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四十二章 周老爷子的外号

袁算子受伤了,萧然丝毫不敢怠慢,直接就让王强给袁算子安排了杭城最好的医院为其治疗。而杭城最好的医院是哪儿?自然首推康纳德医院。

奥迪A6开进康纳德医院的住院部时,五名急症科的大夫早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呢。早在车子还在路上的时候,王强便已经打电话给袁算子安排了病房以及医生。这就是钱权的好处,总是无时无刻为人提供着令人难以想象的便利。

看着袁算子被送进急症室,萧然总算是松了口气。作为萧家的嫡系子弟,萧然知道萧家的很多秘辛。所以他更加清楚,袁算子的安危对于萧家的重要性。

萧然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捋着额前的刘海对王强道:“找几个专业点儿的护工来照顾袁大师,务必让他早点儿康复。另外袁大师给的那个电话号码,立刻打个电话联系,然后派专机去把他接过来。”

“是,我一会儿就去安排这些事。”王强应道。

萧然点了点头,扭头看向对面那栋住院部的高楼。“周家老爷子也在这医院里,既然已经来了,无论如何都该去看看。况且我这次来,还得为我的百美图选一件最好的作品。你一会儿给我准备辆好一点的车,然后留点儿钱给我就可以先去办我交代的那些事了。”

“是。”王强立刻从身上摸出自己的钱包递给萧然,“二少,这包里有八千块现金,另外还有五张卡。每张卡里都存了两百万,密码全都是六个八。至于车的话,一会儿我让人开辆玛莎拉蒂过来,车牌号是87888。”

“嗯。”萧然接过钱包,然后直接往住院部,周通海所在的那栋楼走去。

周通海所在的七号病房内,雨柔正在给周通海削苹果。而周通海则在给雨柔讲他年轻时的英雄事迹,说到激动处,那简直就是眉飞色舞,唾沫横飞。

“雨柔乖乖,你是不知道你爷爷我小的时候有多厉害。当时在我们那村里,四乡八里的孩子。无论是比我年纪大的,还是年纪小的,全没一个人敢欺负我,只有我欺负他们的份儿。你知道他们给我取了一个什么样的外号吗?秦始皇!这外号是不是很霸气,是不是一下就彰显出了你爷爷当时与众不同的地位?”

“为什么他们要给你取这个外号呢?不应该是什么‘周老虎’、‘周大王’之类的吗?”雨柔见周通海讲的兴奋,所以就附应着开口询问。

“这个嘛,那自然是有原因。”周通海清了清喉咙,炯炯有神的双眼露出了回忆的眼神,一时间似乎充满了唏嘘感慨,好似在叹惜英雄时光不再一般。

“当年我还年轻的时候,我们村里的孩子都喜欢在放屁的时候,把手伸进裤子里面捂住屁股,然后把放出来的屁用手攥住,接着捂到别人的鼻子上。

你爷爷我那个时候个子小,老是被人这样欺负。后来我被逼急了,所以就想逼个屁出来报复那群小子。哪里知道我在逼屁的时候一下劲儿使大了,把屎给逼出来了。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就把手里的屎糊在了那群小子的嘴里。

从此以后,整个村子再无一人敢与我一战。而也因此得到了先前我跟你说的那个外号——擒屎黄。”

“噗!”刚刚咬一口苹果,准备试试这苹果甜不甜的雨柔,十分不淑女的一口把嘴里的苹果喷了出来。她忍不住娇嗔一声,“爷爷,你能不能不要在人家吃东西的时候讲这么恶心的事好不好。”

“恶心吗?哪里恶心了?当初爷爷可就是靠着这一招,才成为一代孩子王的。唉……忆往昔峥嵘岁月,光辉不复从前啊……”

雨柔一脸嫌弃,只好把手中那苹果放回了床头,然后起身去洗手间洗手。周通海有糖尿病,所以雨柔不准他吃苹果。他一见到雨柔起身,立刻兴奋拿起那苹果狠狠地啃了几口。贪吃、贪杯、贪色。周通海真正的外号其实是“三贪滚刀肉”。

雨柔刚刚洗完手从洗手间里出来,病房的房门立刻被人敲响,然后萧然推开病房房门问道:“请问周家老爷子是不是住在这里面?”

话刚问完,萧然立刻注意到雨柔,他惊喜地叫了一声:“雨柔,你也在啊。”

雨柔一看是萧然,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躺在床上的周通海冲着萧然道:“小子,以前没见过你啊,没事儿闯到我地盘儿里来干嘛?”

