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五十二章 炼制游魂,正邪之争

第五十二章

鲁褚薛骑着摩托车,带着再度被江枫打晕的王强,以及江枫和李冰薇,一起到了马路左边一个偏僻的小树林外面。

江枫回头看了李冰薇一眼,微微笑着说道:“警官,能不能麻烦你在这树林外面把把风?”

李冰薇自然不会反对,当即点了点头。江枫看了鲁褚薛一眼,鲁褚薛立刻陪着江枫一起,把王强抬进树林。二人在离开之前,李冰薇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没能忍住对江枫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你想对他做什么,但他应该受什么样的处罚,应该由法律来审判。你……你不要滥用私刑。”

江枫有些为难地看着李冰薇,他想对王强做的事,那远比滥用私刑要过分的多。李冰薇一看江枫那眼神,立刻就明白了江枫的意思。她眉头微微皱着,一脸左右为难的样子看上去真是美极了。

最终李冰薇跺了跺脚,说道:“最起码不能杀了他,其它的我就不管了。”

“没问题。”江枫立刻答应下来,然后和鲁褚薛一起把王强抬进了树林。

在树林里面,江枫伸手在王强的人中上面用力一掐,王强立刻醒过来。他刚刚睁开眼睛,江枫的目光立刻迎上去,低喝一声:“夺魂!”

王强的神智立刻被江枫所夺,江枫开口问道:“说,你都是怎么陷害贺武和韩震的。”

王强立刻回答:“我找了北城的雷老二,他和贺武是好兄弟。我给了他一斤毒品,让他找机会放在了贺武的车子里面。另外我还找了一个顶尖黑客,让他黑进韩震的账户,给陈梦水转了一千万。”

王强这样一说,江枫立刻知道该怎么替贺武还有韩震洗脱冤屈了。他正准备按照先前预备的那样拘索王强魂魄时,鲁褚薛突然皱着眉头问了江枫一句:“你刚才使的是不是《夺魂秘法》?”

江枫扭头看了鲁褚薛一眼,直接点了点头,“对啊,咋了?”

一向吊儿郎当,猥琐抠门的鲁褚薛突然一下皱着眉头站了起来。借着月光,江枫能够看清鲁褚薛脸都涨红了,他有些愤怒地说道:“夺……夺魂秘法,是邪术!你身为修行之人,怎么能够使用这种邪术呢?”

江枫一听鲁褚薛这话,眉头当下也皱了起来。“术法一道,哪有什么正邪之分?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你丫这么迂腐干嘛?”

“迂腐?这是原则问题!”鲁褚薛右手一甩,忿忿不平地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道不同。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此别过吧!”

说完,鲁褚薛转身就往小树林的出口走去。江枫心里一阵犯堵,他冲着鲁褚薛的背影就吼道:“是,老子是用的邪术怎么了?老子现在还要拘他魂魄,把他炼成游魂呢!但是老子告诉你,老子问心无愧!”

鲁褚薛突然一下停下来,他扭头看向江枫,脸上再无平日里的嬉皮笑脸。“你说……你要拘他魂魄炼成游魂?”

“是!”江枫直言不讳。

“原来你是个暗黑术士,那就别怪我今天替天行道,降妖除魔了。”鲁褚薛右手一抖,一张符箓立刻被他扣在手中,他手中符纸一扔,符纸立刻化为一团火球。火球在鲁褚薛身前漂浮着,鲁褚薛看着江枫问道:“我问你最后一次,你当真要索他魂魄?”

“五行灵火术,很了解不起吗?”江枫将左手食指放在口中咬破,然后在右手手心写下了“赦令——雷!”三个字。

鲁褚薛右手法印一结,口中念念有词。漂浮在他身前的火球立刻朝着江枫疾飞过去。江枫直接用右手迎上去,五指一张,雷电之声在江枫手中响起。

砰!鲁褚薛那个火球直接被江枫捏爆,然后一下熄灭。江枫拍了拍手,一言不发看着鲁褚薛。鲁褚薛脸上全是尴尬,人家好歹使出的是练得最好的五行灵火术,你给点儿面子躲闪一下行不行?

