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二十六章 坑孙狂魔

雨柔身旁的八个壮汉,个个身上都充斥着森然的气息。很显然,这八个恐怕就是传说中训练有素的人形兵器。当然,也被称之为特种兵里的特种兵。

当兵的人和当匪的人,身上那股气质截然不同。前者气势内敛,不动如山侵略如火。后者好像是一座活火山,挨近了可能就会被喷出来的岩浆伤到。

江枫身上还有枪伤在身,可没把握能打得过这些人。所以在阿强和阿壮朝着他走来了,江枫赶紧说道:“你爷爷刚才喝酒了。”

周通海微微一愣,缩着脖子一下伸直,一脸惊恐地看了一眼雨柔后他冲着江枫大叫了一声:“臭小子,你没义气!”

“他不仅喝酒了,并且喝完还吐血不止,应该是爆了血管。”江枫接着说道。

周通海脸都气红了,“臭小子,我看错你了!”

“原本他这样的情况是应该就此嗝儿屁的,但是因为有我在,他现在才能这么有精神的骂我没义气。我师门世代相传的医术,可以医治他身上的所有病痛。你的人如果碰我一下,我发誓绝不救他。”

江枫这语速控制的很好,说完最后一个字时,恰好阿强和阿壮的手伸到他衣服旁边,差一点点就碰到他的衣服了。

不过听完江枫的话,阿强和阿壮也不敢再继续妄动,选择了回头看向雨柔。

雨柔沉默了一下,一双美目扫向周通海:“爷爷,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周通海仰头看着天,顾左右而言他。“哎呀,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咦?天上还有飞机……”

一看周通海这样子,再看地上的美酒佳肴,对自己爷爷了解至深的雨柔哪里可能还不知道真相。她气得跺了跺脚,不满地大叫了一声:“爷爷!你答应过我什么!”

周通海此刻就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怯生生地站在一边,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食指道:“只……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嘛。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来……我们拉钩钩。”

“哼!”雨柔看向江枫,冷冷问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爷爷的病,你真的能治好?”

也难怪雨柔怀疑,周通海的病可是老人病,是由几十年恶劣的生活饮食习惯造成的,别说是国内的医生了,就算是国际上心脑血管病的权威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医治。

江枫淡淡一笑,伸手指了指刚才周通海吐的那一滩血,也不说话。

雨柔顺着江枫所指的地方看过去,那刺眼的一滩血使得她俏脸顿时一白。雨柔赶紧冲着阿强和阿壮喊道:“阿强、阿壮,快回来。”

阿强和阿壮立刻回到雨柔身后。

雨柔冲着江枫问道:“你说,要什么样的条件才答应医治我爷爷?”

“什么样的条件?”江枫眼珠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嘴角立刻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这笑容像极了一头大灰狼遇上撞到手里来的小红帽一般,很显然江枫心中恶趣味已经升起。

江枫微微干咳了一声,说道:“其实我刚刚正和你爷爷谈条件呢。他说他有三大宝贝,人多、钱多、孙女美。我这个人生性善良,一般也不会招惹什么人,所以不需要人多。另外钱对于我来说意义不大,所以……刚才我就是在跟他商量,让他老人家把他那漂亮孙女借给我玩玩儿。”

什么叫把他孙女借给我玩玩儿?听到江枫这句话,雨柔顿时俏脸气得煞白。那因为急促呼吸而剧烈起伏的胸膛,带动着胸前那对诱惑人至深的完美隆起微微发着颤抖。这一幕顿时把江枫眼睛都看直了,就差眼珠没从眼眶里飞出来,直接贴在雨柔的胸部上去。

一旁的周通海听完江枫这话,连忙举手声明道:“柔柔,你爷爷我可是抵死没从啊。你说说,爷爷我怎么可能做出那等出卖孙女换自己苟活人世的事呢。爷爷我年纪大了,活不了多久了,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怎么可能为了自己再把你便宜给这臭小子。”

妈蛋,这老家伙未免也太无耻了。刚才是谁死皮赖脸的向我推销,说他孙女长得漂亮,要死要活非要给我介绍认识的?

不过江枫也明白,周通海这其实是在激雨柔。站在周通海前前的江枫把右手背在身后,悄悄给周通海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雨柔听了周通海的话后果然上当,她直接说道:“可以,只要你能治好我爷爷,想要怎么玩儿我你直说。是上床是吧,希尔顿还是四季酒店任你挑。”

强大,直接!江枫一听顿时猛咽口水,脑海里竟是忍不住想到了和雨柔玩儿什么捆绑,皮鞭之类的玩意儿,恐怕绝对爽翻天。

不过此刻反对的声音立刻冒出来:“不行!绝对不行!”

