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二十六章:恶心的家伙

只是当杨韵环到了卫生间,准备沐浴的时候,看到了自己那条黑色蕾丝裤裤上沾满萧云舟的龌浊之物的时候,杨韵环脸色又变了,大声的咒骂起来:“萧云舟,我杀了你,你这个恶心的家伙,明天有你好看的。”

第二天,当萧云舟哼着小调,刚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就见杨韵环黑着脸径直到了他的面前:“萧云舟,你个狗东西,给我出来。”

萧云舟激灵灵的一颤,要糟,自己昨天快乐的释放之后忘记毁尸灭迹了,这女人一定是发现了问题。

萧云舟心虚了,他可不想在办公室和杨韵环争辩,这多丢人啊,他站起来就准备逃掉。

杨韵环一把就抓住了萧云舟的耳朵,在办公室众人的瞠目结舌中,硬生生的把他拖到旁边的一个会议室去了。

“杨助理,杨助理,有话好说,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

“你是君子吗?你昨天在我卫生间干什么好事了,你说,恶心的家伙。”

“额,我没干什么啊。”萧云舟很是无辜的说。

杨韵环牙咬的杠杠的,说:“我内内上面是什么?”

“杨助理,这怎么能问我啊,你那上有什么我哪知道,要不你现在脱了,我帮你看看。”这里没有外人,萧云舟又开始无耻了。

杨韵环对萧云舟的这一手实在是无可奈何的,她愣愣的看着萧云舟,好一会无话可说,一低头,眼中的泪水的滴答,滴答的滚动下来了,这个臭男人,还在欺负自己,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的苦啊。

萧云舟最见不得女人哭啼,特别是漂亮女人的哭啼。

他一下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咳咳,这个杨助理啊,你,你不要哭好吧,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

“你错在什么地方了?”杨韵环抽抽搭搭的问。

“我,我不该对你见色起意,我不该在你那上面乱射。”

“那你给我道歉。”

“额,我这不是正在给你道歉吗?”

“不行,要再诚恳一些。”

萧云舟就指天画地的发誓,表态,认错,求情了,看着他这滑稽的傻样,杨韵环也破涕而笑:“臭男人,这次原谅你,下次再这样对我,跟你没完。”

萧云舟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是雨过天晴了。

“萧云舟,你坐下,我还有话给你说。”

“额,这事情过了吧?”萧云舟有点畏畏缩缩的问。

“不是这事,是昨天那个夏公子的事情,我很担心,你可能不知道,他是静安堂夏堂主的独生子,只怕不会轻易的放过我们两人。”

“静安堂,这是个什嘛玩意?”

杨韵环脸色凝重起来:“静安堂是一个具有几百年历史的帮会,在清朝就有,解放之后,消失了好些年,但最近这些年又死灰复燃,只是他们更加巧妙的披上了公司,集团,实体的外衣,在玉寒市来说,应该是首屈一指的第一帮派了。”

“靠,难怪那小子狂妄的很,原来关系深厚啊。”

“是啊,他到算不得什么,但他老子夏守逸跺跺脚,都会让玉寒市震动不小,所以我在考虑,要不你还是离开这里,到其他地方躲一躲吧。”

“我躲了,你怎么办?我说过的,我要保护你。”萧云舟说的坚定,也很认真,他不会,也不能扔下一个美女独自逃跑的,这不是他的性格。

杨韵环第一次有了一种安全感,安慰感,她默默的看着萧云舟,他身上焕发出了渊渟岳峙的气息,平常他那张扬不羁,放浪形骸,我行我素的表情似乎都是表象,只是在掩盖着他一颗忠诚可靠、不与世俗合流的特质,而这种气势,也不断的在萧云舟身上默默流动、叠加、淤积和沉淀。

杨韵环有点感动的抚摸了一下萧云舟的肩头:“谢谢你,真的感谢,但你留下会有危险的,至于我,毕竟只是一个女子,他们不至于难为我。”

“你在骗我,我从你眼神中也看出了担忧和恐惧,你也在害怕。”

“是,我是害怕,但我不能离开,我,我没有地方可去。”杨韵环的神情黯然下来了。

萧云舟一下站了起来,哈哈长笑两声,豪气干云的说:“那我们就斗一斗这个静安堂,看一看到底鹿死谁手。”

