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八章 没给你添麻烦吧

从水云居出来,韩初雪从地下车库里开了一辆白色敞篷甲壳虫出来。这辆车市场售价大约四十万左右,韩初雪开并不算太高调。毕竟以她老爸的资产,她完完全全能开得起类似于兰博基尼、玛莎拉蒂这样的名车。

江枫坐到副驾驶位子上后,眼睛微微闭了起来。韩初雪自己的Gucci挎包里拿了张卡出来递给江枫,“老爸说这张卡是你的,以后你每个月的工资会打到里面去。卡里面预存有二十万,算是他送给你的见面礼。卡的密码是六个零,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让我帮你改。”

“我身上不能放钱,所以这卡你拿着吧。反正我要买什么,就找你要钱就行了。”

“拜托,我是你的雇主好不好。怎么搞的好像我是你秘书一样。”韩初雪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把卡收了回去。

她见江枫一副闭着眼睛好像已经入定的模样,只好低声说了句:“怪人。”然后便启动车子开出了水云居。

韩初雪的消费习惯自然比较高端,所以带江枫去的,也全都是杭城里面最好的地方。首先是先去Versace专卖店里为江枫挑了两身衣服试了试,但是江枫在镜子面前照了一遍后死活要重新买过。

最后韩初雪按照江枫的描述又带江枫去了“锦衣良人”,一家专门做中式长袍的高级私人订制店铺。

一来到这里,江枫似乎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他一连选了好几套长袍以及鞋裤,并且一一试穿了一下。

最后江枫选择了一身白色龙形暗纹的长袍穿在身上,其余的衣服则让店铺的工作人员打包了起来。

韩初雪坐在店里的沙发上看着身穿一袭长袍的江枫,心中不由得感叹这令人讨厌的家伙其实还是有一身好骨架的。这一袭长袍上身,整个人瞬间变得挺拔、儒雅、且极富英气起来。唯独那个锅盖头看上去太过抢镜,令人觉得反差很大。

韩初雪帮江枫刷了卡,七套衣服足足花了十二万多。幸亏江枫不知道,否则非得退回去然后重新去买地摊货不可。

从锦衣良人里出来,韩初雪连忙带着江枫去了乔治发型屋。她特别让老板安排了店铺里最好的理发师给江枫剪头,自己则拿着一本杂志坐在一旁有意无意地翻看着。

江枫理发的要求十分怪异,他不允许自己的一根头发落在地上,并且特地交待自己的每一根头发都必须在理完发以后包好交给他。好在这是高档发型屋,服务水准一流。对于江枫的要求,发型师一一答应了下来。

由于江枫的要求,所以理发师在理发时格外的小心,因此速度也变得有些缓慢。但是慢慢的,江枫那新发型的基本轮廓在发型师的打理下逐步显现出来。他那一对飞扬的剑眉,极其有神的双目全都展露出来。

然后再配合着发型对于面部轮廓的衬托,江枫终于从一个“土包子”完成了向帅哥形象的完美转型。

来自于韩国的发型师在修剪江枫发型到最后环节时,竟然忍不住惊呼了起来,口中不断用英语赞叹道:“handsomeguy!”

听见发型师的赞美,已经等到昏昏欲睡的韩初雪放下手中的杂志,抬头朝着江枫所坐的方向看过去。

这一看,韩初雪也是微微愣住了。一袭白袍,俊朗有型的江枫看上去真的挺帅的。韩初雪忍不住眨了眨眼睛,如果不是那身白袍是她亲自陪着挑选的,恐怕就连韩初雪也认不出江枫了。

就这形象,未免与那个穿着藏青色中山装的土包子区别太大了吧。

“原来这家伙长得还不错。”韩初雪心中这样想着,耳朵旁边突然响起了一声呼叫:“初雪,好巧啊,来剪头发也能碰见你。”

光听声音,韩初雪已经猜到了是谁,她眉头微蹙,明显来的不是一个讨她喜欢的人。韩初雪扭头看过去,不咸不淡地打了声招呼:“尹杰。”

“你一个人吗?头发做好了没?要是还没做好我等你,要是做好了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尹杰一连说出这么一长段话,明显是不想给韩初雪拒绝的机会。

韩初雪偷偷地看了江枫一眼,心中暗道了一句:“对不起了,只能拿你当挡箭牌了。”韩初雪指了一下江枫道:“不是我来做头,我是陪朋友来的。我跟他已经约好了一起吃饭,所以今天可能不是很方便。”

尹杰扭头看了江枫一眼,眼睛里面明显闪过了一丝阴郁。他微微一笑,故作大方:“没关系,既然是初雪你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好不容易碰上了,就一起吃吧。”

“这……”韩初雪正待拒绝。没有吭声的江枫却突然扭头过来对着韩初雪道:“有人请吃饭再好不过了,省得我还要回家给你做。”

听见江枫这句话,韩初雪立刻眼睛一亮。她笑着点了点头,对着尹杰说道:“这个……既然你不介意,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没事没事,不介意……”尹杰嘴上这样说着,背在后腰的拳头已经捏的骨节发白。他们竟然同居了,王八蛋!

