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七十五章 你接下去

窗外皎洁的月光从铁窗口照射到牢房里,江枫所在的牢房里面依旧没有安静下来。按照规矩,牢房这个时候早就已经熄灯了,但牢房里仍旧七嘴八舌地吵闹着。

“滚!给我撅着屁股滚!我是老大还是你是老大?排队!排队懂不懂?给老子站身后面去,敢插我队你看我不削死你!”

半边脸肿的好像气囊一样的刀疤脸,笑嘻嘻地走到江枫面前蹲下,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师,要不你也给我看看?看看我今后的财运,能不能找到老婆,还会不会再到牢里来了。”

江枫四平八稳地坐在铁架床上,月光从窗口照射进来,笼罩着他的全身,使他身上充斥着一股异样的神秘感。

在一个小时以前,这个监牢里面还是喊打喊杀的。

但很快洪军就用他那无双武力压制了众人,牢里十个彪悍异常的犯人,没有一个人再敢对洪军动手。

接着就到了江枫表演的时间,他随手指了指其中一名犯人,淡淡地说了句:“人生最忌强出头,若有痴心莫枉负。”

然后江枫问他:“你第一次帮人打架,是不是为了所谓的兄弟义气?你二十五岁的时候,是不是老娘暴病而亡,你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能看到?你是不是有个青梅竹马的相好,直到现在都还在等你回老家去娶她?”

那犯人当时就被惊呆了,赶紧问江枫他是怎么知道的。

江枫对着那犯人招了招人,示意那犯人到自己面前来。犯人走过来以后,江枫仔细为他看了下面相,又给他批了几句。

顿时那犯人对江枫惊若天人,连连跪在江枫面前煽着自己的耳光,大声说道:“大师,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竟然差点儿打了一位活神仙。”

这一幕刚刚结束,紧接着剩下的九位犯人便一起涌到了江枫面前。江枫只不过是淡淡地说了两个字“排队”。为了这,他们险些没打起来。

最终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刀疤脸,他蹲在江枫面前,尽量仰着头,方便江枫能够看清楚他的五官长相。

江枫仔细看过以后微微皱了皱眉,冲着刀疤脸问道:“你这脸上的刀疤,是你自己弄上去的?”

“怎么会呢大师,您给看错了吧。我们老大那刀疤是十九岁的时候打群架,他一个人单挑对方九个人,干翻七个逃走两个,刀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城东刀疤王,说出去整个杭城城东谁不知道。”

站在刀疤脸后面的一名男子抢着替刀疤脸回答着。

但话刚说到这里的时候,刀疤脸吼了一声,“给老子闭嘴!”

整个牢房立刻安静了,刀疤脸沉默了大约四五秒钟,最后才开口说道:“大师果然厉害,我这刀疤……的确是自己弄上去的。”

“大哥,你……你吹牛逼!”

“对,我是吹牛逼。我要是不吹这个牛逼,道上的人谁会怕我?我要是不吹这个牛逼,我能混成今天这个样子吗?”刀疤脸激动地嚷道。

江枫听后摇了摇头,说道:“你的眉形属于马鬓眉,眉尾有一条破纹,这代表你年轻的时候会有个劫难,应该是牢狱之灾。然后你嘴角有颗痣,正对着‘言口’,这代表你那个劫难是被人冤枉的。

我猜你这道刀疤应该被人冤枉,受到牢狱之灾以后才弄上去的。这个刀疤不该弄,它恰好破坏了你的‘姻缘宫’,让你注定会孤独终老。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就算是去花钱嫖/妓,也常常会遭逢意外。就算勉强弄成了,也会感觉不舒服。”

“大师,你太神了,说的太对了。我大哥每次去玩儿小姐的时候,要不就是会和小姐的男朋友打起来,要不就是会被扫黄的抓。好不容易有两次快办成了,一次遇到个装女人的人妖,一次遇到个有狐臭的,可怕我大哥给郁闷死了。”

江枫点了点头,表示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

刀疤脸一听江枫说将注定孤独一生,脸上顿时露出慌张之色。他连忙对江枫问道:“大师,难道就没有办法化解了吗?求大师指点迷津,我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真是受够了。只要大师能帮我化解这个,我愿意给大师当牛做马!”

