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二十四章:恶魔夏公子

宝马启动了,但排在后面的赵巧馨一直看着出口这里的情况,她邹起了眉头,估计这萧云舟一定敲诈了杨韵环,而且十拿九稳的是吃饭。

赵巧馨的心中便有点说不清的感觉,她不愿意想象萧云舟和杨韵环单独在一起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这个风流倜傥的萧云舟早就对杨韵环垂涎三尺了,他该不会和杨韵环有什么问题吧?

不会,杨韵环不是那样的人!

赵巧馨安慰着自己,眼看着宝马消失在了车流之中。

萧云舟他们没有跑多远就看到了一家档次不错的酒楼,停下车,两人走了进去,杨韵环的美貌立即就迎来了许多男人的目光,杨韵环的高贵,冷艳和她得体的衣饰浑然一体,美得令人惊叹。

萧云舟心中也暗自想,就算当年的杨贵妃在世,恐怕也不过如此。

酒店里发了财的男人与漂亮的女人是晚宴的主流客人,不可否认,杨韵环成了众人的目光焦点,被各种目光包围着,男人的惊艳和女人的妒忌,还有揣测和探询,面对这一切,杨韵一点都没有在意,她早就习惯于欣然享受着这一切。

在楼上的一个小包间里,两人坐了下来。

“萧云舟,你来点菜吧。”

“好,但杨助理你是什么口味呢?”

“我无所谓,到这里来,只是履行一下自己的承诺。”

“呵呵,杨助理信誉不错。”萧云舟一语双关的说。

杨韵环眯起了双眼:“你再这样油嘴滑舌的,我立马走人。”

萧云舟吐吐舌头,低头点起了菜,他可不想因为口舌之争耽误了自己一顿美味的晚餐。

菜一上来,不等招呼,萧云舟自己动起手来,而杨韵环吃的很少,她对这个有些无赖的员工心里还是有很多的防范。

不过在看着萧云舟吃饭的时候,杨韵环有几次都想问问,问一下萧云舟到底和赵巧馨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从听说这个萧云舟的那一刻起,杨韵环就开始对赵巧馨反常的表现迷惑起来了。

但萧云舟却没有给她太多的几乎,他吃的高兴,话很多,不管杨韵环愿意不愿意听,他都在不断的说着,他说自己喜欢美女,还喜欢一切与艺术有关的东西,他说女人的美丽其实就是一种艺术,他还说他喜欢具有历史感的东西……。

这个时候,杨韵环才发现,这个年轻的少年充满了温暖、阳光。他对生活也充满见地,他聊起天来滔滔不绝,特别是他露出的那洁白的牙齿,干净,整洁,这一切都是杨韵环喜欢的。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忽略了杨韵环:“对了,杨助理,你呢?你喜欢什么?”

“我?我喜欢你闭上嘴。”杨韵环言不由衷的说,其实她听到萧云舟刚才絮絮叨叨的话心里还是蛮温暖的。

“为什么?你喜欢孤独?”

“不,我喜欢热闹,但要分人……。。”

萧云舟大受打击,后来好一会的时间,萧云舟都不在说话了。

杨韵环也沉默了,她知道自己的话并没有完全代表自己的心意。

她站了起来:“我去一趟卫生间,你慢慢吃吧。”

杨韵环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照了照面容,头发梢显凌乱,她用水弄湿卷曲的发梢。再往脸上扑一点粉,嘴唇上抹上亮一点的唇膏,直到满意了她才走出洗手间。

在卫生间的门口,杨韵环看到了一张年轻,但流露着邪恶的脸,这张脸上纵然挂着笑容,但笑容里充满冷酷和猥亵。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两个壮硕,彪悍的男子,他们给人的感觉是冷酷和凶残。

“真是好运气啊,在这里遇到了杨韵环小姐,难得,难得。”

杨韵环眼中有了一丝惊慌和厌恶:“是夏公子啊。”

“呵呵,韵环小姐还能记得我,不错,受宠若惊,怎么样?陪哥哥去喝上几杯?”

