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二十一章 怪蜀黍猥琐怪蜀黍

五鬼运财之术是一门十分高深的术法,它的高深之处不在于施术的复杂程度,而在于养五鬼的困难。

一般来说,人死以后三魂六魄便会消散,根本就不可能变成鬼,更加没有什么下地狱轮回转世的可能。唯独就是有些人会在一个阴年阴月阴时的极阴时辰过世,然后死后埋葬的地方又是个极阴之地。

这样的人,死后会如同有执念未消的亡魂一般,生成一道“怨念”。而这“怨念”远比一般的“怨念”厉害,它们会具有吞噬性,最喜欢吞噬普通的“怨念”。一旦吞噬到了足够多的“怨念”,他们就会变成“怨灵”。

这样的怨灵如果被修炼的术士抓到,加以培养驯服,就可以成为民间所谓的“鬼”了。

由此可见,鬼的形成条件是非常严苛的。普通术士要抓到一个“鬼”都很难,更别说是集齐五个了。所以五鬼运财术,平日里听就是经常听说,但真要会使用此术的术士,那真是少之又少。

江枫一道指令发出,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变成了一片虚无一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等到江枫再次感觉到脚踏实地时,人已经到了一个宾馆的房间里面。他很清楚,这就是羽泉宾馆的777房间。

房间里响着“哗啦啦”的流水声,江枫知道黄明德肯定是在洗澡。他把黄明德留在房间里的衣服全都让五鬼搬运到常温的办公室里,然后自己就坐在床上等黄明德。

房间里摆放后省卫视新闻记者安装在里面的摄像机和采声器,两者只需要按下开关就能打开。通过摄像机连接在房内的网络线,画面和声音都能直接传到省卫视的新闻频道中。这一次“9.18特大抢劫案”十分轰动,浙省新闻频道已经决定了要全程直播玉泉宾馆的这次表彰大会,以宣传省内警察的正面形象。

不一会儿,水声停止。江枫知道黄明德快要出来了,他赶紧命令五鬼在摄像机和采声器后面等待着,一旦听到了他的指令就按下摄像机和采声器的开关。

黄明德围着一块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看见坐在床上的江枫后黄明德明显吓了一跳,连忙惊声问道:“你……你是谁?”

由于现在江枫控制的是常温的身体,所以黄明德并不认识他。

江枫呵呵一笑,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想看看,鼎鼎大名的黄副局长现在如何围着一块浴巾出这房间去见外面那么多等着采访你的记者。”

黄明德一听,立刻扫了房间一眼,这一看自然不能再看到他的衣服,黄明德连忙叫道:“你把我衣服裤子放到哪儿去了,交出来!”

“不交,我就是不交。”江枫得意洋洋地说道。他现在顶的是常温那又肥又矮又秃顶的形象,黄明德怎么看也看不出眼前这人对自己有什么威胁性,毕竟他还上过正儿八经的警察学校,几手擒拿格斗还是会的。

所以黄明德也没跟江枫客气,走上去就狠踢了江枫一脚。江枫不躲不闪,任由黄明德踢,反正他又不痛,受伤的也只是黄明德的身体而已。这种感觉就好像穿着别人的衣服在地上打滚一样,一点儿也不会感觉心疼。

黄明德对着江枫一顿暴打以后,终于确认江枫的确对他一点儿威胁性都没有。他大声喝道:“把你的衣服裤子脱下给我穿,快点儿!”说话间,黄明德伸手就开始去扒常温身上的衣服。

江枫连忙挣扎,一脚就把黄明德踢得倒退了好几步。他笑着说道:“让我把衣服裤子给你也行,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再说。”

“什么问题,你说。”黄明德喘着粗气道,刚才和江枫扭打半天他也累着了。此刻他只怀疑,江枫会不会是从哪个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神经病。

“听好了,问题是小明决定要在家里养花,为什么他会选择养菊花呢?我反正不会告诉你答案是因为菊花比一般的花容易养。好了,你答题吧。答对了,我就给你衣服裤子。”江枫嘿嘿笑着说道。

黄明德翻了翻白眼,暗道一声:“果然是神经病”然后他随口答道:“因为……”

在“因为”这两个字从黄明德的口中吐出来时,江枫立刻指挥五鬼把摄影机和采声器打开。这个时候,玉泉宾馆大厅的投影布上立刻显现出了黄明德和江枫在宾馆房间里的画面。

当然,与此同时浙省新闻的“9.18”特别直播频道也播放出了这个画面。

然后黄明德就当着浙省所有正在收看“9.18特别直播报道”的人,说出了一下四个字:“菊花好养。”

黄明德的原话是“菊花好养”,但经过网络文化荼毒的现代人,谁会如此理解这句话?几乎七成以上的人,听见这句话后,第一下理解出来的意思就是:“菊花好痒。”

而关键是黄明德说完这句话后,竟然还对江枫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我已经说了‘菊花好养’你还不快点脱衣服脱裤子?”

