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十九章:静若处子

两人的眼光交织着,但手上却没有停歇,两人一交手间,心中各有所思,萧云舟一拗对方拐杖,已欺身而上,猛然向下一沉,一股大力涌动而出,老头子的知道难以抗拒这股神力,只得松开了拐杖,退后一步。

萧云舟手执拐杖,疾如闪电的跟进,如影随形,那拐杖就到了老头的咽喉。

老头大惊失色,自己在江湖纵横多年,虽然也败过,但这样交手不到三招就落败的事情确实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老头心中苍然,叹口气,没有反抗的意志了。

拐杖暮然停住,就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硬生生的停在了他的咽喉上,这一招更是难得,动如狡兔,静若处子。

“你姓罗?”

“罗谦道!”老头冷肃的回答。

萧云舟想到了罗宛茹,是啊,自己今天是误打误撞的卷进了这个麻烦,但看在罗宛茹的面上,自己也不能痛下杀手,何况这罗老头和秦萍之间的恩恩怨怨自己也是一点都不清楚,伤了罗老头,改天和罗宛茹不好见面。

“奥,呵呵,老伯接着你的拐杖,没想到挺沉的。”

这个意外的变化让罗谦道大惑不解,他怎么前倨后恭,刚才还凶神恶煞的样子,现在客客气气的。

他在看看萧云舟,此时萧云舟已经散去了冷峻,令人感到一种谦和、开朗、从容的气度。

接过了自己的拐杖,罗老头问:“请问你是何人?”

“呵呵,我啊,不相干的人,不过老伯手下的人太没规矩,我帮你教训了一下。”

“你不是天河帮的。”

“不是。”

“可你刚从秦萍这婆娘的办公室出来。”

“我这人啊,喜欢交朋友,半个小时前,我和秦老板还是陌路人。”

罗老头长吁一口气,这小伙真要是秦萍的人,自己以后就麻烦了,看来是场误会:“这样啊,那今天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小哥你慢走,我和秦萍还有点帐要算。”

萧云舟眉头一邹,从这老头的功夫上看,秦萍应该不是对手,自己和秦萍虽然非亲非故的,但就此离开似乎也有点说不过去,好歹自己也算一个怜花惜玉的男人吧。

但这样的事情自己一个外人搅进来又不是太好,他犹豫了一下。

身后秦萍也看出了今天的局面,楼下大堂也吵吵闹闹的,罗老头是有备而来,自己现在措手不及,人员调配也来不及了,恐怕要吃亏,她眼珠一转。

“云舟兄弟,实在让你看笑话了,这里的事情你不用管,你走你的,大不了我和他拼了。”

“那我.......”萧云舟想走,又有点不好意思走了,这秦萍的话一说,反而让他有点难以扬长而去了。

“你走吧,走吧,没事,死不了人的。”

“这样吧,秦老板,我看不如大家坐在一起,有什么误会解释一下,今天我就做个和事佬怎么样?”

“这不好吧,怎么能让云舟你为这些小事操心。”

罗老头也是冷目一翻,说:“这位兄弟,我和秦萍的事情只怕不好摆平,还是让我们自己解决。”

“哈哈,天下本没有什么大事,一起坐下,喝杯茶也许事情都烟消云散了。走走,罗老板歇息一下,”

萧云舟决定管这件事情了,他说着话,就上前挽住了罗老头的胳膊,看似亲热的搀扶着对方,实际上,罗老头在这个过程中已经使用了好几种手法想要摆脱萧云舟挽着自己胳膊的手,但是最后只能叹口气,放弃了自己的努力。

这个年轻人具有着自己闻所未闻的功夫,他深邃的让人探不到底,看不到头,这样的人自己要是不给面子,真翻脸成仇了,后患无穷。

他只好妥协了,让萧云舟挽着手,返回了办公室。

而罗老头手下的弟兄,眼看着自己的老大被对方请进了办公室,也都不知所措,也不在打砸乱闹了,关上了歌厅的门,在过道一面救治这受伤的弟兄,一面等着里面的消息。

三人重新回到了办公室,秦萍也是暗呼侥幸,自己对付罗老头一个人最多是旗鼓相当,但他带来的人手太多,今天要不是萧云舟在这里,自己肯定是要吃大亏的。

“秦老板,泡壶茶可以吗?”

“呦,云舟兄弟,刚才说好的,叫我名字,不要叫秦老板。”

“额,那好吧。”

等秦萍泡好了茶,萧云舟说:“罗老板,不知道你和秦萍到底是什么误会。”

罗老头说:“这要问她了,前些天她干了什么好事?她绑架我女儿,哼,这事情今天不说清楚,你天河帮以后永无宁日。”

“绑架你女儿?”萧云舟诧异的问,但他心里是明白的,这老头估计是打听到消息了,不过这事情啊,今天还是要装装糊涂,不然事情真成死结了。

秦萍是何等聪明的人,一听萧云舟的话,就知道他的心思,也用很惊讶的口吻说:“罗老板,这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绑架你女儿做什么?莫名其妙。”

我日啊,萧云舟心想,女人说谎原来比男人都像。

罗老头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不要当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这个小兄弟不知道我们两家的情况,但我们两人谁不是心照不宣,你想让我退出玉寒市的酒水市场,这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是啊,我是想让你退出去,但这个事情我没干,你有证据吗?”

“证据,你手下大黄他们几个最近怎么不见了,还有,那个在西餐店卧底的也是你的人。”

“老大,大黄等人早就被我赶出天河帮了,这样,你抓住他们以后,好好审问,要是和我有一丝的关系,随便你怎么处置。”

萧云舟真的服了,不服不行,这秦萍明明知道那几个人现在都痴呆了,所以说出来的话杠杠的,脸都不红一下。

“这.......反正事情和你肯定有关系的,以后我女儿再有什么麻烦,我就唯你是问。”罗老头的语气也有点不大肯定了。

这次他也就是来试探一下,那几个人他已经找到了,可是都成了废物,问不出什么,不过他心里就是怀疑秦萍,想要警告一下她。

萧云舟在这个时候也说话了:“这一点请你放心,以后你女儿再有什么麻烦,我也不会坐视不顾。”

秦萍幽怨的看了萧云舟一眼,萧云舟这话显然是说给自己听的,也不知道他和那个丫头到底走到了什么程度,他如此的维护人家。

“你负责?你认识我家宛茹。”

“额,算是朋友,一般的朋友。”

罗老头‘嗨’了一声,再一次仔细的看看萧云舟,不错,嘿嘿不错,这小子配的上自己那疯丫头,就凭人家这一手功夫,连自己都佩服的紧。

他看的那个认真啊,就差围着萧云舟转圈了,连萧云舟都有点受不了了,自己和罗宛茹真的是普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