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二十一章:羡慕他

“萧云舟,我杀了你……”她杏眼圆睁,满面通红,抓起了对面桌上林蕾的水杯,一下泼在萧云舟的身上。

这可是刚到上不久的水,烫的萧云舟龇牙咧嘴的,但面对这样一个美女,萧云舟也不能暴起反击。

杨韵环也愣住了,看到萧云舟胳膊上被烫红的痕迹,觉得自己也有点过了,人也冷静下来,好一会才说:“疼吗?”

“额,还成,能扛得住。”

“要不我送你到医院看看。”杨韵环的口气温婉了许多。

“嘿嘿,小事,这点疼算什么,你忙你的吧。”

“奥,真没事就好。”

办公室鸦雀无声的,好多人都在心里暗自奇怪,这小子吃了杨韵环的豆腐,她竟然还客气起来了,真羡慕这小子呀,他做了我们男人们一直在想却从来不敢做的事儿。

萧云舟也觉得今天有点奇怪,本来自己弄出的事情,现在倒像是杨韵环很有点愧疚似的,萧云舟刚要准备安慰几句,杨韵环却把脸一沉,说:“没事就开始工作,库房里没有样品了,你上午去厂里拉五车过来。”

“拉货?但这个不是办公室的工作啊......。”

“少废话,都是公司的工作,马上干活。”

这女人的心啊,就像是天上的云,变换不定,谁都难以想象到她们下一步会有什么变化。

萧云舟无精打采的到下属的企业拉货去了。

等快吃午饭的时候,他拉完了最后一车,麻烦又来了,库房的搬运工人吃饭去了,拉回来的东西没人卸车,萧云舟嘟囔了几句,正准备先去吃饭,却见杨韵环姗姗而来,一头乌黑长发慵懒的垂在胸前和背后,红色的连衣裙罩着上身,正好包裹住挺翘的臀部,也许是因为胸前那对豪放的*太大,将整个衣服都撑了起来。

萧云舟鼻子一热,转身准备到一边擦鼻血去。

“站住,货没卸就想下班啊。”

“没人卸货啊。”

“你不是人?”

“靠,我是司机,不是搬运工。”

杨韵环冷冷的说:“哪难道让我一个女人帮你卸货?“

萧云舟暧昧的笑笑,说:“我也想让你帮我泻火。”

“你说什么?”

杨韵环凤眼圆睁,她听出了萧云舟话中的含义,向萧云舟逼近过来。

萧云舟一看对方这气势,得,男不和女斗,自己赶快干活。

他打开了车厢,搬运起来,杨韵环站在远处,幸灾乐祸的注视着他,萧云舟是越干越有气,心里想着对付着女人的办法。

等卸完了货,杨韵环才带着嘲弄的笑容说:“这不是很简单吗,一个大男人干这点活算什么啊,好了,现在你可以去吃饭了。”

萧云舟一看时间,奶奶的,现在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要不杨助理请我吃顿饭吧。”

“嘿嘿,想得美,我来之前已经吃过了。”杨韵环说完,扭着屁屁,笑着离开了。

萧云舟眼前一黑,看来这杨韵环是故意来收拾自己的,说不定哪些搬运工了也是她让走的。

到了公司地下停车库,萧云舟咬牙切齿的用力碰上了车门,刚走了两步,就站住了,他看到了不远处停放的杨韵环那辆白色宝马,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他四处看看,车库里没人,就到了宝马跟前,蹲下身体,伸出手来,摸到了车下那根通往发动机的油管,两根手指略一用力,这油管就被他捏扁了,拍拍手,自言自语的说:“杨韵环,老子今天让你也难受一把。”

干了坏事后的萧云舟,心情大好,一路莺歌小唱的到外面吃饭去了。

吃饭完也到了上班的时间,萧云舟嘴里唧唧哼哼的唱着*,返回办公楼,刚一踏进,他便觉察到今天办公楼大厅的气氛有点不对,所有的员工都屏气凝神远远的恭敬的站着,目光下垂,恭恭敬敬,偌大的厅里竟然异常的安静。

这里只有一个声音在说话,萧云舟打眼一看,在电梯口站着十来个公司高层,说话的正是杨韵环,而在她身边站着的却是火车上遇到的病美人赵巧馨。

这赵巧馨太美了,美得让萧云舟连亵渎的想法都暂时消失,赵巧馨穿着淡紫色无领无袖大交叉肩贴身小上衣,只露出曲线流畅的,白如瑞雪的双臂;蓝黑色低腰七分裤儿,现出修长的小腿;足登细高跟儿七公分深葡萄色真皮凉鞋,能把七分裤穿得漂亮的女人,不多;因为,那需要有一双极长而笔直的腿,削瘦却不零仃的身材。

