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四十四章 害人终害己(下)

江枫伸手拍向萧然后背时,没有人注意到他手心里其实暗自扣了一张符纸。这张符纸并不是江枫自己的,而是袁算子准备用来害贺雷霆的那张鬼遮眼符。原本这张符纸已经被江枫毁掉里面的道元力,但后来他自己又注入了一股道元力进去,所以符纸又有了效用。

江枫把雨柔手中的酒杯和萧然手中的酒杯调换过以后,他嘴里还自言自语了一句:“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使诈,但调换一下总归是安全一些。”

说完,江枫伸手到萧然后背,将符纸揭下。同时他端起自己的酒杯道:“来来来,喝喝喝……我先干为敬。”

萧然恍然未觉手中酒杯已经更换,直接抬手就把酒喝了。放下酒杯时,萧然这才感觉有些不对。他把手中的酒杯拿着放在眼前晃了晃,然后赶紧看向雨柔手中的杯子。一个是紫玉材质,一个是白玉材质。区别之大,一眼分明。

萧然脸上立刻露出惊恐之色,他指着雨柔面前那个白玉酒杯颤声道:“你……你你你,你怎么会是用的那个酒杯?”

江枫立刻装傻,一脸不解地说道:“萧兄弟,你在说什么?雨柔那酒杯不是你一开始递给她的吗?”

雨柔和萧然之间,还间隔着一个江枫。萧然知道如果雨柔要换自己的酒杯,自己必然能够发现。但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真的是自己一开始弄错了?不对啊,萧然很肯定,自己绝对没有弄错。

江枫伸手在发愣的萧然面前晃了晃,“怎么?难道这酒杯有什么问题?”

萧然此刻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他感觉自己口舌开始干燥,呼吸开始渐渐加速。萧然只能咬着牙关,艰难地回答江枫,“没……没什么大的问题,只是可能酒的口感……”

砰!萧然突然一把抓住桌上的桌布,桌上那紫玉酒杯一下从桌子上掉了下来。江枫看萧然那模样,哪里会还猜不到萧然的确是在酒里动了手脚。

江枫暗自冷笑了一声,脸上那一脸伪善地说道:“萧兄弟,我看你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好,要不这顿饭我们改天再吃?”

萧然现在比任何人都想走,他对自己的情况了解甚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用强大的意志力控制住,恐怕药性就要发作了。萧然赶紧点头,“江兄弟说的对,我身体是感觉有些不舒服,那今天就不好意思了。我先走一步……”

“咳咳,先走归先走,但是要记得买单。”江枫干咳两声后拉着萧然的胳膊,笑着说道。

萧然感觉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快要靠近临界点了,他直接摸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银行卡扔给江枫,“里面有两百万,密码六个八,麻烦你结一下账。”说完,萧然逃也似的跑出了包厢。

江枫手中拿着银行卡,看着萧然逃跑的背影忍不住自言自语道:“你说这里面有两百万就真的有两百万啊?我不试试咋能确定?”

再说萧然这边,他一跑出帝王酒店就傻眼了,因为他此刻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开车过来。萧然赶紧从钱包里摸出几百块钱塞给站在门口的门童,喘着大气道:“快!给我安排一辆专车,送我去医院!”

门童赶紧把钱收下,彬彬有礼的对萧然说道:“好的先生,请您稍微等一下。”

酒店外面,正在蹲守江枫的几个王强手下看只有萧然一个人出来,几人立刻商量开来,“大哥,老大让我们修理的那个人没下来,只有这一个人下来了,怎么办?”

刘三略一沉吟,自言自语道:“两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去酒店,然后就一个男的出来了,那剩下那一男一女恐怕是在酒店里面开房间睡觉了。”说到这里,刘三一拍大腿道:“有了,把车开来,把这人弄走,让老大要修理的那个对象来接。”

“老大,这不对啊,我们怎么让那人来接他?我们又没他手机号。”

“笨!我们没有,这家伙肯定有啊。”刘三对着萧然指了指。

“对对对,还是老大英明,我立刻去把车子开过来。”

一辆白色面包车挺在萧然身旁,萧然眼前已经开始出现幻觉。所以车门打开的时候,他也没管酒店的专车为什么会是面包车,直接就钻进了车里。

萧然一上车,两名混混立刻把他挟持在中间,恶狠狠地说道:“说,刚才跟着你一起的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手机号码是多少。”

