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三十五章 刚才谁要鸭子

白玉盒子里的龙筋断续膏用了差不多一半左右,江枫终于把洪易脚筋的断口都涂抹上了龙筋断续膏。此刻江枫擦了擦额头渗出的细密汗珠,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对着洪易问道:“感觉怎么样?”

“暖暖的,痒痒的,感觉很舒服。”洪易仔细感受着回答,可以看得出,他对于自己双腿恢复行走能力充满了信心。因为自从双腿残废以来,他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真切的感觉到这双腿的存在。

江枫点了点头,“你这些感觉是正常的,今天你就在这医院里呆着,二十四个小时以后你就可以尝试性的下路行走的。前面七天可能需要拐杖辅助,七天以后基本就会跟正常人的行走能力相差无几。等到龙筋断续膏的效用发挥完全,你的行走能力应该会远超一般人。”

“远超一般人不敢想,只要能恢复到正常水准就够了。谢谢你,江大哥。”洪易眼眶微红道。

江枫摆摆手,笑着道:“好了,太过客气反而显得生疏。”

江枫话刚说完,韩初雪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接通:“玲玲啊?有事吗?”

“什么?你今天生日?哎呀,生日快乐。吃饭啊,我这边恐怕有些不太方便呢……”韩初雪迟疑地看了江枫一眼,江枫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示意自己已经没事了。韩初雪对着江枫露出一个微微的笑意,然后回答道:“那好吧,我马上过来。”

韩初雪挂掉手机后对江枫说道:“我同学过生日,让我过去一起吃饭,我去一趟马上回来。”

“你一个人去恐怕不太安全吧,我派人陪你过去。”韩震道。

“哎呀,不用了。我一会儿从医院后门出去,然后坐出租车到同学约的那个地方,不会有事的。”

韩初雪话刚说完,江枫走到床头拿了一张纸和一支笔给韩初雪,“来,写个字了再走。”

“又来这个。”韩初雪一边说着,一边接过笔在上面写了一个“人”字。写完以后,韩初雪把头凑到江枫耳朵旁边低声道:“是位女同学,我去一趟马上回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韩初雪脸红的好像熟透了的红苹果一般。不过她心里也有窃喜,暗自高兴自己居然能如此有勇气。因为当着蓝小云和雨柔这两大“强敌”的面,她必须得宣示一下主权问题。

韩初雪吐气如兰的在耳边说话,气息微微吹进江枫耳中。江枫感觉自己心肝儿都在发颤,诱惑!这很明显就是赤果果的诱惑!

韩初雪拿着自己的小坤包离开了房间,江枫微微有些愣神。直到韩震伸手在江枫眼前挥了挥,江枫这才回过神来。他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然后抖了抖手中的便签纸,仔细看了一下纸上初雪写的那个“人“字。

这一看,江枫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韩初雪字迹秀丽,“人”字只占了纸张很小的一块地方,这代表寓意着“小人”。这即代表着,韩初雪这下出去会遇到小人。同时这便签纸有“康纳德医院”五个字,她恰巧把“人”字写在了“医”字上面,测字术里“医”代表着伤害和弥补,连在一起就是“有小人要伤害韩初雪”。

虽然江枫不知道那个小人是谁,但他绝不能坐视韩初雪受到伤害。他赶紧对洪易说道:“洪易你是杭大计算机系的高材生,如果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你能不能帮我追踪到她的位置?”

“没问题,不过我需要一台联网的笔记本。”

“医院有无线WIFI,我车里有笔记本电脑,我立刻让老杨送上来。”韩震明白江枫肯定是算到了韩初雪可能会出意外,所以连忙配合。

韩震一通电话,他的司机兼助理立刻把他的笔记本电脑送到了江枫这病房内。洪易拿到电脑以后,立刻开始熟练的操作起来……

一米阳光音乐餐厅。

这是一家酒吧和餐饮相结合的餐厅,一般这里有乐队驻唱。客人既可以在这里用餐,也可以在这里喝酒。兴致来了,还能到台上去一展歌喉。

韩初雪坐着出租车来到一米阳光的门口,一走进去,一个长着雀斑的圆脸姑娘便站起来对着韩初雪挥舞着双手,“初雪,这儿!我们在这儿!”

韩初雪一眼看过去,眉头立刻微微皱了起来。尹杰也在!尹杰对她有意思,韩初雪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以前没有江枫时韩初雪都对尹杰没什么感觉,现在有江枫出现了,韩初雪自然更加不喜欢尹杰了。

“快来啊初雪,快快快……”瞿玲不断招呼着,原本想转身就走的韩初雪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瞿玲迎上去十分亲昵地挽着韩初雪的胳膊,笑着指向位置上的十来个人介绍道:“来初雪,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这些朋友。”

在瞿玲刚准备介绍时,尹杰已经主动站了起来,他笑着对韩初雪道:“真巧啊初雪,原来你也瞿玲的朋友。”

“哦?真的是巧合吗?”韩初雪暗讽了一声。

尹杰尴尬地笑了笑,他指着身旁的萧然道:“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表哥,刚从燕京过来……”

