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四十一章 斗法

蓝大力说出蓝小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蓝母和蓝小云脸上一点儿异样都没有,很显然二人是知道这件事的。那么问题来了,挖掘机技术……哦,不是,那蓝小云的亲生父亲是谁?

再联合蓝家被人布风水阵陷害一事,江枫心中忍不住有些怀疑,蓝小云的身世其实并不简单。不过这一切也得等到这顿饭吃结束了,然后私下里再找机会问问蓝小云,或者蓝母。

蓝母做菜的手艺不错,就连贺雷霆和韩初雪这种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也连连称赞。吃完时,蓝大力已经在凳子上坐不住了,身子一滑就钻到了桌子底下。

江枫和侯秦一起把蓝大力扶到了床上休息,蓝母打了盆热水替蓝大力插脸。蓝小云和韩初雪在外面收拾桌子,贺雷霆和侯秦则被蓝母一再要求在沙发上坐着别插手。江枫站在卧房的一旁,看着蓝母细心替蓝大力擦拭着脸庞。

蓝母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江枫说话,“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我刚嫁给他的时候,他有辆货车跑长途运输,家里的日子也还算过的去。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突然就迷上了赌。家里的一切都输光了,他为了不连累我们,所以主动提出和我离了婚。是生活的困苦把他变成今天这副模样的,放弃了男人的尊严,也放弃了以往自己的原则。有的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因为他遇见了我,所以才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会不会过的好一些?”

说着,两行眼泪从蓝母眼中无声落下。

江枫听着蓝母平静而又淡然的诉说,心中不知道为何,总是感觉有些酸楚。他忍不住问道:“伯母,方不方便告诉我小云的出生年月日,以及她出生的时间?”

蓝母扭头看向江枫,很突兀地问了他一句话,“你会看相算命?”

“略懂皮毛。”江枫道。

蓝母叹息一声,走到床头柜处拉开抽屉,她从里面拿了一张黄纸递给江枫。江枫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算命纸。纸上的字似乎是用朱砂写的,呈红色。但是江枫却感觉那颜色红的有些不正常,他捧着闻了闻。

一股麝香的味道。这不是朱砂,而是猫血!虽然制作之人用麝香遮掩了猫血的腥臭味,但江枫依旧将其分辨了出来。

江枫心中暗自凛然。猫血写出的生辰八字,天生自带三分煞气。蓝母还把它摆在床头,难怪她会被“怨念”入体,以致病倒。

江枫看了看算命纸,上面写着蓝母以及蓝小云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外带算命先生批复的谶语。

白若云,蓝母的名字倒是挺好听。谶语批复:天生刑克,幼时克父,长大克母。出嫁克夫,夫死克子。

好凌厉的谶语,江枫眉头暗自皱着,又开始去看蓝小云的谶语。“自古红颜多祸水,注定孑然渡一生。若得如意好郎君,郎君灾祸缠终生。”

一首简单直白的打油诗,直接说明了蓝小云注定要孤独终老,和谁谈恋爱都会害他灾祸缠身。一般来说,算命之人不会批复如此凌厉的谶语,江枫怀疑这又是故意有人为之。

他暗自掐算手指,替蓝母、蓝小云重新推算命格。

刚刚得出结果时,蓝母说道:“江枫,虽然我第一次见到你,但我能看出来你是个好孩子。原本我还期望着你不相信什么风水迷信,但没想到……我不想瞒你,小云的命格,就是这样的。”

“不对。她和您的命格都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我刚才已经推算过了,你们两个都应该是大富大贵的命才对。这张算命纸,是骗你们的。并且我可以告诉伯母您,你们这房子有人布了风水阵害你们。看来是有人不想让你们好过。”

“有人故意害我们?”白若云眼中闪过各种情绪,震惊、伤心、愤怒等等,不一而足。江枫很难从白若云的眼中判断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他想了想后说道:“伯母,我托人给你们准备一套新的住所,这房子你们不能继续住下去了,过两天我来帮你们搬家吧。”

“这……恐怕不太好吧。”白若云有些迟疑。

江枫摇头道:“伯母,如果是平常我就不劝您了。但是现在恐怕您得听我的,这也是为了小云的安全。”

一提及蓝小云,白若云连忙点头,“好,听你的,那谢谢你了,江枫。”

“江兄弟。”江枫还待说话,贺雷霆的声音突然在客厅响起。江枫连忙对白若云说了句“不必客气”然后走出卧房问贺雷霆,“贺哥,有事?”

