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四十五章 萧然的怒火

诺曼底餐厅内,终于不用陪着萧然的王强总算是逮着了这个机会,可以带着自己在杭城的小情妇出来吃顿饭。在吃饭的时候,王强随手便送了一台iphone6给她,把他这小情妇高兴的也顾不及自己是在高档餐厅内,站起身来撅着挺翘的小屁股就在王强那坑坑洼洼的脸上亲了一口。

王强嘿嘿笑了两声,一脸的志得意满。小情妇则赶紧把自己的手机卡插入新手机的卡槽,然后开始连上WIFI摆弄着新手机。

突然,小情妇站起身来跑到王强身边笑着说道:“老公老公,你快看,今天下午的时候竟然有人在帝王酒店附近裸奔,还被人拍下视频放在了网上。”

王强哈哈一笑,一把将小情妇揽入怀中,“这裸奔有什么好看的。你个小骚货是不是想要看男人没穿衣服的样子?想的话我们吃完饭就去帝王酒店怎么样?”

“嗯哼……老公,你好讨厌咯。好啦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小情妇在王强的怀里一顿嗔叫撒娇,把王强弄的浑身麻痒酥酥。

他目光无意识的在小情妇手中的屏幕上扫过,屏幕的画面恰好暂停在萧然一丝不挂,正在裸奔的画面处。

王强一看萧然那模样,顿时眉头一皱。心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人怎么长的这么像二少?”

王强赶紧推开小情妇,一把从她手中把手机抢过去。小情妇微微一愣,下意识地嚷道:“诶,你干嘛呀……”

“滚一边儿去,别BB!”王强点开手机上的那个视频,萧然放/荡狂奔的“销魂姿态”立刻出现在视频当中。王强看着那手机屏幕,整个人都被吓得颤抖起来。视频的结尾处,萧然被一辆警车赶来给带走了。王强赶紧站起身来,冲着身旁还保持着一连委屈模样的小情妇吼道:“快给老子滚开,老子有大事要办!”

小情妇也不是不知道王强的身份,见他这副模样,哪里还敢故作姿态,赶紧站起身来站到一边。王强把手中的手机扔给小情妇,然后想了想又摸了张卡给她。“卡里有一百万,密码六个八,自己拿去花吧。三天以后如果我还在,我会来找你的。三天以后如何我不在了,记得拿着这些钱,找个老实点儿的,疼惜自己的嫁了。”

说完,王强大步往餐厅门口走去。

小情妇呆立原地,整个人都傻了。王强刚刚那一番话,怎么听上去好像是在说临终遗言?

再说江枫这边,他手中拎着个黑箱子,直接和雨柔一起从珠宝店里走了出来。长这边大,他还是第一次手里拿这么多的金子,心里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不过江枫也清楚自己身犯钱缺,所以得赶紧把这一箱金子散财出去才行。否则长时间拿在手中,不仅自己会折财,同时自己还有可能会被牵连。

说来也巧,江枫一出金店没走两步,立刻就有一名乞丐冲到江枫面前来。“三天没吃饭了,可怜一点儿吧,可怜一点儿吧……”

江枫看了一眼眼前这乞丐,面黄肌瘦,腹部深凹,还当真是长时间没有进食的模样。他赶紧打开手中的黑箱子,从里面摸了两块金条递给乞丐,“老人家,这个你拿着。我身上没有现金,你拿这个去换钱吧。”

乞丐愣在了原地,明显被江枫这大手笔给震惊到了。江枫拍了拍乞丐的肩膀,然后跟着雨柔一起往雨柔停车的地方走去。身后,不断传来乞丐的道谢声:“谢谢,谢谢……”

等到江枫上了车,乞丐那佝偻的身子一下直起来,脸上可怜兮兮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双目黯淡没有神光的眼神,瞬间变得深邃且幽远。乞丐口中自言自语道:“总算是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年轻人,有机会这两块金条的情分,总归是要还的。”

江枫坐在雨柔的车上,一路总是走走停停。遇到捡垃圾的老太太,他给一根金条。遇到因为清理垃圾伤着手的环卫老爷爷,他给一根金条。遇到性感漂亮的姑娘,他还冲上去跟一根金条,顺便还留给对方的微信和手机号码。

就这样,江枫一箱金子在回到医院时,已经完全散光。

他把雨柔送到康纳德医院门口后没有跟进去,反正他现在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完全没有再去医院的必要。无论怎么看,去西湖水云居和韩初雪一起住,总归要(幸)性福快乐的多。

离分手的时候,江枫突然伸手到雨柔面前,“借我一百块,没钱坐车回家。”

雨柔顿时一脸无语地看向江枫,一路上他送出去了价值近两百万的金条,现在却要开口找她借一百块车钱,最极品之人恐怕莫过于眼前。

雨柔淡淡地说道:“上次你找我借一百块都还没还我。”

江枫微微一怔,没想到雨柔连这一百块钱她都还要计较。江枫讪讪说道:“还……一定还……”

雨柔从身上摸出一百块递给江枫,“你拿什么还?”