“哎呀……初雪!”尹杰还没说出萧然的名字,突然就听见了一声带着惊喜的呼叫。那“惊喜”,真是浮夸到了极致。

尹杰一听到这声音,脸上表情立刻凝固了起来。韩初雪扭头一看,只见江枫正在门口正冲着她在挥手。

韩初雪顿时笑逐颜开,她赶紧挥手道:“江枫,过来,这边……”

“好嘞……”江枫挽起新换的长袍下摆,好似京剧武生走台步一般跑到韩初雪身旁。韩初雪十分自然地挽着江枫的手,对瞿玲说道:“玲玲,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男朋友,他叫江枫。”

“啊?你男朋友啊?”瞿玲有些尴尬地偷偷看了尹杰一眼,只见尹杰现在的脸色已经阴郁到了极致。

韩初雪又对江枫介绍了一下瞿玲,江枫连连对瞿玲说“生日快乐”。然后他目光一转,十分“巧合”地看见了尹杰。他兴奋地握着尹杰的手道:“哎呀,尹先生!好巧好巧,上次一别,我可一直都还念着你呢。心想着要是有机会,再让你请我吃顿饭就好了。”

尹杰嘴角扯了扯,整个人已经被江枫的厚脸皮给打败。真是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能像防弹衣一样能挡子弹的。“有机会再让你请我吃顿饭”这种不要脸的话,他是怎么说出口的?

尹杰还没搭话,一旁的萧然却站了起来,笑着说道:“韩小姐没来的时候,瞿玲就一直说韩小姐有多漂亮的。现在见到本人了,只能感叹瞿玲真是个诚实的人啊,说话连一点儿夸张的成分都不带。另外再美丽的女士一般挑男朋友的眼光也不会很差,比如江先生和韩小姐在一起一站,我立刻就明白了什么叫郎才女貌。”

“哎呀,太客气了。这些实话咱以后挑人少的地方说,人太多了说这些我有些不好意思。”

滚你妈,你会不好意思?尹杰心里狂呼着。

萧然微微笑着,顺带着还呼应了一声:“江先生果然是个低调有内涵的人,既然来都来了,那大家就一起坐下喝酒吧。韩小姐没到之前,我们正在玩儿真心话大冒险,要不我们继续?”

韩初雪正在犹豫,江枫已经开书兴致昂扬的卷起衣袖道:“好啊好啊,来来来。怎么玩儿的?”

“一颗色子猜点数,大家轮流猜。摇的人被猜中了,摇的人接受猜中的人处罚。猜的人猜错了,猜的人接受摇的人处罚。”萧然简单解释了一下规则。

江枫听后点头,“这个简单。好的,我先摇。”

江枫拿起桌上的骰盅摇了摇,然后放在萧然面前道:“来,你猜吧。”

萧然嘴角挂着自信的笑容,十分干脆地答出:“五点。”

江枫揭开骰盅后愣了愣,里面的色子果然是五点。他撇了撇嘴,抬头问萧然:“我可以耍赖不?”

所有人脸色都一窒,连韩初雪都觉得江枫的脸色已经厚到让她高山仰止的地步。萧然脸色不变,淡淡一笑,“玩玩而已,何必这么玩儿不起呢?”

江枫点点头,“好吧,那你说处罚吧。”

萧然点头,伸手一指舞台,“你去上面拿着麦克风喊一句‘有没有鸭子’。”

“靠,玩儿这么大?”江枫一脸错愕。尹杰脸上露着戏谑的笑容,韩初雪在一旁正准备替江枫说话,但是瞿玲却抢先说了一句:“哎呀,玩玩儿而已嘛,这么小气干嘛。”

瞿玲那一众朋友也纷纷跟着起哄,江枫被架在了台上,只好摇着头道:“好好好,我去。”

江枫走到舞台上,拿起麦克风大声喊道:“有没有鸭子,有没有鸭子?”他连喊了两声,整个大厅都沸腾了。

一名服务生跑到舞台旁边,怯生生地问江枫:“请问先生,您要什么鸭子。”

“北京烤鸭。”江枫淡淡地回答。

大厅立刻爆发出一声:“切……”

江枫笑了笑,放下麦克风走回位置上。他把骰盅推给萧然,笑着说道:“来,你摇,我猜。”

萧然点点头,心中暗自冷笑。他自小就对赌术十分有天赋,还跟着赌术高手专门学习过赌术。他凭耳朵能准备听出骰子点数,摇骰子又能保证千术高手都无法听出是多少点。刚才让江枫一句“北京烤鸭”躲过一场尴尬,他正不甘心呢。

萧然拿着骰盅,摇晃的速度忽快忽慢。他把骰盅一放下,笑着对江枫道:“你猜吧。”

江枫的右手放在桌子底下暗自捏了一个法诀,没人注意到,江枫的额头微微发出了一点儿亮光。这正是术法绝学,天眼通!

骰盅在江枫眼前,就好像是透明的一样。他笑着说道:“我猜里面是三点。”

萧然剑眉微微一挑,他很清楚地知道,骰盅里的骰子点数就是三点。他正准备想办法去改变骰子点数时,江枫突然一把揭开骰盅,然后兴奋地叫道:“果然是三点,好了,这次轮到你倒霉了!”

萧然嘴角的那一抹笑意终于没了,他淡淡地问江枫:“说吧,你的惩罚是什么?”

江枫伸手往舞台一指,说道:“去,拿麦克风说一句‘刚才谁要鸭子,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