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三十三章 无忧天命

当早晨的阳光自窗外照射进来时,一直在盘膝打坐的江枫突然一下睁开眼睛,然后一脸畅爽的伸了一个懒腰。他捏了捏自己中枪的地方,发现伤势已经完全愈合,基本再无任何大碍了。

江枫听见病房洗手间里有流水的声音,于是走过去看了看。只见韩初雪正在洗脸,洗手台上摆放了许多的化妆品。

江枫厚着脸皮挤进去,站在一旁看着正在洗脸的韩初雪。

韩初雪立刻叫道:“你干嘛呀,人家在洗脸呢,你快出去。”

江枫嘿嘿一笑,看着洗脸洗的尤其认真地韩初雪道:“真没想到,你们女人洗个脸都会这么麻烦。这些都是什么啊,比如这个。”

“哎呀,我们女孩子的事情一个男人问这么多干嘛,你手里那个是护脸霜,擦在脸上用的,让脸部皮肤水润光滑。”

“那这个护手霜呢?”

“当然是擦手上用的,让手部皮肤细腻柔嫩。”

韩初雪一解释完,江枫立刻放下手上的护手霜,拿起了另外一个化妆品瓶子。他一看名称,脸立刻就红了。江枫激动不已地说道:“真……真没想到啊,你们有钱人家的姑娘想的还真周到。这擦脸的有护脸霜,擦手的有护手霜。现在居然还有BB霜,我都不好意思问你这是擦哪儿的了。”

“啊?”韩初雪微微一愣,然后立刻反应过来江枫肯定把BB霜的作用给想岔了。她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处,又羞又怒地推着江枫道:“哎呀,你出去。那BB霜也是擦脸用的,你个坏蛋!”

江枫被韩初雪连骂带推的推出了洗手间,韩初雪一把将门关上,随手还反锁了。江枫站在门外“嘿嘿嘿”地笑着,低声自言自语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指定是要躲起来擦BB霜。擦吧擦吧,反正最后享受的是我,哈哈哈……”

大清早,这一串猥琐的笑声瞬间打破了医院的宁静。

江枫自己的伤好了,自然不会忘记他曾经答应过的事。他拿出自己的银针仔细消毒,然后去了周通海所在的7号病房。

敲了敲门后,周通海洪亮有力的声音立刻从病房内传出来,“进来!”

江枫推门进去,发现雨柔正坐在周通海的病床旁边给他削苹果。周通海一见来人是江枫,立刻兴奋地放下手中书籍,“江老弟,你来了。快,坐坐坐。”

江枫刚刚坐下,周通海顿时疑惑地看着江枫。看了一会儿后,周通海又惊又喜地叫道:“江老弟,雨柔刚才才告诉我,说你昨天出去又中了两枪,我正准备一会儿去看你呢。怎么现在你的伤看上去好像全好了?”

“我的伤的确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次过来就是想要替你治病的,怎么样?你现在方不方便?”江枫问道。

“方便,当然方便。”周通海兴奋不已。

江枫看了雨柔一眼,雨柔立刻反应过来,问:“需要我回避?”江枫点点头,雨柔立刻起身走出病房。

待雨柔离开以后,江枫看向周通海道:“老爷子,脱掉你的衣服吧。”

周通海双目一瞪,赶紧拿着枕头抱在胸前,一脸惊恐地说道:“不……不会吧,江老弟,你连我这种老头子你都有兴趣?”

江枫表情瞬间凝固,额头上三条黑线浮现出来。周通海连忙“嘿嘿”笑道:“开玩笑,开玩笑……”

在江枫给周通海治病的时候,一辆并不算太起眼的黑色奥迪A6开进了杭城。车子的后座上坐着两名男子,一名年纪较轻,看上去大约二十五六岁左右,穿着一身上灰色西服,胸前的左衣领上别着一枚钻石胸针,看上去十分华丽。

再配合上男子俊俏的面容,以及嘴角时刻挂着的自如微笑。这样的男人,无疑是秒杀一切雌性生物的存在。

在年轻男子身边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看上去年纪应该已经三十七八了。他也穿着一身黑色西服,但由于身材太过魁梧,脸上还挂着一条明显至极的刀疤,让他这身阿玛尼的西服看上去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不过不得不说,不管这男人穿什么,他身上那股狂霸之气却都能显现出来,一点儿不会受到遮掩。

不过中年男人明显对年轻男子十分尊敬,他看了一眼年轻男子正在仔细观看的图册,尽量压低声量问道:“二少,其实不过就是杭城的一块地而已,又何必劳烦您亲自走一趟呢?交给我王强,我保证一定替您办妥。”

王强口中的二少看了他一眼,轻轻把手中的图册合上,他双目平视着前方,脸上表情不怒不喜。“我让你杀了韩震他女儿,嫁祸给贺雷霆,你没有办到。然后我让你杀了贺雷霆,嫁祸给韩震,你也没办到。你的保证,让我如何相信?”