“我有客人。”杨韵环拒绝。

“简单,是哪个包间里的客人,我可以让他们先回家。”

“那就不麻烦夏公子了。”

说着话,杨韵环就要离开,但这个阴骛的年轻人没有让开的意思,他喉咙里咯咯的发出了几声轻笑,说:“既然遇上了,我能让你轻易离开吗?”

“你,你想干什么?我喊人了。”杨韵环显出了恐惧。

“呵呵,你这个蠢婆娘,也没想下,在玉寒市谁敢管我夏安志的事情。”

说完,他的一只手就拦腰抱住了杨韵环,嘴里也桀桀的笑了起来。

“臭流氓。”杨韵环用力的挣扎,可是无济于事,不要小看这个年轻人,他的臂力很大,面对杨韵环的挣扎,一点都不费力。

杨韵环的挣扎一点效果都没有,反而刺激了这个夏公子更为疯狂的动作……

杨韵环眼中流泪了,她无力的扭动身体,绝望的哀求起来,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答,杨韵环平常所有的霸气和犀利在这个诡异,阴险的年轻人面前都消失无踪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此刻落到了一个玉寒市人见人怕的恶魔手里。

“放开她!”

就在杨韵环绝望无助的时候,一个熟悉的,有些漫不经心的声音传了过来。

揉搓着杨韵环下身的手停住了,这个夏公子阴狠的转过了头,他看到了萧云舟有些散懒得表情,他正若无其事的走来,脸上没有激动,没有激愤。

“你他娘的什么东西?也敢管本爷的事情。”

“我不想管你什么事情,但这个女人你不能带走,我还等着她付账呢,你们走了,谁掏饭钱啊。”

杨韵环就觉得头翁的一声,本来以为遇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大侠了,自己有救了,但一看是这小子,他什么都不关心,就是牵挂着饭钱。

何况,他来了也是白搭,这个夏安志是静安堂老大夏守逸的儿子,在玉寒市听到静安堂不悚然动容的人只怕很少。

萧云舟来了还不如不来,一点用处都没有。

杨韵环再一次陷入了绝望的境地。

“奥,难道你就是杨韵环的客人?我正想找找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可以让杨韵环陪着吃饭。”

“也算不得什么神圣,我就是杨助理手下的一个司机。”

“司机?那你还出来抱打不平,老子三声数完,你要不滚蛋,那以后就不用走路了。”

“日啊,这话本来是我想说的,你到抢先了。”萧云舟无知者无惧,已经走到了这个夏公子的身边,但夏公子身后的两个保镖挡住了他的路。

萧云舟眯了一下眼,这两个保镖太阳穴鼓鼓的,一看就是练过内力的好手。

“让开。”

两个保镖根本不屑于回答他,只是冷冷的注视着他。

萧云舟无可奈何的过去轻轻的拨了一下挡在前面的其中一个人,他的动作一点恶意和凶狠都没有,就像是拨动一下挡在眼前,影响自己看热闹的人一样。

这个保镖的唇间勾起了一抹笑意,就你这样二混子样子,也想拨开我?

他一动不动,脚下暗自用力,让自己成为石桩一样,无法撼动。

萧云舟的手就拨到了他的胳膊上,微微的加上三分力气。

这个保镖的笑容凝固在了嘴角,他感到一阵铺天盖地的劲道从萧云舟的手上传来,他冷哼一声,骤然使出了平生的力气,抗衡着这汹涌而来的推力。

萧云舟也略微的邹了下眉头,这小子功夫不错,还能压制住自己三分的力道,萧云舟就在加上了一分的力道上去,这一下,对方有点受不了了,身形摇晃了一下,脸一下就憋的通红。

他明白,自己遇见对手了,暴喝一声,脚下一弓,加上自己腿,腰,肩头的全部力量,对着萧云舟这股内劲冲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