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十四章:必须惩罚

杨韵环拿出电话,刚要给人事部通知,却又一下愣住了,这个人只怕自己还不能开除,她是赵巧馨专门打过招呼的,所以还是见见赵巧馨再做决定。

杨韵环回去把其他工作安排一下,下楼开车到了医院,到了贵宾病房,就见病床上正躺着赵巧馨,此刻一个女孩正坐在床边,给赵巧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赵巧馨没有说话,淡淡的听着,很奇怪的看着这个说话的女孩。

杨韵环深吸两口气,把刚才的不快放在一边,勉强的笑笑,说:“赵总,今天感觉身体怎么样?”

赵巧馨点下头:“韵环来了,我好多了,小手术而已。”

杨韵环也坐了下来,对女孩说:“宛茹你怎么也来了。”

“韵环姐,我来看看表姐,正在给她说事情呢,这事情你可要给我帮忙啊。”

“什么事情,总裁在这里,还用我帮忙?”

杨韵环看了一眼总裁赵巧馨。

赵巧馨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说:“这丫头太烦人了,唠唠叨叨的说个没完,她帮我们一个员工来求情的,想换个工作,你给她解决吧。”

杨韵环说:“我的个姑奶奶啊,你宛茹又管起什么闲事了。”

“不是闲事啊,这次真的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韵环姐,你一定要给我解决,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但就算是帮我个忙。”

赵巧馨和杨韵环都有点不解的看着罗宛茹。

怎么这个人和杨韵环还有点不对劲,什么人啊,这么嚣张的。

“我不喜欢?我听不懂你说什么?这人是谁?”

“就是你们刚招的员工,在综合办公室开面包车的,我想让你给他换个工作,他还是很有水平的,给个什么经理当当吧?”

这话一说完,杨韵环一下就把刚才脸上的表情凝固住了,愤慨的说:“你怎么会认识这个猥琐的坏小子。我正准备开除他呢?”

“你要开除他,为什么啊,就因为他多看了你一下胸部……。”说了一半,罗宛茹一下就打住了话头,自己怎么也用萧云舟的口气说话了。

这一下病房里三个女人都愣住了,杨韵环脸就红了起来,看着赵巧馨和罗宛茹两个齐刷刷望向自己的胸膛,她羞涩起来,过去一把拧住了罗宛茹的胳膊,说:“你这个小蹄子,一天不学好,乱说。”

“巧馨姐,救命啊,这女人恼羞成怒了。”罗宛茹摆出了一副夸张的表情。

赵巧馨一直冰冷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笑意,说:“韵环啊,这就是你不对了,人家看你几眼,你就公报私仇想开除他家,你这胸搁谁都会多看两眼的。”

“不是啊,这小子坏着呢。”说到这里的时候,杨韵环的心里却不由得泛起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她又想到了萧云舟那温热的手掌抚~摸在自己乳~房上的感觉。

罗宛茹一听就不愿意了:“那你说他怎么坏了,他摸你了,动你了,还是上你了。”

“你还乱说?这个人,哎,到也没有怎么样我,但我就是看着他坏。”杨韵环当然不好意思说出刚才的事情。

“哼,那不行,怎么能凭你的感觉对待员工,表姐,你说是不是这样。”

赵巧馨看着眼前的这两个经常都让自己头大的冤家,摇摇手,说:“这是你们两人的事情,你们自己去商议,都出去,出去,闹得我心烦。”

罗宛茹就拉着杨韵环的手,撒娇的说:“韵环姐,你就高抬贵手,给萧云舟换个工作吧。”

杨韵环对萧云舟此刻也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感觉了,而且她也不能不给总裁这个表妹一点面子,比起自己和罗宛茹这层的关系,实在也没有办法继续和萧云舟为难了,何况这个人还是赵巧馨打过招呼的人。

她叹口气说:“好了,好了,不要打扰总裁休息,我给他调一个工作就是了。”

