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二十八章:本性难易

在16楼的夏守逸办公室里,这个让玉寒市闻风色变的老头嘴里衔着一支纯正的巴西雪茄,紧锁着浓眉,冷冷的看着楼下赵巧馨等人缩小的身影。

办公室里很安静,皇甫少华笔挺的站在墙角处,凝视着自己的老板夏守逸,眼中杀气微露。

好一会的沉默之后,夏守逸才深冷的说:“少华,看来我们要动一动这个赵巧馨,她胆敢抗拒我的提议,应该让她知道一下后果。”

“是。”

“对了,安志的伤势怎么样?能不能恢复?”

“双腿骨折,不过应该能治好。”

“一定要查清楚,是弘丰集团哪一个人下得手。”

“正在加紧调查。”

“恩,调查清楚之后,连带那个叫杨韵环的女人一并收拾了,但这不是重点,让赵巧馨让出项目至关重要。”夏守逸冷冷的说。

“我明白,但夏总,我们为什么对广场的这个项目突然关注起来。”

“有消息说,最近下面地市都有了修建广场的审批计划,所以玉寒市的广场承建就变得举足轻重了,拿下这个项目,下面的十多个地市项目也会顺理成章的到手,而且,我们可以借助这些项目,把我们的触角延伸到北林省的各各角落。”

“这样啊,我懂了,放心,我会让赵巧馨这个女人屈服的。”

夏守逸点点头,放下了雪茄,长吁一口气,坐在了自己的真皮沙发上,伸展了双腿,把自己弄的更舒适一点,他对这个皇甫少华有绝对的信心,这小子点子多,手段狠,交给他的事情绝不会失误。

“另外啊少华,对天河帮和其他几个小帮派还要不断的施加压力,现在生意难做啊,市场饱和度太高,不要小看这些家伙,他们一直从我们的嘴里叼食。”

“这点请夏总放心,昨天我安排弟兄们又挑了他们好多家场子。”

“好。你去吧。”

皇甫少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而回到了弘丰集团公司的赵巧馨一直抑郁不安,她目前的处境很艰难,对新建广场这个项目,公司在前期投入巨大,而且这个项目会给以后的很多项目带来不可低估的示范效应,就这样白白的送给安逸集团,自己的损失难以估算。

但拒绝夏守逸也是具有很大的风险,对夏守逸这个人的底细,赵巧馨多多少少知道一点,老爹时常都提起过此人,说不到万不得已,轻易不要和夏守逸发生冲突,这是一个危险而心狠手黑的家伙。

想到这里,赵巧馨拿起了电话:“韵环啊,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好的,马上就到。”

几分钟之后,杨韵环走进了赵巧馨的办公室:“总裁,有什么吩咐。”

“韵环啊,我刚从安逸公司回来.......。。”

赵巧馨把这次去静安堂的情况给杨韵环大概的介绍了一下,听得杨韵环也是眉头紧锁。

“总裁,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加强各分支机构的安全保卫工作,同时,尽快的启动广场施工,夜长梦多。”

“好,我考虑一下,做个安排。”

杨韵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想了想,一个电话打给了萧云舟:“你到在哪里?九楼啊,那你上楼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萧云舟刚到9楼,说实在的,这总裁办真没在综合办有意思,这里的人时刻都在忙绿着,就算没事,一个个也摆出一副认真谨慎的样子,说话都不敢大声,更没有人调笑,闲扯,简直是无聊透顶。

他就想到下面综合办去坐坐,和林蕾那几个女人yy一下,色上一把,这接到了杨韵环的电话,只好懒洋洋的返回了楼上,心不在焉的推开了杨韵环办公室的门。

“啊,萧云舟,你怎么进来了。”

杨韵环惊慌不已,因为她也是刚从外面工地回来,就被赵巧馨叫了过去,身上出了一点汗水,还没来得及擦一下,现在正解开纽扣,用纸巾在抹着胸膛上的汗水,那雪白,细腻,丰腴都落入了萧云舟的眼里,这是真真的女人身体啊,带着青春的感觉,带着诱惑的美丽和神秘。

萧云舟是什么人,看这些地方的时候眼睛和探照灯一样发着亮光,鼻子里也有点热热的,感觉要流鼻血。

“这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可你怎么不敲门?”

