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十一章:韩初雪的追求者

还是上次那个武陵路派出所,李冰薇打电话让派出所的两辆警车前来支援,一起把那几个人贩子给带到了派出所。韩初雪则开车带着江枫,跟在李冰薇的警车后面。

一路上韩初雪都在低声嘀咕:“好吧,这次洪教授的课也上不成了。他一周就只讲两节课的,真是太可惜了……”

当车子到达派出所门口时,韩初雪扭头看向江枫问:“你说要是一个人刚到一个地方两天,却进了两次派出所,那这个人会是个什么人?”

韩初雪自然是在嘲讽江枫,暗讽江枫不是个好人。但江枫明显是会错了意,一脸认真地想了半天才回答:“到一个地方两天,连续进两次派出所,那肯定是警察啊。”

韩初雪狐疑地看了江枫一眼,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于是添了一句:“不是警察。”

“不是警察?”江枫摸了摸后脑勺,一脸恍然:“哦,那肯定是警察她老公。”

“你……”韩初雪顿时无语。

车子开进派出所的停车场,江枫和韩初雪下车后,发现李冰薇正站在门口等着自己。江枫走上前去,李冰薇低声说道:“这次请你过来,不仅仅是因为这伙人的案子,还有上次那个。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是怎么知道冉坤杀人的。还有那尸体的位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所以这件事必须得跟你做个笔录,找你要个‘合理’的解释。”

韩初雪特地咬重了“合理”两个字,意思是提醒江枫,一会儿做笔录的时候千万不要说什么玄奇的事。

江枫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李冰薇看了江枫一眼,犹豫一下后仿佛有些艰难地说了一句:“谢谢。”

江枫眉毛一挑,淡淡笑道:“怎么?谢就嘴巴上说说?真要谢我的话,黄金钻石随便来个几斤才够意思嘛。要是这些东西没有,以身相许我也不介意。”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李冰薇随口丢下这句话,转身便走进了派出所。原本对江枫有些转变的态度,一下就回归到了原点,甚至比原点还要倒退不少。

江枫一脸委屈,自言自语道:“搞什么嘛,开个玩笑而已。开不起玩笑你倒是直说啊,没意思。”

走进派出所,江枫也不知道自己该在什么地方等李冰薇。韩初雪跟在江枫后面,还不忘讽刺一句:“派出所你这么熟,我们接下来应该去哪儿?”

江枫扭头看向韩初雪,刚准备回答“我怎么知道”,突然就听见一声惊叫:“活神仙!”

江枫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只见上次被他批命“桃花太多便是劫”的小王正一脸激动地跑过来。一见到江枫,小王就紧紧地抓着江枫的手不放开:“活神仙,救救我,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小琴是我家里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我不知道我们一见面就会相互喜欢上对方。小倩是我大学时的女朋友,我也不知道她会从山东过来找我。我不是故意欺骗她们的,现在她们发现我脚踏两条船,都不理我了。活神仙,救命啊……”

江枫把手伸给小王,“把你的手机给我。”

小王赶紧从兜里取出手机递给江枫,江枫打开手机的通讯录,将屏幕对准小王道:“你看这屏幕上面,这段时间你一共给小琴打了七十八通电话,但是给小倩打的却只有七通。这证明你喜欢小琴比小倩多,所以现在你应该先去给小倩道歉,告诉她你真正喜欢的是谁。然后再死皮赖脸的求小琴原谅,明白没有?”

“那万一小琴不原谅我呢?”小王下意识地问道。

“啪!”江枫拍了一下小王的脑袋:“你跟别人谈恋爱还给自己留备胎,谁会喜欢你?”

小王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活神仙说的太对了,我这就去跟小倩说清楚。”

话一说完,小王原本准备离开。不过他刚迈开一步就停了下去,转回回来仔细看了一下江枫的脸:“活神仙,你这脸怎么有淤青啊?难不成是被人打了?”

