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二十九章 夺命狙击

江枫在离开康纳德医院时还没有忘记找雨柔借一百块钱,如果没有雨柔这一百块,恐怕他得悲催的徒步走路去找贺雷霆。

一路计算,最终江枫推测贺雷霆居住的地方应该是在东南方向才对。出医院拦了一辆出租车,江枫继续掐算着。出租车师傅回头看了一眼一脸高深莫测的江枫,问道:“兄弟,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东南方向。”江枫淡淡回答,若是长有一头白发再蓄一把白胡子,恐怕这是“仙风道骨”最完美的体现了。

哪知出租车司机根本没懂江枫这“高人风范”,反而眉头一皱:“东南方向地方多了,你倒是给说个具体的地名啊。”

江枫一脸无奈地摇摇头:“没有对方的生辰八字,很难推算他现在所在的具体位置。”

“你就说你要找谁吧。”出租车司机有些无语地说道。

“贺雷霆,你认识这个人?”江枫试探着问。

出租车司机也试探性地回答了一句,“是雷霆房产的那个大老板贺雷霆?”

“对呀对呀,就是他,你知道他在哪儿?”江枫惊喜地问道。

“靠。”出租车司机直接对江枫竖了一根中指,“你直接说你要去雷霆房产不就行了,装逼!”

说完,出租车司机直接踩下油门开动了车子。而江枫则愣在了后座上,脸上热滚滚的发烫,心里有想煽自己一耳光的冲动,典型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雷霆房产离康纳德医院并不算太远,江枫到雷霆房产公司楼下时,出租车费恰好从二十五块跳到了二十八块。江枫好说歹说,总算是让出租车司机答应只付二十五块车费。在出租车开走上,出租车司机恼怒地摇下车窗,直接扔了一个钢镚到江枫身上,开口骂道:“狗日的,这么抠门,这一块钱拿你去买药吃。”

江枫赶紧把那一块钱捡起来,大声对着那绝尘而去的出租车叫道:“谢谢了,好人……”

没有犯过钱缺的人,永远不知道小钱对于犯钱缺之人的重要性。也许一百万在江枫眼中,真的还没有这么几块钱重要。因为身上超过了五十块,那钱总是会以各种形式消失不见,根本就无法用在自己身上。

江枫自然也不会无聊到和这小小出租车司机置气,他转身一看身后的这栋雷霆大厦,也就是雷霆房产的总部所在。江枫眯着眼睛,从顶楼到底楼一一看下来,看得十分仔细。

看完以后,江枫又转身看了看雷霆大厦周边的环境,一时间他眉头皱了起来,低声自言自语道:“这栋大厦开窗直迎正东光照方向,往左和往右的视野都十分开阔。前方直对新安江,后方背靠萧然山。按理来说,这大厦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志向远大、心胸宽阔、光明磊落的人,为什么他会派枪手袭击初雪?”

江枫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进大厦去见贺雷霆一面,看过贺雷霆的面相后就大概能猜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江枫正准备进去时,突然看见一辆加长宾利开到了大厦的门口。四名穿着黑色西服的壮汉簇拥着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从门口走出来。江枫分明听见,守在门口的两名保安对那中年男子行了一礼,叫了一声:“贺董好。”

这人就是贺雷霆?江枫仔细观察了一下贺雷霆的面相,突然他感觉到内心一阵发悸。他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以他那角度恰巧看见对面宾馆有轻微的反光。江枫福至心灵,冲着贺雷霆就大喊了一声:“趴下,有狙击手!”

贺雷霆惊讶地看了江枫一眼,反应也是极快,身子立刻往一旁偏了偏。但毕竟反应再快也没子弹的速度快,贺雷霆的左臂还是被射了一枪。

这一枪的冲击力非常强,贺雷霆整个人倒退了两三步。江枫赶紧跑过去一把抓住贺雷霆,他拉着贺雷霆就准备往大厦里面跑。可那脚步还没迈开,江枫顿时看见守在门口的一名保安已经拔出了手枪,枪口对准的正是贺雷霆。

“趴下!”江枫一脚扫在贺雷霆的脚后跟,贺雷霆立刻倒地。砰砰砰……连续五枪在不足三秒钟的时间里开出,不过幸亏江枫把贺雷霆扫倒在地,使得这五枪全都打空了,不然贺雷霆非得去见牛头马面不可。哦,对,他肯定只能见到马面。因为牛头已经被李易峰上交给国家了……

一把黑星手枪的弹容七发,那保安一连打了五枪,那枪里肯定还有两颗子弹。所以贺雷霆并没有急着站起来,而是就地再滚了几圈。江枫则反应十分迅速,右手一捏法诀,暗念一声:“迷踪幻影!”

