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二十五章 同道中淫

康纳德医院一共有三栋楼,江枫和周老爷子住院的这栋楼一共二十八层。周老爷子拉着江枫说带他尝点儿好东西,结果江枫就直接被周老爷子来到了顶楼天台。

周老爷子走到一盆万年青旁边,刚刚蹲下腰准备把那盆万年青挪开,可突然他又不动了,直接扭身看向站在一旁的江枫问道:“小伙子,你年轻力壮的,站在一旁看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头子搬这么重的花盆,你好意思吗?”

好意思,还是不好意思,这是一个问题。江枫自觉自己从小就是学五讲四美三个热爱的好青年,可不能撒谎骗一个老人家,于是他十分诚实地点了点头:“好意思。”

周老爷子一对铜铃般的大眼顿时一瞪,当即斥道:“好意思也得来搬,快!”

“既然好不好意思都要搬,那还假惺惺地问人家好不好意思干嘛?”江枫嘴里唠叨着,但还是挺周老爷子的话,走过去把花盆给挪开了。

花盆下面居然是一个洞,洞里面放了一个木篮子。江枫把木篮子提出来,周老爷子不停地咽着口水催促:“快,打开,打开啊……”

江枫把木篮子的盖子打开,只见里面放了一小坛子酒,以及一只烧鸡,一砂锅装着的鲍鱼,还有一盅用鱼刺、海参、鲍鱼、干贝等珍贵食材熬出来的佛跳墙。

周老爷子拿起那一小坛子酒,沿着口水道:“八十年的正宗陈酿女儿红啊,这得是哪家的倒霉姑娘,居然一辈子都没嫁得出去。不过也全靠她没嫁出去,竟然留下如此极品美酒。”

“不行,不行,等不及。老头子我必须先喝上一口解解馋,这里这些吃食,小伙子你随便吃。老头子喝几口了就把酒给你喝。”

“没事没事,不用客气。”

江枫拿着勺子和小碗盛了一碗佛跳墙出来,刚喝一口那汤顿时感觉荤香可口,不油不腻。汤汁从口里咽进喉咙,每一个味蕾似乎都跟着在欢呼跳跃。

好东西!江枫暗道一声,赶忙又喝了几口汤,然后用筷子夹了一只鲍鱼。

一连喝了好几口女儿红的周老爷子把酒坛子放下,感叹道:“足足憋了三个月啊,为了喝到这东西真是比打一场游击战还要累。怎么样小伙子,这菜是否还合你胃口?我可告诉你,当今天下能够吃到这几道菜的人,恐怕不超过十个人。要不是老头子我活了一大把年纪,还有几分老脸可用,也绝对请不动做这几道菜的人再出手给人做菜。”

“好吃,真的很好吃。这几道菜简直就不能叫做菜,而应该被称为一门艺术。这味道,那真简直是……”江枫嘴里塞了半只鲍鱼,一边咀嚼,一边说着。

“哈哈哈。”周老爷子仰头长笑,“也是你小子有福气,要不然呐……”

“噗……”周老爷子话刚说出一半,突然张口就吐了一口鲜血。这突变可把江枫给吓了一跳,江枫拉过周老爷子的右手一看,手掌上的“寿纹”正在急剧变暗,若是再不施救的话他恐怕马上就得去见阎王爷。

江枫赶紧问道:“老爷子,你这是犯了什么病?快说啊。”

“娘……娘个巴子的。老头子的运……运气也太倒霉了,喝口酒居然就要爆血管……”

爆血管?脑血栓或者高血压。我靠!得了这些病还敢喝酒,还喝正宗的八十年陈酿女儿红?这他娘不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嘛。

江枫心里疯狂吐槽着,手上反应极为迅速。幸亏他随身携带有银针,针囊一展开,十几根银针抽出。江枫口中念道:“天地分阴阳,万物化五行。今借生灵气,助我焕生机!”

灵气生机针一施展出,丝丝白色气体立刻从江枫插银针的地方进入到了周老爷子的体内。原本全都微微颤抖,眼看着就将不久于人世的周老爷子身子立刻平定下来,不再继续颤抖。

“嗬……嗬嗬……啊,噢……”周老爷子嘴里不停地怪叫着,原本已经没有了血色的脸,此刻又慢慢恢复了红润。

江枫轻轻转动提拉着周老爷子身上的银针,确定他身体已经完全没事了以后,他这才把银针从周老爷子身上拔下来,小心翼翼地为银针消毒。

前一刻还濒临死亡边缘的周老爷子,在江枫拔完最后一根银针那一刹那立刻站了起来。他弓步出拳,五拳以后接了一个高踢腿,和侧身反踢,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熠熠。

活动了一下筋骨后,周老爷子既兴奋又激动地握着江枫的手道:“可以啊小伙子,你这一手不简单啊。你快告诉老头子,你是不是医术高超,是个深藏不露的世外高人。”

江枫十分随意地点头,“嗯,没错,你猜对了。”

“高人,高人……”周老爷子赶紧端着那一盅佛跳墙放在江枫面前道:“高人,你告诉我小周,我这一身什么高血压、动脉硬化、脑血栓之类的病,你能帮我治好不?”

