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五十五章 好诗,好诗啊……(求月票啦~)

进入到楚柔云的别墅以后,江枫再一次感受到了“财煞”命格的凶猛之处。年纪轻轻的楚柔云,已经拥有了一套四层楼高的别墅。别墅内纯中式的装修,虽然看上去并不显得有多么豪华,但那清一色小叶紫檀的红木家具,以及古香古色的各式古董器皿,处处显露着低调的奢华。

江枫和龚子游进屋后并没有急着去上厕所,而是环视着楚柔云这别墅里面的装修。楚柔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似乎很赶时间。她道:“这样吧,我给你们泡杯茶,等你们慢慢酝酿一下,然后再去上洗手间怎么样?”

“好。”江枫和龚子游异口同声地回答。不过话刚出口,龚子游立刻露出尴尬之色,而江枫却没丝毫异样。

楚柔云走到客厅那开放式吧台里面为江枫和龚子游泡了杯茶,然后用托盘端过来。江枫和龚子游二人在红木长椅上坐着,两人的目光不时接触一下,隐约可以听见刀剑碰撞之声。

楚柔云把茶放到二人面前,“也没问过你们,所以直接给你泡了龙井。你们两个先坐一下,我得上楼去给一个病人做治疗。”

“这屋里除了我们以外还有人?男的女的?”江枫立刻问道。

楚柔云没好气地白了江枫一眼,“网络视频进行的心理治疗。”说完,她转身跑向楼梯,然后高跟鞋踏出“哒哒哒”的声音,直接上了楼梯。

客厅里面顿时只剩下江枫和龚子游两个人,龚子游打量了江枫一会儿后说道:“看你这年纪,应该是柔云的学生吧。”

“请相信我,绝不仅仅只是学生的关系。我与我家柔云,还有着上天注定的缘分。”龚子游称呼楚柔云为“柔云”,江枫立刻寸土不让,对楚柔云的称呼改成了“我家柔云”。

龚子游一听,立刻冷笑一声,摇了摇头。“你不用痴心妄想了,柔云是不会喜欢孩子的。”

江枫微微一笑,说道:“没关系啊,我也不喜欢孩子,她要是不想生的话,我不会逼她的。”

“我说的是你这种乳……那什么味道没干的孩子!”龚子游终于忍不住发怒了,大声冲着江枫吼道。只不过他中文不太好,一句“乳臭味干”临出嘴时一下忘词,搞得他这句话大吼一点气势都没有,反而显得有些滑稽。

江枫并未生气,嬉皮笑脸地拉着龚子游坐下。“你看看你,发什么脾气啊。你不就是喜欢我家柔云吗?可是你看看柔云的爱好。她是非常喜欢中式文化的,你连个中文都说不好,又有什么资格追她?”

“谁说我中文不好?我是正宗的华夏人!”龚子游说道。

“哟,还不相信自己中文不好是吧?那行,我考考你。”江枫拿起茶几上的笔和纸,一笔一划的在纸上写了一首诗,写完以后江枫递给龚子游,“这是李白的一首诗,你说你自己中文好,那你念出来试试。”

龚子游接过去扫了一眼,发现纸上面的字自己全都认识,心里立刻有了底。他哼了一声,道:“念就念,你听好了。卧酒湿沙壁,暮幽晓寂寂。诗歌笑台鉴,达步料费极。春才尔白雾,承天芳沟辟。杯马不知道,因卧诗撒毕。怎么样?有没有念错?”

啪啪啪啪……江枫一脸沉浸其中的样子,用力鼓了鼓掌。“好啊,念的可真好啊。不知道子游兄感觉这诗怎么样?”

龚子游哪里知道这诗究竟是好是坏,但想来既然作者是李白,那必然差不了。于是毫不犹地回答:“这还用说,这诗意境深远,内涵丰富,简直可以说是千古绝唱。”

“没错没错,我也是这么觉得。没想到自子游大哥对于这诗的理解和我竟然相差无几。知己,知己啊……”江枫激动地握着龚子游的手道。龚子游也被江枫这热情的样子给弄懵了,江枫这个时候却突然拿出了自己新买的手机,找出刚才龚子游念诗时他录的音。

“刚才子游大哥念诗时我忍不住内心的敬仰,所以把你念诗的过程给录下来了,子游大哥不介意吧?”

“额……不介意,不介意。”龚子游道。

江枫立刻播放录音,龚子游字正腔圆的诵念声立刻传了出来。刚开始听的时候龚子游还没觉得有什么,但后面越听越不对劲。江枫播完一次后又播放了一次,而这一次龚子游彻底反应过来了。

“卧酒湿沙壁(我就是傻逼),暮幽晓寂寂(木有小鸡/鸡)。诗歌笑台鉴(是个小太监),达步料费极(打不了飞机)……”

龚子游大怒,猛地一掌拍在桌面上,身体倏地一下站起来,指着江枫就吼:“你阴我!”

