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七十七章 棋高一着(二更)

江枫一看周雨柔那冷若冰霜的表情,顿时明白周雨柔这次是真的生气。当然,平日里她其实也一直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不过以前江枫总能感受到周雨柔是外冷内热。不像现在,她完全是从头冷到脚。

江枫讪讪笑着说道:“我这不是没事了吗?所以就想着不要去麻烦老爷子了,他身体不好,老是弄些烦心事找他不利于他的恢复。”

“我说的不是爷爷,而是你出事了不打电话给我!”周雨柔说完以后沉默了一下,江枫陡然发现,周雨柔的眼眶竟然一下红了。

周雨柔说道:“你出事了,她们每一个人都知道,就只有我不知道。你不拿我当朋友。”

“怎么会呢,我当然是拿你当朋友的,并且还是那种很不一般的朋友。”江枫连忙安慰,“其实我知道自己不会被关多久,所以就谁也没通知。你问问她们,她们有哪一个是我通知的。”

周雨柔半信半疑地看了李冰薇等人一眼,最后还是洪军在一旁解释道:“江兄弟没撒谎,我和韩大小姐是李警官通知的。小云姑娘是韩大小姐通知的,江兄弟出事以后没有给任何人打电话。”

听了洪军的话后,周雨柔总算是信了江枫。她点了点头,不过脸上仍旧挂着些许不满。“你记住,以后你可以不通知她们,但你不能不通知我。”

“凭什么啊,江枫吃住都在我韩家,是我韩家自己人,为什么他不通知我们可以,不通知你就不行?”韩初雪平日里并非是个小气的人,但这一下却对周雨柔那句话表现的分毫不让。

周雨柔淡淡地看了韩初雪一眼,“他告诉你了,你能救得了他?如果江枫吃住在你韩家就算是你韩家的人话,那我现在就接江枫走,让他在我家里吃住。”

“周雨柔,你什么意思!”韩初雪终于忍不住发怒了。

不过周雨柔岂会怕了韩初雪?她淡淡说道:“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那我就是什么意思。”

“你……”韩初雪顿时语结,她看了看站在一旁好像没事儿人一样的江枫,顿时忍不住提高音量说道:“江枫,你究竟要跟谁走,你说句话?”

江枫头都大了,他想了想后直接从地上捡起一个空的塑料饮料瓶。江枫道:“这样吧,我跟谁走都会得罪人,那我干脆交给老天决定。一会儿我转动这个瓶子,瓶口指向谁我就跟谁走。”

说完这句话,江枫突然间感觉自己既是幸福,又是悲催。幸福是有这么多优秀的年轻姑娘在争夺自己,悲催是他感觉自己突然像个小媳妇儿,几个彪形大汉同时想要把自己抢走,自己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江枫刚刚准备转动瓶子,突然萧鼎一下走过来。

萧鼎一如既往,冷酷如千年寒铁。他锐利非凡的目光扫了六女一眼,最后淡淡说道:“他不能跟你们任何人走,因为我还有事找他。如果他不跟我走的话,我立刻再把他送回监狱。我能办到这一点。”

说完,萧鼎直接走到江枫身旁,一把拉着江枫就往不远处一辆保时捷卡宴走去。

江枫赶紧对着六女说道:“好了好了,我先跟他走,等跟他的事情谈完了我再打电话给你。”

他说的是“给你”,而不是“给你们”,这就是一种技巧。因为打电话给“你们”,就会引发六女的众怒。而“给你”,则会让六女觉得自己只会给她一个人打电话,从而使她心中暗喜。

不过殊不知江枫在说“给你”时,竟然卑鄙到偷偷使用了“夺魂秘法”,以便让六女都觉得自己的目光只是在盯着她一个人看。

六女果然没有生气,相互间交换了一个眼神以后,各自一言不发地上了自己的车。

车上,萧鼎说道:“你刚才在监狱里说有一些关于西周古墓的资料要跟我商量,究竟是什么资料?”

“其实是不是真和西周古墓有关系我也不清楚,但我猜测应该是有关系的。”江枫身上摸出一叠纸递给萧鼎,这叠纸正是江枫在何楚汉身上找到的那叠,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古文字。

萧鼎接过那叠纸看了看,微微皱眉道:“钟鼎文?”

“你认识?”江枫惊讶,看萧鼎这五大三粗一副魔鬼筋肉人的样子,分明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标准代表人物嘛,怎么可能会认识古文字?