“老爷子您好,我叫萧然,我爷爷是萧定山。”萧然彬彬有礼的对周通海道。

周通海一听,立刻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原来你是萧定山那个老杂毛家的那个小杂毛生的小小杂毛啊?怎么样?萧定山死了没?你是不是来跟我们报丧的?”

周通海一番话不客气到了极点,萧然即便隐忍功夫再好,也热不住皱了皱眉。不过很快他眉头就舒展开来,微微笑着说道:“劳老爷子费心了,我爷爷他身体不错,一直也没进过医院。”

萧然这话说的客气,但其实也是在暗讽周通海只能天天呆在医院里,他都没死,他爷爷萧定山自然也不会死。

周通海好像浑然不知一般,直言道:“小杂毛,你别以为萧老杂毛不进医院是好事。他那人就是那臭脾气,死要面子活受罪。想当初他嘴里长了颗溃疡,这老东西也不懂那玩意儿叫溃疡,于是忍着疼打死也不去医院。我问他为啥不去,他居然给老子回答了一句,‘要是让人知道他嘴里长痔疮了,他还不得被人笑死啊?’所以我说,没事儿你们绑也要绑他去医院看看,不然说不定他哪天就嗝儿屁了。”

“这……老爷子说的也有道理。”萧然说出这句话,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吃了个死苍蝇一样难受。

萧然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雨柔,心中暗自组织了一下措词后对周通海道:“老爷子,晚辈能不能请雨柔出去吃顿饭,然后再把她送回来?”

“哦。这事儿啊,你跟雨柔她妈商量吧。”周通海十分干脆地说道。

萧然微微一怔,一脸疑惑,“这个……雨柔母亲不是因为生病了,所以在燕京医院疗养吗?”

“对啊。”周通海点点头。

“那我应该怎么找伯母商量呢?”

“没办法商量啊,所以这事儿……就是没得商量嘛,蠢!”

周通海“蠢”字一出口,萧然左手顿时捏了捏。周通海那一脸贱到极致的模样,真让他有冲上去揍他一顿的冲动。

正在萧然一脸尴尬,不知道该怎么接周通海的话,病房里气氛显得有些凝固时。江枫突然推开病房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个飘着肉香的饭盒走进病房对周通海道:“老爷子,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正宗的孔家红烧肉,真是要多好吃有多好吃,要多香有多香啊。”

早在江枫刚刚进门时,周通海就已经闻到了江枫手中饭盒里飘出来的肉香。周通海一下从病床上坐起来,兴奋地对江枫问道:“红烧肉?我能吃了?”

“不能啊。”江枫把头一摇。

周通海一听,兴奋的表情立刻变成了沮丧。他咽着口水兴致缺缺,“既然我不能吃,那你拿来干嘛?”

江枫把饭盒一打开,拿起一双筷子夹了一坨肉放在嘴里咀嚼着:“你虽然不能吃,但是能看着我吃嘛。”

“江枫,我们情义已尽!”周通海痛苦地抓着被子,不断咽着口水道。

江枫一脸坏笑,“大不了我背着你吃,这样总算是对得起你了吧。”他端着红烧肉一转身,然后立刻做出一副惊讶的模样看着萧然,“咦?这里还站着一个人?哎呀,看上去有些眼熟啊。”

萧然脸色被气的煞白,这病房就这么大一个,刚才江枫进来的时候明明就是从他身边经过的,现在才来这么一句“这里还站着一个人?”难道说自己刚才是鬼吗!

萧然很想就此离开,但长到这么大,他何时有过不达到目的就离开的。萧然笑着对江枫道:“上次我们在奇迹音乐餐厅见过。我还输给了你十万块。上次走的匆忙,所以也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萧然。”

“萧然?”江枫一听,立刻一脸兴奋地抓着他的手,激动不已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在报纸上看到过。说是有一个叫萧然的男人,去偷人西瓜不小心掉进了粪坑里。被人捞出来以后,他还边跑边笑边打嗝,原来那位大侠就是你啊。”

“不是。”萧然这两个字几乎就是从牙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的。

他从小到大,也算是见惯高官政要黑道巨枭的人了。面对那些人,他尚能应付自如。可是面对江枫和周通海,他第一次感觉自己快要被人惹崩溃了。

萧然直接对着雨柔说道:“雨柔,我想请你吃顿饭,你看行不行。”

“行,这当然行咯。”雨柔还没回答,江枫已经提前替雨柔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