杀一个,算是为民除害了。”

“你没受伤?”

“受伤了怎么能和你玩车震呢,是吧?”萧云舟嘴里调侃着,但心里却还是有点感动,这赵巧馨刚一醒来,首先就想到了自己有没有受伤。

赵巧馨摇摇头:“我知道你想用这样的玩笑让我轻松一点,你刚才是给我做人工呼吸吧?”

“哎,被你发现真相了,你现在好点了吗?刚才我很为你担心。”

“谢谢你。”

“额,我觉得我们有点生分了。”

赵巧馨垂下了眼帘,偏一下头,慢慢的靠近萧云舟的胸膛,这个感觉真好啊,在自己惊慌失措,担忧害怕的时候,他抱着自己,好温馨,好安慰,自己好像不在怕什么了,因为他给了自己无限的慰藉。

这样温馨的场面持续了好一会,这次却是萧云舟主动的扶起了赵巧馨,说:“嗯,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做什么?”

萧云舟笑了笑,拿出了电话,很快的拨通了一个号码,振铃响了足足有十多声,对面才接上了电话,一个慵懒的女声说:“云舟啊,这大半夜的怎么来电话了,不会是没地方住,想到我这来吧?”

本来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加上车里更安静,所以电话中女人的话传到了赵巧馨的耳朵里,她脸上微微的显出了一丝酸醋,听对方的话语,应该和萧云舟关系很亲昵的。

“秦萍,我这里出了一点状况,静安堂留下来了几具尸体,你马上安排人帮我处理一下吧。”

“他们对你动手了。”

“不是对我,是对赵巧馨,不过我恰逢其会。”

“这个时间,你和赵巧馨在一起?你们不会是已经那个啥了吧。”

“瞎想什么?赶快安排人过来。我在赵巧馨别墅的外面等你们.......。。”

那面秦萍嘻嘻的笑着,答应了,说马上派人过来。

现在轮到赵巧馨惊讶了,对秦萍这个女人,赵巧馨也是多少知道一些,在玉寒市,秦萍实力虽然算不上一流,但秦萍的美貌和特殊身份却也是耳熟能详的,赵巧馨弄不懂,一个刚刚到玉寒市没多久的萧云舟,怎么能认识,并指挥秦萍这样桀骜不驯的女人,莫非他们两人已经那个啥了?

一想到这里,赵巧馨的心揪在了一起,她可不想萧云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爱上别人。

“萧云舟,你和这个秦萍的关系很熟吗?”

“还可以,认识时间不长,但也能肝胆相照。”

赵巧馨脸色黯然,她多希望自己也能和萧云舟成为这样的关系:“这个事情让她处理,会不会留下后遗症,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警会让事情更麻烦的,没有半年几月,你我都难以摆脱繁琐的调查。”萧云舟还有点私心,那就是真的闹大了,会不会让老爹又找到自己的踪迹。

“但毕竟是出人命了,就算我们不说,静安堂也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嘿嘿,这点你大可放心,静安堂更不会自找麻烦,真要调查起来,他们也难受。”

刚说到这里,萧云舟又突然的想起了什么,赶忙再一次打出了一个电话:“呵呵,罗老爷子啊,这个时间打扰你真不好意思啊,不过事情很急。”

“什么事情,萧董你只管吩咐。”

“额,老叶子太客气了,叫我云舟就好,要是方便的话,我有一个同事,叫杨韵环,麻烦你立即选派一些好手,到她住的地方暗中保护一下。”

“好好,我这没问题,请问地址?”

萧云舟告诉了罗老爷子地址,这才稍微的放心了一点,因为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夏守逸既然能对赵巧馨动手,也极有可能对杨韵环和自己展开报复,自己倒是不怕,但杨韵环不得不保护。

只是这情况让赵巧馨更是惊讶和不解了,她惊讶萧云舟怎么还能让罗老爷子出面,这老头脾气很倔的,一般人他根本都不放在眼里,就连自己的老爹,说起来和他还是亲戚关系,但有时候,他也是不给面子的。

现在听到萧云舟一句话,马上就屁颠屁颠的安排去了,这萧云舟到底是怎么收服了表叔和秦萍这样的人。

而不解的地方是,这萧云舟对杨韵环家里住址都一清二楚,还特意的安排人保护,他和杨韵环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已经走了多远了?

