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五十三章 霸气楚柔云

袁算子的师兄葛豹带着萧然那名专门乘专机去接他的下属,一起来到了希尔顿酒店的总统套房外。经过萧然那下属的强烈要求,最后酒店方终于打开了房间。

一进入屋内,一股腥臭腐烂的味道立刻扑鼻而来。萧然那下属大惊失色,赶紧冲进套房里的卧室。一进入房间,那尸体腐烂的味道,以及残渣遍地,四分五裂的尸体顿时让萧然这下属大吐特吐起来。

酒店经理陪着葛豹一起走进卧室房间,看到房内的景象后,酒店经理也忍不住吐了起来。葛豹轻轻抬起手放在鼻子底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转身在身后的一名童子随身携带的布囊里取出一颗银色珠子,把银色珠子放在萧然一块尸体旁边时,银色珠子立刻开始变黑。

“是妖气。”葛豹心中微微一凛,看水银珠变黑的浓度,这妖气简直已经浓郁到了极致。这得是修行了多少年的妖,才会有如此浓郁的妖气?若真是那种道行奇高的妖,葛豹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将其降服。

萧然那下属还在打电话报警,葛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慢慢处理这里的善后事宜吧,我去看看我师弟。”

康纳德医院的高级加护病房内,袁算子双手背负在身后站在窗户前面。病房的门被人推开,袁算子淡淡地说了一句:“师兄,你来了。”

葛豹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带着的两名童子,两名童子立刻退出病房,站在门口守着。袁算子转过身来,叹息道:“你不用说,我已经推算到了。二少死了……我曾经替他推算过他的命格,万中无一的无忧天命。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害得了他的性命,除非是不在五行中的妖物。原本以为他一个普通人,要碰上这等妖物根本不可能,可谁曾想……”

“算了,人都已经死了。那等妖物不是你我能招惹的起的,我来是想问问你,究竟是谁伤的你?”葛豹问道。

袁算子摇头,“我也不清楚,只知道那人修为很高,我用了一颗水灵宝珠都没能赢得了他。另外他似乎和雷霆集团的贺雷霆有不浅的关系,上次我和他动手,究竟因为我在贺雷霆的车上贴了一张鬼遮眼符。”

葛豹听后微微颔首,自言自语道:“你使用水灵宝珠还被他伤的如此重,那看来这人至少是有三花聚顶境才对。这一次是你出手在先,对方小惩大诫也不为过。这件事暂时就不再去追究了吧,毕竟紫薇藏龙墓里的东西才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葛豹这样说,袁算子也没什么意见。他点了点头后道:“这个紫薇藏龙墓至少已经有三千年以上,墓里面究竟有什么宝贝我不清楚,但三千年的紫薇藏龙墓,最不济灵气玉髓是肯定会有的。”

“三千年的墓,又岂止会有区区灵气玉髓。”葛豹从怀中取出一个白色小瓷瓶递给袁算子,“这瓶是师父今年刚刚炼制出来的玄气丹,你拿去服用快点儿把伤势养好。七日以后会有一次天狗食月,那个时候下这种千年古墓再好不过。”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袁算子点了点头道。

回杭城的路上,当江枫和李冰薇看见杭城世界之窗的那个招牌时,两个人齐齐松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江枫乌鸦嘴爆发,他们两个当真是硬生生走回来的。

路上,江枫已经跟李冰薇说过了王强是怎么陷害韩震和贺武的,李冰薇也答应了江枫,一回刑警队立刻把北城的雷老二,以及王强所请来的那个黑客给找出来。”

对于李冰薇的能力,江枫绝不怀疑。他相信知道了雷老二和那个黑客的存在后,李冰薇要不了多久就能把人给找出来,从而还贺武和韩震一个清白。

回到了杭城主城区,出租车自然满大街都是。李冰薇看着江枫那流了不少血的左臂,低声问道:“你伤的不轻,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江枫摇了下头,把衣服那个洞口撕开一点显示给李冰薇看。只见伤口已经停止流血,并且已经结了痂,看上去好像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李冰薇忍不住微微一惊,“子弹还在里面,伤口怎么就……”

江枫伸手在裤子兜里摸出一颗弹头,然后抓着李冰薇的手,将它放在她的手心里面。“子弹在这里。刚才在路上走的时候,它自己掉出来了。”

“自己掉出来?”李冰薇感觉自己已经无力惊讶,反正自从和江枫认识到现在,她总觉得江枫身上有太多太多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如果给自己机会,有一天总要把江枫身上的秘密全部挖掘出来。

只是李冰薇并不清楚,往往一个女人在企图挖掘一个男人的秘密时,那她基本就已经注定逃不出那个男人的手掌心了。

“那……我带着他先走了。”李冰薇指了指江枫身旁好似行尸走肉一般的王强。江枫看了王强一眼,最后点了点头。他对着王强说道:“你跟她走吧。”

王强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李冰薇身边。李冰薇给王强上了手铐,然后带着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等到李冰薇上了出租车离开以后,江枫这才惊呼一声:“糟了!”

