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十四章 王霸之气

江枫一句“来,站起来走走看”,听见洪军和洪易的耳中,就好像是天使的呢喃一般。洪易并没有第一时间急着站起来,而是默默的感受了一下自己腿部是不是能感受到力量。而这一感受,他立刻流下了眼泪。

洪军激动不已,不停地看着洪易问道:“易,能站起来不?快点儿试试,是不是能站起来?你快试试啊易……”

洪易双手撑着轮椅的扶手,当真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眼泪像是决了堤的大河一般,不断地往下掉着,江枫伸手握着洪易的手道:“不用怕,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走两步……”

“嗯!”洪易重重地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迈开步伐,十分稳健地走了第一步。然后他抬起另外一条腿,又迈了一步。

看到这一幕,不知死活的徐建峰下意识的叫了一声:“靠,死瘸子真的可以走路了?”

话音刚落,江枫突然反手过去就是一巴掌煽在了徐建峰的脸上。徐建峰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江枫微笑着说道:“其实我是个很善良的人,但毕竟你说了洪易能站起来走两部,你就让大家打个够。你用这样的方式替洪易庆祝,我又怎么好意思不成全你呢。毕竟……我是个善良的人嘛。啪……”

江枫一记耳光接着一记耳光煽在徐建峰的脸上,徐建峰直接被江枫给打蒙圈了。江枫打的兴起,丝毫没理会徐建峰已经变成猪头的这个事实。

终于徐建峰反应过来,他赶紧一把将身边的王小艳拉到身前挡着,浑身颤抖着说道:“别……别打了,别打了……”

江枫见自己面前站着的是王小艳,抬起的右手便没有落下去。他冷冷地王小艳道:“你闪开,小心我误伤了你。”

“小艳,你千万别让开。我……我明白带你去逛LV、逛Gucci,你千万别让开。”徐建峰把身子缩在王小艳身后,坚决不出来了。

王小艳原本对江枫有些发怵,不过很显然,“LV”和“Gucci”的魅力完全足够她克服对江枫的恐惧。王小艳咽了口口水,鼓起勇气对江枫说道:“你再打我就报警。”

“哼!”江枫冷哼了一声,“滚开,不然连你一起打。”

王小艳眼中闪过一丝惧色,但她最后把胸一挺,大声说道:“打啊,你打啊。你打我我就叫非礼,你打啊,你倒是打啊。”

江枫倒是没想到王小艳居然如此泼辣,她那胸部直接把江枫吓得倒退了好几步。王小艳一见江枫后退,更加是得理不饶人:“你打啊,是男人你就打啊,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

王小艳这一整句话是准备说“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动我”,可是“动我”两个字还没从王小艳的口中说出来。“啪!”的一声脆响,让王小艳也呆在了原地。

江枫一脸心痛地看着自己的右手,满脸痛苦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逼我……我不想打女人,但是我又必须得让你知道,我是一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男人!”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温柔中带着三分威严的声音传来。江枫抬头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两只眼睛立刻鼓了起来。

来者是一位看上去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女人,她有着欣长丰满的身材,傲然挺立的双峰虽然被蓝色条纹衬衣束缚着,但却依旧透露着浓浓的火辣和诱惑。她有着美丽的面容,吹弹立破的白皙肌肤,比之十七八岁的年轻姑娘也差不到哪儿去。

最为诱人的,其实还是她那成熟的风韵,庄重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风情万种。就好似一杯窖藏了多年的红酒,已经到了隔着酒瓶都能闻到酒香,最适宜品尝的时刻。

但这一切在江枫眼中都不是重点。不,准确说是跟他看到的比起来,这一切都不是重点。江枫自幼被两位奇人异士抚养长大,跟随他们学习过各种术法。类似于寻龙点穴、风水堪舆、测字相面、奇门遁甲之术都只是精于其道。

也正是因为自小就接触堪舆之术,所以和普通学习堪舆术法的人一样,五弊三缺里面犯了个钱缺。

那这个钱缺难道就没有破解之法?这当然不可能。风水术法讲求的就是阴阳互补,乾坤济合。万事万物只要存在缺憾,就必然有解决之道。

江枫所犯的钱缺,唯一破解之法就是寻到一个带有“财煞”之人。所谓“财煞”风水术法中又称为“富贵孤星”。带有此煞之人,一生富贵荣华钱财相伴。但美中不足,便是会注定孤独终老。

