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六十八章 合作

在北郊好不容易等了一个公交车,江枫上车以后就找了一个车后尾最靠里的位置。

他把头靠在公交车的车窗上,脑子里面开始慢慢梳理有关鲁褚薛、无名鬼魂、紫薇藏龙墓里的一切。

首先,江枫先梳理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认识鲁褚薛。是因为鲁褚薛受他师父的命令,前来帮自己救治没有了妖魂珠的狗蛋儿。同时,鲁褚薛还告诉他,紫薇藏龙墓里有一颗麒麟要魂珠,可以让狗蛋儿恢复如初。

然后无名鬼魂当着自己的面,施展了跟鲁褚薛一模一样的遁术手法。同时他也知道自己体内有貔貅妖魂珠。

综上种种,江枫突然感觉到,似乎鲁褚薛的师父,才是整件事的关键人物。

鲁褚薛曾经说过,他师父之所以派他来帮他,是因为自己曾经在周大福门口给他师父递给两块金条。

这件事江枫记得,他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当天的情形。

最终江枫赫然发现一件事,自己能记得每一个收了他金条的人的长相,却唯独记不清那老乞丐长什么样样子了。

发现这件事江枫心里肯定,鲁褚薛的师父一定有问题。

车子一路前行,没多久就进入到了杭城市区。江枫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十七分了。

同时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再有三天,就是天狗食月的日子,也就是下紫薇藏龙墓的时候。那紫薇藏龙墓究竟是谁的墓?竟然一下牵扯进来这么多人。

下车以后,江枫拦了一辆出租车回杭大。

车子到了杭大校门口以后,江枫一下车就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江枫。”

江枫回头一看,不远处站着的,正是萧鼎。

“跟我来。”萧鼎说出这三个字以后,转身便走,也没管江枫是不是愿意跟他去。

江枫摇了摇头,这种不允许别人拒绝自己的性格,真的很不讨人喜欢。不过最终江枫还是跟在了萧鼎身后,一起随他进了一家名为“典硕”的咖啡厅。

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以后,萧鼎要了一杯白开水,江枫要了一杯价钱最贵的极品龙井。

茶水还没有上桌的时候,江枫看着萧鼎,也不主动问他究竟找自己有什么事。萧鼎似乎被江枫看得有些不太自然了,最后终于先开口说了一句。

“萧然,是你杀的。”

萧鼎说这句话的时候,用的是陈述语气,而不是疑问语气。这证明他已经肯定了萧然是江枫所杀。

江枫剑眉一挑,立刻满脸惊讶地看着萧鼎。“喂喂喂,这东西可以乱吃,屁可以乱放,但是话你可不能乱说啊。

我从小就是少先队员,隔壁家的寡妇洗澡都因为有我在而不会锁门,为什么?因为她放心我,觉得我信的过。像我这种优秀善良的好青年,平日里连一只鸡都没有杀过,怎么可能杀人?”

“一堆废话。”萧鼎淡淡说道。

他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一个IPAD,然后打开了其中一段录像给江枫看,那录像是希尔顿酒店那条马路上的街道监控。

萧鼎道:“你做事很小心,离开希尔顿酒店后就找人把整个希尔顿酒店当天的监控录像全都清洗掉了。但你还没那么大的本事,能把希尔顿酒店外所有的街道录像给删除掉。

我查过萧然死的时间,恰好就是在你进入希尔顿酒店那个时段。另外,在萧然住的那间房里,我还找到了几根狗毛。

那狗毛的颜色,跟你出酒店时,抱的那条狗的毛发颜色一模一样。凭这些,我已经可以肯定杀萧然的人就是你。如果你还想抵赖,那我会派人立刻闯到韩家别墅里,把你那条狗带出来采集血液样本,然后和那几根狗毛做一下DNA比对。”

萧鼎的话一环扣一环,完全没有给江枫留任何抵赖的余地。但以江枫的性格,自己做的事即便被人发现了,那也是不会承认的。这叫做无理横三分。

他抬头看着天花板,一脸茫然地说道:“大哥,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一点儿也听不懂?”

