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二十九章:不安分

出了杨韵环的办公室,萧云舟还在回味着刚才那一吻,只是他有点奇怪,当时分明杨韵环也很配合的用舌头在缠绕着自己,为什么转眼之间,她又像受到了很大的委屈?这女人啊,真是一本看不完,看不懂的书,太复杂了。

萧云舟摇头晃脑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还没坐稳,兜里的电话想了起来:“云舟啊,我是秦萍,中午一起坐坐,我们商议一下静安堂的事情。”

“恩,好吧,不过我中午的时间不多。”

那面秦萍不以为然的说:“切,一个破司机,搞的跟国家总理一样忙。”

萧云舟笑笑,说:“嘿嘿,你不懂了吧,我已经提升为总裁专车司机了,和过去不一样了。”

“你给赵巧馨开车了。”

“你认识赵巧馨。”

“开玩笑呢,在玉寒市混的人,就算不认识赵巧馨,但也一定知道她的名字。”

萧云舟有点惊讶:“她还这么拽啊。”

“你以为呢?不说她了,中午12点,到滨江大道海苑酒楼。”

“成。”

放下了电话,萧云舟看看时间,这离下班12点还有一个小时,他需要思考一下静安堂的事情,从刚才赵巧馨到静安堂见夏守逸的情况看,这个静安堂已经给赵巧馨带来了极大的威胁了,自己需不需要帮一帮赵巧馨呢?

对这个问题,萧云舟还是有点拿不定主意,固然,赵巧馨和弘丰集团公司对自己还不错,但毕竟还没到自己为这个公司两肋插刀的境地,自己这样插手进来,万一暴露了身份,引起了老爹的注意,他再派人追到玉寒市来,自己岂不是又要东躲西藏。

哎,一想到老爹,萧云舟头就大,他也就不想再多考虑了。

站起来,他准备到赵巧馨的办公室问问中午还有没什么事情,要没事情自己就先走一会,免得路上堵车,自己对这里的路况也不是太熟悉。

出了办公室就看到了赵巧馨的秘书张靓。

“张秘书,等等。”

“萧师傅,有什么事情吗。”

“张秘书啊,以后能不能把我叫萧大哥,这师傅师傅的,叫起来老气的很。”

“你本来就老嘛,还想装嫩?”

“我艹,我没多老好吧?”

“嘻嘻,反正比我老。叫我干什么?”

“我想见见总裁。”

张靓迟疑了一下,不过对这个萧云舟啊,她还真有点吃不准,感觉他和赵巧馨总有点什么关系似的。

“嗯,那走吧,总裁在办公室。”

说完,张靓说扭着小屁股在前面带路,萧云舟顿时有点兴奋起来,他快走两步,靠近了张靓,这咸猪手就有意无意的往人家姑娘的小屁屁上摸了一把,这弹性,这手感,实在难以描述。

张靓一下满脸通红的跳了起来,小声的骂了起来:“萧云舟,你个猪,在乱动我,我给总裁说,开了你。”

“嘿嘿,紧张什么啊,不就是摸了摸吗?不过手感不错。”

张靓脸更红了,指着萧云舟:“你,你,你。”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赵巧馨还在为安逸集团的事情担忧着,见到萧云舟的时候,她有点奇怪:“萧云舟,你有事情吗?”

“总裁,是这样的,我想提前走一会,今天又朋友约我谈个事情。”

“奥,你在玉寒市朋友很多吗?”

“不多,不多,刚认识的一个普通朋友。”

“女朋友。”

“是女的,但不是女朋友。”

“这有区别。”赵巧馨心中微微有点不适的感觉,她有点怀疑自己在萧云舟这件事情上的处理方式了,假如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萧云舟没有喜欢上自己,反而在自己的眼前和别的女人有了情况,这会不会成为对自己的第二次打击和伤害呢?

“嗯,那成吧,要是远的话,一会开上车去。”

“不用了,我打车过去。”

“随便你吧,对了,萧云舟,你坐下来,上次我们聊到一个躲避负担的问题,我现在想问问你,假如你认为的负担其实并不是一种负担,换句话说,你感到害怕的东西,实际上是你最喜欢的东西,你会纠正你过去的想法吗?”

萧云舟用了十多秒的时间,才回忆起上次和赵巧馨谈话的内容,他实在想不通,那不过是一次很随意的谈话,怎么赵巧馨倒像是记得很清楚一样。

“我想啊,假如是你说的那个情况,我肯定会改变我的想法。”

“你确定吗?”