作为一个患有“钱缺”的人,真是一点儿自觉都没有。江枫原本身上有找雨柔借来的一百块,当时钱一到手江枫就拿着钱坐了个出租车回西湖水云居。接着他又把所有的钱递给了鲁褚薛,一起在平安宾馆开了个房间。

现在的江枫,兜里一毛钱都没有。他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自己刚才怎么不顺便找李冰薇借点儿车钱呢。江枫摸出自己的手机,想要打个电话给韩初雪,让她开车来接自己。

可是手机刚一解锁,屏幕上就弹出一条信息。信息内容是:“想要与我干柴烈火吗?只需轻轻一点,我立刻赶到你的身边。没有36D,我就不是爹生娘养的。”这很明显是一条系统的推送广告信息,但江枫这从来没有用过手机的土包子哪里知道这些,眼睛一看到“36D”这样的字眼,当即想也没想,直接吞咽着口水就伸手在那信息上点了点。

点开以后,手机屏幕上跳出一个图片,一个美女双手捂着自己那超级壮观的双峰,上面写着。“移开我的手,立刻联系我。”

江枫赶紧伸手去点那美女的手,点了半天也没能把那手点开。最后江枫恨恨地骂了一声:“骗子!”然后按下HOME键,接着给韩初雪打电话。而这一打,电话听筒里面十分不意外地传出了那一道:“您的手机已欠费,请您续交话费。”的声音。

江枫双目一瞪,忍不住惊呼一声:“刚冲的五百块话费,这就没了?”江枫沮丧不已,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严重的刺伤。他抬起头来茫然地看了四周一眼,一想起自己还要再继续走回西湖水云居,心里就有想要就此躺在地上等死了算了的冲动。

嗤……突然一声轮胎摩擦地面带出来的刺耳摩擦声响起。江枫被吓了一跳,赶紧扭头看过去。只见两辆黑色丰田截住一辆白色奥迪的去路,白色奥迪被逼停。两辆丰田车里下来九个男人,两个肥胖女人从驾驶位上下来,指着白色奥迪车里的那个女人就大声骂道:“狐狸精,还钱!”

江枫一看眼前这一幕,顿时乐了。那白色奥迪车里的女人他很熟啊,那不是正是杭大的应用心理学教授楚柔云吗?

楚柔云坐在车里似乎并没有惊慌,她把自己的车门一锁,直接从身旁副驾驶位上拿了一个手机出来。看样子,她是准备报警了。

看到楚柔云这番动作,两个肥胖女人顿时火冒三丈,她们二人伸手对着楚柔云的奥迪一指,大声喝道:“把这车给我砸了,把这狐狸精给我拖出来。有什么事我担待着,砸!”

“好!”九个男人齐声应喝,然后各自从车子后背箱里取出了铁锹、铁锤等东西。眼看着这几个男人准备动手了,楚柔云突然一下把车门打开,直接走下车来冷冷地扫了那几个男人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楚柔云这一眼似乎带着不一样的威慑力,几个男人竟然愣在了远处。楚柔云从随手的手包里取出一张工作证展示给几个男人看了一眼。

“我是杭大的教授,社会影响力多多少少也有几分。我不管这两个丑女人背后有什么关系,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今天你们几个男人敢动我一下,我绝对花毕生精力死咬着你们不放。如果你们不相信,大可以试试。”

九个男人顿时被楚柔云给唬住了,他们纷纷看了那两个胖女人一眼。两个女人气的破口大骂:“什么教授,就是一个狐狸精。你们给我打,出什么事算我们的!”

“算你们的?真要出了事,就你们两个能扛的住?你们凭什么?凭你们肉比一般人多吗?”楚柔云对着那九个男人摆了摆手,说道:“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争斗,你们男人走到一边去,大不了我让她们两个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