赵巧馨的身材很好,比列均称,皮肤很白,可以说是肤如凝脂,玲珑浮透,尤其是腰部纤细,如杨柳般婷婷动人,隆起的胸,给人无限的遐想、典型的瓜子脸,一双勾魂的丹凤眼,眉毛很细如两片柳叶,嘴小小的红润诱人,而迷离得眼神充满了内涵。

萧云舟觉得心跳加快了许多,联想到在火车上自己看到的赵巧馨裸露的身体,萧云舟更觉得一阵的眩晕,他嘎然而止的停住了歌声,痴痴的看着赵巧馨。

但显然的,已经有点晚了,刚才萧云舟的歌声也就成了大厅里惹人注意的声源,更重要的是,他刚好唱到12摸上面,那歌词让好多女员工都脸红起来。

连杨韵环和赵巧馨也都转头望了过来,一起看着萧云舟,有几个公司的高层眼中露出些许的不愉,他们为有这样一个员工感到羞愧。

“这是那个部门的?吊儿郎当的,一会查一下。”

“恩,好像是集团综合办公室的吧?”

“是的,好像是个司机。”

几个高层都窃窃私语。

而赵巧馨的眼中有了一种复杂的表情,面对这个男人,她有太多的矛盾,在相隔一段时间后骤然遇到萧云舟,她一时不知道一个怎么应对这个局面,她看了好一会,看的大厅每一个人都开始为萧云舟担心起来了,这小子,运气背不能怪社会,谁让他这副德行,还唱着这样*的歌曲呢?

还是萧云舟最先反应过来,镇定了一下澎湃的心情,咧开嘴笑着,说:“咦,赵巧馨,你怎么也来这里了,你认识我们杨大.......额,杨助理。”

他不说话大家都在为他担心,现在他一说话,大家就不是担心了,而是绝望,都一下转过头去,不想看到他惨死的模样了,这小子完蛋了,敢直接称呼总裁的名字,还把杨助理叫成大凶,此人不死,更待何人?

赵巧馨和杨韵环也醒悟过来,要不是当着很多员工的面,杨韵环真恨不得扑过来咬上萧云舟两口,大家都对自己的胸异常关注,背地里也给自己起了很多关于凶的名字,但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叫出来的人却是没有,这小子真是活腻了。

赵巧馨一听这话,有点忍不住的想笑了,她意味深长的看了杨韵环一眼,用胳膊肘碰碰杨韵环的胸膛,小声说:“果然对你这地方是情有独钟啊。”

“总裁你.......”杨韵环双颊飞起了桃红,神情也忸怩起来。

赵巧馨扑哧一笑,对正在走近的萧云舟说:“这些天你怎么不到医院去看望我呢?”

“我每天要在这里上班啊,累死了,懒得跑。”

“那也应该去看看我,我还一直等着你看望我的。”

“奥,下次你做手术我一定去看你。”

我勒个去啊,这话说的,不过,奇怪的是,赵巧馨一点没有生气,倒想这话很正常一样,说:“好啊,对了,在这里做什么工作啊,还习惯吗?”

“我在这里当司机。”

“司机?奥,这怎么可以,你是我的恩人呢,怎么能这样,要不给你调换一个工作,你想做什么?”

大厅里所有人的表情再一次发生了强烈的变化,不会吧?这小子看来和总裁关系非浅啊,在弘丰集团公司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谁可以自己挑工作的先例,这小子何德何能啊。

“你?赵巧馨,你和这公司老板很熟悉吗?”

杨韵环再也忍受不住了:“萧云舟,以后不要赵巧馨赵巧馨的乱叫,这是弘丰集团公司的总裁,以后叫赵总。”

“总裁?”萧云舟也吃惊不小。

他又想到上次罗宛茹被绑架的时候,自己自称是弘丰集团公司老板的儿子,这.......这......这不是糟蹋人吗,这赵巧馨还没自己岁数大吧?

“不用那么多规矩,萧云舟啊,以后你想怎么称呼我都可以,嗯,让我考虑一下吧,看看什么工作适合你。”赵巧馨温婉的笑着说。

又对杨韵环眨眨眼。

杨韵环越来越弄不懂自己这个老同学的心思了,她疑惑的看着赵巧馨,不知道她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还成,还成,现在工作挺好的,杨助理也很关心我,让我每天过的挺充实。”

“奥,那好吧,没事到上面找我聊天啊。”

“额,好好,一定找你玩。”

赵巧馨憋住笑,转身准备上电梯,见此情形,萧云舟突然脑抽,模仿电视里演得那样,振臂大喊:“让领导先走!”

大厅更安静了,各位boss都看着萧云舟,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鱼贯而入。

萧云舟觉得自己咋就这么聪明呢!他太特么佩服自己了,自己真是朵奇葩,他恨不得给自己磕一个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