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二十三章:月黑风高夜

赵巧馨就把自己办公桌上的一盒香烟扔了过来,说:“是不是男人想问题的时候都要吸烟。”

萧云舟就拿起了烟盒看了看,这是一整盒没有开封的香烟,想来因为赵巧馨是个女人,所以在她这里就算烟瘾很大的人,都会很好的控制住自己,不去碰香烟的,萧云舟也是一样,他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撕开烟盒,抽上一支,迟疑了一下,他还是把香烟放在了茶几上。

“抽吧,我不会介意的。”赵巧馨亲切的说。

萧云舟看看赵巧馨,摇摇头说:“算了,一会出去了抽。”

“不行,我就想看你在这里抽。”

赵巧馨眼光迷离起来,在一年前她答应了老爹和这个男人成婚,多少次了,她都在想象着自己未来的这个夫君和自己单独在一起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她一直都想要勾画出一副自己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情景。

她走了过来,帮着萧云舟撕开了烟盒,弯腰递过来一支香烟,说:“你总不会想让我亲自给你点烟吧?”

实际上,赵巧馨真的想亲自给萧云舟点上,她曾经想象过,这个男人想抽烟的时候,自己应该撒娇般的拿着火机,擦亮火苗,在他眼前晃动,让他的烟头来回移动着,就是够不着火苗,这个男人一定也会一把搂住自己,让自己再也动弹不得,接着,一定是亲吻......。

“额,不敢,不敢,我自己来。”萧云舟点上了香烟,慢慢的吐出了一口青色的烟雾。

在烟雾中,他看到了赵巧馨脸上闪动出了一种很奇异的光来,接着,萧云舟就看到了正在弯着腰的赵巧馨衣领中那深深的沟壑。

赵巧馨一点都没有觉察到萧云舟的眼神变化,她在思考着,对面前的这个人,有时候赵巧馨是渴望的,又有的时候,她是仇恨的,她的情绪不断的变化,在矛盾,复杂的心境中感到沮丧。

她缓缓的坐在了萧云舟的身边,看着他说:“以后留下来帮我吧!我可以感受到你的潜能。”

“潜能?你是说帮你治病的事情吧,那不过是凑巧,其他事情我帮不上你,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在北林省停留多久的时间,有的事情由不了我做主。”

“但只要你在这里,就不要离开我,可以吗?”

赵巧馨的眼中闪动着一种朦朦的雨雾。

“这让我很难回答,看情况吧。”萧云舟散漫的说,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承诺的人。

“你这是拒绝我吗?”

“不是,你误会了,我真的身不由己,也许明天,也许后天,我又要从这里消失。”

“为什么会这样?”

“躲避,躲避一个强加给我的负担。”

赵巧馨闪过一丝的幽怨,你把我和你的婚姻当作强加给你的负担?那么我应该把这当成什么?在北林省多少大腕,少爷们,都在垂涎欲滴的围绕在我周围,我拒绝了,我曾经一直在憧憬着和你构建那陌生而至美的爱情,仅仅是因为听到老爹从小给自己讲述的他和萧老伯的友情,仅仅是时常看着你多年前的一张照片就下定了决心,但现在,你让我情何以堪?

“你准备躲多长时间?”

“不知道啊,我希望这样的生活早点结束。”

“你很担心这个负担吗?”

“不好说,因为实际上我并没有看到这个负担是什么样子。”

“那你的躲避会不会过于草率?”

“也许吧,但我不是一个喜欢后悔的人,走出了这一步,那就只能一直走下去。”

赵巧馨缓缓的站起来,走到了窗口,好一会才苦涩的说:“希望你不要后悔,今天先聊到这里吧,记着,在你没有离开玉寒市之前,你不能离开我。”

萧云舟沉默了一下,也站了起来,说:“好吧,我可以尽力试试,但不能承诺什么?”

眼看着萧云舟就要离开办公室,赵巧馨说:“等等,”

她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旁边,从柜子里拿出了两条软中华来,递给了萧云舟,说:“拿回去抽吧,不要再抽那种廉价的香烟了,对身体不好。”

这个时候的赵巧馨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带给了萧云舟一种温馨和关怀,不得不说,赵巧馨很熟练的掌握着感化人心的各种技巧。

萧云舟愣了愣,二话不说,根本都不推辞一下,就拿了一张报纸,卷起了香烟,在胳肢窝里一夹,低着头说:“那我走了,总裁。”

赵巧馨有点好笑得看着萧云舟这个模样,摇摇头说:“你就不能好好的拿在手上啊,看你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萧云舟头都不回的说:“额,好东西一定要藏好,这是我妈给我说的。”

身后就传来了赵巧馨无奈的一声轻笑……。

回到了综合办公室,所有的人都围了上来,唧唧喳喳的问着萧云舟,问他到总裁办公室去总裁和他说了什么话?问他和总裁是不是早就认识?问他......。

萧云舟就开始编造故事了,说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伙歹徒袭击总裁,自己见义勇为,挺身而出,那一场厮杀啊,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自己遍体鳞伤的赶走了歹徒,救回了总裁。

这故事编的有模有样的,听得办公室的同事都一愣一愣,萧云舟心里说,鸟毛!真要是那样了,自己还能做个司机?

