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十章:中了暗算

已经是傍晚时分,此时,黄昏的灯光在城市里幽幽地亮着,伴着一些食物和脂粉的香,萧云舟默默地望着身旁的街道,望着很远很远的天空,那里是灰黑色的云朵,紧紧地覆在高楼顶上,接上的霓虹灯招牌也都亮了起来。

这是一个叫香榭丽舍的豪华西餐厅,哥特式的大门别具特色,彩色的玻璃窗饰富丽迷幻,尤其是大门外的鲜花四季盛开,凸显出一份卓然超俗的美丽。

萧云舟绕到车另一边,准备帮罗宛茹开门,但她已站在那儿等他,他拉开餐饮店的玻璃门,等她先进去时,在她耳边小声调笑着说:“女士应该等男士替她们开车门走出来。”

“故作高雅。”罗宛茹不屑的瞅了萧云舟一眼。

在她经过他身边时,她的秀发擦着他的胸,萧云舟真想用手拍一下她美丽的小屁屁,可是却控制自己,跟着她进入店里。

一进大门便是一盏四米多高的枝型水晶吊灯,光芒璀璨,把大堂照耀的典雅高贵。

萧云舟和罗宛茹进来的时候,餐厅里已经坐上了很多人,他们不得不小心的从旁边人少的地方绕过去,穿过镶嵌着镜子和壁画的楼梯,到了二楼的一个卡座,看来,罗宛茹对这里很熟。

西餐厅的侍应生马夹领结、右手倒背走了过来,他很仔细的打量了一眼罗宛茹,这个时候的罗宛茹发髻挽起,身段窈窕,身着一袭宝石蓝色深V领长裙,肤如凝脂,亭亭玉立,那份东方女人的美和神韵在她的气质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你是新来的?”

“是啊,刚来半个月。”侍应生很恭敬的回答。

“奥,这样啊,那就来两份黑胡椒牛排,要了一瓶红酒,一瓶香槟.......。”

罗宛茹知道萧云舟能吃,所以还点了许多其他的东西,萧云舟一点都没有劝阻的意思,似乎再点多一点也不过份一样。

一会儿,巴黎卷心菜、红酒渍梨这些开胃菜便上来了,接着是法式洋葱汤,最后,鹅肝酱煎鲜贝、黑胡椒牛排等主菜依次摆上,两人轻斟慢饮的喝了起来,倒也相处融侨。

“来,罗宛茹同志,咱们俩先干一杯!”

罗宛茹在手里把玩着举杯,曳眼看看萧云舟,见他轻轻和自己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罗宛茹邹了下眉头,这是几千元一瓶的红酒,不是矿泉水,有你这个喝法吗?

萧云舟放下一口喝干的酒杯,又给自己到满酒杯,叉起一块牛扒,送进了嘴里,边吃边说:“你怎么一次才喝这一点。”

“大哥,这是法国红酒,要慢慢的喝,算了,你这土包子估计也不懂这个法国品牌的红酒?”

萧云舟咽下了那块可能还没有嚼碎的牛排,心不在焉地说:“干邑是一个地名,位于法国夏朗德省,有法国乃至世界最适宜种植葡萄的理想环境,产出的葡萄质量非常优良,是酿酒的绝佳原料。其中,大香槟区和小香槟区产出的葡萄是干邑的精华,只有用这两个种植区的葡萄按对半的比例混合后酿制的干邑白兰地,咱们现在喝的酒,就是‘特*槟干邑’。”

罗宛茹难以置信的看着萧云舟,说:“你知道这酒?”

萧云舟得意地笑笑说:“大概的懂一点,品尝到它的味道,同时又了解其文化,你才更加觉得它有魅力。有的人纯粹是喝它的价格,觉得它价高,喝它就有面子。其实,像这样的名酒,除了味道,我们还应该喝它的文化、内涵。”

罗宛茹再一次被萧云舟弄傻了,觉得这完全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不过她嘴上却说:“我管它出自哪里,姑奶奶一直都是喝它的价格。”

萧云舟无奈的笑笑,不想再谈这个话题,说:“西红柿酱沾汉堡试试?”

“额,有这种吃饭?好吧,我试下。”她拿起瓶子,倒在汉堡上。等她放一层生菜和西红柿在肉和起司上后,她必须用双手拿着汉堡塞入口中咬一口。

萧云舟注意罗宛茹咬一口汉堡后,闭上眼愉快地品尝其滋味。她粉红的舌尖舔舐唇角的一点西红柿酱,他差点大声呻~吟。他忍不住地想,她对其他的娱乐是否也同样表现出这么迷人的愉快,就在这时,她咽下食物,抬头快乐地微笑。

“这真的很棒!”她衷心愉快地说:“味道好极了!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搭配的吃过。”

萧云舟咧嘴不怀好意的说道:“什么事情第一次都很愉快的。”

“当然。”她没有听出萧云舟龌蹉的想法,又咬一口汉堡。

也就在这个时候,罗宛茹突然的觉得自己有点头晕起来,自己并没有喝太多的酒啊,怎么会这样?而萧云舟的眼光也闪动了一下,但很快的,萧云舟又若无其事的低头吃了起来。

那个侍应生又过来了,很客气的说:“请问,外面的那辆兰博基尼是你们的吗?”

罗宛茹有点晕晕的说:“是啊,怎么了?”

“能麻烦移动一下吗?它挡住了后面一辆车出来。”侍应生还是很恭敬。

“额,好吧。”罗宛茹有点摇晃的站了起来,从餐桌上拿起了钥匙。

萧云舟也站了起来,笑笑,说:“我来吧,为女士效劳是我的荣幸。”

“那好,你帮我移下。”

萧云舟微笑着,拿起了车钥匙,到楼下去了,但仅仅是走到餐厅的门口,萧云舟就站住了,他脸上流露出一丝诡异而阴冷的微笑,反身又回到了餐厅,漫不经心的上楼来了。

卡座上已经不见罗宛茹的身影了,但萧云舟并不慌乱,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虚掩着的消防通道,他走了过去,推开门,可以听到通道里传出的急促脚步声,他不慌不忙的跟了下去,这里是通往餐厅后面的一个偏僻的街道,

走下去,萧云舟就看到那个身着马甲的侍应生正和另两个男子架着罗宛茹往停在路边的一个小车里塞。

远远的,萧云舟就看到罗宛茹在勉强的挣扎着,但她的挣扎显的很无力,萧云舟就喊了一句:“喂,喂,你们在干什么?”

听到了萧云舟的声音,罗宛茹扭过了头来,眼中满满的哀求和慌乱:“傻瓜,快跑,去报警。”

罗宛茹刚说了一句,就被那个服务生用一块擦车的毛巾堵住了嘴。

“报警?怎么了?他们不是你的朋友吗?”萧云舟的表情很茫然,一面说着,一面还走了过来。

罗宛茹的心一下就沉到了低谷,大笨蛋,傻瓜,蠢货,猪........这些人明显的都是歹徒,你走过来不是自投罗网吗?

果然,这三个人一起就扑向了萧云舟,没等他反应,三五两下的,就把他绑住,也一样的塞进了车里,这一下倒好,来了个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