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二章:遇到坏人

这个变化让所有的人都睁大了眼睛,像是看动物园里吃草的老虎一样,难以置信,就这两下子,真的就让女孩不疼了,这也太神奇了吧?妈的,就是打针也有个药物吸收的过程啊?这是什嘛医术?

但情况就是这样,刚才还痛不欲生的女孩已经可以站了起来了,她一站起来了,全身上下的魅力更充分的展示在萧云舟的面前,她高贵,典雅,美丽。

这病美女是高挑的,或者确切的说,显得很高挑,因为,她有一副骨架匀称的身材,她一头长及腰的乌色卷发围着一张曲线分明的,性~感妩媚的脸。

“谢谢你,刚才我们误会你了,希望你不要在意。”

“这没什么,世界上确实有很多有眼无珠的人。”说话中,萧云舟就看了看那个本来在微笑着,用有点崇拜的眼神看自己的宛茹。

叫宛茹的女孩一下把笑容僵化在了脸上,她明白萧云舟是在说自己,刚刚萌发出来的一点点崇拜就消失了:“你得意什么?谁让你长着一副流氓相。能怪别人误会吗......。”

那个病美女拉了拉宛茹的胳膊,说:“宛茹,不要这样。”

宛茹有些气呼呼的,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再也不看萧云舟一眼。

萧云舟现在是心情大好,也懒得和她计较了,对病美人说:“好了,这里到北林省的省城也就两个小时,到了之后赶快去医院,在此之前你不会有任何疼痛感觉,但四个小时之后,疼痛会复发。”

“嗯,谢谢你啊,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雷锋。”

萧云舟在大家瞪目结舌中,迈着懒散的步子,摇头晃脑的从乘务员的身边走过……。

回到自己的车厢,嘛拉戈壁,萧云舟发现自己的硬座座位已经被别人占了,那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嘴里叼着一支香烟,把腿放在对面座位上,那臭烘烘的脚,让坐在对面的一堆老夫妇皱着眉头,但他们什么都不敢说,因为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好鸟。

萧云舟邹着眉头走过去,说:“哥们,这是我的座位,麻烦让一下。”

“你的座位,我一直都坐在这里的。”这小子很无耻的说。

萧云舟从兜里掏出了票,对他幌了下,说:“我有票号的。”

“奥,来,我看看是不是这个位置。”

萧云舟沉默了一下,还是把车票递了过去。

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接过票,很夸张的对着窗户,认真的看了好一会,说:“票倒是真的,但你不应该递给我啊,你看,现在不是没办法证明你的座位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这小子手一松,那车票就飘出了车窗的外面,转眼就不见了。

谁能想到他来这一手,周围座位上的几个客人都张大了嘴,满脸愤愤不平,差点指责,但看看那小子的长相,都还是慢慢的闭上了嘴。

萧云舟叹口气,说:“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最近老子背,但你也不能这样欺负我,对吧?兄弟?”

那小子嘿嘿的一笑,说:“没办法啊,谁让你离开呢,本来我今天情绪不错,现在完全让你弄坏了,只好连你一起扔出去了。”

萧云舟就笑了,说:“你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

“兄弟,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说话中,这小子就站了起来,旁边座位上也同时站起来两个光头年轻人,他们脸上都挂着嘲弄的笑容。

一个光头年轻人的手中还拿着一个皮夹,他一站起来,坐在他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就大呼起来:“我的皮夹,我的钱包。”

这话还没有说完,那个光头就反手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凶恶的看着他,说:“你也想现在就从窗口下去?”

那个丢钱包的男人嘴唇动了动,脸色惨白,说:“那你把卡和身份证给我。”

“对吗,这才叫明智。”

这小子像是翻自己的钱包一样,把里面的身份证和几个卡取出来,扔给了那个男人,然后对占着萧云舟座位的这位很恭敬的说:“大哥,我们换个车厢吧?”一面说着,一面把钱包递给了这个大哥。

大哥接过钱包,在手里掂了掂,装进了口袋,说:“额,好啊,不过先把这小子扔出去再说,他破坏了老子的心情,这会车上坡,走的慢,扔下去死不了。”

"好勒。"

两个光头就到了萧云舟的身后,一人抓住了萧云舟的一支胳膊,那个占他位置的家伙也笑着站了起来,弯腰把车窗全部打开了。

车厢里突然的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句话。

“兄弟,你是自己下去还是我们帮你?”

萧云舟苦笑起来了,不至于吧,就是一个座位而已:“哥们,我票让你弄飞了,你还要把我扔出车厢,这说不过去啊。”

“哎,现在后悔有点晚了,不过看你小子这样子,肯定是不会自己下去了,我们帮帮你,你眼睛一闭,一下就到地面了,哥几个,动手。”

萧云舟觉得双脚有点离开了地面,这身边的两个人力气真的不小,不等萧云舟反抗,他就被提到了车窗边上,眼看着就要把萧云舟弄下去了。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萧云舟的眼中闪动出了一股冷冷的光泽,他的手臂略微的动了动,那两个本来是抓住他手臂的光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一股很大的力气从萧云舟的手臂传来,他们两人连反应都来不及,就一下子自己飞出了火车的窗口,在外面的坡地上滚了几滚,消失不见了。

车厢中所有的人都被震惊了,形势的变化太快,谁都没有看清那两个光头为什么会自己跳下去,难道是他们的良心发现?

只有这个站在萧云舟身后的大哥看明白了一点,他看到了萧云舟的手动了动,划了一个圆圈。

萧云舟转过了身,脸上都是强悍和冷酷,他用让人心寒的眼光看着这个大哥,看的他虚汗冒了出来:“好像该你了。”

大哥脸上的慌乱,惊惧完全表露出来了,但他还是想要做一次挣扎,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说:“哥们,你够狠。”

“比起你来,我差一点啊,你不会是想要和我切磋一下吧?”

这个大哥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虽然他估计萧云舟是个会家子,但凶悍的本性让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拼一下,不然以后怎么混?这传出去丢死人了。

他二话不说,一抖手腕,匕首带着寒光就冲萧云舟的胸口而来,车厢里响起了一片惊呼声,大家都在为萧云舟担心。

匕首很快,不过萧云舟的动作更快,他没有躲闪,一只手疾如闪电的在刀光剑影中一把扣住了对方的手腕,接着‘嘿嘿’的冷笑一声,就听‘咔嚓’一响,那个大哥杀猪般大叫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已经被萧云舟捏碎的手腕,鼻涕,眼泪一起涌了出来。

萧云舟收回了手,说:“你是自己跳下去,还是我再捏碎你一个手腕之后把你丢下去?我数三声吧?一......。”

不等他数够三声,那个刚才还凶神恶煞一样的家伙,现在带着一脸的泪水,鼻涕,一脸的痛苦,恨恨的看了萧云舟一眼,钻出了车窗,跳了下去。

车厢里响起了一片掌声,萧云舟收敛了刚才咄咄逼人,寒气四射的眼光,像个卖艺的伙计一样,抱着拳,给大家答谢了一番,这才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