其命格太硬,普通男人与之接触太近,轻则终生残废,重则命丧黄泉。唯一能够与之相接触的人,便是犯有“钱缺”之人。这样的两个人一旦在一起,钱缺和财煞便会相互化解,是最好不过的结局。

而眼前这个女人,眉似春风柳叶,眼似玲珑丹凤。再加上面若桃花,唇丰如玉。尤其是她阁地处还长着一颗痣。全都标志着一件事情……这个女人,是天生带着“财煞”之人。

江枫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想哭。他三岁学习术法,十二岁便到了“三花聚顶”的境界,十九岁更是达到了“五气朝元”之境,至今离那传说中“炼气化神”的境界,也只不过是隔了一层窗户纸而已。

十二岁到十四岁这两年,江枫跟着他大师父走遍华夏各市各省,替人寻龙点穴相面算命,不知道赚了多少钱。

十四岁到十八岁这四年里,江枫更是跟着他大大师父走遍了美国、英国以及法国。美金、英镑、法郎,江枫不知道帮他大大师父赚了多少。

好了,他两位师父最后是盆满钵满了。可怜他这个带着钱缺的徒弟,从小到大身上的钱一旦超过五十块人民币,立刻就会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舍财。就连他把钱缝在内裤里,最后都会因为掉进河沟水流太急,河水把内裤给冲走,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

这种坐拥万贯家财却无法使用,看着和极品美人过夜只需数千却囊中羞涩的日子,江枫足足过到现在。所以江枫怎么能不激动,怎么能不兴奋。

当女人从人群中走进来时,江枫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冲上去就紧紧地抓着她的手,激动地说道:“你知道吗?我们两个是命中注定最适合在一起的人。只有我们两个在一起了,我才不会无法聚财,而你也不会克死我。

我知道,你肯定遇到过很多伤心的事。和你交往的人,肯定不是残废就是没命。但是你不用担心,因为我不会,我……”

“啪!”响亮的一记耳光。

正所谓天地有正气,因果必有报。今天打了人贩子耳光,打了雨柔屁股,同时还打了徐建峰和王小艳耳光的江枫,这一刻终于被眼前这个女人给煽了一耳光。

当然,这一点儿也怪不得这个女人。换做是你,有个人突然冲上来握着你的手,说你们是命中注定最适合在一起的人,你会怎么做?

不过江枫毕竟是江枫,虽然有些屌丝的性格,但却比普通屌丝拥有更加厚实的脸皮。他没煽了以后一点儿也没生气,反而搓着自己的脸,贱贱地说道:“好哇,我们刚一见面就有了肌肤之亲。这证明我们很有缘分。况且打是亲骂是爱,你一见到我就用如此激烈直白的方式表达你的情感,我真是太开心了。”

“啪。”楚柔云险些被江枫这贱到无敌的模样给气疯过去,她毫不犹豫的又甩了江枫一记耳光。江枫伸手把另外一边脸也给捂住,一脸迷醉地说道:“哇,真是太有个性了。人家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呢。”

哇……围观的学生里,已经有三五个忍不住吐了。

楚柔云也是怒不可遏,怒骂了一句“无耻!”,抬脚便对江枫踢过去。这一脚正对的位置恰好就是江枫的下阴处,如果狠辣的招式,江枫再也无法无动于衷。

他一把握住楚柔云踢过来的腿,愤怒地低骂了一句:“奶奶的,大师父教的泡妞招式一点儿卵用都没有,看来还是得试试大大师父教的那招。”

江枫直接把楚柔云往自己怀里一拉,然后不等楚柔云分说,伸手便紧紧地抱着她的腰肢道:“我可以用的性命发誓,你和我真的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你说说,咱们这缘分可是天定的,这世间万物还有什么比天更大的?就凭这个,就够你屌一辈子的了吧?”

哇噻。强大……太强大了!

对于江枫的无耻、贱格,外加超级无敌厚脸皮,以及信口雌黄的能力,周边围观的同学已经是叹为观止。

站在一旁的洪军忍不住偷偷走到江枫身旁,低声对江枫说道:“江兄弟,这一位是楚柔云教授。她是教应用心理学的,也就是你那专业的教授。”

“哦。这么巧,那真是缘分啊……”江枫话一说完,突然就反应过来不对。

什么叫我那专业的教授?我是来当保镖的,又不是来读书的。

很快江枫就想到了,自己如果要做韩初雪的贴身保镖,就必须得是这杭大的学生,不然怎么进出杭大?那现在自己现在强行抱着,准备学大大师父教导的那样,用一招“王霸之气”快速征服的女人岂不就是专门管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