萧鼎看着江枫这强行耍无赖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你放心,我来找你,说这些给你听,并不是想要找你的麻烦。”

说着,萧鼎直接把IPAD上的录像给删了。看见萧鼎这个动作,江枫忍不住看向萧鼎,眼神里面充满了疑惑。

“你杀萧然的证据全都在我这里,我会妥善的将这些东西销毁,当做是还你在银行救我一命的人情。不过接下来你自己做事要小心一点,如果再被萧家的其他人抓到把柄,那我也保不了你。”

按照常理来说,萧鼎说出这样一番话以后,江枫至不济也该对人家说声谢谢。

但江枫脸皮的厚度早已经突破了宇宙极限,他一脸委屈的对萧鼎说道:“大哥,你大老远的跑来请我坐坐,我还以为你是有什么特别嗜好,觊觎上了我的美色呢。谁知道你跟我东扯西扯半天,全是说的我听不懂的事,要不大哥你直接说说,你究竟想要干嘛?”

“你……”就算萧鼎脾气好,这一下也终于被江枫气得动了真怒。

他忍不住拍了一下桌面,身体刚刚站起来就被江枫按了下去,“大哥,公众地方,公众地方。注意一下你的形象。”

萧鼎扫了周围一圈,发现有不少人正看向这边。

而江枫这贱人,居然贱兮兮的对众人双手合十,解释道:“没事儿没事儿,小两口拌拌嘴,常有的事。”

这一下原本咖啡厅里只有少数几桌看过来,猛然一下大半的人全都看了过来。萧鼎坐回到位置上,一字一句的对江枫说道:“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

“这句话,好像武侠片里女主角对男主角说的话。”江枫嘿嘿笑道,“我怎么感觉一下就分出了我俩谁是‘0’,谁是‘1’。”

“你!”萧鼎再次语结,他拿起桌上的IPAD就准备走。

江枫赶紧抓住他,“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说吧,除了刚才那事以外,还有没有其它什么事。”

萧鼎站着看了江枫一眼,敏锐的听力立刻捕捉到不远处一桌年轻男女低声说道:“你看,玻璃也会吵架的。”

萧鼎猛地一眼看过去,目光中杀机茂盛,几乎快要凝成实质满溢出来。

那对年轻男女吓了一跳,尤其是那姑娘,竟然下意识地低呼了一声,小脸吓得惨白。

江枫没好气地说道:“你吓人家干嘛,好了好了,有事说事,再不说我可走了。”

萧鼎瞪了江枫一眼,感觉自己一辈子动的怒,都没有认识江枫以后动的怒多。他坐回到原位上,对着江枫说道:“相信你也猜到了除去萧然的事,我还会有什么事找你。”

“当然。你无非就是想告诉你,你萧家要去当盗墓贼,让我不要去跟着掺合嘛。这我可以明确的回答你,不行。那古墓我必须得下去看看。”

“你说的话对一半。我的确是想找你谈古墓的事,但我是想邀请你一起下古墓。”

萧鼎从包里取出一个文件夹递给江枫,江枫接过去翻了翻,脸上立刻露出惊讶之色。

“镇国神石?你的意思是,那紫薇藏龙局是文王姬昌的墓?”

“萧家有这样的猜测,但具体是真是假,得下墓以后探过才能确认。”

“这样的资料应该是你萧家的绝密,为什么要给我看?”江枫不解地问萧鼎,脸上嬉笑之色已经荡然无存,瞬间变得十分认真。

萧鼎淡淡说道:“很简单,我不相信袁算子和葛豹。古墓这种地方,我从来没有下去过。这次要下去,我必须找一个信任的人,又熟悉古墓的人在身边,才会跟着下去。虽然你并不讨人喜欢,但我相信你应该是做不出那种背后捅人刀子的事才对。”

江枫笑了笑,摇头。“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直觉。”萧鼎的理解,真是简单而又强大。

江枫再次笑着摇了摇头,最后对着江枫伸出右手道:“好吧,那我们就再并肩作战一次。”

萧鼎悠悠地看着江枫,犹豫了一下后才伸手握上去。谁知道江枫抓住萧鼎的手,居然立刻大声说道:“你不用挽留我了,我发现我喜欢的还是女人,你死了这条心吧!”

说完,江枫猛地把萧鼎的手甩开,直接走出了咖啡厅。

萧鼎坐在原地,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刚才被他瞪过的那对年轻男女再一次忍不住偷偷看向还未回过神来的萧鼎,那女的还低声对她男朋友说了一句:“难怪他那么凶,其实也怪可怜的。”

萧鼎一听,气的直接拿起水杯摔在了地上。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找到江枫,把他的舌头一刀割下来,然后剁成肉酱!

不过等萧鼎付完账走出咖啡厅以后,街上哪里还有江枫的身影。

江枫其实刚刚走出咖啡厅没多远就碰到了开着车子从学校里出来的楚柔云,见到江枫以后楚柔云就降下车窗对他说道:“我到处在找你。上车,跟我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