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六十六章 物似主人形

七个劫匪全都倒地以后,大约等了有接近五分钟的时间,派出所、刑警、武警这才一一赶到银行门口。他们到的同时,不少媒体也跟着到了。

银行外面被拉了警戒线,街上实行了临时交通管制。整条街上被警车、警察、媒体、围观群众给围的水泄不通。

新任警察局局长马任粱带着几名杭城公安系统里的高官一起走进银行里面,所有在场的目击证人全都被警察带离了银行,七个劫匪也一一被抬走。参与了整件事情,又还留在银行里的人,只有江枫和李紫薇两个人。

刑警一队的支队长王勇带着李冰薇也一同前来了,看见李紫薇,李冰薇赶紧迎上去抓着她的手激动地问道:“紫薇,你有没有受伤?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没受伤,全靠江枫,是他救了我。”李紫薇回头看了江枫一眼,江枫顿时露出苦瓜脸,哭丧似地叫着:“紫薇,你不讲义气,不是说好了要说开枪的人是你吗?”

李冰薇一听立刻翻了翻白眼,指了指银行的天花板,“这里面到处是监控,你说是紫薇就能是紫薇吗?”

江枫四下看了一眼,顿时拍了下脑门,然后讪笑着对肩膀上星星最多的马任粱说道:“领导,我是少先队员,我能不能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我甘愿把所有功劳让给你们优秀的刑警李紫薇同志,你们看成不成?”

马任粱听后眼珠微微一转,然后转身跟身旁几名公安系统里的官员商议了一下。

最后马任粱对着江枫点了点头道:“小兄弟英勇杀匪,救市民于水火。又为善不与人知,实在是难能可贵。既然小兄弟有这个决定,那我们尊重你的决定。不过小兄弟单枪匹马救了这么多人,我们也不能一点儿表示都没有,过两天我们会向市里给小兄弟申请一个好市民奖。不过可能只有奖金,没有证书和锦旗。”

“没事没事,有奖金就行了。”江枫嘿嘿笑着说道。

接下来,几名官员拉着李紫薇商议了一下一会儿走出银行后对媒体的说辞,确认没有问题以后,这才放心陪同着李紫薇一起出去。

江枫此刻自然不方便再从正门出去了,他准备从后门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他赶紧走到李冰薇身旁,拉住李冰薇嘿嘿笑道:“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什么事?”李冰薇问。

“借我五百块……”

希尔顿酒店,总统套房内。

萧文手受伤了,但是却没有去医院,而是请了医生到酒店房间里来为他医治。嫣红坐在套房的客厅里面等待着,脸上表情阴晴不定。

不一会儿,卢刃拿着一个文件夹走进酒店房间。

他没有理会嫣红,而是准备直奔萧文的卧房而去。但嫣红却一下站起身来,伸手拦住了卢刃。

“把那个江枫的资料给我看看。”

卢刃斜睨了嫣红一眼,一把将她的手推开。“虽然你跟文少睡过几次,但你要搞清楚你的身份。我手里的资料是文少要的,没有他发话,我想你还没资格找我要。”

“你……”嫣红气的微微一结,微微吸了口气后她强忍下心中的怒意,道:“那好,我不看江枫的资料,你告诉我,江枫他现在在哪儿?”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卢刃淡淡反问。

“凭我要去给文少报仇,我要去宰了那个江枫!”

嫣红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她一把抓住卢刃胸前的衣襟,道:“卢刃,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这是你我两个的私事。但你和我都是文少的人,文少现在受伤了,我们应不应该去为文少做点儿什么,这是我们对文少的心意。告不告诉我江枫的位置,你自己考虑吧。”

卢刃看了一眼嫣红,沉默良久。“十五分钟以前,他人在青年家园斜对面的工商银行里面。现在是不是还在哪儿,我不知道。”

“谢谢。”嫣红点了点头,立刻走到自己的卧室里面拿出两把枪插在自己腰间,然后又把两把军刀插到了靴子里面。

嫣红刚刚走到酒店门口把房门打开,正准备出去的她一下停住了身形,愣愣地叫了一声:“大……大少。”

“去哪儿?”刚刚回来的萧鼎问道。

“青年家园对面的工商银行。”

“干什么?”

“杀江枫!”

