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三十二章 威武猥琐的狗蛋儿

韩初雪从狗蛋儿嘴里接过江枫那小木箱子以后,转身就出了房门。直至韩初雪出了屋子,她才发现狗蛋儿居然也跟着一起跑出来了。

韩初雪蹲下来伸手摸了摸狗蛋儿的脑袋,“怎么?你想去看看江枫对吗?”

狗蛋儿“汪汪”叫了两声,让韩初雪感觉狗蛋儿好像真的能听懂她的话一样。不过事到如今她也明白了,江枫不是个普通的人,他的狗很明显也不是一条普通的狗。也许真的如他所说,狗蛋儿真的具有貔貅的血统呢。

“好,那你跟着我一起来吧。”韩初雪带着狗蛋儿一起进了电梯,下电梯以后,韩初雪带着狗蛋儿上了她那辆甲壳虫。

车子开着出了车库,韩初雪心里着急,所以一直没有注意到她身子后面有一辆黑色奥迪一直跟着她。

一直到车子上了马路,突然奥迪一加速撞在了韩初雪车子的尾部。韩初雪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把车子停了下来。而此时奥迪车上也下来了四名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韩初雪透过反光镜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她赶紧踩车子油门开车前行。

可是正前方,突然一辆黑色别克也开了出来,恰好把韩初雪的去路挡住。韩初雪的车是敞篷的,所以也没法锁着车门打电话报警。

眼看着前方别克车上下来三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后面也来了四个。正是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如此局面,韩初雪一个弱女子除了双手抓着方向盘流泪以外,别的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七人围到韩初雪身旁,其中一人伸手抓向韩初雪道:“韩小姐,我家老板请你过去见一面。”他话音刚落,蜷缩在副驾驶位上的狗蛋儿突然一下暴起,对着他的手就狂咬了一口。

嗤……狗蛋儿牙齿锋利无匹,就是这一口竟然直接从那男人手上撕下了一块肉来。

如此惊变吓得韩初雪尖叫了一声,但此刻狗蛋儿已经跳跃起来,一下扑在一个人的脸上,对着那人的脸就狂咬了一口。

也不知道狗蛋儿的牙齿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被它咬的人,血肉都会发出“滋滋滋……”的声音,就好像是放在烧红烙铁上的血肉一般,同时还伴随着血肉被烧糊发臭的味道。

“杀!杀了这条死狗!”手被咬的那人狂怒叫道。几名黑衣人同时从腰间取出手枪,五只手枪的枪口对准狗蛋儿,接连不断开了十几枪。

但是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狗蛋儿居然在原地左跳右晃,十几枪过后它竟然是毫发无损。狗蛋儿两条后腿一跃,又是扑到了一个人的怀中。它张着大口一咬,“嗤……”的一声又是血肉撕下一块。

七名训练有素,杀伐果断的黑衣人,一时间竟然拿一条狗没有任何办法。当七个人都各自受伤以后,狗蛋儿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它身上的狗毛一根根直立起来,好似无数根钢针一般。

不知道是哪个黑衣人先喊了一声“这狗邪乎,跑!”

七个黑衣人立刻转身就跑,但是狗蛋儿岂会就此放过他们。追在七人身后就是一声狂追,七个人的胆子彻底崩溃了,全都“妈啊,娘诶!”的叫唤着,就差没怪自己爹妈没给自己多生两条腿了。

两个不慎摔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在地上惊恐不已地爬着,狗蛋儿扑上去,两只前腿不断划拉着。它那爪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得又长又利,两人身上不知道划开了多少血痕。这一幕,真是血腥恐怖到了极点。

不过好在狗蛋儿并没有对二人下死手,它血红的双眼冷冷扫过抱着头不断颤抖低嚎的二人,然后转身昂着头往韩初雪那甲壳虫缓步走去。

在行走间,狗蛋儿的眼睛恢复正常,身上的毛发也变得柔顺了。两条前腿的爪子,也一一收了回去。

跳上车后,韩初雪前后左右看了看,一点儿不敢相信七个杀手竟然被狗蛋儿这么一条狗给打走了。回想着自己当初刚见到狗蛋儿时心里的嫌弃,韩初雪抱着狗蛋儿道:“狗蛋儿,我以后一定对你好,一定比江枫对你好!谢谢你,谢谢你……”

“喵喵……”没节操的狗蛋儿,竟然在韩初雪怀中发出了犹如小猫一般的叫声。

韩初雪也知道眼下这个地方不是久留之地,她赶紧发动车子继续前行,身子因为害怕所以有些微微发抖。

终于,车子顺利抵达康纳德医院。韩初雪带着狗蛋儿一起进入到江枫的病房中,进屋以后他便看见江枫正在病床上盘膝坐着,好像在冥想打坐。

韩初雪还没开口作声,江枫已经睁开了眼睛。他看了韩初雪一眼,然后又看了看韩初雪身旁的狗蛋儿,江枫眉头微微皱了皱后问韩初雪:“你刚才在来的路上是不是遇到了麻烦,然后是狗蛋儿帮的你?”