说着,刀疤脸竟然对江枫跪了下来,连连对他磕了三个响头。

江枫伸手扶起刀疤脸,“既然我把这些告诉你,那自然帮你化解。如果是放在古时候,你这种情况可能得用刀把伤口重新割开,然后放上最好的金疮药来淡化伤疤,可能还有的一救。

但是现在呢,医学发达,你出去以后立刻买张机票飞去韩国,找一家最好的整容医院帮你整个容,祛除掉你脸上这道疤就行了。”

“大师,祛除这道疤以后我就能找到媳妇了吗?”刀疤脸兴奋地问道。

江枫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把你生辰八字给我,我帮你推算一下。”

“好好好……”刀疤脸赶紧把自己的生辰八字递给江枫,江枫一边听,右手大拇指一边在食指、中指、无名指以及小指的指节上掐算着。

最后等刀疤脸说完,江枫偏着脑袋想了想,道:“按理说,你这一辈子应该会和一个名字里面带‘水’字的姑娘有缘。你们之所以直到现在都还没在一起,应该是你姻缘宫被破造成的。如果你这次把这道伤疤祛除了,记得要好好回忆一下,你以前是不是认识一个名字里面有‘水’字的姑娘。”

“不用回忆了,我知道是谁。”月光下,刀疤脸低垂着头,一脸凶悍的他,此刻竟然红了眼眶,脸上露出少得一见的柔情。

“水草,我知道大师你说的是我水草妹纸。我对不起她,我对不起她……呜呜呜……”说着,刀疤脸竟然放声大哭起来。

哒哒哒哒……皮鞋在地面上碰撞时发出的声音响起。

站在江枫身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洪军突然对刀疤脸说道:“小声一点儿,有人来了。”

刀疤脸立刻捂着自己的嘴,与其他犯人一起看向牢房的房门。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在江枫他们的牢房门口停下来。很快,江枫他们听见有人在催促着:“打开,赶紧打开,快一点儿……”

接着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牢房的房门一下被人打开。

有人把江枫他们这间牢房的电闸推了上去,三颗大灯立刻亮起来,牢房里瞬间变的亮如白昼。

牢房外面,肿如猪头的龚子游、一脸冷酷的萧鼎、满脸紧张的阎熙还有王勇正站在一起。

江枫的目光从他们几人身旁跳过去,顿时看见了站在他们身后的李冰薇、李紫薇、韩初雪、楚柔云、以及蓝小云。

当然,韩震和贺雷霆自然也是跟着来了的。

萧鼎看了一眼坐在铁架床上的江枫,然后又扫了扫脸上青一块肿一块的那十个犯人。看着他们如今正十分乖巧地蹲在江枫面前,萧鼎顿时淡淡地说了一句:“看来你在这里面过的不错。”

江枫淡淡一笑,“还可以,你要是喜欢的话,你也可以来玩玩儿嘛。”

萧鼎没再理会江枫,而是把目光投在了阎熙身上。阎熙赶紧推了一把王勇,一脸愤慨地说道:“王勇,你还不快跟江公子道歉。真是太荒唐了,连批捕手续都没有,你竟然敢把江公子关到这里来。”

王勇额头冷汗直冒,他颤颤巍巍地走进牢房,想起自己的饭碗可能要从此和自己说再见了,顿时觉得双腿一阵发软。

没了这工作,房贷、车贷拿什么还?老婆的化妆品、衣服、包包、鞋,拿什么买?孩子的书学费,生活费,拿什么给?

王勇想着这些,看向江枫时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谁知道江枫此时却摆了摆手,淡淡说道:“王队长,你就不用来了。我知道,你也不过是听命行事而已。反正你也没怎么过分的为难我,我也不想跟你计较。不过你记住,你让我家紫薇妹妹受了委屈,下去以后别忘了跟她道歉。”

“是是是,我态度不好,我一定道歉。”王勇连连点头,心中真是兴奋的想要抱着江枫狂亲两口。

他扭头看了一眼阎熙,意思是说:“歉我已经道了,人家不怪我,怪的是你,这你可赖不到我身上了。”

阎熙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又推了推龚子游。

龚子游脸上写满了心不甘情不愿,但他没办法,最终还是得走到江枫跟前。

刚刚准备张口说话,江枫指了指蹲在他面前的刀疤脸,“怎么?没看见人家跟我说话都是蹲着的?你站着是什么意思?感觉自己比我长得高?”

龚子游双手捏成拳头,骨节砰砰作响。他真是情愿再被江枫打一顿,也不愿意在江枫面前卑躬屈膝。可是家中老爷子的话,龚子游一点儿也不敢违背。他今时今日走出去,人人叫他龚大少,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家中老爷子的影响力吗?

龚子游走到江枫面前蹲下,江枫突然懒洋洋地说道:“我让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些人,你是……”

说到此处,江枫对着龚子游抬了抬下巴,笑着道:“这句话下面该怎么说我忘记了,你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