“呵呵,我这个人啊,从善若流,肯定的。”

“恩,好了,那就这样吧,另外记住,中午不要喝酒,说不上下午还要出车的。”

“好好,没问题。”

离开赵巧馨的办公室,萧云舟摇摇头,这谈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越来越发觉,女人都难以理喻,不过这美女人还是对自己挺不错的,要不自己帮帮她?

萧云舟东想西想的到了楼下,刚到街道,还没等来出租车,风中夹带着什么东西就呼在萧云舟的

脸上,他拿下来一看,艹,是一张纸钱,晦气!刚想骂。听见哀乐中,一出殡车队从对面的小区徐徐驶出。

这时,一个小孩从小区门口跑了出来,追着车队哭着大喊:“爸爸,爸爸!别走!”

随后跑出一个年轻的女人搂着孩子,一劲儿地安慰。

萧云舟看看长相还很年轻的那个妻子,他和路人立即各种同情、各种惋惜,唉!英年早逝啊!留下了孤儿寡母的以后怎么生活?

突然殡仪车停了下来........司机从车里下来,走过来摸着孩子的头:“哭什么啊,别哭了,老爸从火葬场回来就带你去公园玩!”

靠,原来如此,搞得萧云舟真是哭笑不得啊!浪费了自己好多的同情和惋惜。

很快,萧云舟就打车去了约定的地点。

这是一个中式酒楼,宽敞,大气,中午时分已经是人满为患,一楼散座上熙熙攘攘的人来人往,南腔北调。

萧云舟到了二楼秦萍预定的包间,门口站着好几个保镖,萧云舟一推门就看到了秦萍和罗宛茹的老爹罗谦道坐在里面,这倒是有点奇怪,萧云舟想,这两人今天还能坐在一起,世上的事情啊,真不好说,昨天两人还不共戴天,今天有可能就成了亲密战友。

“云舟来了,快请坐。”

“萧兄弟来的很准时吗?坐坐。”

萧云舟和两人打了个招呼,坐了下来,问:“两位今天雅兴不错啊,看你们聊得很开心的。”

“这也是萧老弟你的功劳啊,没有你老弟那天的出面调和,我们两人还在厮杀打斗呢。”

“呵呵,客气了。”

三人寒暄几句,服务员也送来了酒菜,满满的一大桌子,还有两瓶好酒。

萧云舟忙说:“中午不喝酒,你们知道的,我下午还要出车呢。”

“呵呵,刚刚我听秦萍说,你现在是赵巧馨的专车司机了,高升了啊。”罗谦道带着一丝调侃的味道,在他想来,这萧云舟有这样一身通天入地的功夫,何必屈就给人家做司机,随便振臂一动,就能撑起一片天空,打下一片事业,当司机真是大材小用了。

“呵呵,罗老爷子你是在笑话我。”

“那里,那里啊,其实我挺高兴的,赵巧馨可是我的表侄女,你给她开车,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哦,对对,对了,我还把这茬给忘了。”

“哎,这丫头也是运气不好啊,由此来看,世上的事情很难完美。”

萧云舟听得有点奇怪:“罗老爷子这话什么意思?”

秦萍就接上了一句,说:“老爷子的意思是说赵巧馨的婚姻问题吧?”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做什么孽了,这么好的丫头,有才有貌的,却被未婚夫抛弃了,真可怜。”

这倒真的让萧云舟大吃一惊了,谁啊,这么操蛋,天仙一样的赵巧馨,而且年纪轻轻就掌控着玉寒市一个大型公司,妈的,这样的女子自己都动心了,那个混蛋怎么还把她抛弃了。

“什么人这样有眼无珠。”萧云舟愤愤不平的说。

罗老头叹口气,摇下手说:“不是玉寒市的人,就听是个世家子弟,本来巧馨高高兴兴的去结婚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谈崩了,回来之后这丫头整天郁郁寡欢的,整个玉寒市都在流传说她让人偏财骗色了,哎。”

萧云舟最恨这样骗财骗色,始乱终弃,没有责任心的男人了,从来他都认为男人风流可以,但绝不可下流,他心中对赵巧馨的同情也一下子油然而起,他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把秦萍和罗老头都吓了一跳。

“最好不要让我见到这个人,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打死一个少一个。”

秦萍对萧云舟反应如此剧烈是有点吃醋的,她不想继续的讨论这个问题的,转一个话头,说:“算了,我们现在没有功夫讨论这事,倒是静安堂的问题已经刻不容缓了,你云舟兄弟伤了夏守逸的爱子,肯定会成为静安堂追杀的对象,这才是我们要关注的。”

萧云舟也放下了对赵巧馨那那种同情,认真的考虑起静安堂的事情了。

《本书正在冲新人榜,请朋友们投票支持一下,当然,打赏我会更欢迎的,呵呵呵,谢谢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