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十六章:淡淡的美丽

晚上,萧云舟在外面吃了饭,刚刚走出小店,他就觉察到有点不对劲,小店外面停放着几辆小车,而每个小车旁都站立着几个彪形大汉,当他们看到萧云舟之后,一起围了过来。

领头的一个中年男子脸上充满了彪悍和阴冷,他用鄙夷的眼光看着萧云舟,冷冷的说:“小子,跟我们走一趟。”

“跟你们走?干什么啊?请我吃饭?我已经吃过饭了。”萧云舟漫不经心的说。

对方这些人看起来凶狠,但萧云舟一点都不在意,而且他从对方的步伐,呼吸中也知道这些人的实力并没有达到多高的境界,所以,完全可以排除他们是老爹派来的人。

那领头的大哥脸一沉:“不知死活的东西,还给老子油腔滑调,听说过天河帮吗?我是天河帮的黑虎。”

“天河帮?”萧云舟一下就想起了哪次绑架罗宛茹的事情了,记得自己从对反的电话中第一次听到了天河帮这三个字。

“看来你小子对玉寒市太不了解了,连天河帮都不知道,那么我就告诉你一下,在玉寒市,只要是我们天河帮想办的事情,就没有办不成的。”

“靠,这么牛比啊,那找我做什么?”

“到了地方你自然就明白了,兄弟们,把他带走。”

萧云舟眼珠飞快的转动着,看来这个天河帮的势力不小,已经从上次出事的酒吧打探到当时自己也在场的信息了,本来自己还想抽时间去会会这个天河帮的,没想到他们比自己的动作还快。

既然如此,那去去何妨?为了罗宛茹的安全,自己也是要给这个天河帮一个恰当的警告。

萧云舟就不做反抗,像是很莫名其妙的嘴里嘟囔着什么?畏畏缩缩的上了对方的车。

车在城市里快速的穿行,不多一会的时间,就在一个高档ktv门口停住了,两个人上前抓住了萧云舟的胳膊,把他带到二楼一个房间里。

这个房间的密封很好,门一关上,外面包间哪些五音不全,鬼哭狼嚎的歌声就完全的消失了。

办公室装修的很雅致,在繁华的都市空间中发现会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空间,中性色的秋香木墙面,对应大胆的暗红色块,辅以黑色水晶灯,融入略带奢华的元素,出现了庄重典雅的效果。

在这里,还有一个异常优雅的女人,大概有二十六七的样子,像秋叶般静美,淡淡的眼神,淡淡的笑容,这是一种经历过太多后的淡定,是把一切都看开的一份豁达。

那个叫黑虎的男子就上前一步,说:“老板,这就是当初和罗宛茹在一起的小子。”

“嗯,不错。他没反抗?”

黑虎咧嘴一笑,说:“老板,这次你可走眼了,还让我带那么多的弟兄去,这家伙软蛋的很,屁都没敢放一个就跟我们过来了。”

“奥,这倒有点意外。”

女人转过头来,淡淡的看向了萧云舟,他们两人就这样淡淡的相互凝视着,好一会,萧云舟才说:“秦老板很漂亮啊。”

萧云舟记起了这女人的声音正是那次绑架中自己听到对方电话中女老板的声音。

“你知道我姓秦?”

“呵呵,对美好的东西,我的记忆力特别的强。”

这话从一个放浪不羁的萧云舟口里说出来,似乎理所当然的,一点都不会感觉但难为情,但女人听到这样的赞美,却少有的心动了一下。

那个叫黑虎的男子可是很少看到自己心仪的老板有这样的神情,他咳嗽了一声,有点醋意的说:“老板,对这样的人用不着客气。”

秦老板倏然一惊,收敛了那一丝绮丽的幻觉,说:“我想知道那天发生的情况,详详细细的告诉我,我可以不为难你。”

这个时候,女人的眼神就变得肃杀而冷漠了。

“你是说绑架的那天?”

“当然,你不要否认,我们调查的很清楚,你应该在场。”

“嗯,我是在场。”

“我几个手下现在都变成废人了,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罗宛茹和你又是如何逃走的?”

此时的萧云舟不可能在用骗罗宛茹的那些话来骗对面的女人了,什么自己给人家讲人生,讲道理,感动了人家,哪些谎话哄哄罗宛茹这小丫头差不多,面对一个经历过人生的成熟女人,这些话毫无意义。

萧云舟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他在女人的对面缓缓的坐下,说:“是我带着罗宛茹离开的,你的那几个手下也是我废掉的,你应该庆幸,我当时没有报案,否则你此刻只怕已经在看守所了。”

萧云舟这不轻不重的几句话,让房间里的气氛陡然的紧张起来,不管是那个女人,还是黑虎和其他两个弟兄,他们都惊愕着,难以置信的看着萧云舟。

就这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一次废掉了几个兄弟,而且还是在喝了松骨散之后,这太不可思议了,并且,他还敢在天河帮的老巢说出来?他是神经线路出了问题?还是觉得活着太累,不想继续活了?

女老板的眼中射出了咄咄逼人的冷光:“就你一个人也能废掉他们。”

萧云舟很认真的点点头:“嗯,一点都不难,假如需要的话,我现在也可以一次废掉你们几个。”

“狂妄!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女老板勃然大怒。

“这里是秦老板的办公室啊,我身后那三个人也应该都是你的打手吧,不过就黑虎那练了不到20年的小洪拳,对我没有一点威胁,其他那两人,看似在部队待过几年,但根本谈不上有什么功夫,不过是身体强壮一点罢了。”

女老板一下收缩了自己的瞳孔,不错,萧云舟说的一点都不错。

萧云舟继续好整以暇的说:“这里唯一的高手就是秦老板你,你应该学的是失传已久的梅花落,这是一种立足于实战,招式多变、以搭、截、沉、标、膀、腕指、黏、摸、荡、偷、漏发挥寸劲力量的内家拳法。可惜,你内力太浅,和我交手走不过五招。”

办公室里静了下来,空气也似乎凝固住了,只能听到黑虎几人微微的喘息声,好一会,黑虎在后面大笑两声:“真够胆,这样的大话也吹的出来,好,我就用我这20年不到的小洪拳试试大侠你的能耐。”

话音未落,黑虎上前一步,吸口气,动作刚健有力,朴实无华,手、足、身、眼、步法倒也有模有样的,一个砸拳就往萧云舟头上击来。

萧云舟看都没看,抬起了左手,也以小洪拳的一个撩拳迎上,两拳瞬间想接,一阵骨头破裂声后,就听黑虎大叫起来:“哎呀呀,呀呀呀。”

抱着自己的右手连退好多步,壮硕的身体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轰然倒地,整个拳头马上红肿起来,眼泪,鼻涕,口水也乱七八糟的流了出来。

那另外两个打手一愣之下,扑到了萧云舟的背后,同时出拳。

萧云舟动都没动,任凭他们两拳击在了后背上,暗劲一发,“咔嚓,咔嚓”两声响过,这两人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胳膊,怎么都脱臼了,在接着,他们才感到剧烈的疼痛起来,杀猪般的叫了。

办公桌对面坐着的秦萍满脸都是惊讶之色,她相信了,刚才萧云舟的话一点都不假,这个年轻人是自己生平未见的高手,不要说自己,就是师傅她老人家来,也只怕难以轻松降服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