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九章 借我心桥入梦来

“这就是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土包子!”尹杰在心里默默给江枫下了一个定论。他还是有些庆幸自己选择了塞纳左岸吃饭,因为这个顶级的西餐厅,点餐一律都是用英文的。尹杰绝不相信一个会用手撕坐垫来验证坐垫皮是否是真皮的人,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三人寻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外籍女侍者送来菜单。尹杰按照礼节等韩初雪先点了餐,然后自己也点了份牛排。接着尹杰就一脸揶揄地看着江枫,故意说道:“江先生要是看不懂英文的话,我帮你问问他们没有中文菜单好不好?”

“啊?看不懂英文?”江枫扭头过去,对着侍者说道:“Excuseme,Iwantalittlemore……”

接着,在尹杰的目瞪口呆,以及韩初雪的惊讶表情下,江枫竟然以一口流利的伦敦腔英语点了一大堆菜。而其中最顶级的松露、鹅肝、鱼子酱,江枫直接要了餐厅所有的库存量。并且点完所有菜品以后,江枫还点了五瓶餐厅里面最好的红酒。

其中有两瓶是餐厅用来做珍藏用的82年Lafite,每瓶的售价是二十七万人民币,餐厅虽然存有两瓶,但开业到现在从来都没有想过能卖出去。

尹杰虽然英语还算可以,但顶多也就四级水准。像江枫如此流利的一口英语,尹杰前面一半还能勉强听得明白,但是到了后一半则完全听不懂了。并且在点菜的同时,江枫还会和女侍者开几句玩笑,尹杰则完全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所以最后根本就没有听江枫点的是些什么。

等到江枫点完所有东西,尹杰忍不住讥讽了一句:“西餐的礼仪是尽量不剩菜,别学那些暴发户一样,非要剩一大桌子菜来彰显自己比一般人有钱。”

“嗯,没错。浪费是可耻的行为。”江枫点了点头道。

没一会儿江枫他们点的菜肴开始上桌,首先上的自然是类似于鱼子酱这样的头盘。尹杰和韩初雪的头盘是一人一份。而江枫的头盘,则是由五名侍者推车餐车送过来的。

然后在尹杰和韩初雪的目瞪口呆之下,每一道冷盘一摆在江枫面前,江枫顶多用两口就将其吃掉。仅仅是一道头盘,江枫恐怕吃了有七十多盘。

而吃完以后,江枫居然来了一句:“这些东西真是不顶饱,越吃越饿……”

尹杰咽了一口口水,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感觉自己主动提出请这个家伙一起来吃饭,恐怕是自己人生中做的最错误的决定之一。

果不其然,之后汤,副菜、主菜之类的东西,江枫所点的数量完全是尹杰和韩初雪两人加起来的十多倍。然后紧接着红酒上桌,江枫直接让侍者开了最贵的那两瓶。他将其中一瓶放在尹杰面前,满脸豪气地说道:“高兴,真是高兴啊。好久没有见到过像尹先生这么豪爽的人了,我敬尹先生一瓶,我先干为敬。”

说完,江枫拿起其中一瓶红酒,“咕噜咕噜”竟然直接一饮而尽。这一下尹杰呆在原地了,他气势有些弱了下来,只能小声地说道:“我……我不太会喝酒。”

“不会喝酒?”江枫鄙视地看了尹杰一眼,“一个大老爷们连酒都不会喝,算什么男人?这样吧,我喝两瓶你喝一瓶得了。”说完,江枫又“咕噜咕噜”喝完了另外一瓶拉菲。

两个空酒瓶放在桌上,江枫面色不改,好像没事儿人一般。尹杰哪里敢向江枫那样喝酒,一时间只好沉默以对。

江枫站在尹杰身前不悦地看着他,懒洋洋地说道:“尹先生,我见你豪爽,所以敬你酒。你这不喝有点儿看不起人了吧。既然是这样,那这顿饭就谢过尹先生了,我和初雪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江枫看了韩初雪一眼。韩初雪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江枫直接一把抓住韩初雪的手道:“我们走,回家去……”

说着,江枫真的带着韩初雪就走了。看着江枫和韩初雪离开,尹杰没有丝毫不悦,反而是松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要是再和江枫多呆一会儿,自己恐怕会被江枫给气死。

这王八蛋,早晚要给他好看!还有韩初雪那贱人,以前觉得她还挺纯的,没想到也是个贱货,竟然这么快就跟个男人同居了。早知道这么好上手,老子早就下药硬来了。

尹杰看了一下满桌的空盘子,哪里还有胃口继续吃下去。他右手一举,潇洒地打了一个响指,用英语说道:“服务员,买单!”

