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三十三章:不甘心

可就在赵巧馨大义凌然,准备以身殉道的时候,萧云舟却搂住了她的腰,让她腾空的身体坠落了下来。

萧云舟一脸惊慌的说:“总裁,你做什么啊?”

“你,你,你个傻瓜,放开手。”

“难道你想跳楼不成?”

“那怎么办?等着受辱?”

“额,这不可以,不可以的,你这么漂亮,迷人的身体,我都没上过,至少先让我尝尝滋味你在跳楼啊,不然多可惜的。”

萧云舟嘴里‘啧啧’有声的叹息着。

“萧云舟,你,你猪狗不如,禽兽不如,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想这些。”

本来也就准备离开的皇甫少华停住了脚步,实在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奇葩的一个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所以他和三个手下都站在原地,饶有兴致的看着赵巧馨和萧云舟两人,实在太有趣了,特别是这个司机,不知死活的东西,他今天能不能走出这个别墅都成问题呢,现在心里还在想着那事,可笑之极。

“不是啊,总裁,你坐下来,来,来,坐床上。”

“你,我恨死你了,萧云舟,我死了也不放过你。”

“呵呵,这最好了,永远永远都不放过我才好呢?”

摇摇头,皇甫少华再也忍不住了:“喂,你们有完没完啊,赵巧馨,我明白无误的告诉你,就算你跳下楼了,这里只是两层高,外面是花园,也摔不死的,你照样躲不过他们三人的奸污,所以识趣的话,现在就答应让出广场工程,那么,我们转身就走,你和这个小白脸还可以继续做一回。”

赵巧馨一想,可不是吗,就这四五米高的地方,跳下去最多摔断腿,这反倒方便这几个禽兽侮辱自己了。

赵巧馨心中绝望顿生,眼泪‘噗噗’的流了下来,没想到自己骄傲了一生,却落得如此的下场。

萧云舟看着梨花带雨的赵巧馨,心里一阵阵的怜惜,他用力的搂住了赵巧馨,让她趴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很淡然的对皇甫少华说:“我不是小白脸啊,皇甫兄弟。”

“奥,那我还看错了。”

“是啊,肯定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那你是什么人呢?”

“是一个你们一直要找的人。”

“找你?”

“是啊,夏安志的腿还没有好吧。”

说完,萧云舟缓缓的把赵巧馨放在了床上,让她坐下,自己却收敛了刚刚嬉皮笑脸的神情,霎那间,在萧云舟的身边,就有了一轮森冷的杀气,对静安堂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法,萧云舟是不能容忍了,今天一定要让他们接受一次教训。

房间里的温度似乎也随之下降,炎热的午夜里,空气中有了冷冷的味道,连赵巧馨也怔怔的看着萧云舟,仿佛一下子萧云舟变得阴冷犀利,锋芒毕露,像是汹涌深沉的暗流,看到的就是一片深不可测的黑暗。

过去那个自己所熟悉的玩世不恭,吊儿郎当,分流倜傥的萧云舟没有了,一点点痕迹都没有了。

这个变化不仅仅是赵巧馨感受到了,皇甫少华和另外三个人都一下眯起了眼,特别是皇甫少华,他更是诧异而惊惧,以自己中鸿级别的能耐,却一直都没有看出这个司机的底细,这只有一个可能,他的功夫比起自己来,高的太多。

皇甫少华暗自运气,他的左右太阳穴高高鼓了起来,他不再隐藏什么了,而腰间的一把断刀也抽了出来。

萧云舟点点头,说:“断刀门?看来皇甫兄弟一定领悟了叶老先生的八方斩了。”

这个断刀门萧云舟早都知道的,据说此门派一直在西南边陲地带发展,也是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断刀一出,威风八面,挫敌无数,很多人听到断刀门这三个字,都是闻名丧胆,走避不迭,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

“那是家师。”

“奥,可惜了,据我所知,叶老先生为人还算正派,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为虎作伥的弟子,可惜了断刀门这些年来的清誉。”

皇甫少华的眼中流露出了一抹阴狠之色,但很快的,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他冷冷的说:“算你博闻多识,还知道断刀门,今天更不能放过你了。”

“呵呵,口气不小啊,那就试试。”

他的话音未落,皇甫少华暴喝一声:“动手。”

这三人一起跃出,手执武器,冲了过来,匕首和钢刀在灯光下发出慑人的光芒,直刺萧云舟,而皇甫少华也挥舞着那柄断刀,从侧面掩杀过来。

对皇甫少华来说,这也是他少有的一次偷袭,平常他是不屑于此的,但今天,他知道他可能遇上了生平罕见的对手,所以谨慎,沉稳的皇甫少华绝对不会逞匹夫之勇,他不是莽夫,更不会轻易的冒险,在冲击而来的时候,他给自己留下了一半的功力,准备随时迎接不测发生。

