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五十四章 我想上厕所,我光荣(求书评)

霸气!威武!除了这两个词汇以外,江枫再也找不到另外的词汇可以用来形容现在的楚柔云了。一个柔弱女子,面对这九个壮汉和两个满脸横肉的女人,竟然一点惧怕之色都没有。反而还提出了一挑二这样的条件。

原本想要走上去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江枫,这一下也不得不暂时停下脚步,他倒是想要看看,楚柔云是不是真能把眼前局面轻松化解。如果她真有这样的本事,那这应用心理学的确是应该好好学学。

楚柔云那话一说出口,九个男人立刻有些为难地看了那两个胖女人一眼。他们的一点儿不难理解,因为这一切都在楚柔云的计算当中。

首先,她吃定这九个男人是受那两个胖女人雇佣而来,心里并不是完全向着她们的。然后她亮出自己的身份,撂下狠话,给九个男人增加心理压力。最后她利用男人一般不愿意对女性动手,尤其是漂亮的女性,所以提出以一挑二的这个条件。以便把我自己要面对的敌人数量,减至最少。

两个胖女人正准备说话,一直站在一边没有动的楚柔云突然拿出一瓶香水模样的水晶玻璃瓶子,对着两个胖女人的眼睛就一顿乱喷。趁着二人闭眼的瞬间,楚柔云立刻冲过去“啪啪啪啪……”以飞快地速度煽了那两个胖女人一个耳光。

然后楚柔云脱掉自己的高跟鞋,一边跑一边叫道:“救命啊,拐卖人口了,救命啊!”

心机,全是心机。楚柔云故意不喊抢劫、杀人之类的求救口号,而是拐卖人口。因为在普通人的心里,抢劫犯和杀人犯远比人口贩子要危险的多。所以她喊拐卖人口,更加容易获救。看到楚柔云如此,江枫险些乐晕了。

那两个胖女人,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大声尖叫着:“帮我撕了这娘们,我给你们十万!”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两个胖女人一开始还只是开价五万,现在转眼就翻了倍。这一下那九个男人立刻不再理会什么“好男不与女斗”之类的绅士信条,纷纷瞪着眼睛就朝楚柔云追过去。

楚柔云从江枫身边擦身而过时,她并没有理会江枫,就好像是没能认出他来一样。江枫一把将楚柔云抓住,笑着叫道:“楚教授,真是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楚柔云一把甩开江枫的手,气的想要跺脚:“我故意装作不认识你,就是不想连累你。快跑吧,他们追上来了。”

“追上来就追上来呗,要是我今天救了你,你以身相许报答我好不好?”江枫再次抓住楚柔云,嬉皮笑脸地说道。

楚柔云眼看着那九个男人已经追了上来,顿时急声说道:“你先救了我再说!”

“行。”江枫话音一落,突然身体转了个圈,反身一脚就把那九个男人里的其中一个给踹飞了出去。那九个男人一看,立刻把攻击对象由楚柔云转变成了江枫。江枫要对付类似于洪军那样的高手可能不行,但要对付这小喽啰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只见江枫的身体好些一条灵活的小鱼一般,他在八个男人身边游走,那几个男人却连他的衣角都没摸到一分。反之江枫每一招一式都十分狠辣,攻击的全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尤其是那男人最脆弱的地方,江枫更是下着死手攻击。

所谓的“撩阴腿、绝户脚”。江枫在这一刻简直诠释的淋漓尽致。那九个男人没费江枫多少功夫,顿时被他全部击倒在地。听着九个男人在地上的哀嚎声,楚柔云一张俏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江枫虽然身高算比较高的,但整个人看上去毕竟还是有些偏瘦弱。

就他那身板儿,以一敌九很明显就是应该被虐才对。但现在他居然在短短不足五分钟的时间里,直接把九个壮汉给打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那两个胖女人明显也是一呆,她们两个人齐齐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指着楚柔云叫骂道:“狐狸精,你霸占了我大哥的遗产,你别以为今天有人给你撑腰你就了不起,我们秦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楚柔云站在江枫身旁,淡淡一笑。“秦羽和我是好朋友,他临死前把遗产托付给我,我一定会负责到底。别说你们两个只是他的堂妹,就算是他的亲妹妹,我也不会把他的遗产随便交给两个终日只知道吸毒、酗酒、以及嫖鸭的泼妇!”

