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七十三章 如斯武力,宛若战神

警车直接把江枫送到了刑警队,江枫下车以后,李紫薇带着江枫走进刑警队大厅。

李紫薇冲着李冰薇说道:“姐,我先带江枫去录口供了哈。”

“好。”李冰薇点了点头。

“跟我来。”李紫薇拉着江枫的手铐,把他带到了一间审讯室里。

李紫薇指了指一张审讯椅,笑着对江枫说道:“你先坐着等我一下,我去拿笔录本过来。对了,感觉冷不冷?要不要开空调给你?还有你饿吗?渴吗?我这里有面包和酸奶。”

江枫笑着摇了摇头,李紫薇微微一笑,立刻出了审讯室。

不一会儿,李紫薇抱着一个笔录本,一袋面包,以及一盒酸奶走进审讯室。她刚刚在椅子上坐下,还没开始说话,审讯室的房间立刻被人打开了。

“队长?”进来的人是刑警一队的队长王勇,李紫薇见他进来,立刻站起身来。

王勇扫了李紫薇一眼,冷着脸说道:“你以为自己是在看电影吗?做笔录还把酸奶和面包带进来。出去,这个人我来审。”

“可是队长……”

“可是什么?我叫你出去你没听见?”

李紫薇有些担忧地看了江枫一眼,江枫微微对李紫薇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担心。李紫薇眼眶一红,差点儿就哭了出来。她大声说道:“报告队长,嫌疑人还没有吃饭,我能不能先喂他吃一点面包然后再审讯?”

“你见过犯人在接受审讯之前,还有警察先给他们喂吃的吗?”王勇冷冷地说道。

李紫薇咬了咬下嘴唇,挺起胸膛道:“报告队长,嫌疑人没有经过法庭判刑,还不是犯人。他饿了,想吃东西这是人的基本需要,属于人权中的一种。我们是警察,应该尊重人权!”

看到李紫薇如此为自己,江枫心中感动不已。他叹息一声后说道:“傻丫头,你先出去吧,我暂时不饿,算了……”

“不!我知道你饿!”李紫薇任性地跺了跺脚,然后拿出一个面包走到江枫面前,撕下一小块放在江枫嘴里。

王勇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表情阴晴不定。不过最终他想到李紫薇父亲的身份,最终选择了忍下来。

李紫薇小心翼翼的给江枫喂着面包,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给江枫免去了一场多大的灾难。

站在刑警队外面的李冰薇突然看见有一辆看守所的警用面包车开到了院里,作为一个在警察系统多年的人,李冰薇立刻猜到了这辆看守所的面包车是用来干什么的。

李冰薇心中顿时焦急起来,恰好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奔驰S350开进刑警队的停车场。车门打开,韩震、洪军、韩初雪一起从车上下来。

韩初雪一看见李冰薇,立刻跑上来问道:“冰薇姐,江枫现在怎么样了?”

“在审讯室做笔录,不过我怀疑他可能马上要被带到看守所,可能会吃个‘套餐’。”李冰薇道。

“套餐?是很难吃的饭吗?”韩初雪不解地问。

一旁的洪军摇头,说道:“是对付那种重刑犯的一个办法,就是找其他凶狠的重刑犯和他关在一起,然后一起折磨他。”

“啊?”韩初雪吓得花容失色,“那……那这怎么办?江枫岂不是被折磨?”

洪军略一考虑,抬头看向李冰薇。他伸手就把韩初雪的小坤包抢到自己手里,然后对着李冰薇晃了晃手中的包。“警察同志,我可能涉嫌抢劫。”

李冰薇立刻明白了洪军的意思,当即点了点头。

“既然是这样,那你进来跟我做个笔录吧。如果你拒不认罪的话,我可能会先把你关在看守所四十八个小时,等找到证据证明你没罪以后才会放你出去。”

“行。”洪军点头道。

在江枫所在的审讯室里,李紫薇红着眼眶,把一整袋面包全都喂给了江枫。然后她还把酸奶插上吸管,让江枫喝了个痛快。江枫在喝李紫薇的酸奶时,还不忘贱兮兮地调戏了李紫薇一句:“紫薇,你的奶真好喝……”

李紫薇真是又想笑,又想气。但她马上明白过来江枫这是在故意逗她开心,好让她不要担心。于是她美目一眨,一直悬而未落的眼泪终于从眼眶中溢了出来。

站在一旁终于被磨光了所有耐性的王勇忍不住嚷了句:“好了好了,李紫薇你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份,注意眼下的场合。出去吧。”

李紫薇用手指擦了擦江枫嘴角的奶渍,然后直接一言不发离开了审讯室。在关审讯室的门时,她还刻意重重地甩了下门,把门撞的“砰!”的一声。

王勇碍于李紫薇父亲的身份,不好对李紫薇发火。那么他的满腔怒火,自然就只能发泄到江枫身上了。王勇直接冲着江枫吼道:“说!你是不是和龚子游有什么过节,所以故意想要报复?”

