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十七章 拾金不昧的好孩纸

吃了一记闭门羹的江枫摇了摇头,心里虽然已经确定何楚汉有异,但转念一想着天底下身藏隐秘的人太多了,真要一个个计较,又怎么计较的过来。比如自己,不也是身怀绝密之人吗?

收拾收拾心情,江枫决定先摸清楚杭大的地形,然后再找到韩初雪所在的人文学院考古系,尽到自己贴身保镖的职责。谁叫这是两个老家伙的师命呢,尽管平日里江枫对自己那两位师父并不算太尊重,但实际上他一直感念二人的养育教导之恩,对二人的命令从未违抗过。

当然,在逛杭大的时候,江枫心里也暗自期待着,看看能不能在法学院碰到单纯可爱的蓝小云。

相比起有些大小姐脾气的韩初雪,冷酷如冰的李冰薇,长相虽美但却脾气火爆的雨柔,以及太过聪明令人捉摸不透的楚柔云。江枫更加喜欢蓝小云这种柔弱却又坚强,单纯并且善良的性子。

这样的姑娘,就好似原始山涧里的一湾清泉,令人靠近就会感觉到心情舒畅。像这样纯净的东西,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很少见了,江枫只希望蓝小云能一直这样单纯善良下去,万万不要被社会的污浊所感染玷污。

江枫想的倒是挺好,但实际上他从社会科学院一走出来,立刻就迷路了。这杭大乃是浙省顶尖学府之一,其占地面积极为广阔。江枫第一次走进这所学校就想弄清楚路线,未免也有些太异想天开了。

不过好在咱们江同学精通术法,于山河大川之中寻找盘龙灵穴都难不住他,更何况是搞清楚杭大的地形。

江枫从裤子兜里取出一根细长的头发,这根头发是早上他在洗手盆里找到的,应该是韩初雪的头发无疑。

江枫把发丝的一半缠绕到自己右手食指的指头上,另外一半任由其向下垂落。然后江枫口中念动着法诀,左手结了一个手印按在自己的右手手背之上。此刻食指上那垂落向下的发丝立刻弹立起来。

发丝往左偏移了一个角度,指向的正是人文学院的方向。江枫微微一笑,刚刚准备按照发丝的指引去找韩初雪,突然就听见身后有人大声叫道:“江枫……江枫兄弟……”

声音有些熟悉,江枫转过身去,恰好看见洪军正推着他那坐在轮椅上的弟弟洪易,一路飞奔往自己所站的位置跑过来。

等到洪军到了面前,江枫这才问道:“有事吗?老洪。”

“江枫兄弟,我知道你肯定是在世高人,老洪求求你,帮忙医治一下我弟弟的腿。”说着,洪军竟然一膝盖跪在了江枫面前,“老洪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把子蛮力气。只要江枫兄弟你肯出手相助,老洪从此以后愿意给你当牛做马,鞍前马后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哎呀,老洪你这是干什么,你先起来再说。”江枫被洪军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赶紧弯腰去扶洪军。第一下江枫还没能扶动洪军,很明显洪军是学过内家拳的人,懂点儿类似于气功之类的东西。

江枫运转体内的道元力,暗自念动“五鬼运财”的法诀。虽然他还没有养五鬼,但五鬼运财一术本就有举重若轻的效果。所以洪军的身体无法受到他自己的控制,随着江枫的右手缓缓站立起来。

江枫露这么一手,洪军顿时更加肯定了江枫绝非凡人,他有些焦急地叫了一声:“江枫兄弟!哦,不。江高人,江大师……”

江枫赶紧伸手制止住洪军,道:“好了好了,我又没说不治你弟弟的腿。你好好说话,能帮忙的我一定帮。”

听到江枫这样说,洪军顿时眼睛一亮。他激动地握着江枫的双手道:“你愿意医治我弟弟?太好了,太好了。我弟弟有希望能站起来了,他有希望了。”

江枫一脸苦笑地摇摇头,“大哥,像你这样求人,我不答应也不行啊。不过我话说在前面,你弟弟的腿因为损伤太久,所以经脉血肉全都已经坏死。要想重新站起来,就必须重塑经脉血肉的生机。这一点我虽然能够做到,但是却有些困难。所以你得让你弟弟先暂时等几天,待我找人送几样东西过来以后,再医治他。”

“行行行,只要能治好小易的腿,等几天就等几天。”洪军连忙说道,他兴奋地转过身去,对着洪易道:“小易,你的腿有救了……”

洪军兴奋的话语还未说话,整个人一下愣住了。一直都一言未发的洪易,此刻早已经是泪流满面。试想一下,身为一个当弟弟的,当看见自己的亲哥哥为了自己又是下跪,又是软语相求,又怎么能不伤心,不难过?

