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三章:游戏开始了

刚坐下一小会,萧云舟眼光一亮,远远的看到了那个病美人带着叫宛茹的女孩从车厢那头走了过来,她们边走边四下里看着,像是在找人,在和萧云舟眼光相遇的时候,那个病美女的眼中也流动起了一缕笑容。

她拉着那个叫宛茹的女孩,径直的走了过来,在萧云舟的面前站住,说:“总算找到你了”。

萧云舟笑笑,说:“还有事情?”

那个叫宛如的女孩就很不屑的瞅了萧云舟一眼,说:“得瑟样,我巧馨姐是来请你吃饭的。”

“你叫巧馨?”萧云舟看着病美女问。

“赵巧馨。”莞尔一笑。

“哦,名字很好听的。”萧云舟随口奉承了一句,这可是萧云舟泡妞的秘籍,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你找着机会就夸奖她,绝对不会错。

“嘻嘻,好不好听不重要,你能记住就好。”

“肯定能记住。”

“那现在可以一起吃个饭吗?”

“吃饭?”这一说到吃饭,萧云舟还真的肚子感到饿了,他憨憨的一笑,说:“是该吃饭了,这样,我请你们。”

那个宛茹就有点鄙视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心里说,一个坐硬座的人,还能请我们吃顿饭,真好笑,不知道他怎么请呢?

接着,她开始大跌眼镜了,因为萧云舟一点都不难为情的从上面货架上拿下了一个大塑料口袋,说:“我上车的时候买了好多方便面,我数下,1,2......还不错,有4袋,我们现在是三个人,一人吃一袋还能剩一袋呢?”

宛茹和赵巧馨都是一头的黑线,这人竟然能如此大言不惭的请女孩吃方便面,而且还只能吃一袋,这话他也能说的出来,没天良啊!

赵巧馨到底还是心怀感激之情,而且也是大家闺秀,涵养很好,所以没有笑,只是淡淡的说:“这样吧,雷同志,我请你到餐车吃个便饭,本来应该到了省城好好请你,但你也知道,到了省城我就要上医院,所以只好先在这里请你一顿了。”

“雷同志?”萧云舟有点莫名其妙的重复了一句。

“你不是说你叫雷锋吗?”赵雅馨一本正经的说。

萧云舟这才反应过来,哈哈的大笑两声说:“好好,请雷锋叔叔吃饭,那我就不客气了,要点几个荤菜,好久都没吃肉了。”

“今天让你吃够。”赵雅馨也是心情愉悦的说。

但恍惚中,赵巧馨觉得自己为什么今天的心情如此愉快,自己还开玩笑?这很有点反常。

“好啊,好啊,最好有份红烧肉。”萧云舟有点垂涎欲滴的感觉了。

“没问题,只要车上有的,你想吃什么肉都可以。”赵雅馨很自信的说。

“额,这话有点大了。”

“你在怀疑我。”赵雅馨问。

“嘿嘿,那到不是。”萧云舟很龌龊的想,我要吃你的肉,你能给我吃吗?

看着萧云舟那游移不定,而又坏坏的笑容,赵巧馨像是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一点萧云舟的想法,她的脸就更红了,恨恨的瞪了萧云舟一眼,臭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整天就是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但不管怎么说,她就是没有办法生气。

几个人很快就到了餐车,宛茹就开始点起了菜,还别说,她真的点了一个红烧肉,不过她是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特意的给餐车师傅叮嘱了几句,那个师傅就摇着头,把最肥的一块猪肉切了下来,心里想,这都是油,谁能吃的下去啊。

这面餐桌上赵巧馨和萧云舟就坐在了一起:“那么请问,你到省城是做什么,出差,旅游,还是......。”

“什么都不做,就是随便走走。”

“随便走走,但是总该有个目的吧?”

“目的?我的目的是什么呢?”

萧云舟自言自语的说,是啊,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坐上了这趟火车,这一个多月了,他就这样不断的变换城市,从一个地方逃到另一个地方,他不得不这样仓皇而逃,因为捉拿他的人不是别人,是他的亲爹。

想起这些,萧云舟的情绪就低落了下来,自己应该算是中华大地少有的奇葩了,从古到今,谁听说过有男人逃婚的,但不偏不巧,自己就是逃婚出来的,自己被老爹骗回了京城,差点被迫的和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结婚,据说这个女人的父亲和自己老爹是多年前的战友,自己和这个女人的婚姻,也是当年这两个还年轻着的老头在凉山猫耳洞里弹尽粮绝时候对着月亮定下的娃娃亲,没想到他们大难不死,最后真的要履行彼此的承诺。

我勒个去,都什么时代了,还搞这些封建包办,哎,懒得说他们。

要不是自己天生奇才,聪明绝顶,功夫精深,一路从京城逃了出来,现在早就失身给那个谁他娘知道是什么样的女人了。

自己还年轻啊,自己还想多泡几个妞呢,自己也一直都在等待那心心相印,一见钟情,海枯石烂的爱情,怎么能稀里糊涂的就和一个从没见面,没有一点感情的女人去结婚呢?谁知道她是光脸麻子,还是凤姐人妖呢?

不能,绝不能,自己一定要躲到自己找到中意的媳妇了再回家,不过也难啊,老爹的手下可不是吃干饭的人,这一路上,好几次自己都差点脱不了身。

“你在想什么?”

萧云舟回过神来,淡淡一笑,说:“还能想什么,想红烧肉呗。”

“呵呵,真有你的,对了,不知道现在能不能说说你的名字?不要用白求恩,黄继光那些名字了。”赵巧馨的眼角又露出了笑容。

“好吧,我承认,我很崇拜这些人,可惜我不是啊,我叫萧云舟。”

一刹拉,赵巧馨脸上的表情出现了异常的变化,那是一种难以掩饰的震惊,而后她更是时而疑惑,时而沮丧,时而又落寞和迷离。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萧云舟无疑也觉察到了赵巧馨反常的表现。

赵巧馨僵硬的笑笑,很快的让自己镇定下来,淡淡的说:“我有个朋友也姓萧。”

“额,初恋?”萧云舟自作聪明的说。

“差不多吧。”

说完,赵巧馨慢慢的站了起来,身形有点摇晃,说:“我上一趟卫生间。”

说完,她匆忙的走到了餐车的接口处,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发抖,她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久久的一句话都没有说。

不错,就是他,就是这个人,难怪刚才自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照片虽然和真人不完全一样,但现在看来是不会错了。

这个叫萧云舟的男人让自己受到人生中第一次的羞辱和挫败,打破了这些年来自己所有的自尊和骄傲,让自己知道了什么是自卑和伤心。

自己曾经暗自发誓,要让他付出代价,要让他为他愚蠢的举动感到后悔,没想到啊,他却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北林省,这真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那好吧,我们的游戏就从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