江枫的头发很快弄好,原本韩初雪准备去买单的。江枫却直接对尹杰说道:“这位帅哥既然盛意拳拳要请我们吃饭,那肯定不会介意先请我们剪个头吧?说来不好意思,身上没带零钱。”

带你妈个零钱啊,乔治这边剪头最低都是五百起好吧,你家的整钱是一千块一张的?华夏都没产这种面额的钱好不。

尹杰心中虽然这样骂着,但面上还是十分大方的对店里的店长说了句:“从我会员里扣费好了。”

然后他直接无视掉江枫,转头对韩初雪问:“我们去吃西餐好不好?”

韩初雪直接把询问的目光投向江枫,江枫毫不犹豫地点头道:“谁付钱听谁的,这位帅哥说吃西餐咱们就吃西餐。”

出了发型屋,尹杰指着路边停着的一辆宝马Z8道:“初雪要不跟我一个车吧。”

韩初雪摇头,指了指自己的甲壳虫:“我开车来的,不把它开着一会儿没车回家不方便。”

“怎么江先生没开车?”尹杰看向江枫,语气不无揶揄之意。

江枫也没隐瞒,直言道:“我没驾照,也没钱买车。要不让初雪去开车,我坐尹先生的车吧。”说完,江枫也没管尹杰是否同意,直接就坐到了车上。

尹杰虽然不太情愿载江枫,但他更加不愿意江枫和韩初雪坐同一辆车,所以只好点头答应下来。再加上他也想在车上套套江枫的话,摸摸这个小白脸的底。

“那江先生就跟我一个车,我们去塞纳左岸吃。”

“好。”韩初雪点头应下。

等到尹杰把车子发动以后,江枫好像十分好奇地摸着坐垫,口中啧啧感叹道:“我这还是第一次坐这么漂亮的车,尹先生这坐垫是真皮的吧?”

“这是宝马Z8,市面售价得一百八十多万,你说是不是真皮的?”尹杰没好气地回答。

“那恐怕是真的。”江枫用手扯了扯坐垫皮,“都说真皮的东西一般都不容易坏,我能不能试试?”

尹杰不屑地哼了一声,想用手把坐垫皮撕破,那还真不太可能。所以他也随口回答了一句:“随便。”

嘶……尹杰“随便”两个字刚刚说出口,坐垫靠背立刻被江枫撕开了一道口子。

“妈呀……”江枫随着那道口子撕下一大块坐垫皮,一脸不解地自言自语道:“这真皮的咋还这么不皮实呢?我才轻轻一用力就撕破了。”

江枫拿着手中的坐垫皮递给尹杰道:“尹先生,不好意思啊。这……这你不会怪我吧。”

尹杰心都在滴血,这刚买的新车,还是敞篷的,坐垫一下没了这么大一块皮,开出去会被人笑死吧。

不过面子尹杰还必须得摇着头,强撑着笑容:“没事,没事……后面去换张好一点皮的就行了。”

“尹先生心胸真是宽广啊。”江枫伸手摸着副驾驶位前的储物箱,口中念道:“有没有水啊。”

砰!整个储物箱的盖子被他掰了下来。

“你干什么!”尹杰终于忍不住吼了一声。

但是江枫这个时候却指着前面的一家餐馆道:“塞纳左岸,我们到了。初雪……”

尹杰铁青着脸,把车开进塞纳左岸旁边的停车场。

下车以后,韩初雪走到尹杰的车旁,看见尹杰那副驾驶位的一片狼藉,韩初雪忍不住俏脸微红:“哪个……尹杰,江枫没有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没!有!”这两个字,几乎从尹杰的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的。

“初雪,尹杰先生很热情呢,就是这车的质量貌似不太好……”

江枫话刚说完,伸手便开始推开车门。可是“哐啷!”一声,车门……车门居然被江枫给推掉落在了地上。这一下包括尹杰,也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