江枫走到洪易面前蹲下,说道:“放心吧,我答应你大哥的事一定会做到。最多不超过七天,我一定让你把轮椅换成拐杖。而最多不过半个月,我一定让你健步如飞,能跑能跳。”

“谢谢……谢谢……”洪易泪如决堤的江河,止也止不住地往下流。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江枫对洪军道:“对了老洪,你在这杭大做保安,那这杭大你肯定很熟悉。我今天刚刚来杭大,你能不能带着我转一圈?”

“好啊,好……”洪军答应以后看了洪易一眼,洪易对着洪军点点头道:“大哥,你去陪江大哥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嗯。”洪军点了下头,转而问向江枫:“不知道江枫兄弟准备先去什么地方?”

“先去法学院绕一圈,然后再去人文学院吧。”

“那好,法学院往这边走。”

洪军挥手跟洪易告别,带着江枫往法学院的方向走。看着洪军和江枫离开的背影,洪易用双手捏着自己的双腿,对着江枫的背影自言自语道:“江枫,谢谢。”

杭大的绿化做的不错,道路旁大树参立,郁郁葱葱。洪军对杭大内部自然十分熟悉,一路走的同时,一路给江枫介绍着杭大的一切。

很快洪军指着前方的一栋大楼道:“那里就是法学院,因为是杭大排名比较靠前的院系,所以院校比一般的院系要大很多。能够考上杭大的法学系的人,多数都是些学习尖子。所以杭大的学生又称这里是‘书呆子集中地’。”

江枫笑了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他问洪军:“对了。咱们杭大有没有哪个人去美国做过半年交换生?然后回来了还和一个富家女谈恋爱的?”

“去美国做交换生?这很多啊,一般做过交换生的人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回校以后找女朋友谈恋爱,多数找的都是富家女。我不知道你具体找的是哪个人。”

“咦?对了,关于交换生的事,常主任最清楚不过,他是国际交流合作处的,专门负责管理交流生的各项事宜。”说着,洪军伸手指向了前面。

江枫顺着洪军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嘴角立刻勾起了一抹冷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怨念”的记忆中,除了有那个去美国做过交流生的负心男人以外,余下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眼前这个大腹便便,头发稀疏的中年男人。

此人利用职务之便,和辜负“怨念”的那个负心男人完成了一次泯灭人性的交易。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大学生,就这样被这么个王八蛋糟蹋了。真是婶可忍,叔不可忍。

常主任挺着个大肚子朝着江枫和洪军这个方向走过来,每走一步脸上的肥肉都会跟着颤抖几下。被这样的男人压在身上,绝对是一场难以言喻的噩梦,难怪“怨念”的记忆里面,有关于这个男人的记忆都是黑白色的。

江枫脸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经过常主任身旁时,他突然身子一歪撞了常主任一下。江枫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地不平,脚没踏稳,地心引力不均匀。”

常主任一脸疑惑地看了江枫一眼,不满地说道:“都说的是些什么东西?”

“额……简单来说就是,一不小心脚崴了一下,撞到您了,对不起。”江枫陪着笑脸道。

常主任瞟了一眼江枫,摇了摇头道:“还是个大学生,话都说不清楚。”

说完,常主任便和江枫错身离开。

江枫微微笑着,拉着洪军继续往前走。走了好长一段路后,他才从自己的兜里取出一个黑色皮革钱包。

江枫打开钱包,首先从里面抽出一张身份证看了看,自言自语道:“常温?谁他妈给取的这名字,怎么这么难听?”

紧接着江枫又翻了翻钱包,在钱包里翻出了几张卡,一千多块钱,以及一张体检单。

江枫仔细看了一眼体检单,眼睛顿时有些发亮。

一旁的洪军早已经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指着江枫手中的钱包道:“江枫兄弟,你……你刚才顺了常主任的钱包?”

“哪有,我就是借来看看。走走走,我们现在立刻去做个拾金不昧的好孩子。”说着,江枫又拉着洪军去追已经走远了的常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