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十八章:小白脸

萧云舟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这里了,但就在这时,秦萍办公室的门被一下子推开了:“老板,外面有人砸场子。”

一个像是保安头目的人冲了进来,满脸的惶恐。

秦萍眼中的寒光一闪,呵斥道:“你们不知道怎么处理吗?”

“老板,来的人是罗谦道,兄弟们挡不住。”

秦萍听到了这个名字,脸上的神色也略有变化,哼了一声,说:“这罗老头,他还打上门来了。”

迟疑了一下,秦萍又对萧云舟说:“云舟兄弟,你看看我这闹腾的,那今天我就不留你了,改天一定请你过来好好坐坐。”

萧云舟本来是准备走的,而且听这口气,来得人好像还是罗宛茹的老爹,自己是不便搅在她们这帮派缠斗之中的。

“那好吧,我就先回去了,改天一定登门拜访。”

虽然萧云舟和秦萍是初次相识,但两人大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觉,所以萧云舟也就客气了两句,知道人家要处理事情,就不再耽误,转身出了办公室。

只是萧云舟出去之后才发觉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在二楼的过道里,站立着几十个体型彪悍的年轻人,他们正从包间里把客人往外赶。

“都滚蛋,妈的,唱的这么难听也来显摆,丢先人呢。”

“出来,出来,今天到此为止,谁走的慢,老子给他开皮。”

每一个包间的门口都有人在吆喝着,而更严重的是,过道两旁的壁画,装饰等等,也被砸的乱七八糟的,在这样的状态下,哪个客人还敢逗留,大家像逃避战乱似的,纷纷离开了包间。

萧云舟暗自摇摇头,这都什么事的,天天打打杀杀的。

他低着头就想穿过站满人的过道,却被一个三角眼,一脸横肉的家伙拦住。

“咦,你等等,你干什么的,怎么从办公室出来了。”

“张老幺,这都看不出来啊,肯定是秦老板包养的小白脸。”旁边另一个黑汉子逗趣的说了一句。

这一下,萧云舟就成了所有人的目标了,几十双眼光齐刷刷的看向了萧云舟,好多人的眼中有了猥亵的笑容,因为他们同时看到了站在萧云舟身后,准备送他离开的秦萍。

对这个玉寒市独一无二的大姐大,所有混子们都是向往而关注的,可惜啊,等闲的混混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低贱,不足以和秦萍发生任何的故事,但意~淫却犹如是洪水猛兽,让很多玉寒市道口上的兄弟难以抵御。

萧云舟听到这话,眼闪冷光,他没有抬头,只是在鼻中冷冷的‘哼’了一声。

秦萍听的是脸色一红,出现了少有的羞涩状,要是换在其他场合,换做说其他人,或许她已经勃然大怒了,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秦萍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心中有点甜丝丝的味道。

“让开!”萧云舟低沉的说了一句。

“嘿嘿,你不说清楚你是干什么的,那就不能离开,说说,是不是被包养的小白脸啊,对了,一月多钱?一月来弄几次啊?说说吧,这女人怎么样,水多吗?”

这三角眼嘲弄的说着,一点都没有顾忌到萧云舟慢慢冷凝的眼光。

萧云舟依然低着头,神光暴射,猛然右手闪动起来,过道里就听到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犹如大年夜里燃放的鞭炮,前声未止,后声已来,响成了一片。

几十米长的过道霎那间安静了下来,等这响声余音停歇之后,就见那个三角眼壮汉已经改头换面了,哪里还有三角眼啊,整个眼睛都看不到了,一个丑脸肿成了猪头一样,远处的人看着他肩膀上扛着的就是一个通红的肉球。

所有人摒住了呼吸,这太让人意外了,还有这么快捷的手法啊,张老幺也是练过几年功夫的人,怎么连躲避都没有躲避的开。

连三角眼自己都傻了,在玉寒市混了这几年,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更没有丢过这样大的人,他现在眼睛已经被肿起来的肉夹住了,只能模模糊糊的看着前面有个身影,他大吼一声:“老子杀了你。”

一头就撞了过来。

就听到‘咔嚓’的一声,众人眼前一花,这小白脸匪夷所思的从三角眼的身边飘了过去,而三角眼一头撞在了墙上,头是好头,但墙更好,三角眼滴溜溜转了两圈,轰然倒地,撞晕了。

萧云舟没有回头去看,他依然低头往前走着,这两边几十个人也都是道上混了多年的人,稍微愣一愣,一起反应过来,吆喝一声,掏刀子的,摸棍棒的,还有从腰里扯出菜刀,斧头的,乱哄哄的一起对着萧云舟招呼起来。

这叫一个乱啊,本来过道也不是很宽敞,现在几十个人一拥而上,整个通道就被堵塞的结结实实。

萧云舟还是一步步的走着,不急不缓,像是在闲庭漫步,又如雨后独行,他一只手懒散的夹着香烟不动,另一只手上下翻飞,犹如虎如羊群,没有人能拦得住他,每一个靠近身边的人,不是中掌萎靡倒地,就是惊呼声中从空中飞过,落在萧云舟的身后,在接着,开始有了疼痛的呻~吟,慢慢的,因为疼痛的人多了,就变成一路的哀嚎。

萧云舟继续低头走着,根本不用看,但每一次出招都恰到好处的封堵了对方的攻势,击中对方要害,这样的情景,看的秦萍心胆俱寒,乖乖,多亏刚才自己没有冒险一试萧云舟的身手,不然自己也会和这些人一样结果的。

二十来个人对萧云舟根本都不能构成太大的麻烦,只是不到2分钟的时间,他就穿过了人墙,对这样的打斗,萧云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这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没有激情,没有刺激,只有无奈。

他有些落寞前行,抬手抽了一口烟。

没等他吐出烟,过道的拐角处一根拐杖突兀的刺来,呼呼有声,萧云舟心头一动,知道此人的膂力不弱,他冷冷一笑,那就杀杀他的威风,于是单手猛地执住拐杖,到手之后才发觉这拐杖原来是金属制成。

对方也绝没想到自己这一刺,人家竟能接得住,只见萧云舟暗劲一拗,那拐杖竟给拗弯了下来,对方不禁大惊,在玉寒市还有如此神力的人。

其实萧云舟也以为自己这一拗肯定是折断这拐杖的,但想到料到一拗之下,居然只是折弯,还没有弄断,而且对方手中的拐杖也没有脱手,这倒让萧云舟有些惊讶了,看来对方还是有点功底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萧云舟看到了拐角处这个拿拐杖的男人,他大概有50来岁,面目硬朗而沧桑,两鬓已白发隐现,但身姿挺拔峭立,剑眉之下两道目光深邃如星,他也在冷冷的看着萧云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