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四十六章 萧然出手了

夜幕降临,天已黑尽。希尔顿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巨大的浴缸中,萧然已经泡了近两个小时的澡。浴缸里的水不知道换了多少次,但他依旧觉得自己的身体很脏。

当然,身体还好一点,萧然最为介意的是自己的嘴。毕竟……那咸中带腥的香港脚味道,绝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忘记得了的。萧然何等尊贵的身份,此生何曾接触过如此污浊的东西,还是用嘴去……

想到这里,萧然竟然忍不住哭了起来。这样的打击,的确是他一生都未曾承受过的。

“江枫!我要你死,我要你碎尸万段!”萧然咬牙切齿,感觉牙都快被他给咬碎了。

西湖水云居里面,江枫、洪军、韩震、韩初雪四人坐在一起。江枫把北区旧菜市场下面可能是古墓的消息说出来以后,韩震深信不疑。毕竟韩震对江枫的来历身份,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韩震沉吟良久,然后看向江枫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你现在怎么看?我们是继续握着北区这块地,还是大方交出去,不与他们硬拼?”

“主要看你怎么想,如果实在是不想招惹萧家,那把地交出去也不失为是个明哲保身的好办法。”江枫道。

韩震再一次沉默起来,他良久没有说话,最后长叹了一声。这一声叹息过后,他好像是卸下了一副大担子一样,怎个人都显得轻松了许多,“算了,萧家不是我韩震能惹的起的,这地我看……”

叮铃……叮铃……门铃声响起。韩初雪抬头看了一下时钟,现在都已经是夜里九点半了。这么晚,谁还会来按门铃?

“谁啊?”韩初雪出声问道。

“警察!”门外传来一声回应。这一下所有人都愣住了,这大晚上的,警察找上门来干嘛?

江枫和洪军对视了一眼,洪军已经站起身来,整个人处在随时可以发动攻击的戒备状态。江枫亦步亦趋地走向铁门,想要通过猫眼看看外面来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人。但是突然“砰!”的一声,铁门竟然被人直接撞开了。

十来个穿着警/服,荷枪实弹的警察冲进屋内。其中一名年轻警察拿出一张拘捕令对韩震道:“韩震,现在你涉嫌与一宗官员贿赂案有关,跟我们走一趟吧。”

“贿赂案?”韩震一脸震惊。江枫看了一眼那拘捕令,不像是造假的。他回头看了韩震一眼,韩震道:“警察同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我跟你们走,但我想告诉你们,我肯定是被冤枉的。”

“是不是冤枉的,经过我们调查审讯以后自然就清楚了。走吧……”那年轻警察拿出手铐准备走向韩震,江枫一把抓住他的手,淡淡说道:“韩叔都已经决定给你们走了,这手铐就不必了吧。”

“有没有必要不是你说了能算的。”年轻警察手一抖,直接把江枫的手甩开。江枫眉头一皱,一把将他拉回来,喝声道:“既然你要讲规矩,那不好意思了。我们要先等律师来,验证过你们的拘捕令和警员证是真的,才会跟你们走。”

“小子,你这是想跟我玩儿花样是吧,来两个兄弟把这小子一起带走!”年轻警察厉喝一声,伸手就抓着江枫的手,准备对他施个擒拿术。

江枫冷哼一声,反身一脚就把这年轻警察踹得倒飞出去。年轻警察一下撞倒在墙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大声叫道:“拘捕!拘捕!再拘捕就开枪!”

十来个警察立刻齐齐拔出腰间的手枪对准江枫,江枫反应速度极快,两步一跨冲上去,一把扛起一名警察扔出去,那警察一下撞倒了三四个警察。

此刻洪军也动了,他一脚踏在那茶几桌面上,整个人几乎是凌空飞跃过来的。两名警察被他一脚踹翻在地,然后剩下的两个警察还没来得及说话,洪军捡起两把手枪已经顶在了那两名警察的头上。

这样对待警察,后果有多严重洪军不是不知道。但他不想去管这些,因为他只知道,江枫让他弟弟能够重新站起来,他绝不可能让江枫在自己面前吃亏。

江枫也捡起两把手枪,转身对着剩下的那几个警察冷喝一声:“你们所有人把枪扔了,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