哪知萧鼎直接点了点头,道:“我曾经学过古文字,但并不精通。不过我知道有人能够把这几篇东西完全翻译出来,跟我走吧……”

“走?去哪儿?我可告诉你,伦家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才跟你认识不到两天你就叫人家跟你一起走,你未免太猴急了。”

萧鼎扭头看向江枫,脸上露出一副被恶心到了的表情。他淡淡说道:“你再胡说八道,你信不信我一脚把你从这车里踹出去?”

“信,我信。OK,我闭嘴,我不说话了。”江枫直接把身体往后一仰,做出一副挺尸的样子。

萧鼎开着车一路前行,很快带着江枫到了希尔顿酒店门口。

江枫对着萧鼎一阵比划,萧鼎没好气地说道:“你用嘴说话吧。”

江枫吐了口气,直接指着希尔顿酒店对萧鼎叫道:“大哥,我还是个没结婚的黄花大闺男呢,要是真跟你进了这酒店开房,我以后还有什么脸去见天下美女?”

萧鼎目光转移了一下,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摸了一把手枪出来,江枫一点儿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就被萧鼎的手枪顶住了腰间。

江枫微微一愣,当即讪讪笑着说道:“大哥,你看你这是干什么。冲动了,太冲动了。你不就是想要那啥吗?放心,配合,俺绝对配合你。你要前面俺给前面,你要后面俺给你后面。”

咔咔……萧鼎直接按下手枪的扳机。江枫赶紧叫道:“不开玩笑了,再也不开玩笑了,我发誓!”

砰!萧鼎最终开始扣动了扳机,江枫惊呼一声,不过那枪却只是空响了一下,根本没有子弹射出。

江枫顿时明白自己被耍了,他愤怒地看向萧鼎,指着他刚准备骂他两句。萧鼎却直接下了车,朝着希尔顿酒店大厅走去。

江枫一口气没处撒,只好暂时忍住,赶紧打开副驾驶位的车门,跟着萧鼎一起进入酒店。

在一楼电梯口,江枫和萧鼎一起等了会儿电梯。没多久电梯来了,里面的人出来以后,江枫和萧鼎一直走进去。除了他们两人以外,电梯里还有不少人。

看着电梯缓缓上升,江枫心中又有了坏主意,他用手肘碰了碰萧鼎的胳膊,笑着问道:“对了萧鼎,你那包/皮割了没?”

江枫能够感觉他,他一问完这句话,电梯里立刻有好几道目光都集中到了萧鼎身上。

萧鼎面不改色,竟然点了点头。

他道:“那只是一个小手术,我下午就已经做完了。我警告你,一会儿到房里如果我替你检查出来真是梅/毒的话,那还是得上医院,这可不是小事,会传染,并且还会死人的。”

萧鼎此话一说,电梯里顿时一阵骚动。所有人都刻意往后退了退,生怕挨着江枫。

江枫顿时无语,暗道一声:“靠了,这烂木头的战斗力有所提高啊。”他想了想后,最终也点了点头,一脸悲伤地说道:“谢了兄弟,不过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再瞒着你了。其实我这病啊,是弟媳妇传染给我的,我劝你回家以后,还是和她分房睡吧。”

江枫这一招也算狠了,直接在言语上占了萧鼎一个大便宜。

岂知萧鼎反应比江枫想象中的快多了,他沉默一下后突然猛的一转身,直接一个膝顶顶在江枫的腹部,然后狠狠的在江枫头顶上煽了一巴掌,同时愤怒地骂道:“枉我一直当你是我亲兄弟,你个禽兽!”

嘣!电梯停下来,电梯门一下打开。

江枫身体蜷缩的好像一只小虾米一样,他蹲在电梯里面,看着走出电梯的萧鼎道:“萧鼎,算你狠!”

电梯里其他的乘客也纷纷下电梯,其中一个女人在从江枫身边经过时还没忘踹江枫一脚,骂了他一句:“人渣!禽兽!”

“就是,看着长得人模狗样,没想到是这种人……”

“就是就是,刚才那人又冷酷又帅,真不知道他老婆图这种人渣什么……”

靠!江枫第一次体会了,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好不容易强撑着钻出电梯门,一走出去就看见萧鼎正站在走廊上看着自己。

江枫对着萧鼎竖起了一根中指,萧鼎终于忍不住笑了笑,直接江枫骂了句:“活该!”

江枫微微一愣,顿时也忍不住笑了,他对萧鼎道:“原来你会笑,我还以为你是块木头变成的不会笑呢。”

萧鼎一听江枫的话,当下也是愣住了。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凝固下来,心中顿时想起,自从她死了以后,自己这好像还真是第一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