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十一章:凶险

小车显的有些拥挤起来,罗宛茹被放到了萧云舟的身上,萧云舟的视线也被挡住了,只能听到小车发动机嗡嗡的响声。

一个软呼呼的肉~体在他的怀里,萧云舟的身体仿佛被电击了一下,他清楚地听到罗宛茹十分痛苦的叫声,乌拉乌拉的,她的嘴被塞住了,所以根本就发不出太大的响声来。

而罗宛茹和萧云舟此刻正好是男下女上的标准姿势,她那样的压下来,搞得萧云舟很快就心猿意马,她的脸应该几乎就贴到了萧云舟脸上,从她鼻孔里呼出来的热气直接喷到了萧云舟脸上,真香啊。

作为一个十分正常的男人,此刻萧云舟不由自主的激动了一会。

罗宛茹似乎也感觉到了萧云舟的变化,努力地想抬起身子来远离他,无奈她被绑着的,车里的空间又太小,她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只有压着。

并且这次她压下来的更加彻底,萧云舟的脸和她的脸也贴到了一起。她的脸很凉,萧云舟想,她心里一定很害怕吧,萧云舟努力的前后晃动了一下脑袋,轻轻的摩擦着她的脸,以示安慰。

本来罗宛茹就趴在萧云舟的身上,他撑起的帐篷正好对准了她的要害部位,车子在路上行驶起来,这一颠簸,情形就不对了,随着车子,他俩的身子也一上一下的,显然她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她的脸越来越烫,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

在这种持续不断的刺激下,萧云舟几乎无法忍受,他甚至开始幻想......。

一会,对方有一个人说话了:“二子,这次你的事情办的不错,老板一定会奖赏你。”

那个穿马甲的侍应生就嘿嘿一笑,说:“为了这妞,我在西餐厅都蹲点半个多月了,哎,过去她一周去一次,这次他娘的这么久才来。”

“呵呵,这都不错了,二子啊.....。”

“大哥,谨慎点,不要叫名字好吧。”

“额,没事,你以为这两人以后还能说话。”那个老大模样的人桀桀的怪笑了两声。

这话一说,听的罗宛茹一阵的哆嗦,死亡的阴影就笼罩在了她的身上,她有点哀怨,又有点绝望的想,自己还这样年轻,就要命归黄泉,真遗憾啊。

萧云舟心中叹口气,用脸颊轻轻的摩擦了两下罗宛茹,从这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她v型衣领半敞着,露出了胸的大半部分,在皎洁的月光下,她的皮肤显得又白又嫩,他几乎要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抚~摸一下。

罗宛茹此刻是满脸的绝望,现在她已经顾不得羞涩,她也知道她现在很不雅观,胸膛明显的又节奏的起伏着,萧云舟想象不到世间居然有如此的美女,身材好,面貌好,皮肤好,简直是找不到一点点瑕疵。

车开到了郊外的一个烂尾楼前停住了,他和罗宛茹就被这几个人提溜着下了车,到了这个烂尾楼的地下室里,一股霉味扑面而来,里面好像是早就准备好的,几袋沙土旁立着一个木桩,萧云舟和罗宛茹就被捆绑在了上面。

那个老大模样的家伙,敞开衬衣,给自己扇了几下凉风,拿起电话,到一边嘀嘀咕咕的小声说了起来。

因为距离远,其他人根本是听不到什么的,但萧云舟吸一口气,用起内力,清晰的听到他们的对话:“秦老板,嘿嘿,人抓住了,现在我是不是可以给罗谦道那老小子说说他女儿已经到我们手上了。”

“嗯,可以吧,不过最好让那丫头自己打电话,这样安全一点,罗老头也是个硬茬,绑架他宝贝女儿,他会和我们拼命的。”

“老板放心好了,我让这丫头给他老爹去个电话,要是罗老头让步了,我们天河帮可就能发扬光大了。”

萧云舟记住了秦老板和天河帮这两个名字,同时,也听清了对方的老大是一个女人,从口音上听,应该岁数也不大,但对这样的小帮派,过去萧云舟从来也没有太过注意,毕竟这都是提不上串的小门派,不值关注。

打完电话,那个大哥模样的男人就摇摇晃晃的,换上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走了过来,他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站到了萧云舟和罗宛茹的面前。

他用手里的刀片在萧云舟的脸上拍了拍,说:“你是她的男朋友吗?妈的,还买一送一,多抓了一个。”

“唔,是啊,我是她男朋友。”萧云舟随口答了一句。

“那就好,不算冤枉,对了,你上过她没有,这妞看着好水灵啊,我兄弟几个都垂涎欲滴了,一会我们可是要品尝一下的。”

萧云舟就觉得罗宛茹身体一抖,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看着这家伙那被烟熏的焦黑的门牙,罗宛茹就觉得恶心难忍,她真不敢想象,一会自己真要被这几个人压在身下,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

“呵呵,小子,怎么了,是不是心疼啊,没办法啊,哥们几个也爱这个调调,嘿嘿,嘿嘿。”这小子猥琐的淫笑起来。

萧云舟忙说:“大哥,千万不要啊,你不知道,这妞一点都不好玩,弄的时候跟个死木头一样,根本都不会配合,没有一点的情趣,她还一身的烂病,不要委屈了你们几位。”

罗宛茹差点都晕过去,虽然她也知道萧云舟想要帮他,但不至于这样糟蹋自己吧,自己怎么就和死木头一样了,怎么就一身的病,臭小子,等着瞧。

罗宛茹在愤愤不平的想着,但很快,她就看到了凑拢来的那一张丑陋的脸,就连他喷出的呼吸都有些反胃,她再也顾不得对萧云舟生气了,人畏惧的往后缩了缩。

这丑陋的家伙就去掉了罗宛茹嘴里的毛巾,说:“小妞,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给你老爹打电话,让他退出玉寒市的酒水市场.....。”

萧云舟算是明白了,一定是罗宛茹的老爹对这个什么天河帮的生意形成了威胁,所以他们才绑架罗宛茹,让老头子就范。

那家伙继续说:“还有一条,那就是你不予配合,这样的话,我们哥几个可就不客气了,别的不说,今天先把你伦个七八次再说,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罗宛茹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哪里敢乱接话,只能是可怜巴巴的掉眼泪。

萧云舟在旁边却笑了,说:“原来大哥你们是为了生意啊,这简单,我是弘丰集团公司老板的儿子,你们把她放了,留下我,我可以让老爹给你很多很多的钱。”

这话说的让罗宛茹心中一阵的感动,这臭小子还不错,关键时候懂得怜香惜玉的,自己这些年很少被人如此关心过,现在她听到萧云舟的话,心里暖洋洋的,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