“奥,忘了,要不我退出去再敲一次。”

杨韵环赶忙合上衣领,恨恨的看看萧云舟,但也无可奈何,这个男人这几天里已经在她的心里具有难以描述的地位,杨韵环也不知道应该恨他,还是讨厌他。

“坐下吧。”

“谢谢杨助理。”

“喽,拿这个擦擦。”杨韵环手里递过来一张纸巾。眼神中怪怪的,似嘲笑,又像是满意。

“不会吧,杨助理,你让我也学你敞开衣服察汗?你这报复心也太强了,不过我可以满足你的想法,解三个纽扣可以吗?”

“我是让你把鼻血擦掉,快流到嘴上了。”

“啊,真的啊。”

萧云舟擦了一下,可不是吗,纸巾上血还不少呢。他只好把纸巾弄成一个团,塞在了鼻孔里面,这样脸厚的人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奶奶的,今天出丑了。

“最近天热,上火了。”他瓮声瓮气的说。

杨韵环撇一下嘴,心里说,真会找借口,难道你下面鼓个包起来也是因为天气热。

“你上火了,那可要注意一点,不要烧坏了身体。”杨韵环揶揄的说了一句。

“我有办法消火的。”萧云舟没过大脑的回了一句。

杨韵环愣了愣,双颊红云升起:“臭流氓,龌龊的家伙。”

显然的,杨韵环又想到了自己卫生间里那裤裤上的污浊,甚至,她还能想到这个流氓在那个时候拿着自己的小裤裤咬牙切齿使劲的情景,她的脸颊上更是飞起了红云。

娇羞的女人如果还很漂亮,那对男人来说更具有无可抵御的杀伤力,萧云舟看着杨韵环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娇艳若滴的样子,一下就有些痴痴的呆住了,恍惚中,他觉得这个杨韵环和赵巧馨真是难分彼此,各有千秋,杨韵环美在丰腴和肉感,赵巧馨胜在身材和脸蛋,但春兰秋菊,各有美景。

他情不自禁的一把抱住了杨韵环,一张嘴就凑了上去,把杨韵环两片温热的唇瓣堵住。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杨韵环用仅存的一点疲惫以及不堪的凌乱理智命令自己暮然推开了萧云舟,娇羞难抑的说:“你.......你.......你怎么能这样。”

萧云舟也激灵灵的清醒了过来:“我.......。”

杨韵环有点委屈的扭转身去,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好一会没说话,气氛也是相当的尴尬,她有点不甘心,这可是自己的初吻啊,就这样被这个流氓莫名其妙的给夺走了,想想的,杨韵环有点想哭了,不是萧云舟不够帅,也不是她讨厌萧云舟,只是就这样失去了一件自己珍藏多年的幻想,实在有些难受。

这里没有花前月下,也没有山盟海誓,更没有浪漫的绮丽。

“我错了,杨助理你骂我吧。”

杨韵环总算扭过头来,凶狠的瞪着萧云舟,刚想骂他几句,一下却骂不出来了,看着萧云舟,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因为这个臭男人现在已经不是一个鼻孔在流鼻血了,另一个没有堵上的鼻孔也开始哗哗的溜着鼻血,这就是报应。

“拿去,把这个鼻孔也堵上。”

杨韵环扔过来了一张手纸。

看着萧云舟畏畏缩缩的样子,杨韵环叹口气说:“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下不为例,你最近也注意一点,安逸公司和我们的矛盾更大了,小心他们的报复。”

萧云舟没想到杨韵环叫自己来是担心自己的安慰,心里也是一阵愧疚,说:“我倒是为你担心,万一他们对你展开报复怎么办,我看这样吧,以后我每天下班多陪陪你。”

杨韵环心里也是一动,这个臭流氓还算有点良心。

“你怎么陪我?”

“要是你不介意,我在你那住也可以”。

杨韵环差点暴起,说:“一天都在想什么呢?我不用你担心,你好好注意自己的安慰吧。”

萧云舟人兽无害的嘿嘿一笑,这眼光又飘到了杨韵环挺拔的胸膛上了,那眼光就像鼠标一样,刷刷的巡视起来。

“滚蛋,赶快滚蛋,你个色狼,又露出本性了。”

萧云舟还想再解释几句,但杨韵环才不听他的鬼话,直接把他赶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