但所有的人都是不敢怀疑的,特别是看到萧云舟拿出了总裁送他的两条香烟,大家更加坚信,这个萧云舟以后一定会在弘丰集团公司飞黄腾达的,于是反应快的,有眼色的人就开始给萧云舟大献殷情了,给他倒水的,点烟的,奉承他的应有尽有。

萧云舟也美美的享受着这难得的待遇,被人拍马屁真他娘的爽啊。

到了下班的时候,萧云舟磨磨蹭蹭的到了地下停车场,他就要看看杨韵环出丑的样子,这娘们,尽给自己找麻烦,也该收拾一下了。

到了下面停车场,萧云舟笑了,就见杨韵环的车在停车场出口的地方停着,那里刚好还是一个陡坡,后面的车派成了队,喇叭响成一片,急的杨韵环都快哭了,在自己的宝马旁边来回的转悠,却没有办法发动车子。

萧云舟走了过去,很惊讶的问:“杨助理,你怎么把车停在这个地方?”

“我想停这里吗?”杨韵环没好气的说。

“哎,这可是宝马车啊,怎么还没我的面包车好使?”

“你闪一边去。”

“杨助理,要不我到外面给你弄条牛来,把车拉拉。”

杨韵环一口闷气堵上了心头,看着这小子幸灾乐祸的样子,真恨不得过去扇他两下。

她懒得理萧云舟,拿出了电话:“喂,你们的拖车什么时候到啊。”

电话里说:“大姐,这是省城啊,现在又是下班高峰时段,从我们这里到你那个地方至少一个小时,你就耐心一点吧。”

“一个小时?天啊。”

杨韵环挂上电话,心急火燎的看看后面排成长队的小车,好在都是公司的车,大家都认识她,没人敢过来当面抱怨,但她头一转过来,后面的喇叭又响了起来,她真有些尴尬,难堪。

“你在这转悠什么,走你的路。”杨韵环没好气的对萧云舟发泄着怒火。

“额,我看看,感觉问题不大,要是我帮你修吧,估计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情。”

“萧云舟,你会修车。”

“且,你这不是埋汰我吗?我是专职司机耶,修车是我们必备的技术。”

“那.......那你能帮我修修吗?”

“可以啊。”

“真的吗,太感谢你了。”杨韵环美丽的脸上显出了惊喜。

“可以是可以,但你怎么谢谢我呢?”

杨韵环脸上的笑意慢慢的消失了:“你在给我讲条件?”

“嘿嘿,当然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提议一下吧,要么修好了你让我亲一下,要么请我吃顿饭,你自己选吧。”

“萧云舟,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

“想杀了我呗!”

“你知道就好。”

萧云舟无可奈何的摊摊手,说:“这样看来,我们的生意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那成,我先回家了,你慢慢等,不过你真应该听听后面车里哪些埋怨的话。”

看着萧云舟真要离开了,杨韵环咬咬嘴皮,迟疑了一下,说:“等等,我请你吃饭。”

“耶,真的啊,那一定要多炒几个荤菜。”

“成,成,噎死你。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萧云舟也不想太过为难这杨韵环了,对美女,萧云舟从来都舍不得下狠手,所以他很快的过去揭开了发动机罩子,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会,很认真的点点头,捏住了那个被他上午掐扁的油管,使出内力,用几个手指揉了揉,油管虽然没有回复到正常的样子,但也改变了形状,能过油了。

他这才一本正经的坐上了车,钥匙一扭,宝马轰然启动,喜的杨韵环脸上红光泛起。

不过杨韵环的喜悦很短暂,因为她看到萧云舟根本都没有离开驾驶座的意思。

“你要开车?”

“是啊,让你开车,谁知道你会不会一脚油门,把我丢下自己跑掉呢,那样的话,我这一顿饭岂不是没有着落了。”

杨韵环叹口气,面对这样的一个无赖,自己只能陪他吃顿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