“哗……”玉泉宾馆的大厅,听见黄明德这话的人齐齐发出惊叹声。浙省卫视的一名记者叫了一声:“糟了,肯定黄副局长误开了摄像机和采声器,我去提醒他。”

“回来!”同行的浙省卫视节目主编低喝一声,道:“多好的新闻题材啊,百年难得一遇的爆炸新闻,你小子去搅合什么?”

宾馆房间里,浑然不知自己所作所为已经被公诸天下的黄明德仍旧催促着江枫:“你还愣着干什么?我让你把衣服裤子脱了,刚才我也告诉你了,菊花好痒,对不对?”

微博、微信,疯狂的转发,疯狂的通知。标题大都是什么“眼已瞎,浙省新闻直播怪蜀黍猥琐怪蜀黍。”“堂堂副局竟是重口味同性恋。”“副局对怪蜀黍说:菊花好痒。”……

等等等等,各种各样的神标题。而此刻江枫却也淡定,仍旧笑着对黄明德道:“局长大人,你别急嘛。要我脱衣服裤子可以,那多少也得有点儿条件吧。你说说,出多少钱?”

“你还敢找我要钱?给你五块钱够不够?”

砰!终于,一看到影像内容就带着人往这七楼赶的公安局长孔明顺,带着宾馆的人以及一班干警把777房间的房门给打开了。孔明顺怒瞪着黄明德,一脸嫌恶地说道:“黄明德,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局……局长……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黄明德听了孔明顺的话,立刻明白过来孔明顺是什么意思。

但江枫此时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他大声对着孔明顺问道:“局长,嫖男人算不算嫖.娼啊?我还在和黄副局长谈价钱呢,这样是不是该算淫.秽交易……未遂?”

“你给我闭嘴!”黄明德反手一耳光煽在常温的脸上。江枫此刻顺势就往一边的方桌桌角撞去,在撞到桌角的同时,江枫赶紧拍了一下腰间,一下把早前封在常温体内的三根银针给逼出来。

顺着银针的指引,江枫的魂魄顺利逃出黄明德的体内。这一出来,江枫赫然发现自己的魂魄竟然有要溃散的趋势,他赶紧叫道:“五鬼,送我回去!”

五鬼赶紧包裹着江枫的灵魂,眨眼间就把他送回到了他的身体里面。江枫灵魂归窍,立刻吐了一口鲜血。他赶紧拿起一旁的白瓷药瓶,从里面倒出一颗丹药扔在口中。这一次丹药的作用好像并没有之前快,江枫的脸色依旧苍白无比。

玄光镜突然黄金色光芒大作,江枫大师父和大大师父的身影一同出现在玄光镜中。大师父一看到江枫就张口骂道:“我真后悔教你夺魂秘术,你不过区区‘五气朝元’境而已,竟然连移魂秘法都敢用,你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情况,你自己不知道?”

听了大师父的话,江枫笑了笑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这样做嘛。反正我好好保重身体也顶多活到二十八岁,随便折腾无非是早点儿死。早死晚死都是死嘛,又有什么分别。”

“胡说八道!”大大师父怒喝一声,语气中颇带着几分怒其不争的味道。“你知道什么?我和你大师父早就替你计划好了。事到如今就老实告诉你,让你来保护的这个韩初雪,其实是天生的‘净灵之体’。只要你夺得她的红丸,你就能彻底压制你体内九尾灵狐的妖魂。那个时候,你身体自然会慢慢好起来的。”

“靠,你们两个怎么不早点儿跟我说?我对那丫头态度不是很好,她可能不是很喜欢我。”江枫又惊又喜地叫道。

大师父一听江枫的话,两只眼睛顿时翻了白眼,他唉声叹息地大骂道:“你个不开窍的东西,她不喜欢你,你还不能迷jian她啊?再不成,强jian也是行啊。反正她从小就和你订有婚约。”

“她从小和我有婚约?”江枫脑子里再度闪出韩初雪先前在客厅一丝不挂的模样,顿时激动的口水直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