杨韵环的眼光迷离起来了,她恍惚中看到了萧云舟的身上流淌着王者的尊严和气度,她一下子觉得自己也轻松起来了,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能和萧云舟一道抗争,这本来就是一种灿烂和辉煌。

杨韵环上楼工作了,萧云舟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他从来不是一个大意的人,既然难以回避的要和静安堂展开对垒,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他拿出了电话,打给了天河帮的秦萍。

“秦老板,我萧云舟啊,呵呵,几天不见,十分想念,呵呵呵。”

“油嘴滑舌的,想念的话现在就过来。”

“哎,这不是还要上班吗?我想问问你关于静安堂的一些情况。”

秦萍的口气一下变得紧张起来:“怎么会突然想到静安堂了?你该不会和他们有什么冲突了吧,还记得上次我和罗老头给你说过,玉寒市道上还有几家实力庞大的帮派吗?”

“恩,记得你说还有三家?”

“是的,而静安堂就是这三家中实力最强的一家,是玉寒市名正言顺的龙头老大。”

“日啊,怎么一不小心我就撞上了实力最强的第一家,这他娘的运气太差了。”

“粗俗啊,好好说,到底怎么回事。”

“额,也没什么,就是昨天遇上了一个叫夏安志的小子,我一不注意,把他双腿弄断了。”

电话那面一下没有了话语,只能听到秦萍急促的喘息,好一会之后,话筒里才骤然的想起了秦萍一声怒吼:“我日啊,萧云舟,你可真会弄,这是会要命的。”

“额,文雅点,文雅点,我们都是有文化的人。事情已经这样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云舟,我知道你功夫厉害,但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这事情我们要从长计议。你等我的电话。”

挂上了电话的萧云舟摇摇头,看来这个静安堂真的名不虚传,从秦萍的语气中,萧云舟也听出了很多焦虑和惊惧,但不管怎么说,秦萍还是很够义气的,至少没有因为担心而逃避,难得,难得,一个女流之辈能如此,很不容易。

从会议室出来之后,办公室的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萧云舟,看的他有点莫名其妙,林蕾走了过来,在萧云舟的身上摸了摸,检查了一番,说:“你没事吧?杨助理怎么收拾你的?”

萧云舟这才明白大家在为自己担心,他呵呵的一笑,说:“谁能收拾我啊,杨助理对我好着呢?她请我出去,说了好多悄悄话。”

“切........”

大家露出了鄙夷的神色,这小子,不管在什么时候,总是要吹牛。

萧云舟也觉得大家不太相信自己,他刚要编点故事证实一下,却见杨韵环又来到了综合办公室:“云舟,刚刚接到总裁的指示,你以后在总裁办上班,做总裁的专职司机。”

“这么快啊,能不去吧?”

“不能。”

“那好吧,韵环啊,你帮我把水杯拿一下,我收拾收拾。”

杨韵环经过这几次波折,对萧云舟的感观也是大为改善,没多想,很自然的接过了萧云舟递来的茶杯。

萧云舟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本来他也没有太多的东西,很快收拾停当:“那我们上去吧?”

说完,萧云舟的手就搭在了杨韵环的腰上,往办公室外面走去,走到门口,萧云舟回过头来,对着办公室早已经石化了的同时眨眨眼,暧昧的笑笑,迈着八字步消失了。

办公室鸦雀无声,额的个神啊,就这几天的功夫,弘丰集团公司最性~感的杨韵环就这样被这小子泡到手了,老天爷,你怎么厚此薄彼,没天理啊!

在楼上,萧云舟和总裁办的几位同人一一打了个招呼,这些人也很是客气的,那天总裁赵巧馨在大厅里和萧云舟的对话大家都是知道,昨天总裁还特意的叫萧云舟到办公室谈了话,出来的时候还有人看到他夹着几条烟,这种种的迹象表明,这个萧云舟来头不小啊。

萧云舟安顿好之后,又到赵巧馨的办公室去了一趟,赵巧馨正在看一个报表,见萧云舟进来了,款款站起,招呼了一声,说:“以后就在这里上班,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尽管说。”

“谢谢总裁的提携,一切都好。”

“不要对我这样客气,这样吧,云舟,在没人的时候你就叫我巧馨,好吗?”

“这,这有点对总裁不敬了,还是.......。”

“不要还是了,就这样说定。一会你陪我出去,我要到静安堂去一趟。”

“静安堂?”

萧云舟的脸一下就绿了,不会吧?玉寒市这么邪啊,说什么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