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大明帝师:大结局终篇(上)

江夏以近乎神技的方式杀了花葬魂,整个过程说来可能有些长,但实际发生时,一切其实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而已。

花葬魂和一干所谓的江湖高手倒地后,一千余众锦衣卫突然愣住了。江夏从铁棺上跳下来,右手五指一吸,偌大的铁棺竟然被他直接吸了起来。

江夏继续扛着铁棺往前走。千余锦衣卫围着他,却没有一个人敢对他出手。以江夏为核心,周边三米范围内无任何人胆敢靠近。江夏走着,这个三米开圆的圈子就会跟着一起挪动。

终于,在走出十数米路以后,锦衣卫人群中突然爆发一声叫喊:“怕他干啥,他再厉害也架不住咱们人多。皇上可是说了,手刃江夏者可封异姓王!”

“杀!”所谓财帛乱人心,人群中这样一声大吼,千余锦衣卫突然齐声喊杀,纷纷朝着江夏冲来。江夏抱着肩上的铁棺一扫,先冲上来的众人立刻被扫飞出去。身体在半空中时,鲜血不断飞吐,不用猜也能知道,他们落地以后绝无再活命的可能。

江夏把铁棺一下掷出去,铁棺一路飞出撞倒不知道多少锦衣卫。然后江夏反手夺过两把绣春刀,双刀在手,江夏整个人好似鬼魅一般在人群之中穿插着。所过之处,锦衣卫如同稻麦一般一片一片地倒下。

刀气不断迸发着,靠近江夏两米范围内的人无一幸免,纷纷被刀气斩的四分五裂。如此可怖的画面绝非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不少胆子小的锦衣卫,直接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尿了裤子。

站在外圈的锦衣卫想也没想,扔下手中的绣春刀就跑了。这一跑,顿时就好像是会传染的瘟疫一般,锦衣卫纷纷丢下手中的兵刃惊恐尖叫着逃离。

江夏走到铁棺旁边,伸手扛着铁棺继续前行。

一直走到山市街的路口,雌雄毒圣和一干李八一亲自招募来的高手在此处等候着。与他们一起的,还有神机营两千多名将士。在靠近山市街厨子营路口的地方,神机营的人早已经分列成数排,手拿火铳在等江夏出来。

不过说实话,雌雄毒圣非常不希望江夏来到这里。因为江夏如果来了,就代表他们的独子花葬魂肯定是凶多吉少。

可惜,人生很多时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远远的,雌雄毒圣便看见了肩上扛着铁棺,浑身都是鲜血,好似刚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江夏。

看到这一幕,又没有看见花葬魂的身影。雌毒圣顿时脸色大变,她指着江夏喝问道:“江夏,你把我儿怎么样了?”

江夏目光直视雌毒圣,眼中透露着杀光。雌毒圣顿时感觉自己儿子肯定是已经殒命了,当即悲声叫道:“江夏,你杀我儿,我要你尸骨无存!”

雌毒圣一冲出去,与其心意相通的雄毒圣也立刻冲了过去。两人在行走间七色毒雾不断飞扬,这些毒雾含有剧毒,但凡是碰到的人必定会皮肤溃烂,然后迅速化为一滩血水。

二人靠近江夏以后,双手连连挥舞,数不清的毒针、毒钉、毒粉飞向江夏。岂知江夏右手一挥,雌雄毒圣打出来的那些毒物全都被他变成了一团,吸在右手手心。江夏右手再微微一震,那些东西立刻反射了回去。

“啊!”雌雄毒圣一声惨叫,毒针、毒钉等物纷纷从他们身体洞穿过去。二人的倒地以后,尸体立刻开始腐烂发臭,没多久就变成了一趟血红色的泡沫。

雌雄毒圣一死,神机营众的总兵赶紧命令手下兵士开枪。

“砰砰砰……”火铳齐发,江夏把铁棺一竖,挡在自己身前。一轮射击全都打在了铁棺上,神机营的人赶紧填弹,准备第二轮射击。可是江夏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吗?很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铁棺突然疾飞而来,神机营火铳枪队摆好的阵型立刻被铁棺冲散。神机营的总兵紧张不已,赶紧大声叫道:“开枪!赶紧开枪!”

“砰砰砰砰……”又是一轮杂乱的枪声。射击过后,总兵很想看到江夏的尸体躺在地上。可是他放眼一看,前方居然没见了江夏的行踪。

咦?人呢?刚才还在面前,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难不成,还会飞天不成。总兵想着,下意识朝天看了一眼。天空之中,江夏几乎就犹如腾云驾雾的神仙一般,竟然是悬空站立在天空之中的。

突然,江夏身体俯冲之下,落地之际便是一大股气浪震荡而出,周边神机营的士兵立刻被他震的倒飞出去。

经此一举,神机营的人也无人再敢阻拦江夏。江夏扛着铁棺,直接往午门走去。

空荡荡的京师长街,江夏一言不发,扛着铁棺独自前行着。以前的他,身旁总是有很多兄弟陪伴左右,从未有哪个时候给人感觉像今天这么孤独过。

一路前行,路上再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的人。不过身后倒是跟了不少,无论是神机营还是锦衣卫,都重新聚在了江夏身后,远远的跟着他。不过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对他出手,刚才江夏短短出手两次,其造成的震撼已经超出了这些人的承受范畴。

他们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现在对江夏出手,那一定是必死无疑。

很快,江夏到了午门。

午门的门外,萧杀、千绝行、张猛他们十一人正跪在那里。在他们面前,站着的是李八一和智觉禅师。

看见江夏,以及跟在江夏身后畏畏缩缩不敢向前的一众锦衣卫和神机营兵将。李八一略微感觉有些意外,毕竟在他看来,以花葬魂和雌雄毒圣,外加那一干江湖高手和锦衣卫、神机营,截杀江夏已经是绰绰有余。就算是他李八一亲自闯那两关,也不敢保证能安然从雌雄毒圣手下过关。

显然,江夏的武功又有精进了。不过李八一并没有紧张,因为他身旁有智觉禅师在。身为一个巨鼎高手,李八一对于智觉禅师的武功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像智觉禅师这种,那是已经触摸到了那个境界的人,这样的人,李八一认为说他是天下第一高手绝不为过。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这世间真的有人能突破到那个境界。

所谓的超凡宗师,只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

李八一看着江夏微微摇头道:“没想到你还真能孤身一人走到这里来。不过也够了,今天你注定将命丧此地。”

“江夏!快走,不用管我们。那和尚就是智觉禅师,你绝无可能是他的对手,快走吧!”萧杀琵琶骨被锁,真气无法凝聚。他此刻大声叫喊,凭借的就是本身嗓门。这一用力,萧杀立刻吐了一口鲜血。

“对啊,江夏,走!走啊!”

“俺张猛早就活够了,元帅,快走。俺夫人孩子还得拜托你照顾呢。”

砰!江夏把肩上的铁棺放在地上,然后在众目睽睽中,江夏跪在了地上。

他首先对着铁棺拜了拜,淡淡说道:“海前辈,袁前辈。江夏教导逆徒无方,害你们为江夏殒命,江夏对不起你们。”

拜完,江夏转而跪向了萧杀他们。此刻他的眼中已经还是噙满泪水。“诸位兄弟,江夏教导逆徒无方,让诸位兄弟受苦了,江夏对不起你们。”

话音落,江夏又跪向了康陵的方向。他磕了一个头,说道:“老二,江夏曾经答应过你,要为载江遮风挡雨。但是今日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江夏的底线,江夏不能留他。江夏……也对不起你。”

上一页