虽然江枫平日里都是一副贱贱的模样,但此刻认真起来,却充满难以言喻的煞气。他这一吼,几乎所有警察都照做了,把手中的手枪扔在了一边。江枫将其中一把枪扔给韩震拿着,然后摸出白天韩初雪刚刚给自己买的手机。

虽然手机刚买来还没几个小时,但里面已经存了好几个电话号码。有韩初雪的、贺雷霆的,同时还有雨柔的,以及几个他赠送金条的漂亮美眉的。

江枫找到雨柔的电话拨通,很快雨柔就接了电话,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十分干脆利落的一个字:“说。”

“让老爷子接电话。”江枫直接说道。

电话对面的雨柔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回答了一个“好”字。没过多久,周通海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出来:“怎么样江老弟,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我事先声明啊,杀人放火我都可以帮你,但要是卖/淫/嫖/娼,那我可不能帮你。你连我家雨柔乖乖都还没有搞定就出去胡搞瞎搞,我可不会支持你。”

“老爷子,我这边真的出了点事。”紧接着,江枫把韩震涉嫌官员贿赂案,以及自己动手打了几个警察的事一一跟周通海说了一遍。周通海听完以后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来了句:“行,老头子知道了,你先等一下。”

说完,周通海挂了电话。躺在地上,因为被江枫踢了一脚,所以暂时还站不起身来的那年轻警察看着江枫,恶狠狠地说道:“袭警、抢警枪、挟持警察、拘捕,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天大的本事,能把这些事摆平。”

“既然你都吃定了我摆不平,那我还不如把祸惹大一点。”江枫走到那年轻警察面前蹲下,突然反手就是一耳光甩过去。那警察还没来得及说话,江枫顺手又煽了一耳光。两耳光打下来,江枫冷冷的对着警察说道:“年轻人,记得说话做事别太嚣张。”

锦州大饭店的青云直上包厢内,杭城市长马云松正和刚刚升任副市长的孔明顺,以及一班孔明顺以前在公安局的同事在吃饭。觞筹交错之间,马云松的手机突然一下响了。他下意识拿起手机一看,那电话号码他再熟悉不过,竟然是省厅来的电话。

马云松赶紧对着众人招手,示意所有人安静。刚刚还热火朝天的包厢内,这下立刻变得鸦雀无声。马云松把手中的电话给众人展示了一下,然后这才按下接听键。

“魏书记好!是,我是马云松。是,哦……是是是,我明白了。是是是,一定文明执法,一切按流程,按规章办事。对对对,不管对方,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嗯嗯,是是是,一定秉公处理,绝不偏私。是是是,魏书记再见,魏书记辛苦……”

电话挂断后,马云松微微松了口气。他扭头看向孔明顺,压低声音问他:“今天是不是有人去抓嘉业房地产那个老板韩震了?”

孔明顺立刻看向身旁坐着的一名副局长,他升职以后,这一位就将是顶替他局长位置的人。该副局长立刻点头,“是,韩震涉嫌贿赂规划局局长陈梦水,刑警二队的人去抓他了。”

“抓人可以,但是人家没有被定罪以前,还是客气一点儿。打个电话给二队的那些人,告诉他们,客气点让韩震去协助调查,别动不动就对人动枪。事情不宜闹的太大,低调点儿行事。”马云松对那副局长道。

副局长现在正值升迁的关键时刻,对于马云松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他赶忙点头,然后立刻摸出手机对马云松道:“那领导,我先出去打个电话。”

“嗯嗯,去吧。”马云松摆摆手道。

西湖水云居,韩初雪的家里。

江枫和那年轻警察已经对峙了良久,年轻警察再也不敢去瞪江枫,因为每瞪一眼就会被他煽一耳光。所以年轻警察现在干脆看着地面,企图用那他愤怒之极的眼神把地面看出一个洞来。

突然,年轻警察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皱了皱眉,十分不情愿地摸出手机。

在他摸手机之前,他原本已经决定好了,要只是自己二队的大队长来的电话,那自己立刻就把电话挂了。可是当他看了电话号码以后,他愣住了,因为打电话来的,正是自己那个快要升职成局长的舅舅。

年轻警察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带着极其抗拒的心情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并没有通话多久,年轻警察连连说了几句:“是,知道了。”然后他挂掉电话,然后从地上爬起来,对韩震说道:“韩先生,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如果你想等你律师来了再跟我们走的话,你现在打电话吧,我们在这里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