女侍者很快帐单送来,并用英语告知尹杰:“先生,您一共消费了七十五万八千七百零九块。”

“哦,七十五……什么?七十五万!”尹杰赶紧把账单拿过去仔细看了一下,他家在杭城算地产界的大拿没错,但他还在读书,家里给他的零花钱一个月也就十来万。

这七十五万岂非是要把自己过年时收到的压岁钱给贴上去?尹杰不由得大怒,右手一挥就把桌上的餐具全都扫落在地上,口中大骂道:“王八蛋!”

侍者吓了一跳,但等尹杰冷静下来以后,她还是鼓起勇气低声对尹杰说道:“先生,您刚才打坏了本店珍藏了多年的水晶高脚杯,那酒杯是英国皇室御用的,一只价值八千美金。”

尹杰:“……”

“哈哈哈……你这个人真是太坏了。”回家的路上,韩初雪一边开着车,一边笑着的前俯后仰。有那么两下连车子都有些不受控制的乱跑,幸亏晚上汽车不多,否则非出车祸不可。

“大小姐,麻烦你开车的时候认真一点嘛。万一撞着了过马路老奶奶怎么办,就算撞不到人,压到路上的花花草草也不好嘛。”

“就你能贫。”韩初雪嗔怪了江枫一声,右脚在油门上一踩,车子陡然加速。很显然,今天韩大小姐的心情相当不错。

在塞纳左岸吃饭的时候,天色本来就已经黑尽了。韩初雪带着江枫回到住所时,时间已经快到晚上九点。

韩初雪拿出钥匙打开房门以后,随手把钥匙递给江枫,说道:“看在你今天晚上表现不错的份上,这钥匙给你。但是事先说好,大家各住各的,你绝对不能骚扰我。”

江枫把头发一抹,做出一个十分风骚的动作:“大小姐,你不来骚扰我我就已经偷笑了。”说完,江枫接过韩初雪的钥匙,直接进了客厅。

韩初雪随后跟进来,在客厅的茶几上,她发现了一张贴有江枫照片的学生证。不用问韩初雪也能猜到,肯定是自己老爸韩震让人办好送来的。

韩初雪正准备把学生证递给江枫,江枫却直接进了洗手间。在洗手间里面,江枫看见了一整套全新的洗漱用品,其中那个漱口杯上还贴着便签纸。纸上写明了哪些东西是属于江枫的,那娟秀的字迹,一看就知道是出自韩初雪之手。

看到这些细心的安排,江枫心里着实被感动了一下。不过当江枫拿着那hollkitty的漱口杯准备漱口时,他对这位大小姐的审美也只能无奈摇头。

江枫洗簌完毕以后,为了方便韩初雪洗簌,直接回房关上了房间。房里的狗蛋儿见到江枫进屋,赶紧从床上跳到了床下,然后跑到鸡笼旁边去逗鸡玩儿。江枫从自己背来的小木箱子里取了两片雪莲,其中半片被他拿来喂了那只老母鸡,另外一片半则全都递给了狗蛋儿。

一狗一鸡吃过雪莲以后便各自安静下来,江枫从怀中取去封印有“怨念”的那张符,将其贴着胸口放着,然后平躺到了床上。

“三魂七魄灵门开,借我心桥入梦来。”江枫念完这句口诀以后便沉沉地睡了过去,这是一套和“怨念”进行沟通的秘术,也就是俗称的“托梦”。

想要化解“怨念”,首先就得先知道这“怨念”究竟是为何而生。

江枫进入梦乡以后,第一眼就先看见了一个红衣女子。虽然明知道这红衣女子只不过是“怨念”幻化而成的虚物,但她整个人看上去和普通人相差不多,长得年轻又漂亮,身上仅仅穿了一件很短的红色连衣短裙,修长的双腿以及胸部那两粒凸起十分惹眼。