“嗯。”江枫点了点头。

“什么?居然有人敢打你。活神仙你跟我说,是谁打的?我立刻去把他抓回来,狠狠揍他一顿,然后关他几天给你出气。我告诉你啊,咱们对付犯人的手段多着呢,保管让他苦不堪言,以后见到你都绕着弯走路。”

“那你说说,一般对付犯人你们都有些什么手段?”江枫饶有兴趣地问道,顺带用对韩初雪露出一脸怪异的笑容。

韩初雪翻了个白眼,然后一脸薄怒地看着小王。小王浑然未觉,仍旧自顾自地说着:“活神仙,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对付犯人的手段那可是五花八门,比如把他们手拷在脚上,让他们原地转圈圈。或者是把他们袜子脱了,用警棍打脚底板。还有就是……”

“这些都不太合用,打我的是个又丑又凶的泼妇。你这些好像都是对付男人的招数。”江枫道。

韩初雪已经气得脸色发白,呼吸加速。

小王还是没有丝毫察觉,反而更加兴奋地说道:“有啊有啊,对付女人的招数我们也多着呢。比如我们把她衣服下摆扎到裤子里面,然后从她衣服领口放老鼠进去。又或者是用消防水枪冲的她满地打滚。还有还有……”

“啪!”小王还待继续说下去,韩初雪已经一耳光煽在他的脸上。小王一脸无辜地看向韩初雪,捂着脸问道:“干嘛打我?”

“流氓!无赖!”韩初雪骂了小王两句,踏着高跟鞋就去找李冰薇了。

小王看向江枫,江枫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摇着头拍着小王的肩膀道:“叫我怎么说你好,你怎么能对一个女人下那么狠的手呢?我这脸……就是被她打的。”

“啊?那你不早说。”小王话音中带快带上哭腔了。他刚才说那些,其实只不过是在吹牛而已,但却不曾想这话全都让正主给听见了。

在派出所里大约呆了有近两个小时,江枫一连做了两份口供。冉坤那个案子,他托词自己会催眠术,临时将他催眠了,所以才引诱他说出了案情。后面那个案子因为没人会追根究底,所以江枫随便胡扯几句就给糊弄过去了。

虽然两份口供做的都很牵强,但毕竟算是一个解释。李冰薇亲自送江枫和韩初雪一起离开派出所,在派出所的门口,李冰薇淡淡地对江枫说道:“无论如何,谢谢你来做这两份口供。如果你需要我表达谢意的话,我顶多请你吃顿饭。”

“好啊,好啊好啊。”江枫连连叫好。一旁的韩初雪立刻想起昨天晚上尹杰请他吃饭时的惨状,心中不由得暗自替李冰薇默哀起来。

韩初雪开着车从派出所离开时,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两点。现在去学校,顶多还有两堂课。原本韩初雪是准备干脆跷一天课去逛商场的,但她这个提议却被江枫一口否决,并且还被江枫严厉的批评了一顿。

无奈,韩初雪只好带着江枫到杭大。她哪里知道,其实江枫是因为脸上的伤已经全好了,所以才想要去杭大看看。那么多青春美丽的女同学,那么多成熟美艳的女老师都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作为修行之人,怎么能不去把她们救离苦海?

想到这里,江枫不由自主地抬了抬下巴,自觉自己的身形瞬间变得伟岸了许多。只不过他那色眯眯的眼神,以及不断吞咽着口水的喉咙,却让一旁的韩初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车子在杭大旁边的地下停车场停好,江枫和韩初雪一起走进杭大。

要说这杭大还真不愧是浙省最有名的八所大学之一,仅仅凭眼前这个由花岗岩打造而成,显得异常古老厚重的大门,也不负其顶尖学府之名。

看着校门口学生进进出出,江枫赶紧走两步和韩初雪拉开一段距离,然后摆出一个自认为神秘潇洒的姿势,以及一个自认为忧郁的眼神站在那里,期待着有女学生能够发现他与众不同的魅力,主动前来找他搭讪。

果不其然,江枫刚摆出这副这姿态没多久,余光就已经捕捉到了一个人影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仅仅凭借余光捕捉到的那个人影,江枫便能确定来的是个女人。

他赶紧目不斜视,仰头四十五度看向天空。

“喂,让开一点,别挡着路。在大路上摆什么pose,神经病。”江枫直接被那女人一把推到了一边。

然后他便看见那个穿着黑色小西服的女人走到韩初雪面前,然后一脸深情地盯着韩初雪,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了一支红色玫瑰花道:“男人都是肮脏并且丑陋的,只有女人和女人在一起,才能共同孕育出一段纯洁而神圣的爱情。啊……初雪,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吧。”

同……同性恋?江枫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