“没什么大事,只不过刚才我公司那边打电话叫我过去一趟,我想问问你是不是一起走。”贺雷霆道。

江枫想了想后点头,“好,那就一起走吧。”说着,江枫对白若云告别:“伯母,那我就先走了,有空了再来探望您。”

“好,你有事你先忙。”白若云点头道。

接着江枫又跟蓝小云告了别,蓝小云忍不住问道:“江大哥,你没有用手机,我如果想要见你的话应该怎么联系您啊?”

“额……这样吧,我记一个你的电话,一会儿我就去买部手机,然后我打电话给你。”

“行。我的电话是……”

从蓝家出来,江枫一路上都十分兴奋的和韩初雪商量,一会儿他该给自己买个什么样的手机,毕竟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但是他没注意到,韩初雪脸色已经越发阴沉下来。韩初雪瓮声瓮气地问江枫:“买了手机,你第一个准备存谁的电话?”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你的。”江枫没经丝毫考虑便回答。

韩初雪一听,脸上立刻展露笑颜,“既然是这样,那一会儿给你买个iPhone6Plus。”

说话间,江枫他们已经走到了贺雷霆那辆加长宾利旁边。就在侯秦打开车门准备上车时,江枫突然叫住了他,“等一等!”

侯秦立刻站在原地,疑惑地看着江枫。江枫皱着眉绕车子走了一圈,最后他五指张开把手放在车身上。很快,江枫笑了笑。他绕到车头,弯腰下去摸了摸,很快他把王强贴在车头地盘上的那张符纸取了出来。

贺雷霆走到江枫身旁,看到那张符纸顿时一脸惊讶,“我这车下面怎么会有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鬼遮眼符,一旦侯哥上车眼前就会出现幻觉,然后撞车。”江枫一边说着,一边默默感受了一下符纸内蕴藏着的道元力。先前他就感受到车子附近有道元力涌动的迹象,现在他握着符纸感受的更加清楚了。

顶多三花聚顶的境界,江枫心中暗自得出定论。他略一沉吟,然后把右手食指放在口中咬破。江枫口中念念有词,突然他指尖那滴血竟然凝固的好像固体一般。江枫口中冷喝一声:“破!”

“噗!”正在车上,坐在萧然身边的袁算子突然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脸色苍白如纸。萧然大惊,连忙叫道:“停车!王强快停车!”

嗤……王强将车子急停,萧然关切地问袁算子:“大师,你怎么了?”

袁算子摆摆手,虚弱地说道:“有高人破了我的法,我现在要跟他斗一斗,二少你和王强先下车,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行!”萧然赶紧示意王强下车。两人下车以后,袁算子立刻从布袋子里取出一颗墨绿色的珠子,他左手捏着珠子,右手从布袋里取出一张符纸低声喝道:“杀!”

江枫手中的鬼遮眼符突然发出淡黄色的光芒,他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不错嘛,还挺有脾气,竟然敢反击。”

原本已经被毁掉到的符纸再度焕发能量,江枫感觉到大脑有些发昏,眼前的景物开始变得有些扭曲。这符纸的力量,竟是比之前大了一倍不止。

“哟,挺有货嘛,竟然还有法宝。”江枫右手凝成剑指,他飞快的在符纸上面虚空画了一个晦涩难懂的符号。江枫低喝一声“赦!”

“砰!”袁算子左手手中的珠子突然一下炸开,连带着袁算子左手也被炸的血肉模糊。袁算子不断吐血,在车上大声叫道:“二少,快!救我,送我去医院,快……”

“哦,好好好。”萧然赶紧坐到副驾驶位上,对着王强催促道:“快,去医院!”

“哈哈哈哈……”江枫仰头大笑,他自然知道自己对符纸的主人照成了什么样的伤害。单纯论斗法,他江枫怕过谁?

江枫在斗法时,贺雷霆没敢去打扰他。现在江枫放声大笑,明显是斗法结束。贺雷霆走到江枫身旁问道:“怎么回事?”

“有人想要整你,不过被我教训了一顿。走走走,先陪我去买手机。”江枫拉着贺雷霆就往车上走。

贺雷霆苦笑着摇头,今天一天,江枫已经敲了他五万块,一栋别墅。现在很明显,他还要敲他一部手机。

路上,袁算子从布囊里取出一张纸递给萧然,虚弱地说道:“这纸上的电话是我师兄的,二少,你打电话给他,叫他速来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