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六章:后发先至

弟弟严山淮的刀没有一点光泽,也没有风声,而且速度也少许的差了哥哥一点点,当然,常人是很难觉察到这一点点差距,只有高手中的高手,才能感受到微小的差距。

偏巧,萧云舟正是这样的高手,他本应该觉察,但奇怪的是,萧云舟没有顾忌后面的速度更快,力道更猛的严清子,而是对着身前的弟弟严山淮击出了一掌,这让严山淮和严清子也都心头一沉。

一般来说,在这样不同的速度之下,对方假如是高手,往往会察觉这微小的差别,他们一定先对付速度快的哥哥严清子,当然了,只要对方这样做了,这两兄弟成功的概率也就大了,因为在最后一刻,看似速度慢上一拍的弟弟会突然的发力,后发先至,发出夺命一刀。

但今天萧云舟没有落入他们的圈套,萧云舟的掌很快,力度更是大的惊人,全身脊椎,腹腰,腿,肩膀都跟着一起发力,从来都是以快打快的弟弟严山淮总算知道了‘更快’这两个字的含义了,他根本来不及换招,只有用刀往萧云舟的掌心刺去。

严山淮手上的力量极大,这一刀只要刺中萧云舟,一定会大有收获的,他脸上出现了一丝狞笑,暗劲发出,刀光大现。

然而,萧云舟眼中杀气陡现,一闪身让在一边,在他和严山淮交错而过的时候,一拳击中了严山淮的腹部,这无声无息的一拳却带给了严山淮一种难以承受的剧痛。

严山淮一连退了好几步,但此人也非等闲之辈,忍着疼痛,又是一刀刺向了萧云舟,刀风凄厉而过,再一次落空了,严山淮的眼中有了恐惧,对方的身形步伐已经是自己生平未见。

接着,他就看到了冷酷的萧云舟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而他举起了手掌,鬼魅般的拍到了严山淮的胸口。

立刻,严山淮全身好像是被电击了一样,从萧云舟的身边远远的飘走了,他撞在了胡同的墙壁上,整个人在墙壁上粘贴了几秒的时间,然后像一副没有固定好的画,慢慢的滑落下来,他落下来的时候,眼睛之中瞳孔涣散,张开嘴巴,仿佛离了水的鱼,人也就断了呼吸。

哥哥严清子看的是心肝寸断,但也来不及多想了,他的长刀也到了萧云舟的身后,就差那么一寸的距离,却再也够不着了,萧云舟身形飘忽着往前移动起来,那把刀是一直跟着他的后背,但那一寸的距离永远没有办法缩短,等两人的身形这样移动了一两米的距离,严清子的锐气也衰竭了下来。

电闪雷鸣间,萧云舟陡然转身,一把抓住了锋利的刀刃,让两人的动作都定格了下来,看着呆掉的严清子,萧云舟淡淡的说:“给你一个建议,告诉我谁派你们来的,我可以留你一条活路?”

严清子眼看着弟弟口吐鲜血,倒地身亡,早就顾不得死活了,这两人原本就是西域强悍杀手,对死亡并无畏惧,他用力的抽了抽刀,但萧云舟的手就像是铁钳一般,任凭他怎么使力,也是纹丝不动。

这严清子满脸绝望,说:“没想到小小的玉寒市还有你这样的高手,动手吧?”

“你没有想到的还有很多东西呢,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在想想我的建议。”

“我不用想了,每一行都有自己的规矩。”

说完,这严清子松开了握刀的手,聚齐全身的功力,一掌往萧云舟胸膛击来,以萧云舟刚才的表现来看,严清子也是不指望这一掌成事,但不管怎么说,凭自己几十年的功力,不管不顾的同归于尽打发,至少也能让萧云舟重伤一次。

萧云舟像是没有估计到他这种不要命的打法,略微的一愣神,严清子那一掌就到了胸口,但听得“嘭”的一声,这一掌结结实实的就拍在了萧云舟的胸口。

严清子也是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怎么就真的打上了,过去他也曾经用过这一招,把一个功夫比他高很多的人骨骼震碎。

不过也就是脑筋转了那么一下的功夫,疼痛就从手掌开始蔓延过来,接着他听到自己胳膊的断裂声,再接着,萧云舟也回击了一掌,这一掌还是没有一丝的风声,看起来也一点都不快捷,但严清子就是躲不过去。

轻轻飘飘的一掌就拍到了他的胸膛,一股大力让严清子和弟弟一样飞了起来,而后,结结实实的掉在了地上。

萧云舟静静的看着断了气的严清子,邹了下眉头,心里想,还好,这不是老爹派来的人,不然自己又该换地方了,哎,自己已经够低调了,在这样下去,难道要逼自己到深山老林去躲藏?

叹着气,萧云舟摇摇晃晃的离开了,对这两具尸体他一点都不用担心,相信当玉寒市的警方看到这两个a级通缉犯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惊喜若狂的。

但一路上,萧云舟都在思考着,到底是谁出价200万买自己的一条胳膊,难道是国外的那些仇家?

可是到底会是哪一家呢?萧云舟是无法得出准确的答案的。

回到了自己租住的房屋,没等萧云舟用钥匙打开门,梅梅就从里面帮他打开了:“你吃饭了吗?要不要我帮你弄点什么?”

“不用不用,我吃过了,咦,你不是上学吗?今天怎么不去上自习啊。”

“嗨,你傻啊,今天是周末。”

萧云舟拍一下自己的脑门,说:“不上班的人记不住时间。张大叔呢?”

“上夜市了,深夜才能回来。”

“奥,这样啊。”

看起来张大叔也是很辛苦的,下岗之后在外面弄了一个汤圆摊子,一月也挣不了多少钱。

梅梅大概比萧云舟矮一点,因为梅梅非常地苗条,站远一点看上去反而很高很高的,削肩细腰,身体骨感十足,长得也是漂亮,很俊俏的,稍稍偏瘦的脸颊,高高的鼻梁,尖尖的下巴,特别是哪一头乌黑的长发,让她显得很飘逸,很轻盈。

她很热情地笑着,一笑就露出口里两排整齐的牙齿,脸上同时也露出两个很深的酒窝,萧云舟想,这再过几年啊,只怕又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美人坯子了,唯一让萧云舟觉得有点遗憾的是这个女孩还不到18岁啊,不然萧云舟说不上还能和她勾搭一下,把她就地正法了。

萧云舟又和梅梅说了一会话,看着茶几上放满了书本,知道女孩正在复习,也就不再打扰了,到卫生间用冷水冲洗一下,端坐床上,开始了每天一次的呼吸,吐纳,修炼内功。

练完了内功,萧云舟早早的上床休息了,明天他还要到赵巧馨说的那个公司去应聘呢,早点睡,养精蓄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