江枫脸上那热情之色再也看不见分毫,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戏谑:“咱们要搞清楚因果关系。首先是因为你傻,所以我才能阴到你。如果你聪明,我就不可能阴到你了呀。所以你不能怪我,只能怪自己太傻。就好像你自己说的,你是傻逼嘛……”

“你……你找死!”龚子游怒不可遏,抬手一拳就对着江枫挥过去。江枫往后一让,龚子游脚立刻绊倒在茶几上,两杯滚烫的热茶全都淋在了他大腿上,烫的他惨叫连连。而这个时候江枫还做出一副害怕至极的样子,抱着头就往后窜,一边跑还一边叫着:“哇塞!打人了,吓死宝宝了。”

龚子游大腿被烫的火辣辣的痛,这对于他来说绝不是意外,而是江枫的陷害。所以龚子游对江枫的恨意更深了,挥着拳头就对着江枫追过去。江枫好像是被吓傻了一样,站在原地没动。

龚子游一拳挥过去,江枫突然尖叫一声:“妈呀!打人啦!”他抱着头就蹲在了地上,龚子游被江枫这样一绊,身体立刻前扑出去,把江枫身后一个博古架给推到在了地上。

砰!博古架上摆满了各式瓷器古董,这一下全都打碎了。江枫随意捡起地上一块碎片,一脸可惜地叫道:“哎呀,这是北宋的官窑啊,价值连城世间绝品,你就这样给打碎了?”

龚子游气的直跺脚,大声吼道:“我赔!”

“那你放下钱就可以走了。”二楼的楼梯口处,楚柔云的声音传来。龚子游抬头看向楚柔云,忍不住委屈地叫了一声:“柔云……”

楚柔云道:“我请你们到家里来做客,不是让你们到我家里来打架的。那博古架上的古董是我爷爷最喜欢的藏品,仅仅是那个北宋的蟠龙白瓷花瓶就值五百八十万。龚子游,我知道你家不缺钱,但这份账单,我一定给寄给你的。”

“柔云,我……我这……”他愤怒地指向江枫,“这不能全部怪我,他也有责任。”事到如今,龚子游只想把江枫也拖下水。

江枫嘿嘿一笑,伸手在龚子游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他指了指客厅顶上的那个监控器探头,嘲讽道:“说你傻,你还真是傻到你姥姥家了。到了现在还想诬赖我,要不要叫我家柔云把监控视频调出来看看?”

龚子游顺着江枫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怒极。他看着江枫,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恨一个人恨的牙痒痒。龚子游猛地跺了下脚,气愤地说道:“好!我走!柔云,账单你寄到我家就是了,我绝对一分钱不少的赔给你。”

“慢走,不送了。以后没啥事儿就别来我家了,省得来了搞破坏。”江枫对着龚子游的背影笑着说道。

龚子游一听江枫这话,整个身子顿时摇晃了一下,他真的是险些被江枫给气晕了过去。

等到龚子游走出客厅大门,江枫笑容可掬地看向楚柔云,笑着说道:“柔云,你是不知道了啦,刚才那个人好凶凶哦,吓得人家怕怕,小心肝儿扑通扑通地跳呢。”

“你也出去!”楚柔云终于再也保持不了自己淑女的形象了,忍不住声线提高吼道。

江枫头一垂,一脸委屈地说道:“我不走……我是进来借洗手间的,现在都还没进过你们家厕所大门,我死也不走。”

江枫这副无赖的模样让楚柔云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她伸手指着身后的房间,“这里就是洗手间,你用完以后爱怎么样怎么样。我还在给人做心理治疗,你别打扰我就好了。”

说完,楚柔云直接转身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里面。

江枫几步跑上二楼,当真进了那洗手间里面。一进去,江枫立刻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他脸上写满了三个字——不高兴!

“洗手间里居然连一件原味小内内或者原味罩罩都没有,真是差评!”江枫满脸失望。

当然,他其实并不是有什么猥琐的癖好。只不过是他想多沾染一些楚柔云身上的气息,以便化解一下自己身上的钱缺而已。当然,真相是不是真的是这样,这就不得而知了。

江枫直接从洗手间出来,刚刚准备下楼梯时,突然听见楚柔云那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啊……”。

这一声“啊……”充满了旖旎和诱惑,让江枫这宇宙直男险些起了反应。他立刻停下脚步,猛烈地咽着口水自言自语道:“楚柔云这真的是在给人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