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十五章:生病了

也就从第二天开始,萧云舟的工作突然的多了起来,整个办公室谁都不忙,就他最忙,一会是送货,一会是送人,一会是买办公用品,这大热天的,连续好多天了,每天把他累的跟牛一样。

这也太明显了,办公室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知道是张主任在有意的和萧云舟为难,萧云舟心里也是恨恨的,现在一看到张主任,他都想上去抽他两个嘴巴。

办公室那个风~情的女人林蕾最近和萧云舟的关系亲近了不少,知道萧云舟不是什么公子哥们,她有点小小的失望,但这些天和萧云舟接触多一点,觉得这小子人还是不错。

现在她悄悄的对萧云舟说:“你怎么把主任得罪了?”

“没有啊,我和他无冤无仇的,不知道他怎么就盯上我了。”

“哎,是不是因为你长得帅啊,让他嫉妒了,嘻嘻嘻嘻。要不你陪姐姐一次,姐姐帮你去疏通一下?”

萧云舟‘额’了一声,虽然知道对方是开玩笑,但他还是有点傻了,好一会不知道怎么回答。

要说起来,这个林蕾也是姿色一流,风~骚不在话下,不过萧云舟不太能爱上这类女人,林蕾太张扬太霸道,在萧云舟的感觉里,最美的女人应该是那种含蓄、内敛,青山绿水似的,诱~惑总是藏在深远处,只有那种成~熟的风~韵才充满内涵。

而林蕾呢,透着一股野性,透着疯狂,咄咄逼人,让你不敢靠的太近。

正在这个时候,张主任招招手,喊了一句:“萧云舟啊,你过来。”

萧云舟忙走到了主任的办公桌前,见张主任抹了一下本来不多的几根头发,摘下了眼镜,挂在了窗台边墙上的一个小钉子上,很严肃的说:“下午你到批发市场去买一些打印纸。”

“奥,好吧,嗳,对了,刚才我到市场去买墨水的时候,怎么不让我一次带上啊。”

“公司这么大,情况在不断的变化,让你什么时候去肯定没错的。”

萧云舟无精打采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对面和他共用一张大办工桌的就是林蕾,林蕾用手支着下巴,望着他偷笑,桌子底下用两条腿夹着萧云舟的一只腿,来回磨蹭着,调侃的说:“小子,刚才姐姐的话你可要认真的考虑一下呦。”

“嗯,好好,我考虑,我考虑。”萧云舟懒洋洋的说,他才不想和林蕾玩这样暧昧的游戏,他抽回了被林蕾夹着的腿。

一会张主任就到杨韵环哪里汇报工作了,这是每天必修的一个课程,就算屁事没有,他也会到杨助理哪里去转转,以示自己的谦逊和存在。

张主任一走,其他人也都忙去了,萧云舟看着远远的张主任办公桌心里越想越不高兴,这张主任老和自己过意不去,自己要想个办法,好好的弄弄他。

萧云舟这想着,眼珠子一转,嘿嘿一笑,就站起来,到林蕾办公桌哪里,从她抽屉里摸出了一个瓶子来,这里面装的都是蜂蜜,是昨天林蕾的一个什么乡下的亲戚送给她的,说喝了开胃健身。

萧云舟用手指稍微的沾上了一点蜂蜜,过去到张主任挂眼镜的那个地方,看看挂眼镜的那个钉子,伸手一用力气,拔出了钉子,然后把手指上的蜂蜜涂了一点在那个洞口,擦擦手,坐下来看报纸了。

一会到了快吃午饭的时候,办公室人都回来了,张主任也从杨助理哪里返回,脸上挂着笑眯眯的样子,今天杨助理对自己态度不错,自己要继续保持这个状态。

他想着心思,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旁边,摘下了眼镜,看着墙上那个小黑点,就挂了过去,哪知道手一松,就听呼啦的一下,眼睛掉在了地上,办公室的人都看了过去,张主任靠近一点,一看:“钉子还在啊,”他莫名其妙的说。