江枫下巴微微往上抬了抬,懒洋洋地问鲁褚薛:“怎么样?还有什么招式都使出来,我倒要看看你这正派高手到底有多厉害。”

“哼!”鲁褚薛不过才五气朝元的境界,哪里可能是江枫的对手。他重重地跺了跺脚,竭力保持着一脸傲然,对江枫说道:“我今天心情好,就暂且饶你一次。下次再让我碰到你为非作歹,必然不会再饶过你。”说完,鲁褚薛突然掏出一张符纸拍在自己大腿上,然后整个人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江枫放任鲁褚薛离开,也没有想要去追。其实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其实是很危险的。如果鲁褚薛离开后对其他所谓的正道术士说出自己暗黑术士的身份,那自己将会遭遇到不少麻烦。

江枫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自己的两位师父也是不小心暴露自己暗黑术士的身份,所以遭遇到了一大批所谓正道术士的追杀。

但是这些正道术士之所以会竭力追杀他们,其实真正的目的是想劫掠两位师父意外得到的一件宝贝。所以从小到大,江枫一向都不喜欢所谓的正道术士。在他看来,自己不用术法做伤天害理的事,自己就是正义的。比之那些表面大义凛然,实际包藏祸心的正道术士,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江枫摇了摇头,有些发堵的心情被他暂时抛在了一边。他转头看向仍旧处于迷糊状态的王强,眼神立刻闪过道道杀机。江枫走到王强身前,右手成爪一下按在王强的头顶。随着江枫的道元力运转,一股巨大的吸扯力在江枫右手手心产生。

“啊!”王强的脸部五官开始扭曲移位,痛苦至极的惨叫声,让听的人都忍不住感觉头皮发麻。随着江枫的右手慢慢离开王强的头顶,一道绿色光线被江枫抽出。

三魂七魄,其中三魂分别是元神、阳魂以及阴魂。炼制游魂,就得摒弃掉元神和阳魂。因为元神代表着一个人的意识和意志,阳魂代表着一个人的记忆和阳寿。这两者一来保存不易,二来如果真的保存了,那游魂便不是游魂了,而是鬼魂。

以江枫目前的境界,想要完全控制一个鬼魂,那还是有些吃力的。所以江枫首先抽出的,就是王强的元神。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枫终于抽出了王强的阴魂。至于王强的七魄,江枫也全都将其摒弃了。

空气中,王强的阴魂像一道幽绿色光线,在江枫面前漂浮游动着。江枫把一道道法诀打在这幽绿色光线之中,最后突出了一个“凝”字。

江枫立刻感觉到幽绿色的光线和自己有了心意互通的感觉,他心念一动,幽绿色光线立刻窜飞出去。借着这道游魂,江枫感应到树林外的李冰薇正十分专注的在把风,一如她的性格,认真、负责。

江枫右手一招,游魂回归。江枫把右手小拇指伸出,游魂立刻缠绕在上面,最后消失不见。这道游魂虽然是从王强的体内抽出的,但已经没有了王强的意识和记忆,就是一条纯粹的游魂而已。

江枫饶有兴趣,看着右手小拇指道:“既然你原本的主人叫王强,那以后我就叫你小强好了。先回那肉身里面去,不然我还带不走他呢。”

江枫右手一指,游魂立刻钻进王强的身体里。原本已经瘫软的好像一滩烂肉的王强,此刻悠悠站起身来。江枫对着王强说道:“跟我走吧。”

王强一言不发,睁着毫无焦距的眼睛,跟在江枫身后往小树林的入口走去。

出了小树林后,李冰薇对着江枫说道:“刚才你那朋友好像十分生气一样跑了出来,然后骑着摩托车就走了。”

“他是个神经病,不用理他。”江枫摆摆手道。

“哦。”李冰薇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跟着江枫的王强,问道:“你把他怎么样了?”

江枫回头看了王强一眼,随口回答道:“吓了他一下,把他给吓傻了。好了,我们先回马路上去。祈祷我们能遇到个好心的司机捎带我们一程吧,不然我们得徒步走回杭城。”

江枫说完,抬头看了看天空。天色已经逐渐放亮,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朝阳升起。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江枫忍不住摇头,江湖真是太多事了……

一家小型私人飞机在杭城国际机场降落,机舱门打开,下飞机的钢梯架好以后。一名身穿道袍的中年男人从钢梯上走下来,跟随在他身后的,还有两名童子。一名怀抱黄花梨木长盒,一名手持佛尘。

中年男人站在停机坪上后放眼四顾,急急忙忙从飞机上跟着下来的一名男子对中年男人问道:“大师,请问是先去酒店和二少会会面,还是先去吃点儿东西?”

“先去医院探望一下我师弟袁算子。”中年男人淡淡说道。

他右手不断掐动,突然眉头一下皱了起来。中年男人摇了摇头,微叹一声:“算了,你还是送我去见见你家二少吧。如果我推算没错的话,他恐怕已遭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