小……小周?江枫不得不承认,他自己已经算是个很没节操的人了。然而这位周老爷子,明显比他更加没有节操。为了求人,以临近七十的高龄,竟然做得出自称“小周”这种事。

就凭这个,江枫也觉得必须救这位投契的老者,于是他点点头:“要治好你的病应该不会太难,但治病期间你可不能再酒了。除非等治完以后,一天可以多少喝点儿。”

“你治完我以后,我就可以喝酒了?”周老爷子更加兴奋了。他紧紧地抓着江枫的手,说什么也不肯放开:“高人啊,以后我小周能不能喝酒吃肉可就全看你的了。只要你能治好我,钱你要多少随便开价,房子要什么地方的你只管说。

如果这些俗物你都看不上的话,那有没有你看不顺眼的王八蛋,你只需要告诉我他的名字,我保管让人去他蛋给捏碎了。”

“咳咳……要不……这些都等我治好你再说?现在说这些有点儿为时过早了。”

“行,行行行……”

说完,周老爷子搓着手,脸上竟然破天荒一般露出了有些害羞的表情。这么一位老爷子,突然露出这样的神情,顿时让江枫忍不住菊花一缩。他赶紧说道:“老爷子,您还有什么话尽管直说,咱能不能不要做这样的表情出来?”

“这个嘛,咳咳……高人啊,小周我有点儿不太好意思说呢。”

“尽管直言,尽管直言,千万别跟晚辈客气。”

“那我可说了啊。”周老爷子依旧搓着手道:“高人,你看你连我的高血压、脑血栓这些大病都能治。那要不你再看看,我还能焕发人生第二春不?你看我虽然人有些老了,但我心还年轻啊。我每次在陌陌上和那些老娘们聊天,她们都热情的很呢。咱这杆报废多年的老枪,能否再上战场,可就看高人您的了。”

“噗……”江枫刚刚舀到嘴里的佛跳墙汤汁一口就喷了出来。他哪能想到周老爷子想要说的,竟然是这个要求。

同道中淫,绝对的同道中淫啊。

江枫放下手中的汤碗,看着周老爷子道:“老爷子果然是老当益壮,老而弥坚啊。这等活到老,干到老的精神,真是我辈楷模啊。老爷子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让你雄风不减当年。”

“嗯?此话当真?”周老爷子已经兴奋地和江枫笑起了京剧。

“当然是真的。”

“果然?”

“如假包换。”

“好!好啊!”周老爷子拉着江枫的手,真是越看江枫就越顺眼。他笑着对江枫说道:“对了,我叫周通海,还没问高人你叫什么名字呢。”

“江枫。”

“哦,江枫。好名字,好名字。”周通海又问道:“找女朋友没?有孩子了没?”

“没有,没有。单身……”

“哦。原来还是单身啊。单身好,单身好啊。”周通海眼睛放着亮光,一脸笑意说不尽的猥琐,一点儿老成持重的感觉都没有:“江枫兄弟,我告诉你。我有一个孙女儿,那长得可漂亮了。我发誓,我这孙女儿绝对继承了我的优良血统,长相比之电视里的那些什么名星,那可不知道强多少倍。我看你们两个年纪相仿,要不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继承了您的优良血统?”江枫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周通海,愣是没能看出周通海的血统究竟优良在什么地方。

不过看周通海一副赌咒发誓的模样,江枫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那谢谢老爷子了,就怕你孙女到时候看不上我。”

“那指定不会。我那孙女儿啊其实人漂亮,心地也好。就是从小被我和她爸给娇惯了一些,脾气嘛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差。但是你放心,只要她敢欺负你,我一定站在你这边。”

“爷爷!你不好好在病房你呆着,跑天台来干嘛?”周通海话音刚落,天台楼梯那扇门立刻跑进来一名女子以及八名壮汉。

那女子一看见江枫,立刻瞪着大眼睛叫道:“是你?”

江枫也是微微一愣,脱口叫出:“雨柔?”

雨柔俏脸一寒,冷冷说道:“好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阿强、阿壮,他就是那个欺负我的混蛋,把他抓过来!”

江枫一看雨柔身旁的那八个壮汉就不是简单人物,他赶紧看向周通海道:“老爷子,你刚才可说了,你孙女欺负我你一定站在我这边的。”

周通海缩着脑袋不敢去看江夏,他知道自己背着乖孙女喝酒,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周通海弱弱地说道:“我现在不就站在你这边的吗,站在你这边,又不代表就会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