“我……这……二少,这两件事都是个意外,请二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一定……”

“算了。”二少手一举,立刻制止了王强继续说下去。他把手中的图册一展开,展示在王强面前。图册上的每一页都是一个女子的照片,个个未施粉黛,但却貌美如花。二少道:“我自成年以后,便计划着要为自己收集一副百美图。这图册上面的女人,基本都已经被我收入囊中,但是却唯独却一个绝世美人做我的百美图花魁。不过好在我已经有了目标,所以这件事要完成想来也不会那么困难。所以我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你杭城北区的那块地,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到杭城来办。”

“以二少的魅力,什么样的女人不是手到擒来。真是恭喜二少了,百美图马上就将完成,真是可喜可贺啊。如果二少在杭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还请二少尽管吩咐。”

二少微微颔首,点头“嗯”了一声。事到此处,相信也不难猜出,这位“二少”其实就是燕京萧家二公子,萧然。

王强道:“二少,我派人在杭城这边给你临时买了栋别墅,就在西湖旁边,要不我现在送您过去看看?”

“不必了。”萧然摇头,“我有一位表弟在杭城读书,你送我去他家就行了。他叫尹杰,是杭城大学的学生,你派人查查他的住址,查到了送我过去。”

“是,请二少稍等。”

康纳德医院这边,江枫终于为周通海完成了第一次治疗。把周通海身上的银针全都拔出来以后,周通海立刻下床打了一套军体拳。他既是兴奋又是激动,一边打拳的同时一边叫道:“神了,简直神了。从来没有感觉得这么神清气爽过,江老弟果然是高人呐。”

江枫一边给银针消毒,一边说道:“你别高兴的太早,这只是第一次施针。你的身体状况,恐怕得施针九次才会完全康复,在九次施针没有结束以前,你千万别在吃那些肉食,以及喝烈酒了,不然再出问题我可帮不了你。”

“放心,你放一万个心。我绝对配合治疗,早点儿把这一身毛病给治好。”周通海拍着胸膛保证道。

江枫点了点头,等周通海把衣服穿上后,他这才打开病房的房门,让病房外的雨柔进屋里来。

雨柔进去以后理所当然的先去看周通海的状况,发现周通海精神状态好了很多,雨柔一双美目顿时一亮。她赶紧问道:“爷爷,你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自从身体变差以来啊,真是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好过。”周通海哈哈笑道。

雨柔扭头看向江枫,十分真挚的对他说了一句:“谢谢。”

江枫摇头,“不必客气,都是一家人嘛……”

“谁跟你是一家人了。”雨柔脸色立刻变回原状。

江枫嘿嘿笑道:“你难道没听见你爷爷叫我‘江老弟’?按这个辈分来算,你就应该叫我二爷爷。来,乖孙女儿叫一声来听听。”

雨柔对着江枫翻了一个白眼,突然她脸上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于是赶紧走到周通海病床旁的床头柜前蹲下,拉开柜子的抽屉从里面取了一叠A4纸给江枫。

江枫接过一看,发现上面全是跟萧然有关的资料,包括他在燕京和那些女人有过暧昧,做过哪些伤天害理的事都一一记录齐全。当然,他的照片以及生辰八字,资料上也全部都有。

江枫仔细看了看那生辰八字,然后暗自掐着手指推算了一下。这一算江枫脸色顿时大变,他忍不住失声低呼:“居然是无忧天命?”

对于修行术法的人来说,人一生的命格都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而恰恰是这天注定的三分,却是至关重要的。

有的人一生下来就是注定的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克妻克子克亲朋。而有的人一生下来,就是注定事事顺利,心想事成。学什么东西都比别人快,做什么事情都比别人容易成功。即便他们什么也不做,也有父母兄弟支撑着他,帮衬着他,这种命格就叫无忧天命。

很不巧,萧然就是这样的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