萧然此刻忍耐力早已经突破了顶峰,他一边扯着自己的衣服,头一边让一名混混的胸膛靠……

“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快给我,快给我……”萧然说着,手已经摸在了那混混的胸膛,并且还用一种十分娴熟特别的手法在他胸膛揉/搓着。

“老……老大,这家伙是神经病吧,他……他摸了。”那混混一脸震惊地对刘三道。

坐在副驾驶位的刘三一听,立刻回答:“没事儿,他肯定是在跟咱们耍花样,打他一顿就好了。”

“哦。”啪!那混混狠狠地煽了萧然一耳光,大声骂道:“滚开点儿,不然老子嫩死信不信。”

混混这一耳光萧然不仅没觉得有丝毫不舒服,反而心中一阵畅快,他把头凑上去对着那混混的脖子一顿乱吸,摸在他胸膛上的手已经向下转移。

“啊……老……老大,他亲我……他还摸我弟弟。”混混惊声叫道。

“净鸡/巴瞎说,你弟弟不是还在读小学吗?他上哪儿摸去。”

“他摸的不是我那上小学的弟弟,他摸的是我下面这个弟弟。”混混的声音都开始带着哭腔了,他一个大男人,这还是第一次被另外一个男人如此占便宜。

那混混赶紧跳到座椅上,对着萧然的头就是一顿乱踢,“王八蛋!老子叫你摸我,叫你亲我!艹你姥姥的!”

被踢的好像猪头一般的萧然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痛,反而这混混每踢一脚,他就荡/叫一声。声音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荡。

一不注意,混混的腿被萧然抱住了。他嘴里喃喃叫着“我要,我要……”然后直接把他的鞋给脱了下来,对着混混那双足以熏死三千只母蚊子的香港脚一顿乱亲。这一下这混混崩溃了,他自己的香港脚,那是连他自己都不能忍的。

混混大声叫道:“救命呐老大,这真的是个神经病,真的……”

刘三一听情况有些不对,扭头过去一看,正巧发现萧然正一把脱下这混混的袜子,对着他那脚趾头一顿吸吮。看到这一幕,刘三胃里一阵翻腾,险些没有吐出来。他赶紧叫道:“太他妈恶心了,停车停车!”

面包车停下来,刘三打开车门跳下车去,大声叫道:“把他拖出来!”

几名混混把萧然从车上拖下来,二话不说就开始打。萧然浪/叫声一拨接着一拨,他此刻体内“TG—157”的药效已经发挥到了极致。萧然突然一下扑倒先前被他“侵犯”的那个混混,一把将他压在身上哈哈笑道:“小美人儿,就不要挣扎了,你是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救命!老大救命啊!”混混不断挣扎着,整个人被萧然这疯狂的模样吓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萧然也没管这么多,嘴上的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疯狂地落在这混混的脸上、脖子上、胸膛上。

混混身上就穿了一件T恤,萧然直接把他的T恤撕烂成了布条。

“砰!”终于摸到了一块板砖的刘三二话没说,直接就对着萧然的头拍了一板砖。萧然回头看向刘三,那发红的双眼把刘三都给吓愣了。刘三突然惊叫了一声,“跑啊,这家伙真的是个神经病,快跑啊!”

刘三带着人钻进面包车就开始跑,萧然脑袋流着鲜血,在后面不断追着:“别跑啊,等等我,等等我……”

一边跑的同时,萧然一边拖着身上的衣服裤子。

很快,马路旁边的行人便纷纷尖叫起来,因为萧然此刻光着身子在裸奔。

丝毫不知道自己为了小心稳妥起见,所以做出换酒杯动作的江枫,此刻尚且还不知道萧然正在大马路上裸奔。他在刷卡付饭钱的时候,顺便让饭店的人帮他在pos机上查看了一下卡内余额。

这一查,卡内果真有两百万。付掉饭钱以后,卡里面的钱依旧还是个大额数字。

此刻如果江枫是个三好学生,那他就会老实巴交的把卡收好,等下次碰到萧然了再把卡还给他。但江枫是个老实巴交的学生吗?很明显,他不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枫魔性的笑声,从坐电梯到出帝王酒店就没有停止过。坐到了雨柔的车上后,江枫大手一挥道:“走!送我去个最大的金店。”

雨柔无奈地看了江枫一眼,最终还是选择送他去了周大福。

到了店内,江枫直接指着店里面的金条,一副土豪口吻地说道:“称!给我称足两百万的金条!”

ps:写书这么久,老虎第一次在月票榜上排进了前十。在此,老虎感谢每一个给我打赏的人,谢谢你们,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