萧云舟此刻猛一运力,手心颜色变了变,他一把抓住了最先攻击而来的一把匕首,曲肘反弹,往对方的下巴而去,就听‘扑’的一声闷响,那第一个家伙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叫,往后倒去,满口的牙齿也在同一时间喷了出来,落在地板上‘叮叮’着响。

但这并没有结束,萧云舟手里夺过的匕首带着耀眼的闪光飞向了正在空中尚未落地的这个人,没人可以救他了,刀太快,快的让人眼花缭乱,闪念之间,刀光准确的射进了这人的咽喉正中,他只来得及‘咯咯’喘息几声,就沉重的跌落在了地下,又抽搐三五下,便一动不动了。

说时迟,那时快,皇甫少华在萧云舟匕首脱手而去的同时,一跃而起,断刀直砍萧云舟。

而另外两个杀手,手执钢刀,也冲杀到来了跟前,萧云舟大吼一声,闪身让过皇甫少华的断刀,一连攻出三掌!

皇甫少华这一刀落空之后,他强接了萧云舟的一掌,第两掌还未接实,他就感到萧云舟掌力汹涌澎湃,自己难以接住,所以不等萧云舟完全发力,他先飘然退去,这也是他早有防范,一直留有一半的功力,否则,哪能退去。

另一个拿刀的杀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的刀被萧云舟一掌震飞,他刚想后撤,萧云舟的掌影如山追到,这小子只好奋力接招,他哪里招架得来,胸膛阵的疼痛,便觉心肝,腹脏片片碎裂,一声未吭,便倒地死去!

剩下一个杀手没有看到有掌力对自己攻来,暗自高兴,在萧云舟震死一个同伴的时候,他这一刀眼看着就砍到了萧云舟的头上。

但就差了一点点的时候,这刀砍不下去了,不是他不想砍,而是他裆部有了撕心裂肺的一阵疼痛,低头一看,萧云舟的一只脚正从自己繁衍后代,风流潇洒的命根上收回,剧痛让他不得不弯下了腰,这刚好便迎接上了萧云舟的第四掌,这一掌从这小子的后脑勺拍下,就听‘哗啦’一响,这头像掉在地上的西瓜一样,四分五裂,那红的,白的,散落一地。

皇甫少华绝没有想到,这才几秒钟的时间,自己手下最得力的三员虎将就彻底玩完了,他通过和萧云舟拼过一招,已经得知,自己绝不是萧云舟的对手,虽然也许可以撑个七八招,但失败是肯定的。

这念头一闪,皇甫少华绝不浪费一分一毫的时间,他返身就走,萧云舟冷哼一声,随手抓起了梳妆台上的一盒化妆品,对着皇甫少华激射过去。

皇甫少华猛觉得身后破风声骤起,也不回头,反手横刀挡在了后背,一声脆响,那小瓶子撞在了刀面上。

皇甫少华后背一股大力冲撞过来,背上巨疼不已,他一口血没有忍住,喷了出来,人也直接从二楼的栏杆上被击了下去。

但这小子逃生的心意已决,什么都不管,在客厅里翻滚几下,一头冲出了别墅。

萧云舟邹一下眉头,就想追出去灭了他,但看看已经靠在床上被吓晕死的赵巧馨,萧云舟迟疑了起来,摸一摸赵巧馨,额头冰冷的,呼吸也是断断续续,想来赵巧馨这样的女人,哪里见过今天的刀光剑影,脑浆横飞的场面。

萧云舟一把抱起了赵巧馨,下楼出了别墅。

他要先急救赵巧馨,可是萧云舟还不能让苏醒过来的赵巧馨在看到房间里血肉横飞的场面,所以只能先把她弄到外面的车里。

怀中的赵巧馨呼吸断断续续,时有时无,呼吸明显的跟不上来了,眼前的状况,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增氧,而增氧也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压胸人工呼吸法,一个是口对口吹气法。

在两种方法中,口对口吹气式人工呼吸是最为方便和有效的,萧云舟根本都没有犹豫的,就选择了这个方法,这也不是说他,就算是换做我,遇到美女的时候,我肯定也会首选这个方法,当然了,要是患者是个男的,额,那我还是用压胸法算了。

萧云舟一手捏住赵巧馨的鼻孔,深吸一口气,把嘴就贴在了赵巧馨那香腻,华润的樱桃小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