“不准去。”萧鼎淡淡地说出这三个字,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疑。

“为什么?”嫣红眉头一皱,有些不忿地问道。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嫣红被萧鼎打得倒退了四五步,嘴角溢出了一抹鲜血。她放开捂住右脸的手,上面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一脸艳媚俏丽的脸蛋儿肿了大半边,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消肿。

“你算什么东西?我需要跟你解释?”萧鼎语气依旧淡漠,仿佛不带任何一丝人类的情绪一般。淡漠的让人心里发寒……

“大少,嫣红是我们文少的人。即便有什么不对,要教育也该由文少教育吧。您这样,未免……”

卢刃一段话还没说完,萧鼎突然身形一晃来到卢刃面前。卢刃还没反应过来,萧鼎已经一把掐住他的喉咙,单手将他举离了地面。

卢刃赶紧用双手去掰着萧鼎的喉咙,但萧鼎右手五指就好像是一把铁钳一般,卢刃根本掰不动。

要说卢刃也是一个练家子,一身功夫那也不说等闲之辈能与之比拟的。但萧鼎是什么人?从七岁开始就进入猎人学院,十六岁就加入那个号称华夏最锋利的军刀的地方。这样的人物,岂是卢刃能与之抗衡的。

看见卢刃为了给自己出头而被萧鼎如此折磨,嫣红没有丝毫犹豫,立刻从右脚靴子里面拔出一把匕首反手握着,她身形一转,匕首从她腰间反刺向萧鼎的腰间。

这样的攻击方式十分巧妙,一般人根本躲闪不了。

但萧鼎就是萧鼎,他右手一挥,直接把手中的卢刃砸在了嫣红身上。嫣红躲闪不及,手中匕首插进卢刃后腰。同时,嫣红还被卢刃砸倒在了地上。

萧鼎一脚踏在卢刃身上,卢刃压着嫣红,等于他们两个人都被萧鼎踩在了脚下。

萧鼎弯下腰从嫣红的后腰处拔出一把手枪,一把改装过的银色沙漠/之鹰。这枪虽然威力很大,看上去很阳刚。但实际上很多受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兵都无法稳定把控。但嫣红这个小胳膊小腿儿的女人却用的是这枪,足以证明嫣红其实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萧鼎把枪顶在卢刃的后脑勺上,淡淡说道:“你想拿萧文来压我?不客气地说,就算是萧文要杀江枫,我说不让去,他若敢硬来,我一样敢废了他。你们两个不是萧文养的两条狗而已,萧文尚且没在我眼中,你们两个……”

萧鼎打开沙漠/之鹰的保险,把击锤往后按下去。

“住手!”

两只手被包的好像两个熊掌一般的萧文从卧房里走出来,他一如往常,下意识地伸手抚了抚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不过手刚刚举到眼前,一看到这熊掌一样的手,萧文顿时又有些尴尬的把手放了下来。

“两个下人不懂事,大哥还请不要生气。以您的身份,跟这些下人置气不值当。”

萧鼎悠悠看了萧文一眼,然后双手飞快动作,一把沙漠/之鹰转眼间就被他拆成了一堆零件。他把手中的零件扔在卢刃和嫣红的脸上,接着把放在卢刃后背上的脚移开,淡淡地说道:“我今天欠了江枫一条命,所以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们谁也不准动江枫。若是谁动了,我就要他的命。”

说完,萧鼎走进自己的房间,没多久就拎了一个背包从房内走出来。

萧文忍不住问道:“大哥,你准备去哪儿?”

“这里有两条我不喜欢的狗,我另外换间房。”

“大哥,从燕京出来以前老爷子可是交待了我们三件事,现在一件事都没办成,要是老爷子问起来,恐怕不太好交待啊。”萧文说的客气,但萧鼎又怎么可能听不出他这是搬出了老爷子来压自己。

萧鼎看向萧文,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足足五秒钟。萧文也一直与他对望着,但在第四秒钟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再次下意识做出了那个伸手扶眼镜的动作,当然,结果是他又尴尬了一次。

熟悉萧文的人都知道,他一旦做出扶眼镜这个动作,就代表他要么对谁动了杀心,要么就是内心十分紧张。很显然,这次萧文的情况是后者。

“杀萧然的凶手,我查到是谁了自然会去杀。镇国神石,我已经联系了袁算子和他师兄葛豹,过两天就去取。至于周家的周雨柔,那是你自己的事,别想我会帮你行什么龌蹉手段。”

说完,萧鼎直接走出了酒店房间。

在走出门口的时候,萧鼎突然停下来淡淡说了一句:“主人面目可憎,狗也讨人厌恶,真是物似主人形。下次再有什么贱狗惹着我,别怪我直接取他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