对面的一个员工看了一眼,说:“那不是钉子,那是个苍蝇。”

张主任在仔细一看,可不是吗,果然手一挥,那苍蝇就飞走了。

张主任生了一会闷气,喃喃自语:“这钉子呢,哎,你们吃饭吧,我去配眼镜。”

萧云舟心里那个乐啊,这几天的气也消了不少。

午餐的时间不长,到上班的时候,张主任回来了,这次他是配了一个新眼镜,进来到了座位,习惯性的就想挂眼镜,一看到那个位置上还有个苍蝇,张主任就气不打一出来,狗东西,还想让我上当啊,他抡起了巴掌,一下就拍了过去。

“哎啊,哎呀呀。”办公室的人就听的一阵的鬼哭狼嚎,这张主任手心是鲜血直流,大家一看,额,这次张主任拍的不是苍蝇,是一棵真正的钉子。

张主任一面疼的吸凉气,一面赶忙用卫生纸摁住了伤口,一面还问:“这是谁干的?”

萧云舟有点紧紧张张的走过去,小声说:“我担心你眼镜又摔碎了,所以今天饭都没吃,好不容易找了一个钉子帮你钉上了,你怎么用手拍钉子呢?”

把个张主任气的啊,但也是无话可说,人家萧云舟这本来是为自己着想的啊,是自己太莽撞了,他摇着头,说:“你们好好的在这盯着,不要乱跑,我到医院把手包扎一下。”

耶,张主任又走了,办公室一下气氛又活跃了起来。

大家各自唧唧喳喳的聊起了天,再过一会,有的出去办事了,有的到其他科室串门了,办公室就没剩下几个人了,这林蕾就看着萧云舟,小声的问:“坏小子,是不是你故意搞的鬼啊。”

萧云舟一脸茫然的看着林蕾,摇着头说:“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嘿嘿,听不懂就算了,不过姐姐的蜂蜜可是有人动过。”林蕾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

萧云舟装着听不懂,拿起了一份报纸看了起来。

一会,萧云舟就觉得自己的腿下有点异动,接着,就看到一只没有穿鞋的,晶莹剔透的漂亮脚丫子伸了过来,几个脚指头在自己要命的位置上蹭来蹭去了。

林蕾抛着媚眼,看着萧云舟丝丝的只笑,惹得萧云舟心里一下下的发痒,蹬掉自己的凉鞋,脚也就慢慢的移动过去,伸进了林蕾的裙子里。

萧云舟觉的林蕾有点醉眼如丝,表情享受的样子了。

萧云舟一下就想到了一个笑话,他停住了脚,拿起了手机,快速的打字,给林蕾撰写了一条短消息发了过去。

这林蕾这在如痴如醉的享受着萧云舟给她的免费按摩,听到了手机的提示音,赶忙一看,是萧云舟的短信息,她就瞪了萧云舟一眼,说:“有话直说,脱了裤子放屁,多一番手续,发的什么短信。”

看着像是在骂萧云舟,实际上林蕾的心里还是甜甜的,她在想,会不时是萧云舟要约自己出去吃饭,那个那个什么的。

打开手机,就见萧云舟在上面写着:一个男子用脚在小姐*做了亲密的接触,回去之后发现自己的脚长了个水泡,担心起来,又不好意思到大医院去,他找到电杆上的一个私人诊所,告诉了医生自己的担忧。

医生很认真的检查后说:“这是性~病。”

男子一下担忧起来,但还是有点不大放心的问:“这脚上也能有性~病?”

医生不以为然的说:“你这算什么啊,早上还有个女孩过来检查,你知道她怎么了?她那个*还长了脚气。”

林蕾‘呵呵’的一笑,但才笑了一半,就反应过来,一把打掉了萧云舟的脚丫子,恨恨的看着萧云舟说:“你小子真够坏的,想让姐姐这里也长脚气啊。”

萧云舟‘哈哈’的笑着,穿上了鞋,出去办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