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四十七章 取你狗命

年轻警察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任谁都明白这是江枫的那个电话起了作用。江枫自己则没什么太多的意外表情,虽然他从来没有问过老爷子的真实身份,但从老爷子的那面相,江枫早就看出来他是个位高权重之人。

既然年轻警察这样说了,韩震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立刻打了电话给自己嘉业集团的御用律师,然后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十来个警察则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地盯着韩震、江枫他们四人。江枫坐到韩震身旁,低声问韩震:“韩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他们会说你贿赂官员?”

韩震摇头,两条眉头早已经凑在了一起,“我不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有人诬陷我。警察局的人既然这么肯定,那他们一定是掌握了什么证据。但我自己有没有做过我很清楚,所以想来想去,这必然是有人在设局害我。”

江枫听后点了点头,突然想起打个电话给贺雷霆,拜托他去查一查,看看警察那边究竟掌握了什么证据。

江枫拿出电话拨给贺雷霆,很快贺雷霆就接了电话。贺雷霆道:“江兄弟,老哥我这边出了点事,可能无法跟你长聊。你有什么事,长话短说吧。”

江枫心中微微一动,贺雷霆也出事了?他赶紧追问,“贺大哥,韩叔这边也出事了。他很有可能是被人冤枉的,你那么是什么情况?”

贺雷霆纵横黑道和商场多年,对于江枫的话自然敏感至极。他赶忙说道:“我这边是我弟弟被控藏毒,警方在他的车子后备箱里找到了五百克毒品。我弟弟说他也是被冤枉的,他从来不碰那种东西。现在警方在找我谈话,恐怕是怀疑我在指使我弟弟藏毒运毒。”

江枫一听,眉头也皱了起来。贺雷霆和韩震,两个人在同一天遇到麻烦,都有可能是被人陷害的。那这幕后的陷害之人……

“萧然!”江枫和贺雷霆几乎同时叫出这个名字。

嘭嚓!突然一声响,韩初雪家里的电灯全都熄灭了,房间里面突然变得漆黑一片。江枫心中升起激烈的不安,他大声叫道:“全都小心,有危险!”

砰砰砰砰……一连串枪声响起。然后便听见惨叫声连绵不绝,“啊!我中枪了。”“救命啊,我中枪了!”“还击,开枪还击啊!”枪声更加密集了,一阵你来我往以后,枪战暂时告一段落,只余下中枪的人还在咦咦哈哈的哼哼。

江枫右手凝结成剑指,口中念道:“苍穹不明,浓云弊目。幽冥不明,厚土相阻。开我法眼,明辨万物!天眼——通!”

江枫额头闪过一丝亮光,在这一瞬间,黑暗的房间对他来说再无一点儿问题,他能看清楚房间内的一切。

江枫一把拉过韩初雪,低声道:“我先掩护你去房里躲着,没有我叫你的话,千万别出来。”

韩初雪猛点头,低声对江枫道:“你……你自己也小心一点。”

江枫在韩初雪的额头上吻了一口,柔声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师父替我推算过命格。我还得留着有用之躯来娶你做老婆呢。”

说完,江枫伸手从一名警察的手中夺过手枪,然后对着门口两个脑袋露出了一半的人就连续开了两枪。子弹准备无误地爆了二人的头,江枫拉着韩初雪就往卧房跑。

等到韩初雪进房间以后,枪声再度响起,突突突……不绝于耳,很明显对面的人有类似于自动步枪这一类的重火力武器。其火力比这十来个警察手里的五四/式手枪不知道猛了多少。

江枫尽量把身子靠在墙壁上,他看见已经有七八人杀手进入了房间。他左手一抖,一张符纸出现在手中,江枫大喊一声:“洪军哥准备!”

然后江枫手中符纸一下扔出,符纸像利箭一般射出去,在半路上无火自燃变成一团火球。经过那火光一照耀,刚刚进入到房里的几名杀手立刻暴露了行踪。洪军也不知道从哪里摸来的两把手枪,在火球刚刚燃起的那一瞬间,他已经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砰……洪军的枪法比之江枫的有过之而无不及,进屋房间的七名杀手,转眼就被他爆头了六个。剩下一个,则被江枫爆了头。

趁着对方这一时间的火力断档期,江枫飞快跑到那七具杀手的尸体旁边,从地上捡起了一把MP5冲锋枪。然后提起地上一具尸体就扔了出去。

砰砰砰砰……一连串的射击,那具杀手的尸体肯定是已经变成马蜂窝了。不过趁此机会,江枫飞速跑到门口,手中的MP5不断扫射,一连串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紧接着有人叫道:“撤!马上撤!”接着逃跑的脚步声响起。