“你说的是萧云舟?”赵巧馨脸上有了变化。

“是啊,就是他?人家在火车上还帮过你,怎么能给人家安排这样的一个工作?”罗宛茹有点不满的说。

赵巧馨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淡淡的说:“宛茹啊,这刚来的新人,我们还是要观察一下的,我觉得让他先从基层干也不错,才来几天就调换工作,说不过去。”

“但是表姐……。”

最后不管罗宛茹怎么说,赵巧馨就是不同意,这让罗宛茹很是委屈,过去自己有任何的要求,表姐一般都会答应自己,这次没想到她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

拗不过表姐,罗宛茹嘴里嘟囔着,气冲冲的离开了。

看着冲气离开的罗宛茹,杨韵环说:“总裁,我有点不理解。既然这个萧云舟是你亲自打招呼招聘的,为什么不能给他一个合适的工作,而且,你还让我给他找找麻烦?”

“你不用理解。”

“但有点说不通啊?这不像你的做派。”杨韵环跟着赵巧馨好几年了,两人还是大学的同学,除了工作,私交也很好,在总裁赵巧馨面前相对也随意一些。

赵巧馨也很无奈,她叹口气,说:“或许以后你会明白,不过也真有你的,给他安排了一个面包车的司机。”

“嘻嘻,你不是让作践他一下吗?”

点点头,赵巧馨说:“韵环啊,从明天起,给那个萧云舟多安排一些活干。”

“这……好的,我知道了,我会给综合办公室张主任暗示一下。”

但杨韵环还是有些不解,总裁怎么和一个新人较上劲了。

“现在不说他了,说说这几天的工作吧。”

“那好,我给你简单的汇报一下……”

等杨韵环离开病房之后,赵巧馨眯起了眼睛,陷入深的思绪中,直到桌上手机“叮叮叮”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考,她缓缓拿起电话:“老爹,是你啊,最近都还好吧?”

“嗯,老爹一切都好,不过有点事情要给你说下。”

“什么事情啊?”

“你有没有看报纸,前天在玉寒市的一个胡同里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两个江洋大盗。”

“奥,好像有这么一会事情,据说两人姓严,都是恶贯满盈,怎么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有,闺女啊,这两个人是我找来追踪那个人的,但他们在玉寒市出了事,我担心和这小子有关。”

“天!”赵巧馨一下张大了嘴巴,惊呆了,他理解老爹说的那个人是谁。

“老爹,你怎么能这样做?不管这小子怎么让我难堪?但你和萧老伯是多年的感情,要不是因为你们的感情,我当初也不会答应这门婚事的。”

“不错,我是和老萧感情很好,但看着自己宝贝女儿受到这样的侮辱,委屈,看到你郁郁寡欢的样子,我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我一定要给你出这口气,狗小子,胆敢逃婚,这不仅是羞辱了你,连我老赵家都跟着受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但是.......你要弄伤了他,以后怎么面对萧老伯。”

“我就想让这小子受到一些惩罚,不会要他命的。”

赵巧馨邹起了眉头,虽然因为未婚夫的逃婚,让自己成为了北林省政,商两界高层的一个笑话,她也想让萧云舟受到惩罚,但绝不是用这种暴力的手段,她只想让萧云舟最后感到后悔,感到当初那个举动是多么的错误和愚蠢。

“老爹,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不要再管了。”

“你处理?你能怎么处理呢,还是让老爹来吧。”

“不行,绝对不行,我的事情不想别人插手。”

“我不是别人啊,我是你老爹。”

“我不管,反正你不要再插手,不然我真生气了。”

“奥,好好,我不管,我不管了,不过巧馨啊,你要多注意一点,我担心这小子会不会到北林省来了,不然哪严家兄弟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在玉寒市出问题。”

“嗯,我会注意的,老爹放心好了。”

放下电话的赵巧馨突然有了一种很矛盾的心情,面对这个在新婚前夜逃跑掉的男人,她的感情很复杂,那种伤感,忧虑,落寞和沮丧一直围绕着她,压的她有点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