“你这也能猜到?”韩初雪惊讶地看着江枫。江枫眼神一冷,对着狗蛋儿就冷喝道:“你个馋嘴的东西,下山前我怎么跟你说的?你是不是吞进肚子里了?行不行我七天不给你吃的!”

狗蛋儿一脸委屈地趴在地上,口中发出“喵喵”的声音。韩初雪不明白江枫为什么要骂狗蛋儿,忍不住跺了跺脚道:“狗蛋儿是我的救命恩人,不准你欺负它!”

狗蛋儿一听,眼睛顿时一亮,翻身起来以后就躲在韩初雪身后兴奋地跳来跳去。江枫脸色一虎,似乎更加不高兴了,“怎么?你真要屡教不改是吧。”

狗蛋儿赶紧从韩初雪身后跑出来,一跃跳到床上在江枫身上讨好似的舔了舔。江枫没好气地说道:“你好不容易戒掉的,不要再重蹈覆辙。好了,你先出去吧,等我疗完伤了再出来帮你加固一下封印。”

狗蛋儿尾巴摇了摇头,一下从病床上跳下去。它跑到韩初雪身旁咬着她的裤脚拉了拉,江枫对韩初雪道:“你把我的箱子留下,暂时也先出去一下吧。”

“嗯。”韩初雪点了点头,低着头对狗蛋儿说道:“走吧狗蛋儿,我们一起出去。”

等到韩初雪和狗蛋儿离开病房以后,江枫立刻从小木箱子里取出玄光镜。他忍着手部伤口的剧痛,咬破自己的手指,如同上次一样在玄光镜上画出了一个“赦”字。

“玄光显声影!”江枫口诀一念,玄关镜立刻发出淡黄色的光芒。穿着一身白色道袍,打着哈欠的大师父出现在镜子影像里面。

大师父拍着嘴道:“怎么样?是不是被人打了好几枪,差点儿就嗝屁了?”

“你明明算到了还不提醒我!”江枫愤怒地冲着玄光镜吼道。

大师父撇了撇嘴,说道:“这是你命中注定应该有的劫数,我要是提前告诉你,那岂不是逆天改命?你也是修行之人,逆天改命会有什么下场你不会不知道吧。你大师父我都一把年纪了,还想多活几年呢。”

“好了好了,废话少说,你那龙筋断续膏给我一点儿,下山的时候忘带了。”

“你那龙筋断续膏给我一点儿……”大师父瘪着嘴模仿江枫的语气说话,然后一脸不满地说道:“你小子是把我的龙筋断续膏当俗世里的大白菜了是吧,你知不知道,这龙津断续膏要五十年才……”

“不给我就告诉大大师父,当年你背着他曾经给慈航玉清观的玉清掌门写过情书,那情书的内容是……”

“好了好了好了,臭小子。算你狠行了吧,我现在就给,现在就给!”玄关镜里,只见大师父脚踏七星,双手连续结了好几个法印。最后他拿出一张符纸一抖,符纸无火自燃瞬间化为灰烬。

很快,江枫那玄光镜内出现一个白玉盒子。他右手结印,五指一张放在玄光镜上,白玉盒子立刻被他从玄光镜中摄取出来。

大师父气得吹胡子瞪眼,他在玄关镜中说道:“好了,我可告诉你,这是我手里最后一点儿龙筋断续膏了,再想要得等三十年以后才有。”

“我信你才有鬼了呢。”江枫白了大师父一眼道。

“你小子!”大师父被江枫气的吹胡子瞪眼,不过最后他还是态度一软,摆着手道:“算了算了,这都是命,都是命啊。注定我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还你。来来来,反正牛脑袋都给你了,也不差这点儿牛尾巴,你手放在玄光镜上,我帮你疗伤。”

江枫嘿嘿一笑,连忙说道:“对了嘛,这还有点儿我师父的样子。”说完,他赶紧把手放在玄光镜的镜面上。

话分两头,再说韩初雪和狗蛋儿这边。

医院的服务台前面,狗蛋儿在那里各种表演,逗得一众护士哈哈大笑。虽然它卖相不好,但人家会卖萌啊。

护士们叫它站立它就站立,叫它打滚它就打滚。一众护士被它那萌态给萌化了,纷纷把它抱在怀中。

可是谁也没发现,狗蛋儿被那些护士抱在怀里时,两只狗爪子其实一直都放在护士的双峰上的,那表情……简直就跟江枫看到美女时一模一样,一样的……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