江枫并没有第一时间追出去,他站在房门口旁边没有动。几名警察把自己手机的照明灯打开,客厅里除了有几具尸体以外,同时还有三名警察受伤了。很不巧,三名警察的其中一名,就是先前十分嚣张的那个年轻警察。

江枫等到了一会儿,基本能确定门外没人以后,这才蹲下探头出去看了看。发现确实没人,江枫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江枫脸上全是煞意。他本来就已经把陷害韩震和贺雷霆的对象怀疑到了萧然身上,现在竟然还有杀手公然杀上门来,江枫感觉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

杀手走了,警察们自然呼叫支援的呼叫支援,叫救护车的叫救护车。江枫走到洪军身边,他低声对洪军道:“洪军大哥,麻烦你照顾一下初雪的安全,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好。”洪军点点头,他随后又加了一句:“你自己小心一点。”江枫点下头,然后转身进房间牵出狗蛋儿。

他把萧然递给他的那一张银卡行放在狗蛋儿的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对狗蛋儿说道:“带我去把他找出来,一颗紫雷龙果就是你的。”

狗蛋儿兴奋的在地上打了个滚,接着立刻跑出房间。下了楼梯以后,狗蛋儿带着江枫一路疾跑,江枫就跟在狗蛋儿后面跑步跟着。

希尔顿酒店的房间里,萧然呼叫了房间服务准备点用晚餐。很快,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服务员拿着菜单走进房内。能够在这种五星级酒店专门服务总统套房的女服务员,其身材长相自然不会差到哪儿去。

萧然“TG—157”的药效虽然已经扛过去了,但服用这药以后却没有发泄过,这对于萧然来说多多少少也会有些不舒服。尤其是萧然想起自己险些和一个臭男人……他立刻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一向对女人要求比较高的萧然,在女服务员走到他身边时突然一把把她抓着压倒在了床上,女服务员吓了一跳,赶紧推着萧然:“不要,先生不要。我只是服务员,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另外帮您联系。”

“不用了,我就要你。要多少钱你开个价,我绝对不会还价的。”萧然一边轻吻着这女服务员,一边撕扯着她的衣服。

女服务员知道萧然这是要来真的了,她赶紧惊恐地叫道:“先生不要,您在这样,我会告你强/奸的。”

“告我,哈哈哈……你尽管告我一个试试!”萧然话音刚落,突然房间里响起另外一个声音:“既然告你没有作用,那就让我来代表月亮惩罚你这个王八蛋吧。”

突然出现这样一道声音,萧然原本愤怒抬头的下面顿时被吓得瘫软过去。他一下从这女服务员的身上爬起来,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江枫。

其实江枫也不是突然出现,一般酒店女服务员在进房间为客人服务时,为了自己的安全,都会故意把门留条缝,不完全关闭上。狗蛋儿领着江枫到这里以后,江枫没费任何功夫,直接就得以进入房间。

萧然一起身,女服务员立刻站起身来。江枫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双目盯着这服务员道:“记住,你没有见过我!”

那女服务员顿时觉得大脑一片眩晕,下意识地喃喃道:“我没有见过你,我没有见过你……”

“好了,你出去吧,随手把门关上。”

女服务员退出房间,房内就只剩下江枫和萧然两个人。萧然知道江枫这肯定是来者不善,他整个人向后退了两步,眼中闪过一抹冷光道:“说吧,你来找我干嘛?”

“你派人杀我没能得手,然后我来找你,你说我这是想要干嘛?”江枫身上杀意一腾,冷声道:“来就是要取你狗命!”

他脚下步伐极快,几步欺身而进,右手五指成爪直接抓向萧然的胸膛。但是此刻萧然竟然向后一扬,直接躲开了江枫这一爪。同时他右腿飞快踢了一脚,脚风凌厉,力道生猛。

江枫赶紧往后跳了一步躲开,整个人顿时感觉心惊不已。这萧然……竟然还是练家子,并且还是个高手。

江枫身旁的狗蛋儿“汪汪”大叫起来,双腿一蹬就扑向萧然。萧然一把扯起床铺上的床单,直接把狗蛋儿包裹住扔到一边。

他杀意凛然地对江枫说道:“既然你想要我死,那我就先送你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