周通海两步走上来,二话不说就对着江枫的后脑勺拍了一下。“臭小子,别得寸进尺。我家柔柔的清白岂能就这样便宜你,我顶多能允许你们处一处,至于其它的……咳咳,等结婚领证了再说。”

“结婚领证?爷爷!谁要和他结婚领证啊!”雨柔跺着脚一脸焦急,她还真怕江枫顺杆往上爬,直接就说要和自己结婚领证呢。要真是这样,那还不如就便宜他一次,也总比便宜他一辈子好。

坑孙狂魔,舍周通海其谁?

周通海那一拍,直接打断了江枫所有一切美好的幻想。他也自觉自己不应该不给这位刚刚结下来的这位忘年交面子,对他孙女儿那么过分。

江枫想了想后说道:“上床什么的就免了,不过我现在正在住院。我医治你爷爷的唯一条件就是,在我住院的这段时间里,你得来做我的女仆。”

“女仆?”

“女仆?”

周通海和雨柔各自失声叫了一句,就连雨柔身后站着的八位壮汉也是脸色怪异,明显是憋着笑意却又不敢笑出来。很明显,他们脑海中此刻也在脑补雨柔做人女仆的模样。

周通海虽然对江枫提出的这个条件很意外,但却暗自想了一下可行性。自己家的孙女虽然什么都好,但那脾气和明显有些变弯的取向却一直令周通海头疼不已。如果借助这次的机会,让她好好和江枫相处一下,说不定还有机会扭转。

想到这里,周通海顿时不再说话了,而是静待雨柔的选择。当然,自家孙女,她究竟会怎么选,周通海再清楚不过了。

果不其然,雨柔只是略微考虑一下,然后便点头答应:“好,我答应你。但是我警告你,你最好真的能治好我爷爷,否则我雨柔发誓,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嗯嗯,我知道。欲仙欲死嘛……”

“你……”

江枫摆了摆手,道:“好了,别欲仙欲死的。女仆就该有女仆的样子,去去去……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换一身女仆装以后到我病房来找我。”

说完,江枫眯着眼睛笑着对周通海道:“老爷子,我明天还是为你治病。”

“啊?额……哦。”周通海尴尬地看了雨柔一眼,也不知道该作何表态。

从天台下到二十七楼,江枫还没走到自己那病房的门口,顿时看见周筱雅正蹲在那里抱着头痛哭。江枫赶紧走过去,试探着对埋着头的周筱雅问道:“筱雅,你怎么哭了?”

“我把我的病人弄丢了,呜呜呜……”

“啊?你的病人不是我吗?”

“呜呜呜……嗯?”

周筱雅的哭声戛然而止,她赶紧抬起头来,一看果然是江枫,顿时兴奋不已。

“江先生,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我从二十七楼找到了十六楼,到处都没有看见你的身影,我还以为把你给弄丢了。”

江枫脑门顿时浮现三条黑线,自己这么大个人了,是说丢就会丢的?

“好了,扶我进房休息一下。”

“好好好。”周筱雅不停地点头。她刚刚伸手扶住江枫,身后突然有声音传来:“请问,是江枫先生吗?”

江枫愣了愣,转头看过去。

一名穿着制服的女警察正笔直地站在那里,女警察腰间系着枪囊,手枪插在枪囊里,看上去颇有一番英姿飒爽的感觉。

“是你?”

江枫和女警察几乎同时发声。

这个女警察不是外人,正是当初在快餐店,由江枫协助她击毙了两名匪徒的李紫薇。

李紫薇赶紧两步走上来,她一把抓住江枫的胳膊问道:“你快说,上次是不是你抓着我的手,向那两个匪徒开的两枪?你到底是什么人?枪法为什么会这么好?”

江枫把手从李紫薇的手中挣脱出来,对于李紫薇这副审问的态度他有些不太喜欢。江枫皱了皱眉道:“我又不是你的犯人,凭什么告诉你这些。”

“你!”

“那我以朋友的身份问问你,为什么你会受枪伤,你会不会愿意回答我?”李紫薇的身后,李冰薇也走了过来。

与往常不一样,李冰薇今天肩膀上扛的三粒花。她能这么快官复原职并且加升一级,全靠的是江枫。所以当她在刑警队接到地区派出所转来的枪击案资料,看到上面是江枫的名字后,她主动带了自己妹妹李紫薇前来。

一是为案子,二是为探望一下江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