江枫脚步一跨,整个人仿佛鬼魅一般一闪就到了那名持枪的保安面前。江枫反身一脚把那保安踢的倒飞出去,然后回头冲着贺雷霆叫道:“快跑啊!”

贺雷霆明显是个练家子,脚下一蹬,整个人就划到了他那辆加长宾利旁边。贺雷霆冲着江枫叫道:“小心点,有狙击手!”

“妈呀!”江枫心中一冷,自己怎么把这茬儿给忘记了。身子一闪,江枫顿时感觉到右臂好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然后剧烈的疼痛感传来。江枫一看,这分明就是右臂被子弹给洞穿了嘛。

妈的,让老子知道开枪的人是谁,老子分拘了你的魂魄把你炼成游魂不可!江枫伸出左手握着右臂的伤口,暗自运转道元力封住伤口附近的穴位,让伤口不再继续流血。

贺雷霆拍了一下江枫的肩膀,伸手打开宾利的车门对江枫道:“兄弟,先上车。”

江枫点了点头,赶紧钻进宾利车中。随后贺雷霆也上了车,他大声喊道:“老王,赶紧开车!”

宾利立刻启动,但随即而来的又是“砰”的一声,宾利车窗被洞穿一个小洞。“我艹!”江枫咒骂一声,因为他左臂也中了一枪,子弹还留在了左臂里面。宾利车开动,车速骤然增加。如无意外,江枫他们这次算是脱离危险了。

江枫一边用道元力逼出左臂内的子弹,一边没好气的对贺雷霆说道:“大哥,咱们好歹也是杭城有名的老板了,这么漂亮的一辆车,就不能给装个防弹玻璃?”

贺雷霆一脸尴尬,“这车是装的防弹玻璃,但那狙击手用的可能是类似于北约穿芯钢甲弹之类的特种子弹,所以防弹玻璃也没用。”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应该从来没见过小兄弟,还没请教小兄弟的尊姓大名,为什么要救贺某?”

“我叫江枫,至于为什么救你,其实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上午的时候,韩震的女儿韩初雪在车库遭到枪手袭击,如果不是我为她挡了子弹,恐怕她凶多吉少。你和韩震正在争抢北区旧菜市场那块地,那枪手是不是你派去的?”

“原来你是韩震的人。”贺雷霆皱着眉想了想,然后说道:“韩震打过电话质问我这件事,我回答他说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他似乎并不相信我。实际上如果不是你出现,我几乎就要怀疑这次的枪手是不是韩震派来的了,你看这个。”说着,贺雷霆拿出手机打开信息的收信箱,他把上面第一条信息打开。

信息内容是:“贺雷霆,你竟敢对我女儿下手,这件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就这样一句话,没有署名,但却直接把发信息的人指向了韩震。江枫眉头一皱,摇头道:“不可能,韩震绝不可能派枪手出来杀你。他一个正当商人,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去找枪手?”

“嗯。我也相信不是韩震,这件事恐怕另有内情。”贺雷霆道。

“你的意思是,还有人对北区旧菜市场那块地有想法。所以他们想要挑起你和韩震之间的争端,然后他们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

“没错。”贺雷霆点了点头道,“我是想得到北区那块地没错,但我贺雷霆不会去对人家的女儿下手。要争要抢,我贺雷霆自然有我自己的手段,拿人家妻儿做文章,我贺雷霆还没下作到这个地步。

在杭城,有资格争抢北区那块地的只有我和韩震两个人。但杭城之外,却不排除有人在觊觎这块肥肉。他们伤韩震女儿,目的就是引韩震对我动手。他们又想杀我,如果我死了。那韩震的嫌疑就会最大,他一来会受警方立案侦查,二来我手下的人也不会放过韩震。届时,韩震不可能再继续开发北区那块地。”

“如此一来,你们两个都会出局。而那个想要入局的人,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插手进来。”江枫眉头紧锁,一时间也逐渐理清了事情的头绪。

虽然贺雷霆所说的这些话,做的这些分析都只是他的一面之词。但江枫却比较相信他,因为从贺雷霆的面相上江枫能够看出,贺雷霆的确是个极富魄力之人,但他同时也的确是个光明磊落之人。

拥有天额饱满,地庭方正这种面相的人,江枫不太相信他能做出枪击别人女儿以作威胁的这种龌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