江枫口中念念有词,然后走到红衣女子面前伸出右手食指点在她的眉心处。轰隆隆……一座古朴的巨大宫殿从土里冒出来,这就是面前这红衣女子的记忆宫殿。

专门练习脑力、记忆力的人都知道。其实每个人都有一座‘记忆宫殿’,一生的记忆都会分门别类的藏在宫殿的房间里面。只是很少有人能够掌柜到沟通记忆宫殿的办法,所以记忆能力十分一般。

而那些记忆大师,脑力天才。就是掌握了沟通记忆宫殿的办法,所以才记忆力超群。

江枫对着红衣女子道:“你既然都已经不存于人世了,有些事也不必过分执着。既然你放不下,那就带我去看看,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

红衣女子就好像是一具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般,在听过江枫的话后立刻转身,带着他走进了记忆宫殿。

而此时此刻,现实中的江枫也下了床,光着脚丫子在屋里走着。

很快他拉开了自己的房门,然后在房间的客厅里转了一圈。

终于,他转到了韩初雪的房间门口。而恰巧就是在这个时候,江枫也在红衣女子的记忆宫殿里面找到了存放有关她那“怨念”记忆的房间。

江枫扭开门锁进去,而现实中他也扭开了韩初雪的房门走进去。

听见了响声的韩初雪立刻惊醒,她打开房间的灯光,拿起床头专程放着的棒球棍对江枫道:“你可别想告诉我,你这是在梦游。”

“刚认识就上床这也太随便了一点吧?”梦里面江枫看着红衣女子和一名男子的回忆,一上来就是一副十八禁的场面,所以江枫说了这么一句话。

但是现实中,江枫也是闭着眼睛对韩初雪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韩初雪顿时勃然大怒,骂道:“你个死变态,谁要和你上床啊,你快点儿给我滚出去!再不出去我就报警了!”

突然,江枫感觉自己有些异样。他低头一看,只见下面已经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小分身”骂道:“你这家伙,未免也太不争气了,这个时候抬头干嘛。”

江枫这所做所为,现实中也一一照做了。

所以在韩初雪的眼中,江枫是淫笑了一下,然后用手打自己的“小分身”。

这一幕直接把韩初雪给点爆了,韩初雪大骂一声:“死变态!”

然后拿着棒球棍就冲着江枫挥了过来。

可惜现在江枫三魂七魄的灵门已经全开,无论外界怎么吵他也是不会醒的,所以只能白白被韩初雪猛K。

韩初雪也老实没客气,直接几棒球棍把江枫给打成了猪头……

陷入梦境中的江枫一点儿知觉都没有,仍旧在仔细观看着红衣男子和她记忆中那个男子相处的点点滴滴。

不得不说,红衣女子是个很傻很天真的姑娘。当然,她这个“很傻很天真”与阿娇的那个有所不同。

红衣女子家境一般,却能为了心上人想要苹果5的心愿,甘心吃一整个月老干妈拌饭,并且还去肯德基兼职打工,为他买手机。而她这样做换来的,却只不过是那男人的一句“乖”而已。

学校有三个去美国做半年交流生的名额,男子为了得到这个名额,竟然怂恿红衣女子去色诱学校国际交流合作处的主任。而这学校还巧的很,正是杭大。

男子去美国半年回来,立刻就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此时的他虽然依旧和红衣女子亲近,但却逢人都介绍红衣女子是他的表妹。红衣女子质问他为什么,他直接以大学谈恋爱容易给导师留下不良印象给搪塞过去,关键是这姑娘还傻傻的相信了。

一直到男子跟一名富家女谈恋爱谈到整个杭大人尽皆知,一直到他扔三千块钱让红衣女子去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姑娘才知道心上人是真的不爱她了。

大受打击的红衣女子最后在家中烧炭自杀,自此香消玉殒。

“自古痴情总被无情伤。”江枫摇了摇头,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他在梦境里伸手拍了拍身旁红衣女子的肩膀道:“放心,我会帮你的。”

“谢谢。”红衣女子突然开口说出这句话,然后整个身体开始变得虚幻。

江枫的意识在这个时候开始逐渐恢复,剧烈的疼痛感从江枫身体各个地方传来。

江枫猛地一下睁开眼睛,正拿着棒球棍在江枫面前一脸狐疑看着的韩初雪被吓得尖叫一声。

江枫下意识地伸手在自己脸上一摸,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怒吼一声:“韩初雪!”

韩初雪双手握着棒球棍放在胸前,整个人躲在角落处弱弱说道:“我……我又不知道你是真的在梦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