江枫接过那一百块,说道:“大不了让你嫖个几次,欠债肉偿总行吧。”

“无赖!”雨柔白了江枫一眼,转身朝着电梯口走去。

云溪路派出所内,被单独关押在拘留室里的萧然总算是熬到“TG-157”的药性完全过去。他全身一丝不挂的坐在地上,背靠着拘留室的墙壁。萧然努力的回想着,一点一滴地回忆起自己药性发作后所做的每一件事。

吱呀……拘留室的房间突然被人打开,王强手中拎着衣鞋裤袜走进拘留室内。一看到萧然此刻这一副狼狈的样子,王强双腿一软就在了地上,慌张地说道:“二少,属下来晚了,还请二少恕罪。”

萧然一声不吭地站起身来,走到王强身边拿起衣服开始穿戴。穿戴完以后,萧然声音淡漠,不含一丝情感地说道:“这次的事,往上肯定会有照片或者视频,立刻想办法阻止照片和视频的传播,我要它们在网上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丝痕迹。”

“这个属下已经派人做了,请二少放心,现在网上基本已经看不见您的照片和视频了。”王强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说道。

萧然微微吸了口气,身上突然散发出浓浓地杀意:“另外关于对付贺雷霆和韩震的事,立刻开始去办。还有,我不希望江枫能活过明天!”

“贺雷霆的弟弟贺武已经被缉毒大队的人带走,贺雷霆正在想办法捞他出来。我们的黑客已经黑进韩震的账户,给陈梦水转了一千万过去。匿名的举报信已经传到了省纪委,估计今天晚上就会有动静了。至于江枫的话,二少你放心,我亲自带人去干掉他。”

萧然扭头回来,目光对上王强。王强被萧然突然其来的这一眼看得心里发颤,他战战兢兢地说道:“二……二少,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把打我的那几个人找出来,我不希望他们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是,属下立刻去办。一定把他们找出来,一个不剩的解决掉。”

西湖水云居这边,江枫到了家门口后准备拿钥匙打开门。但想起上次韩初雪洗完澡被自己看光全相后生气的模样,江枫选择按了按门铃。

“来啦……”韩初雪甜美悦耳的声音从房内传出,一听到这声音,江枫感觉浑身都有些痒痒。

门一打开,江枫闭着眼睛就冲过去,双手紧紧搂住韩初雪的腰肢,头靠在韩初雪的胸膛,一脸紧张地叫道:“哎呀,初雪,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刚才电梯里竟然有一只老鼠,那老鼠……”

江枫用头在韩初雪的胸膛上蹭了蹭,心中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咋韩初雪那饱满雄伟的双峰不见了?变得一马平川……

咦?腰也变粗了,身上那股香水味也没有……

江枫抬头一看,只见韩震正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啊!”江枫惊叫一声,然后赶紧放开韩震倒退了两步。韩震后面,系着围裙,手拿着锅铲的韩初雪也是小嘴微张,满脸的惊讶。

江枫再扭头一看,客厅的沙发处,洪军也正在那里坐着。

这一下任由江枫脸皮再厚,也恨不得能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他“嘿嘿黑”干笑了两声,讪讪说道:“那个……韩叔,洪大哥,你们都在啊。”

“咳咳……咦?初雪,你在做菜啊?来来来,我帮你。”说着,江枫直接走到韩初雪面前,一把从她手中拿下锅铲就走进了厨房。

韩震直到江枫进了厨房以后,这才仿佛刚刚回过神来,他扭头看向洪军,一脸出神地问道:“洪……洪军,刚才……刚才我是被江枫那小子占便宜了,对吧?”

“额……这个……”洪军人老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了良久,只好硬着头皮点头,“好像是的,不过我想他原本想占便宜的人,应该不是你。”

洪军和韩震齐齐看向韩初雪,韩初雪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语无伦次地说道:“我……我去把江枫油炸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