江枫皱着眉头看向王勇,冷淡地说道:“队长,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想要做什么我不怪你。但如果你想要借此机会在我面前表现一下你队长的权威的话,那我奉劝你一句,好好考虑清楚,你值得给你下命令的人全力保护你吗?如果不值得,你可以去打听一下,究竟有多少人在他面前帮我求情了,而这些人又是什么身份,我想你自己下去以后还是应该了解一下。”

江枫这一番话说的笃定异常,王勇顿时有点儿被他镇住了。他考虑了一下后微微点了点头,心中的怒意也全然尽消。

眼下这件事的确如江枫所说,是他和龚子游、阎熙之间的事。他王勇的确没有必要掺合到这件事情里面,只需要按照上面的命令,把上面吩咐的事完成就好了。

王勇走到江枫身旁,伸手拍了拍江枫的肩膀道:“既然兄弟你这么明事理,那我就不跟你多说的。按照上面的意思,我可能得给你换个地方,你跟我来吧。”

说着,王勇打了个电话,然后带着江枫从刑警队后门出去。一出后门,江枫就看见一辆警用面包车,车后门打开着,里面已经坐了一个戴着手铐犯人,以及两个警察。

江枫看了一眼,刚刚准备发笑。车里面的人立刻冷冷地吼了一句:“看什么看?行不行老子弄死你?”

王勇押着江枫走到车厢里,然后冲着那两个警察问道:“他是怎么回事儿?”

“刚才你们队里的马峰交给我们的,让我们顺便带回去关两天,说是涉嫌抢劫拒不认罪。”

王勇一听是马峰交给他们的,便也没多想,于是点了点头。他见这犯人的脾气如此暴躁,还没忘交待那两个警察一句:“方便的话,就把他们关在一起。”

“行,没问题。”两个警察回答。

江枫一听,心里顿时笑了笑。与他一起坐在这警用面包车里的人,除了洪军还能是谁?

警用面包车带着江枫和洪军一起到了南郊的看守所,二人交出身上随身物品,换了衣服以后被带到一个牢房里面。在关闭牢房铁门时,狱警用警棍敲了敲那铁门,叮嘱道:“来的两个新人,你们多教教他们这里面的规矩。不要欺负人家,尤其是年轻的这个。”

“是,遵命!”牢房里一名犯人回应道。

狱警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阳光从东面一扇铁窗里照射进来,牢房里其实视野还是挺清晰的。江枫扫了一眼,牢房里一共六架铁床,上下铺的。除去有两个床位是留给江枫和洪军的以外,另外的十个床位分别睡了十个人。

听见狱警离开的声音以后,在床上躺着的这十个人立刻从床上起来,然后聚在一起齐齐看向江枫和洪军。

江枫看了洪军一眼,洪军直接往前跨了一步,把江枫挡在身后。

那十个犯人里面站在最前面的那人脸上有条刀疤,因为经过缝合,所以看上去像脸上趴了一条蜈蚣一般,既狰狞又恐怖。

刀疤脸微微扬着下巴,看着洪军道:“这位兄弟,接下来的事跟你没太大的关系,你先闪到一边去。我们这些人聚在一起,主要是想教教这位小兄弟一些做人的道理。”

“你们想动他一根手指头,都得先问问我。”洪军淡淡说道。

“哟呵,想充英雄?行,这可就怪不得我们兄弟几个了。”刀疤脸挥了挥手,大声叫道:“兄弟们,教教这两位小兄弟做人的道理。”

“好!”

几个犯人对着洪军冲过来,刚刚到他身前,突然就看到一道残影闪过,然后就是“砰!”的一声巨响。两架铁架床被一个犯人的身体撞倒,另外一名犯人被洪军一耳光煽翻在地上,顺带还撞倒了另外两名犯人。

刀疤脸一看,立刻叫道:“点子扎手,兄弟们一起上!”

十个看上去凶悍异常的犯人一起对着洪军冲过来,洪军不退反进,右手准确无误地捏住一名犯人的喉咙,把他的脖子往下一拉,立刻利用他的头撞在另外一个犯人头上。

接着洪军抓着这犯人的衣襟一把将他打横拎起来,身体转一圈后直接把这犯人当做“人棍”一把挥舞了起来。

如斯武力,宛若战神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