赵巧馨的心肯定是五味杂陈,她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萧云舟,现在在家是越来越看不懂萧云舟了,他在短短的这点时间里,已经有了很多自己不了解的秘密,特别是他能在皇甫少华的手里救下自己的性命,这太不可思议了,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的神秘面纱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揭开。

打完电话,萧云舟也看到了赵巧馨疑惑,复杂的眼光,他觉得他有必要解释一下。

他就把上次自己敲诈杨韵环吃饭,遇到夏守逸儿子挑衅,自己怎么收拾了对方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但你怎么知道他的家里?你去过?在那里你还做了什么?”

“这,我是送她回去,其他什么都没做。”

“你确定没做什么?”

“我确定啊,不过总裁同志,这我和她就算做点什么,好像这也不算违反公司的原则吧,那可是下班时间。”

“你,你敢乱来,我,我......。”

赵巧馨连说几个“我”字,但到底也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以现在的情势,她似乎对萧云舟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萧云舟‘嘿嘿’的笑了,说:“开玩笑的,不过那天我真想做点坏事的,就像今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确实也想入非非了好长时间,不过咱这人啊,不会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那事情可是最美的享受,不能随随便便,更不能强迫勉强,你说对吧?”

夜色中的赵巧馨脸上红云遍布,这可恶的家伙,说的人羞答答的。

好一会,赵巧馨才想出了一个让自己摆脱尴尬的话题,说:“我们到小区的门口等他们吧?”

“呵呵,不用,要是他们连小区都进不来,那是在太让我失望了,我们就在这等。”

两人又沉默了,但都不说话,赵巧馨感到更不自然,几十年了,这样和一个男人亲密的坐在一起,还是第一次:“对了,萧云舟啊,说说你到底为什么四处躲避。”

“你真要听,那好吧,我告诉你,我老爹啊,给我弄了一门亲事,逼着我结婚,所以我就跑了。”

“你为什么要跑,你不是很喜欢女人吗?”

“咦,好奇怪啊,这样的事情你都不惊讶。”

“我惊讶啊,但更不解。”

“哎,要说起来,我是喜欢女人,但喜欢漂亮女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结婚,你说我这面能受得了,万一是个丑八怪,母夜叉,脾气再不好,睡觉打呼噜,香港脚,狐臭,石女什么的,那不如杀了我吧。”

赵巧馨心里那个气啊,臭小子,你就不能把我想好一点了,我有那样惨了,你萧云舟才是香港脚,狐臭,对,还有阳~痿呢,阳~痿?赵巧馨忍不住笑了。

“嗨,你笑什么?听到我这面悲惨的故事你还笑得出来,你就没有一点阶级情,战友爱吗?”

“切,谁和你是战友啊?那你说说,要是这个未婚妻长得漂亮,事业有成,你会不会跑。”

“额,那肯定不会跑了,这多好,我现在度着新婚蜜月,天天抱着媳妇,光明正大的做~爱。”

赵巧馨邹了邹眉头,这媳妇娶回家难道就是为做那事情,庸俗!

“你其实应该等几天,等见到了未婚妻再做决定。”

“你以为从家里就是那么容易逃跑吗?看的严呢?再说了,等见到了未婚妻,在想反悔,岂不是对人家的伤害更大。”

“这样说好像你还是为对方着想?”赵巧馨有点不忿的说。

“我反正是这样想的,我这人一向都心软。”

‘哎’赵巧馨暗自叹口气,早知道是这样的事情,自己应该先发几张照片过去,现在倒好了,自己在萧云舟的心里成了洪水猛兽了。

两人正在聊着,就见别墅旁边出现了好多个诡异的身影,虽然人不少,但他们的步伐轻巧,没有一点点的声音,而领头的那个,竟然是个女子,接着月色,萧云舟还是认出了她就是秦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