“楚柔云,今天你有这个小白脸儿护着,我算你厉害。但是你别以为我秦家会就此善罢甘休,恒生生物科技你强占了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我们秦家的人不可能让它落入一个外人手中,你等着吧,后面有你好看的。”

说着,两个胖女人转身准备走。江枫突然脚尖一点,从地上勾起一把钢钎。他用力一掷,钢钎准确无误地插到其中一丰田的挡风玻璃里面。两个胖女人吓了一跳,扭头回来看向江枫。江枫趁机一把将楚柔云揽到自己怀中,一脸霸气狂狷地说道:“什么秦家狗家,少爷我一律不放在眼里。你给我记清楚了,她是我罩的。”

“行,小白脸儿,我记住你了,以后也有你好看的。”两个胖女人一边撂狠话,一边加快脚步,开着那辆没被损坏的丰田一溜烟的跑了。

地上躺着哀嚎不断的九个男人见那两个胖女人一跑,立刻也爬起来朝着不同的方向狂奔逃走。江枫看着那几个跑的飞快的男人,忍不住自言自语道:“那九个人是不是都是刘翔的表弟啊。”

“人都走了,你是不是能把我放开了?”仍旧被江枫揽在怀里的楚柔云淡淡说道。

江枫扭头看了一眼楚柔云,突然惊叫一声:“妈呀,你是什么时候钻到我怀里来的?糟了糟了,我的清白之躯……”

楚柔云真的很有把高跟鞋敲破江枫脑袋的冲动,这人的脸皮是怎么才能练到如此厚的?

楚柔云摆了摆手,兴致缺缺地说道:“好了,我没空陪你玩儿,我得先走了。”说完,楚柔云往她那辆白色奥迪走过去。她刚刚坐进驾驶位,江枫突然也钻进了车子,在副驾驶位上坐好。

楚柔云瞪着眼睛看向江枫,“你进我车里来干嘛?”

江枫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好歹我刚刚才救过你,你不按约定以身相许就算了,最差你也得当我一回司机,送我回西湖水云居吧。”

“我有事儿,真的,很急很急的事。要不我给你钱,你自己坐车回去好不好?一千,够不够?”楚柔云打开手包,掐出一叠钱来。

江枫一脸正义凛然地摆手,“子曰:君子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我堂堂七尺男儿,又怎么能要你一个女人的钱。走吧,你先去忙你的事,等你事情忙完了再送我回家。”

“你……”楚柔云看着江枫一顿无语,最后她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也只能无奈地发动车子,开车前行。

楚柔云的车子最后转入一个别墅区。进来的时候江枫留意了一下这别墅区的名字,叫江山如画。

这名字江枫初一听觉得挺熟悉,转念一想便记了起来。江山如画别墅区,贺雷霆不是说过,会送一套这里的别墅给蓝小云她们一家吗?

江枫还在留心观察沿途上的别墅时,楚柔云已经把车子转进一个停车位上停好。刚一下车,江枫就看见前方的草坪上,有一个用玫瑰花摆成的桃心,桃心里面还摆了一个“I‘桃心’YOU。”

在那草坪外面,自然还站着一个男人。

这男人看上去大约二十七八岁,此刻正手捧着一束玫瑰花。穿的西装革履,皮鞋锃亮。头发一丝不苟地用发胶固定好,那顺溜的程度,简直苍蝇上去会劈叉,蚊子上去会打滑。

江枫赶紧走到楚柔云身旁,特意和楚柔云挨的比较近,他低声问楚柔云:“这奇葩是谁啊?”

“龚子游。杭城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的教授,以前是我在美国斯坦福的校友。”楚柔云看着离自己只有不足一掌宽距离的江枫,忍不住摇了摇头。

江枫听后,一脸恍然地点了点头,然后他突然“哎呀”了一声,整个人一下就倒在了楚柔云的怀里。

“头晕,头晕……我受了枪伤,失血过多。”江枫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的左臂。

其实楚柔云早就注意到了江枫那被鲜血染红的左臂衣袖,她赶紧扶住江枫,着急地问道:“那现在怎么办?我立刻送你去医院吗?”

“我送他去医院。”走上来的龚子游微微眯了眯双眼,眼神蕴藏着说不尽的阴郁。

“哦,那谢谢你。”楚柔云刚刚说完,江枫突然一下从楚柔云的怀里站起身来,摇了摇头:“额……好像又没什么事儿了。我想上洗手间,柔云,能去你家借用一下吧?”

楚柔云顿时明白刚才江枫是假装的,她没好气地回答了一句:“可以。”

江枫立刻挽着楚柔云的手臂,高兴地说道:“那好,我们回家吧。”

楚柔云被江枫拉着走了两步,江枫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跟在身后的龚子游问:“没经过主人的允许,你跟上来干嘛?”

“我……我也想上洗手间。”龚子游挺着胸膛说道,好像想上洗手间在这一刻成了一件莫大光荣的事一般。

ps:每一位支持老虎的书友,老虎其实很想跟你们聊天的,求留下书评,有评必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